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九章 疯狂的士兵

水晶之蓝 收藏 8 4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陆少郡仰天长啸长长的“啊——”出一声,震得山顶上每个士兵骨子里阵阵发酥……

陆少郡立在原地,断然下令,“先遣营!全部给我上!把日本人给我压下去!”

也说不清为什么,后线士兵一听到营长的号令,全部不由自主的猛然跃起疯了似的嘴里喊着“杀——”冲上前沿阵地,像是从骨髓里浸染了他们营长霹雳的风格……

日军正在不顾伤亡的加紧攻击,眼看就要接近山头阵地,突然从阵地后方杀出一群怪叫着火速冲过来的士兵,惊得前面几排日本兵一时忘了继续开枪射击,从一线士兵后面突然冲出的战士们给日军造成了强烈的冲击震撼,尤其是那些士兵畸形的怪叫声中透着一股哀兵必死之志,这回轮到了日本兵骨子里发酥……

短兵相接,山底下的炮兵不再轰击阵地,机枪也停止了扫射,就剩下指挥官和作预备队的士兵观看发生在山腰上的厮杀,耳朵里灌着这支中国军队怪异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先遣营占据地利,虽然手里的枪身较短不如日军刺杀便利,每个士兵还是嚎叫着扑了下去,很快双方胶连在一块,崇尚冷兵器厮杀格斗的日军官兵面对这些比他们还不要命的士兵一时阵脚有些慌乱,又因为地势不便,没多久日军就吃不消,开始顶不住对手的冲锋,要退下来。

跟疯了似的先遣营士兵竟然穷追不舍的追下来,撵上了最后几个动作较慢的日本兵,一排红了眼的战士丢下枪腾空扑去抱住这十多个落下的日本兵,几个最近的日本兵被顺势扑倒在地上向下滚了一段距离,远些的则被扑过去的几个战士抓住了双脚一头栽地上,更加惊慌失措的这几个人像是要被拖进了魔窟,他们惊恐喊叫求救的声音甚至让那些退下去的日本人更慌不择路的滚逃下去……

被扑倒的日本兵一时恐惧的忘记了对这群士兵反击,索性丢掉枪鬼哭狼嚎的要往山下爬,无奈被发狂了的先遣营士兵死死按住,拽了回去,然后压上去,扭打在一块儿,日本兵惊悚的叫声更让士兵们杀心迭起,他们更是高声怪叫着一个个利索的下手结果了这些被按住的日本兵的性命,彻底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这场战斗陆少郡从头至尾一直站立在原地,背对着阵地方向,望着刚刚被他毙掉新兵的尸体,一直静静听着山坡下面让鬼神悚惧的怪叫声,依旧冷冷的毫无表情……

结束战斗的士兵们迅速退回阵地,以防被重整阵脚的日军炮火攻击,他们终于安静下来,无声的各自回到原先的战斗位置。这次反突击,他们打死了几十个日本人,顺手带回了他们的三八式步枪和背挎的子弹盒。

一场惊心的厮杀瞬间安静下来,山风掠过草叶,吹着坡上几十个日本兵的尸体,战场突然悄寂起来,退回山下阵地的日本兵惊魂未定,恐惧的回望着山上,竟然忘了重整队形,乱糟糟的拥在一起。

山上的一切山下的日本兵都看在眼里,中佐指挥官嘴里大骂着混蛋一刀斩杀了指挥这次进攻的中队长: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日军可以说是无往不胜,尚未遇见对手,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让一个不明身份的武装挫了锐气,

“大日本帝国军人的尊严让你丢尽了脸面!”

他气呼呼对着砍死的日军少佐尸体一通呵斥。

他们任务本不是与这股武装纠缠,而是前往平型关解救日军受困部队,没想到这这儿却遇到了死缠烂打的搅拌,中佐看看手表,他们已经在这耽误了太多时间。

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这个中佐军官一脸黝黑的横肉,他虽身材矮小却极为推崇日本武士精神,满脑子军国主义思想的他像是一部杀人机器,从东北一直杀到华北,不论军人,平民,男女,老少,妇幼,一路砍着杀进来,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杀了多少人,大家只知道他手里的战刀这已经是更换了第七把,他更是纵容所率部队在中国境内肆意烧杀、奸淫掳掠,并着重奖赏那些残暴至极对中国人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立功者”,以兹鼓励。

今天,锐气甚盛的中佐自然不甘把敢死的勇气输给上面的部队——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上面的到底是哪支部队。

于是下令集中所有步兵,分成几批每批几百人轮流冲上去,一举解决掉这里的战事再回头快速支援平型关,他明白,不能让所有人蜂拥而上,让对手加急火力还击产生巨大的作战伤亡上级长官肯定饶不了他。

然后在布置攻击队形的时间里,他挥起砍刀叽里呱啦一阵乱吼,那是在激励鼓舞部下的进攻士气,他要让士兵们明白,他们是天皇麾下无往不胜的军队,征服支那统治中国就在眼前……

陆少郡赶回前沿战壕里,从这时起,他知道,真正的僵持才算开始,战壕里的士兵们也都铁青着脸,怀着必战之心看着远处日军在调整炮位,陆少郡低声下令全部端上刺刀,士兵们“唰”的抽出锋利的刺刀立即上枪,一切在无声中……

日军新一轮的炮击开始了,先遣营的官兵定在隐蔽的战壕里,不顾身边落下的炮弹,没有躲避,冷冷注视着日军阵地的方向,从刚才的冲锋知道,他们的这个营长已经展露锋芒:他让他们知道,要想活下来要想战胜这些装备精良出击凶狠的日本人,他们就只有比日本人更凶狠更残忍,日本人不怕死,他们就要比日本人更不要命!

密集的炮火炸的阵地周围土石纷飞,先遣营的战士们依然挺直单膝跪立贴在战壕里,身边竖放枪支,陆少郡脸色冰冷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开始有人被炸中,残缺的肢体落在了其他人的身上,官兵们不为所动,所有的绝望,恐惧,都被化成怒火,悲痛,压在心底,积蓄在血液里,一支在这以后被日军形容为黑色魔鬼的部队逐渐浮出水面……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