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六十五章: 白银战役(终)

mamimima 收藏 9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随后连续五天,老田在华夏购银的力度越来越大,直接导致华夏银价比国际价格平均高出了近五分钱。与此同时库格林和江边相继得到消息,戴维一伙犹太商人一面在高调唱衰银价,大肆出货,但是私下里,被犹太人控制的数十个帐户开始秘密杀入银市购银。 这直接被江边和库格林一伙人研判为,犹太人和卫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随后连续五天,老田在华夏购银的力度越来越大,直接导致华夏银价比国际价格平均高出了近五分钱。与此同时库格林和江边相继得到消息,戴维一伙犹太商人一面在高调唱衰银价,大肆出货,但是私下里,被犹太人控制的数十个帐户开始秘密杀入银市购银。

这直接被江边和库格林一伙人研判为,犹太人和卫富贵的一系列行动的目的,就是不满前一次政府购银被库格林主导,而此时,则想抢下主导美里哥政府的第三次购银权。

这那能让卫富贵一伙如此得逞?!

库格林立即在美里哥市场上高调反击,与犹太人大力开始争夺筹码。

而在观望的江边也最终下定了决心,通知华夏各行动单位大力争夺白银筹码,利用美里哥最后一次购银机会,狠狠地捞上一票。

这筹码一进入白热化争夺,局势就开始有些失控,卫富贵在华夏的手下眼见有人参与争夺筹码,立即凶狠地出手,之前转进华夏的一亿元外汇,除了五千万承接了华夏中央银行的白银,剩下一直没有怎么动的近五千万巨款,终于发动了,世面争夺进入极其激烈的地步。

一直在秘密监视卫富贵这笔巨款动向的日本人眼见卫富贵在几天内,消耗数千万美里哥元购银,如此力度实为罕见。顿时研判这是个大行情。于是各路资金相继杀进争夺白银筹码的斗争中。

五月十四日,在华夏豫省爆发了一次重大事件,一个从东北走私白银北下的商队,在豫省出手一批走私的银元时,遇到两家人马的争抢。一路是卫富贵老田的手下,一路是日本人派出的商队。为了争抢这批银元,两家人由开始的相互竞价,变成相互指责谩骂,最后不幸的演变成全武行,两拨人都不是吃素的,随身都带着火器,当场就发生了火并。当即死伤二十余人。

由于日本商队先动手,老田的人马吃了大亏,伤亡人手其中的七成都是老田的手下。而且不仅如此,那批北面来的银元不仅被日本商队拿走,老田商队领队随身携带的数十万美里哥元外币也被日本商队洗劫。


卫富贵当天得到这个突发时间的紧急报告,立即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

马上命令司机把车开出来,卫富贵上了车,直奔日本使馆。


这次卫富贵一点也不想避嫌,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日本公使馆门口,车一停下,卫富贵和郑玉森就跳下车来。

卫富贵几步来到门口,毫不客气地猛敲日本公使馆的大门,门卫拉开门,问卫富贵找谁。

卫富贵点名要江边出来,见门卫进去叫人,卫富贵则摆出一幅不耐烦的模样在日本公使馆门口来回的踱着步转着圈。

此时江边也接到华夏国传来的商队火并的报告,正为卫富贵吃了个小亏而暗自高兴,此时听闻卫富贵突然来找。就大致猜到可是为了这件事情。

江边走到大门口,顺着门缝观察了半天门外有点焦虑的卫富贵。

暗笑了一下,这才站直身体,略整理下衣冠,然后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卫富贵一见江边出来,几步就来到江边面前,不容江边开口,指着江边的鼻子就嚷嚷开了“江边,上次电话里,你不是 说的好好的?我的钱马上要给我?多少天了?你们安田财团是不是真要赖掉这笔帐?”


江边一听,就知道卫富贵要没事找事“卫富贵,上次你来电话才过了几天?怎么这次吃亏了,就找我来了?!”

江边忽然扯到这个话题,卫富贵不免一愣“什么吃亏?我吃什么亏?”

看着江边瞅向卫富贵戏虐的眼神,卫富贵冷哼一声“别扯其他的。钱拿来吧”


江边呵呵笑道“卫先生,按照你的话,这次你做事有些不地道呀。”


卫富贵有些好笑“江边,现在是你安田财团欠我的钱。不是我欠你。怎么反而变成我不地道了?你别倒打一耙?!”


“今天你上门,不是要钱这么简单吧?!我刚收到你们华夏国内的新闻,说你的人吃了点亏,连人带钱都折了不少?”

看着江边一脸欠揍的表情,卫富贵的眼睛忍不住眯成了一条缝,一道寒光从之中狠狠地刺了出来“消息这么快,看来动手的人,是你们安田的人喽?”


看着卫富贵有些噬人的模样,江边脖颈的寒毛不由立起来一片。忍不住强作镇定,对卫富贵摇了摇手“人不是我们安田的,可能是华北方面的人,我跟他们没有什么交道,不是很清楚。不过卫先生你一个人闷头发大财,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屡次企图欺骗我们。事实破坏了你我之间的协议。你有重大责任,不要每次把事情推到我们安田的头上。”


“你不很清楚,人家出事头一个会通知你?!哼,你说跟你们华北方面没有什么交道。那这是什么?!”

说着卫富贵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狠狠甩到江边的怀里。江边一把没有拿住,照片一下飘到了地上。一眼望去,就见照片上面是两个衣着日本学生服的男学生的合照。背景是日本富士山。其中一个人依稀有江边的模样。

江边略有吃惊地弯下身来,捡起了照片,不由有些发呆的看起了照片。

“这两个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我还用说么?你们日本军部华北方面情报负责人村边冶胜。真没想到,这个之前和我在国内交手数次的家伙,竟然是你从中学到大学的同班同学。你还说跟他不熟?哼!还嫌我跟你们动心眼。你从一开始就不老实。你能怪谁?!”

江边看着照片,思绪忍不住飞到自己的纯真的学生时代。不由走了一下神。听卫富贵又在一边絮絮叨叨。不由咧嘴浅笑了下“卫先生你还会查我?这都能找到,功夫下的还可以。有进步!”


“哼!”卫富贵冷哼一声“既然大家都撕开了脸面,那我就把事情说开了,第一,我的钱不能再拖,明天就得给我。”


“好!没有问题!你派人来找我拿就好了!”


“第二,华夏是华夏人的华夏,老子在华夏赚钱,不希望不相干的人插一脚进来。这次不管是你的人做的事,还是你那个老同学手下干的。我只转达一句话。该干吗干吗去,东北热河已经被你们控制,要学会满足,你们的手脚再往南面伸,老子这次真的就不客气了。再让我的人见到,你们日本人在南京政府控制区抢我生意,我见一个杀一个。”


听到卫富贵当面赤裸裸的死亡威胁。江边也硬气“卫富贵,光嘴巴硬没有用。现在看似嘴硬,但一动起手来就被人三两下弄趴下。只能白白使自己成为别人笑柄。卫富贵,你应该回去查下,你四十人对二十人,怎么弄的尽然干不过人家,还被人家抢了?!看来要反省的是卫富贵你呀!呵呵!”


江边犀利的回击,顿时让卫富贵涨红了脸。

卫富贵指了半天江边,撂下一句狠话,转头上车就走“既然这样就别怪我礼尚往来了。”


江边站在使馆门前看着卫富贵的车子远去,不由微微笑了笑,对身边一名属下说道,通知华北村边君“卫富贵全力出手,今年最后的大行情!”


“哈咿!”


就在江边吩咐手下这阵,卫富贵的车子已经开出了老远。卫富贵坐在车里,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的日本公使馆,转头冲郑玉森说道“怎么样?老子演的不错吧?没有什么纰漏吧?”


郑玉森听罢嘿嘿直乐,连说卫富贵唱念坐打,样样在行。


听郑玉森如此说,卫富贵不由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阴笑之声来。


回到使馆,卫富贵刚下车,玉森忽然想到了什么,附在卫富贵耳边嘀咕了半天。

卫富贵听了,眉头一皱,思量了下,对郑玉森说道,“去!去跟老田发报,让他跟我那些兄弟们讲,不许他们参与到这次白银行当中去,有做的,接我命令后,立即清货出去。有损失的事后我来补贴。”


“是!”玉森听令,转头就走。


……


五月十四日的花絮,似乎一瞬而过。彻底撕开了脸面的江边和卫富贵,十五日一开始就上演了激烈的抢筹大战,银价一路上涨突破0.9元。

库格林给江边传来消息,准备在最后两天,将银价拉到1.3元以上,并维持到月底。

而这一天,黑子手下的行动队,在十五日连续发动多次针对日本商队的行动。日本人随即也进行了凶狠的报复,一日夜死伤数十人。


五月十六日一开始,诡异的局面突然出现了,在库格林一伙人疯狂收购筹码,拉高银价的时候,突然戴维一群犹太商人在美里哥市场再次大规模甩货出来。同时在伦敦市场,以及华夏市场,天量的白银抛盘和天量的巨资凶狠地撞到一起。

库格林一伙本计划在这个交易日将银价拉到1元以上,但是没想到抛盘如此凶狠,激战一天,银价不涨反跌。一举跌破0.8元。

面对犹太商人们不断反复。库格林都快疯了。


五月十七日,美里哥财政部约定的购银日。今天美里哥市场能收到什么价格,将决定了白银集团剩余那些商人们能得到多少巨额利润。


东半球的华夏市场先开市。一开盘,卫富贵突然一改前两天与日本人激烈争夺白银的态势,高调大举放出手中的白银,凶狠砸盘。日本人一上来吃下几单大的抛盘,心中疑惑不由停下了手脚。

就在上午九点时分,也就是在美里哥当地时间五月十六日晚九点,华夏政府和美里哥政府,突然几乎同时发出了一个公告。

华夏政府公告:即日起,华夏正式开始发行法币,法币币值挂钩美里哥元。同时华夏政府与美里哥政府经过友好谈判,对此达成共识,华夏政府决定,即日起,当世界白银市场价格超过0.46美里哥元时,华夏政府将抛售手中白银,抑制上涨的银价。

美里哥政府公告:对即日起华夏政府的货币改革,给予无条件支持。美里哥政府同意,当世界银价跌破0.44美里哥元时,美里哥政府将出手收购白银。将白银价格稳定在两国共同认为合理的0.45元一盎司附近。以稳定白银市场,以稳定华夏法币的币值稳定。


两则公告一出,直接意味着,世界上最大的白银买家和白银卖家——美里哥政府和华夏政府联手了。

而白银价格被瞬间固定在——0.45元一盎司上!

几乎在政府公告发布的同时,华夏市场的银价瞬间崩溃了,几分钟前还用0.8元以上价格抢筹的投机商人们,几分钟后,银价瞬间崩溃到0.45元。

无数人象末日来临般,疯狂抛出手中存货。仿佛这些人手里拿的不再是白银,而是要人命的毒药。

如此恐慌气氛,使得银价非理性狂跌,下探到0.45元后,持续下降,中午收盘一举跌破0.4元,下午,卫富贵等市场大鳄,再次出手,在0.4附近吸纳大量筹码,慢慢清醒过来些的投机商们,稍微回复了些理性,不再乱抛白银,银价稳步上扬,收盘回到0.45元的标准价格。


由于华夏市场的示范作用,当天,世界各主要白银市场,一开盘银价就狂跌。无数市场参与者,一日之内,资产缩水超过一半,不少借钱投机者则死的很惨。估计这天过后,跳楼上吊将不在少数!


面对华夏政府和美里哥政府联手使出阴招。

世界各地的炒家们一片怨声载道,尤其是美里哥政府白银集团这些成员。面对如此惊天巨变。被打个措施不及。

当天库格林等人紧急联系议员们,让他们立即施压政府。但是财政部长和总统先生,就借口参加竞选,离开了首都,避而不见白银集团的议员们。

眼见总统挂出了免战牌。气急败坏的一众白银集团商人们立即联系集团内各个政商界人士,约定在当天夜里,在首都一个私人会所开紧急会议。所有成员被要求必须参加。

当天一些外地的议员和商人坐飞机紧急赶到首都。


当天夜里,在首都一个私人会所里,白银集团的一众人都已到齐。

一群焦头烂额,形色窘迫的商人和一群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议员们,让人一眼就能望见两拨人的区别。

见人来齐,满眼血红的库格林,来到了前台,冲着在座的白银集团成员,大声说道“今天政府和总统丑恶行径,大家都看到了!他们违背了之前对我们的承诺。他们把我们这帮人当猴子耍。如今选举行情正是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团结起来,给政府里这帮混蛋狠狠一击。让他们改变他们无耻的错误的行径,并赔偿我们承受的巨大的损失。”


“说的好!”“支持!”一众商人们纷纷相应库格林的话。但是那群议员们鲜有几个人吭气。

库格林眼瞅议员们的态度,心中一凉,暗叫不好!

还没等库格林想出些什么,就见一名之前亲戴维一系的资深议员,站了起来,来到了前台。

“各位,光看口袋里的损失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是国家的精英,是一群有远见的有见识的国家精英。如今局势到如此,各位看的都很清楚。政府和华夏国联手,支持华夏国币改,这时符合我们国家的核心利益的。远东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华夏国,将其经济体系依附在我们美里哥身上,这为我们美里哥确立经济霸主,为美里哥元确立世界核心货币,又迈前了一大步。总统的决定是损害了我们的短期利益。但是这两年各位没有少赚,盈亏相抵,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因此,我们必须很清楚把握今后局势发展的趋势,而保证自己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各位议员,今天的选择,或许决定了我们的未来的政治生命。”


“你这个叛徒,你这个拿了犹太猪无数好处,现在吃里扒外的叛徒。混蛋!滚出去。”

一名今天因为过度借贷炒银,已经破产了的商人,扭曲着脸,声嘶力竭冲着这个议员疯狂叫嚣着。

这个议员鄙夷地看了这个疯狂的商人一眼“我看进天就到这里吧,我认为白银集团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愿意留在这里死的更惨的,就留下吧。”

话音说完,这个议员不顾随后站起来大骂的几个商人,拂袖离开了会议室。

随着那议员‘哐当’甩上大门,屋里众人一下沉寂起来,死一般的沉寂。站在台上的库格林心已经彻底凉到了底。

他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之前戴维一群犹太人跟自己大闹。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到这个局面,所以要找借口全身而退。

现在看来,甚至可以说,这帮混蛋的犹太人,还有那个混蛋的黄皮华夏猪,还有总统,财政部长这些混蛋,从一老早就开始合起来算计白银集团了。

库格林忽然有些气馁,自己这帮人看来一直被人玩弄在掌心之间。难道是之前我们逼总统太狠了?

但是库格林随即又恢复了战意——自己还有这么多议员支持,迟早还能翻身。犹太猪!华夏猴子们!我跟你没有完!

库格林觉得屋里如此沉寂的让人极度压抑,不由开口问到“还有谁想退出请离开!我们不希望留下的人三心二意。”话音刚落,又有几个议员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随即议员们就像传染了一样,不断有人起身离开。眼见五十多个议员不一会儿就走了近四十。

库格林终于承受不住打击,眼睛一黑,身子一下歪倒身后的椅子里去了。

…….


此刻,就在这个私人会所外面,一辆停了很久的轿车里,卫富贵和戴维两人坐在那里等着。

等了近一个晚上,卫富贵有些困意,不由闭上眼睛,歪在那里闭目养神,只有戴维颇为兴奋地趴在车窗上,细数着陆续出来的议员们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哈哈哈哈,不错不错,超出我们的预计。”

卫富贵正迷糊着,被戴维的笑声吵醒“怎么,多少议员倒戈了?”

“接近八成,呵呵,这些议员果然都是些人精,见风使舵飞快。之前我们能确认控制的人只有一半左右,我还担心剩下的那半议员如果能联手,总统那边还真有些麻烦。如今好了,我可以跟总统先生回复了,之前我们的分裂白银集团议员团的计划,圆满成功,总统可以安心了。这次我们按照计划开始布局时,两国联动的策略,成功的说服了我们的总统和你们的委员长,这两厢一配合,还真是不可抵挡啊。”


‘呵呵!好好!”这次白银战役从一开始发动,到现在打了两年多,如果算上布局,有近五年,今天晚上获得全胜,卫富贵没有过度的喜悦,只有深深地疲惫。


“不过卫先生,今天银价这样跌法,你在华夏的投入,一天之内就有数千万的损失,哎!这样跟日本人耗,还真是可惜呀!”


“呵呵!有什么可惜,上次我跟你说过,那个史迪威上校当年送了我一句话。他说中国军队在各个方面与其他国家军队比较都很落后,但是他说‘中国军队唯一能闪光的就是那不畏死的战斗意志’,他说‘你们的军队,除了意志以外,没有闪光点’(1)

当时我想对付日本人,我就在想,我能比日本人优秀些什么?想了半天,还是这句话‘唯一能闪光的就是那不畏死的战斗意志’,比财力,组织力,情报,军事,政治,国力,我们华夏什么都比不上日本。唯一能赢他的方法,我想到最后,只有一个词——同归于尽!只有必死的信念,才有必胜的结果!我不损失几千万甚至更多,日本人能上这个套?!”


卫富贵说道这里,不由哈哈一笑“既然赢了,就不多说了,走吧!真的好累。我要睡觉!”


~~~~~~~~~~~~~~~~~~~~~~~


(1)见210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