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之血战代乃-陆军第13军39师116团2营6连1排长、代理连长谢志熙

13军114团朱诚明 收藏 146 18878
导读:全文共分为了三大部分组成,共21万2千余字。 第一部分 临阵磨刀 在第一部分里,主要描写了1979年对越作战的历史背景,部队的整扩编以及从四川开赴云南边境集结后的临战训练情况。 第二部分 越境战事 在第二部分里,主要描写了本人在越境内的主要作战经历,也是整个回忆录的重点部分,使用的字符也最多,篇幅也最长。其中的“代乃阻击战”真实的表述了战斗的全过程。 第三部分 荣誉背后 在第三部分里,主要描写了从战场撤除下来后,面对巨大的荣

这是谢志熙的原创,不是我本人的作品,我只是编辑了一下,前后共记二十多万字,连在一起发是方便大家阅读,因为谢连长本人在发这篇文章时是一边回忆一边发表的,时间长达好几个月,那段时间天天盼着等着的感觉非常不好受,所以我决定是一起发出来,大家可以连贯的看下去。


这是30年来首次真实反映代乃的作品,他本人在看过网上流行的一些代乃战史后才决心要将真实的代乃阻击战写来,这篇文章也是按完全还原历史的原则去写的,包括他战前多次触犯纪律,战场枪杀妇女儿童等等,可见谢连长本人的心胸坦荡!


好了,我就不多说,还是随着谢连长的笔尖进入那场惊心动魄战斗中!

前 言


发生在70年代末期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随着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一声令下,在广西、云南两线边境毅然跨过国境,在有限的地区和有限的时间里给号称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军队以沉重的军事打击,可谓是打出了军威,也打出了国威!


在云南方向的自卫还击,围歼越南北方工业重镇的柑糖守敌345师,阻敌外援的代乃阻击战斗中,本人随13军39师116团2营6连,在117团1营2连的协同作战中,与越军精锐王牌316A师在代乃无名高地展开了殊死的争夺。在2天1夜的浴血奋战中连续击退越军18次疯狂进攻,代乃无名高地在我英勇的阻击下却巍然屹立。


此战共毙敌200余名,生俘1名,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挫败了越军精锐之师的锐气。也保证了我13军37、38师主力围歼柑糖守敌越军345师的最后胜利。


“代乃阻击战”也因此一举成为我军对越作战历史中的不朽战例而载入史册。


为此,昆明军区党委为我英勇的6连荣记了集体一等功予以表彰,中央军委也相继授于我6连“能攻善守英雄连”荣誉称号 !


历史过去了30年,也许人们已经渐渐淡忘。我作为曾是“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更作为“代乃阻击战”的参与者和组织指挥者之一,每当回首那惨烈的往事却依然历历在目,因为它早已成为自己一生中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


无论是过去,还是在今天的媒体、网络里出现的很多关于“代乃阻击战”的报道也好、战例也罢,在这诸多的版本中,都让我依然感觉到了当年那种所谓“政治需要”的阴霾,从而使历史的原貌失去了许多应以事实为依据的基本元素。


为还历史的原貌,更为在这场战斗中血洒疆场的热血男儿。曾跳不出“政治需要”阴影的我,在30年后的今天毅然的敲下了电脑键盘,感觉有责任和义务要把自己所经历的那段在脑海里无法抹去的历史记忆,最真实、最客观、最公正、最完整的记录下来。


并以此慰籍曾参与其中的至爱战友,告慰在那场战斗中英勇献身的烈士英灵,以寄托他们的哀思。并以此献给那些——早已忠骨化作边陲青松的战友们!


在本人的回忆撰写过程中,曾得到了许多当年战友提供的帮助与资料支持,在此谨表谢意!文中所涉及的战友、烈士名均为实名,敬请战友们体谅为谢!


全文共分为了三大部分组成,共21万2千余字。


第一部分 临阵磨刀


在第一部分里,主要描写了1979年对越作战的历史背景,部队的整扩编以及从四川开赴云南边境集结后的临战训练情况。

第二部分 越境战事


在第二部分里,主要描写了本人在越境内的主要作战经历,也是整个回忆录的重点部分,使用的字符也最多,篇幅也最长。其中的“代乃阻击战”真实的表述了战斗的全过程。


第三部分 荣誉背后


在第三部分里,主要描写了从战场撤除下来后,面对巨大的荣誉,在政治统领一切的历史背景下,部队的各单位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在荣誉面前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原陆军第13军39师116团2营6连1排长、代理连长谢志熙




二00九年二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9-8 9:32:44 被13军114团朱诚明编辑

3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第一部分 临阵磨刀



一 部队扩编 6连受命

1978年11月初,当我随116团2营5连完成了在西藏亚东一年的援藏任务,经过川藏公路近一个月在长途颠簸回到四川的部队驻地泸州,满心欢喜地找到连队领导谈论准备着退伍回家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今年全军停止转业退伍,部队可能有重要军事行动的消息,使我顿时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

其实,当时全国各大媒体的报刊、电台都在报道越南政府的反华排华的罪恶行径十分猖狂。( g0 e5 N, K& j2 S6 F! H- j$ Q* D

表现在对我国当时支持的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的红色高棉政权的恶毒攻击,并已出重兵围困了以波尔布特为首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固守的首都金边。


同时越南政府还采取了对我国华裔、华侨进行了大规模的驱赶活动,至使大批的华裔、华侨难民像潮水般地涌入我国的广西和云南边境地区,给我国的妥善安置带来极大的压力。


更不能让国人容忍的是越军还在中越边境一线,无端制造了一系列的武装挑衅活动,对我正常巡逻的军人和正常生产的边民、牲畜、运输车辆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境内的军人、百姓、牲畜和击毁车辆无数。单方面的把原来宁静祥和的边境搞得是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在我国政府多次提出严正抗议无果的情况下,迫于无奈,我国政府为解柬埔寨首都金边之危,准备以军事行动支援以西哈努克亲王为首的红色高棉政权,同时教训背信弃义的越南政府和口出狂言蓄意挑起边境事端的越南军队,决定向境外出兵,以打击越南的嚣张气焰。


为适应作战的需要,从11月下旬开始,在我们13军的整个部队内,正紧急地开始进行着部队建制的调整。


即将原有的乙种编制扩建为甲种编制,将原乙种编制中的每个步兵营中所属的2个步兵连改扩建为3个步兵连;原机炮连建制分开,改扩建为营属重机枪连和82无后座力炮82迫击炮连各一个。


将团直属警通连建制分开,改扩建为特务连和通讯连各一个;团直属机炮连建制分开,改扩建为100迫击炮连和14.5双连高射机枪连各一个。


并针对南方山地丛林亚热带作战的特点:同时步兵连将原战士统一使用的63式自动步枪更换为56式半自动步枪和56式冲锋枪,每个步兵连的第四排增配60迫击炮2门,编制为第12班;营属重机枪连将原67式重机枪改配为53式重机枪9挺(每排3挺)。


在退伍无望、部队上下人心忐忑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安下心来面对可能即将到来的一场战争。


当时我在116团2营5连3排8班任班长。


在11月下旬的一天上午,连指导员申家寿找我谈话,问我愿意当排长吗?(因我以前一直闹着想退伍回家)其实我早就知道部队扩编需要新提拔一批连排干部,我也知道凭借自己的军事技术素质和能力,一定是领导们重点考虑的排长对象之一。我当时请指导员申家寿给我一天的考虑时间。


当我把指导员找我谈话的内容告诉4班长李明时,李说指导员也刚刚跟他谈了同样的话题。他说已经同意了。我还在犹豫的时候,结果当天晚上营长聂中富也找到我问了和指导员同样的话题。我想一定是指导员把我的答复转达给营首长了。

说实话我在当时的部队里从政治思想上算不上是个好兵,虽然我自知自己是从大城市出来的又是从下乡知识青年入伍的“稀拉兵,”在我身上具有农村兵不及的聪明和机灵,我从76年1月当新兵的第一年里就被分配在2营部通讯班当过营部的通讯员,正因为我与其他农村入伍的战士有区别,许多营部的营首长们并不喜欢我。

只有当时的营长聂中富还算看重了我的那股灵性而对我有些另眼相看。由此我对营长聂中富也格外的尊重,只要是他安排的事情我都会努力去争取完成。


入伍一年后,营里多数的首长们都竭力的要我到连队去锻炼。其用意是什么我十分的清楚,与其说是让我下连队去锻炼,还不如说是为了给我一点惩罚罢了,我想反正还有一年便就退伍回家了,于是在77年的5月我就被下放到了5连去当战士。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营里让我下连队时的情景:营长聂中富出于爱护我的本意先是准备让我去4连的,因4连是我团唯一的红军连,在突出政治的年代里4连就是我们团的一面旗帜。


由于当时正值第二天就是团司令部组织的全团军事“五项”(射击、投弹、障碍、刺杀、军体)技术比赛日的开始时间。


4连连长曾金和是我营资格最老(64年入伍)而且还是威望最高的一位连长,他害怕我一个从未经过系统军事训练的通讯员去了会影响全连的比赛成绩。再则,害怕我去了也不好管理,就向营长提出最好让我去5连锻炼的建议,其实就是拒绝了我。


因5连连长患肝病生病住院不在连队。当营长找到5连指导员申家寿时,申指导员也不好说什么就收下了我。(当时营里只有2个步兵连


但把我分在哪个排里去呢?1排长赵远祥没收留我,2排长王效和也没要我,他们都怕我去了既要影响军事比赛成绩,又怕管理不好我,因而生出烦恼。


只有去3排了,因3排长缺位(属于“文革”政治问题被审查),当时只有9班长王光洪代理排长工作。到哪个班呢?2个班长还是没有要我,只有把我硬塞到了7班,因为7班长巩金生也不在位,到军里参加射击比赛去了,班里仅有一名与我同年入伍的副班长主持工作。


就这样推过去拉过来,我成了没人愿意收留的“雾都孤儿”了。


我也知道他们不愿要我的原因,一是第二天就要参加团里的军事比赛,我一个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营部通讯员,在某种情况下将会影响到他们各自的班排成绩。二是由于我的“名声”不好又不听话,谁拿我都是个烫手的山芋。

其实,要说军事比赛,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虽然我正规训练时间不多,但没有人知道我在学生的高中时代那个学工学农又学军的年代里,就是一名学军的好手,而且还是学校的一名田径队的径赛队员。


为了让尽快我熟悉军事五项比赛的要领与规则,副班长就带领7班的战友们,在我到达连队的当天下午和晚上,就专门为我开起了军事五项要领领悟的


其中也不乏排里其他的战友给我一些必要的示范。也许我的接收能力特别强吧,一个下午与晚上下来,除了刺杀稍差一点外,其他项目要说合格是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因此副班长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结果在第二天的军事比赛开始时,我不得不仓促上阵了。


记得我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100米全副武装障碍跑,结果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我的成绩居然是22.2秒!(全连多数的优异成绩都在25—26秒左右)。这个成绩都可以进入团军体集训队了!就连我们5连的6班长王发信当年在全军(13军)100米全副武装障碍跑的比赛中获得第三名的成绩也就20.8秒!我的这个成绩当时已经排在了全连的第3名。

接下来的投弹比赛,我又以55米的成绩排在了全连的并列第4名。其实投弹是我的最强项,虽然我在当通讯员期间从没练过,但我在学生时代就曾是四川省成都市中学生运动会的投弹比赛第三名。* Q+ }3 @0 H6 T% O) p/ ~


第二天的100米半身靶精度射击,我仍以46环的成绩排在全连的并列11名。


军体(单、双杠、跳马)还得了2优1良。


只有刺杀算是勉强的合格了。


这样一来,把全连的所有干部战士都惊呆了!因为我当时从没经过正规的系统训练就能达到这样的成绩,是所有人都没料到的!


指导员申家寿像拣了个宝贝一样高兴得简直合不拢嘴。那些没有收留我的排长们则显得是那样的后悔与沮丧。


就连4连连长曾金和事后也感到后悔不已。


至此以后全连的干部和战士们都对我有些另眼相看了。虽然我的毛病不少,作风稀拉,纪律涣散,内务卫生(整理被装)在全连算是最差的其中之一。


但我却是多才多艺的“万金油”,放在哪里,哪里都有“凉爽”的感觉。当时我还真有点得意思想,只是部队里还没有把我发掘出来罢了。

比如:在我担任营部通讯员期间,为了参加39师政治部组织的76年“8.1”文艺汇演,我还入选了116团的“战士文艺演唱队”在当时的特务连副指导员贾更生,团政治处干事于龙仁的带领下,我团虽然仅在全师的汇演中名列第二名,但由于自己在曲艺、舞蹈方面的能力,还入选过师“文艺宣传队”


在1977年7月初,也就是我刚从营部下放到5连锻炼的2个月以后,指导员申家寿交给我一个负责组织连队战士演唱组参加77年“8.1”全团文艺演出比赛的任务。


当时的演唱组12个人基本上是由我挑选的,也有几名是自告奋勇报名参加,经过我们的考核参加的。我要求个个在演唱组里都要能身兼数职。


我在编排节目的过程中还坚持走出军营去,特邀了泸州市文艺团体的专业人员来指导我们的文艺排练,乐队除了有民乐外,还有黄瑞东的小号、顾庭俊的中音号和我的长号等等。


我除了吹长号,还要跳舞蹈,表演唱,还兼说四川地方曲艺的金钱板呢。在全团所有的演唱组里,我们5连的演出乐队与阵容可谓是最为强大的。


我们排练节目是全职的,连队指导员申家寿要求我只要能在比赛中拿回前三名就什么都可以不参加。因此,我向指导员立下了进入全团前三的“军令状”。


当然排练节目总比军事训练要轻松许多。有人说我们演唱组作风“稀拉”“纪律涣散”,还是指导员申家寿宽容了我们。


最终我们在有12家单位参加的比赛中一举夺得了全团第一名,为连、营都争回了荣誉。


又如:在当年的“8.1”全团体育比赛中,我还代表2营参加了乒乓球的比赛,也为营里争回了一个团体比赛的第二名。


虽然我正式开始系统军事训练的时间只有半年,但基层的军事技术都难不倒我。在77年底经过团教导大队的军事学习训练后,我被提拔当上了3排8班的班长。


随后即在78年3月随1连,5连,8连奔赴祖国西藏边陲亚东执行了7个月的援建任务。


像我这样的兵在我们2营里,还有5连的4班长李明(万州市人),12班战士黄瑞东(四川绵阳市人),4连6班副谭贤荣(重庆市人),4连4班副唐建林(四川绵阳市人),4连7班战士程泉(阿坝州马尔康人)等共6人。


平常里我们学习训练之余老爱粘在一起玩笑打闹。每逢星期天,为了上街玩耍(部队规定每班外出人员不得超出2人,而且每次外出时间仅2小时)我们不止翻过多少次营房围墙。在部队里是出了名的“稀拉”兵,除了调皮捣蛋外,部队里的很多领导、战友都说我们是不好管理的“叼兵”,全团一共有20来名这样的“叼兵”吧。


别看我们这些兵平常有点不服管理,但无论是部队的单兵“五大”军事技术、队列训练也好、还是单兵战术到班排战术训练也罢,乃至完成各项任务的质量却从不拉稀摆带。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得到了不少领导的宽容和喜爱。


在整个2营里我平时就只服3个人的管理,第一个是营长聂中富,第二个是副教导员李庆福,第三个就是指导员申家寿。因为他们三人对我来说除了是首长领导外,我还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兄长看待。


而他们不仅仅对我有一种宽容的心怀,更多的还有了那么点点喜欢我的成份在里面。特别是指导员申家寿还多了那么一种知遇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心理感受


今天他们3人当中的2人都找我谈及了同样的话题,我还能说不吗?我答应了营长聂中富要我到新组建的2营6连去担任排长的意图。

1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