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房地产的风波(上)

狐狼001 收藏 0 113

房地产问题,搁在那个时代都是国家大事,一旦处理不好,出的也是天下大事。下面这两段唐朝的故事,就是个证明。

物业税收出了乱子。

唐德宗当皇帝的时候,很想励精图治,建设出美丽富强的的大唐帝国。但日渐做大的地方藩强确不积极配合,甚至仗着雄厚的财力军力,对中央的统一指挥横挑鼻子竖竖挑眼。一边是怒火熊熊的中央政府,一边是飞扬跋扈的地方藩镇,双方不断的暗中较劲儿,终于到职矛盾不可遏止的爆发出来。

公元782年,四家藩镇联合起来发病造反。唐德宗收到报告后一刻不敢怠慢,连忙调兵马进行镇压。老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旦开展,花钱更似流水一般。然而唐德宗的口袋兵部充盈。

到了公元783年的6月,战火烧得更烈,各方军队对粮食、兵器、被服的需求也更加紧迫,闹得德宗难免心慌。此时户部尚书赵赞十分贴心的向德宗上书,将中央政府的财政压力摊派下去,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掏些银子上来以解燃眉之急。

这个物业税,在当时叫做“间架法”。根据《资治通鉴》的记载,“所为间架者,每间两架为间”。也就是说。两个并列的屋架之间的空间为一间,依次为征税单位。此外,还按照房屋分为三个等级,“上屋税两千,中税纤,下税五百。”上等屋一间税收两千块,中等屋一千块,下等屋五百块。

假如你生活在德宗时代,而且经济条件不错,有属于自己房子的,那么地方官员就会通知你,周末别处门,在家候着。到了时候,执法人员带着纸笔尺子,专程到你家现场勘查,核定你家里有几间房子,都又是什么等级。如果,您家里宽敞,四室两厅,面积大、房型好、质量高,不论是投资挣钱还是自住享受都没得挑,那么就是六间上等房屋。一共要交一万两千块。

一万两千块是什么概念呢?对于向郭子议这样的战功显赫的名将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因为他的工资就上千万。对于大富商贾来说也不算什么,比如比如大商人窦刈在繁华路段盖了二十间商铺出租,每天收租金数千钱(造房数千间,当其要害,日收利数千。)即便对于后来的县处级岗位任职的白居易来说,一个月也有六、七万的收入。

当然,这些人毕竟属于社会上层,最差的也是中上层。几万块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毛毛雨。这笔钱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个物业税是个不小的负担。

不过,即便您对这项税收有看法,也别想跟政府讨价还价,或者用砖把俩门砌上说我们家就是三室一厅,这样的话后果很严重。因为,为防止偷税漏税,德宗在物业税征收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凡是有胆敢隐藏间数着,杖打六十。对于勇敢揭露者,则奖励五万快。将近由被揭发者一方提供。想想;交税不过一万多,要是被人揭发了就得掏六万多,还得挨顿胖揍,太不值的了。

其实,比那些普通百姓遭罪的人有的是。比如那些住着百八十间房子的人,一交税就得几十万块。而且,他们虽然住着大房子,却不代表很富裕。因为在当时有不少名门望族的后代,虽然继承了祖先的高门大院,顶着赫赫的明声,实际家道早已败落。这么一收税,根本掏不出那么多的钱。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惨剧,不少家庭一边哭爹叫娘一边抛售房产。

好在啊,事情在四个月后出现了转机。当年10月,德宗调往前线平叛的泾原军队途径长安时,因为待遇问题发生哗变。史称“泾师之变”。这些平叛的军队在变成叛军之后,为了获得长安百性的支持,派人在大街小巷四处宣传,喊着“俺们不受你们的物业税了”(不税汝间架陌矣)的口号,民心大变。

唐德宗这下可惨了,彻底失去了民心。连护卫自己的禁军都招呼不来,只好脚底板抹油从长安仓皇出逃,一路跑到陕西乾县。

公元784年,唐德宗总算是缓过了一口气儿。也彻底认识了物业税的危害。为了挽回失去的人心,不得以至下他公开向全国发布生明,向黎民百姓道歉。承认自己工作的失误,致使百姓受苦,天下大乱、在道歉的同时,德宗高调宣布“架间法”正时废止。

至此,因乱而生,却又生出许多乱子的物业税终于与人世告别。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