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隋朝 第一章 杀杀人 跳跳舞 第九回 你本来就很强

范布衣 收藏 0 1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8.html


很显然,在宇文赟的命运问题上,首先应该说,他是不幸的,虽然,这种不幸是他咎由自取,这位同志缺点很多,几乎符合一个昏君所要具备的全部条件,什么残暴、昏庸、无能、好酒色、贪婪、等等,他样样都占全了,不过这些可能会让他丢了小命,但不一定会让他丢了国,而亡国之君多数具备这样一个条件:不会用人。

说实话,宇文赟在用人的问题上,实在是做的不怎么样,跟他老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其它的不说,就拿宇文赟办掉的几个旧臣来说,宇文孝伯、王轨等人那是他老爸多年的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和同志,人家那关系,不是一般的铁,想当年,宇文赟要拿他们开刀时,宇文孝伯面不改色、心不跳,信仰是鉴定的:就是丢了小命,也绝不做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自己老领导的事儿,王轨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显示哥们儿义气,摆在眼前的逃生机会(叛逃南陈)就像没看见一样,眼一闭,来吧!可见他老爸在用人上还是很有一套的。

轮到宇文赟,可大不同了,当然,他也赏罚分明,恩威并施,不过,他赏的是他喜欢的人,罚的是他讨厌的人,也许,各位要说了,这不很正常吗?问题就在这里,看上去很正常,关键是他喜欢的并非都是尽心尽职、刚直不阿的忠臣,而他讨厌的也并非是阿谀奉承、唯利是图的小人。因为宇文赟他本身就是一个是非不明的人。

一个是非不明的人在用人上肯定也是是非不明的。

那么,接下来的事是乎已经没什么悬念了:既然他的身边并非都是自己的真正的铁杆,他死后,大臣们对他的待遇那是没办法和他老爸相比的,不过,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因为直到他走过生命的最后一公里时,他眼前的一切似乎仍然显得那么正常、有序,没有人能够走出他宇文赟的手掌心。

作为一国的君主,一个君临天下的皇帝,无疑,他自认为自己是成功的,最起码在用人上,他, 毫无问题。

很不好意思,事实并非如他所愿,因为,在他弥留之际,一个巨大而异常诡秘的阴谋正在他身边悄悄地展开,

而他和他的王朝也将在这次阴谋中彻底改变。

几乎是在弥留之际的宇文赟考虑由谁来辅佐他的儿子同时,在病床前被赋予重托的刘昉和颜之仪,却各自在思考不同的问题。

刘昉同志,此时已是大都督,小御正,参与国家机密要事的大臣,宣帝宇文赟身边的红人,他的经历和郑译比较相似:功臣后代,少年得志,太子的玩伴,皇帝(前面的太子)的红人,凭借他多年的政治经验和敏锐的政治嗅觉,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位二十二的太上皇,在一闭眼的瞬间,整个国家现在的政治格局将全部被打乱。

时间实在紧迫,刘昉的脑袋犹如一架小型的计算机系统,在飞速的运转,慎密而熟练地分析着当前的形势:

小皇帝宇文阐(原名宇文衍),年仅八岁,五位年轻的皇太后各有背景。朝廷有能耐、有威望的大臣王工们,比如韦孝宽等人,不是被宇文赟派到前方攻打南陈,就是遣到了各自的封地,在宇文赟身边的只有自己和颜之仪等人了,看着躺在病榻上的那个奄奄一息的年轻人,刘昉清醒地意识到,这个人不可能继续做他的靠山了,他知道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上来的,没有这个病人,自己的命运将难以预测,因为,他只是皇帝身边的一个近臣、宠臣,而非重臣和权臣,他的腾达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还是按照老办法行事:就是再找一个靠山,经过搜索,他似乎想到了一个人。

而身边的这个颜之仪,出了名的直肠子,他的思想有点单纯,他认为小皇帝已经正式上班一年多了,太上皇不行了,并不会影响政权的延续,小皇帝是太小了,辅政之类的大臣也有必要招聘一个,至于是谁,颜之仪的心里似乎也想到了一个人。

只可惜,他们想的不是同一个人。

经过激烈的争辩,吵架、甚至谩骂,结果没有出乎意料:1比1,

刘昉和颜之仪对这个毫无价值的结果都不满意,涉及到命运前途的大事,谁也不敢妥协。刘昉气急败坏,颜之仪寸步不让,一向好强惯的刘昉决定搬救兵,最起码,他要在阵容上占有优势。

他知道,这时候,只有一个人能帮他的忙,谁?郑译。

作为他的老同学,以及工作上的老搭档,郑译和他的意见不谋而合,这么多年的共同的政治经历,相似的政治阅历,使得他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被推到了风尖浪口,他们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处境,旧的“铁三角”即将解散,为了前途,为了命运,他们必须赶快建立新的“铁三角”组合。

现在命运之神在向他们招手,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决定放手一搏。

他们充满自信而又焦急地把手中的橄榄叶伸向了新“铁三角”组合的新成员:一位足可以让他们托付终身的哥们儿。

舞台已经搭建好,就等主角登场了。

请看下回:你本来就很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