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探险小说:孤岛惊魂 神秘的宝藏 幽灵船(4)修改版

张阳luci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8.html[/size][/URL] 他们是人,还是鬼?(22) “天啦,这是人还是鬼呀?佛主,你救救我们逃过这一劫吧!”第一次随商船出国游玩的杨金顺惊慌失措地跪在甲板上,双手合掌地向老天爷祈求道。 “快,快找些救生衣上来!”外公指挥大家道。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在海匪到来之前找出救生衣,在危难之际帮助众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8.html


幽灵船(4)

第二天傍晚,伍爷跟安妮说起了一些往事。

一九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的下午,三艘中国私家商船行驶在浩瀚的太平洋海上,他们是刚从墨西哥回航的欧阳商船。每艘船上都配有六个船员和两个舵手。行驶在最前端的是主船,站在船头的是一位身穿灰色长衫,头戴礼帽,脸上挂着一副墨镜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安妮的外公欧阳海。这次跟随欧阳商船出海的游客们是钱富、药行的老板王文辉、小渔村的保长杨金顺、市警察局局长张汉武,以及欧阳海的几位好友。

“停止前进,敲叩—”伍爷一声令下,船队都收帆停了下来,后面的两艘商船停在主船两边,并拉开了约五米左右的距离。船上的船员们搬来两块十米长、五米宽的厚木板架在左右的商船上,纷纷用粗木棍敲打着木板,发出了“叩叩”的响声……

不一会儿工夫便引来了一大群黄花鱼,主船被鱼群顶上了水面,人们七手八脚地搬开木板,撒下鱼网,拉上了一大堆活鲜鲜的黄花鱼来。(“敲叩”是闽南一代渔民们捕捉黄花鱼最古老的方法)

“老爷,这次我们又大丰收了……”伍爷高兴道。

“升帆—”欧阳海一声令下,船员们都纷纷收起鱼网和木板,升起帆继续前进……

当商船经过夏威夷群岛时,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经验丰富船员们都有些紧张,因为那一带常出现一些以海为家的掠夺者,也就是海上霸主。据说那些海上霸主是驶着一艘阴森诡异打着骷髅旗帜的黑色帆船,船身挂满密密麻麻的死人的骷髅和一串串用死人手上割下来的大姆指串成的念珠。掠夺者们阴险狡诈的眼睛总是盯紧那些海上贸易的船队,风暴残忍地残杀商人、掠夺财物、放火烧船,然后把抢来的财宝运到一个秘密的藏宝地。为了发财,这些令人闻风丧胆的盗贼们必要时还会自相残杀。这些亡命之徒的所作所为令商家们闻之色变,避之不及。

商船继续急速地行驶在一望无际深蓝色的大海上……

那高高悬挂上的桅杆上飘着“欧阳商行”的旗帜随风飘扬。桅杆下的木箱边坐着一个手捧佛经的美丽少女,她就是安妮的母亲欧阳罗娜。坐在罗娜对面的船舱门口吹口琴的少年是小渔村保长杨金顺的儿子杨成威。而他那个既虚伪又贪婪的保长老爸正躺在离他二十米远的船尾呼呼大睡,嘴边还淌着口水,还不时喃喃自语地说着梦话……

蔚蓝色的天空上流云飘浮,微风缕缕吹送,略带着咸咸的鱼腥味;这时,一只失群的白色海鸥盘旋在主船的上空,在上空绕飞了三圈后,缓缓而下,落足于主船舱上面的麻绳上,并不时地朝着船上的人们发出了凄凉的叫声,似乎想警告人们什么。

正全神贯注使舵的伍爷突然头皮一麻,两只眼皮在不停地跳动,凭着多年的航海经验,一种不详之感由心而生。他忙让其他水手代替自己掌舵,拿起望眼镜观察着海上的动静。

甲板上,刘梅坐在一边剥花生。刘梅就是现在的刘妈,她是安妮的外公从远房亲戚那为罗娜母亲找来的奶娘,别看她长得粗枝大叶,身体却健壮如牛,不但是个学武之人,还拥有一身好水性。听伍爷这么一说,安妮才明白,原来刘妈也曾是母亲的奶娘。

在离罗娜两米处摆着两桌麻将桌,几位身着华丽的亲友们坐在那玩牌。可以说这些人都是些势利鬼。男人们只会挥霍钱财,庸脂俗粉的女人们平时无聊得很,除了打牌,没事总喜欢打听欧阳家的家事,喜欢背地里对罗娜评头论足,因此罗娜不喜欢与甲板上的那些表面上慈眉善目内心却刻薄阴险的亲友们为伍。她厌烦地放下手上的经书,缓缓地从甲板上爬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望着蓝蓝的大海。

离罗娜不远处的甲板上,张汉武夫妻俩正与六岁的儿子小张杰玩警察抓小偷游戏……

“阿爸!”穿着粉紫色连衣裙的罗娜来到了欧阳海身边。

“乖女儿,今天有没有读经书?”欧阳海摘下墨镜微笑道。

“读了一篇,,,”罗娜道,其实罗娜是跟着安妮的大外婆信***的,然而,不知为什么欧阳海总是要求罗娜改信佛教。

“是哪一篇?”欧阳海问道。

“《决定毗尼经》中的《大忏悔文》,,,”罗娜的话还没说完,刚才还是艳日高照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周围似乎弥漫着一股鬼气,那足留于船舱上的海鸥又发出了几声凄凉的叫声,然后拍着雪白的翅膀“扑扑”地腾空而起,朝着南方飞去……

“老爷快看--”伍爷指着天空向欧阳海高声惊呼道。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朝着伍爷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西边的天边升起了一团团乌云,紧跟着海面上卷起了一阵强大的阴风,迎面扑来。罗娜的白色布帽被风刮走了,船身剧烈地摆动起来,脚下的甲板发出了“嘎吱嘎吱”地响声。此时,离罗娜不远处的刘梅不在此列提着洗碗水,左倾右颠艰难地往前走。

船身猛地一震,只听“呯”的一声响,刘妈摔了个四脚朝天,木桶里的水“哗哗”地倒了一地。

躺在船尾甲板上做美梦的杨金顺被震醒了:“地,地震了,地震了......” 刚从睡梦中惊醒的杨金顺眯着眼睛,拖着肥胖的身子从甲板上爬了起来,急切地环顾四周寻找着自己的儿子:“成威--”

一个巨浪打来,“轰”的一声响,船舱边甲板上的一桶装有机油的铁桶倒了下来,滚向杨金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