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三章:圣木恨(30)

善梁 收藏 3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URL] 塔达殴伏下头,对着人事不醒的父亲小声说:“花岗君来了。” 摩那鲁道一听,神奇地坐了起来:“快让他进来!” 花岗进门一看,摩那鲁道虽然还有些虚弱,气色却不错。他对酋长鞠了一躬,将要说什么,摩那鲁道举手拦住:“如果猜得不错的话,龟田是想道歉了对吧?不用了,泰雅人的生命用一句‘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塔达殴伏下头,对着人事不醒的父亲小声说:“花岗君来了。”

摩那鲁道一听,神奇地坐了起来:“快让他进来!”

花岗进门一看,摩那鲁道虽然还有些虚弱,气色却不错。他对酋长鞠了一躬,将要说什么,摩那鲁道举手拦住:“如果猜得不错的话,龟田是想道歉了对吧?不用了,泰雅人的生命用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么?花岗君坐下,想来想去,我看只有特娃丝的感觉是对的。当许多人都把你当成坏人的时候,只有她从心底里护着你。所以,我想同你谈谈,有许多问题我同样不明白。”

“真的?”花岗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不说我是走狗了?”

摩那鲁道摆摆手,让别人出去,然后笑着对花岗说:“起初我也以为特娃丝是真的恨你,可那是当着你的面。你走了,她却在我面前痛哭,为你解难。她骂你走狗是骂给我听的,倒不如直接骂我愚蠢呢!”

花岗心里发热了。摩那鲁道从怀里掏出几张纸条:“你看看,有人飞刀寄柬,小心奸细。只要你在我面前出现,这张纸条就会出现,有人要把我们整成冤家对头哦!我总是不明白,谁会这样干呢?还有,族民公决本不是秘密,龟田为何偏偏把人们的怀疑引到我身上来呢?”

花岗激动得有些发抖,因为特娃丝并没有恨他,酋长也能把心里话讲出来了。花岗感到这是前所未有的信任,就把自己的各种疑惑也讲了出来。他讲龟田要他枪毙佐治,那五花大绑的绳索却突然间脱落在地;在他和佐治较量的紧要关头,伊丽娜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甘愿用身体阻挡子弹……都让摸不着头脑。摩那鲁道让花岗把门关紧:“摸不着头脑就不摸了。好兄弟,你说该怎么办?”

花岗脱口而出:“只有两条路,第一,继续摇尾乞怜,受鬼子的荼毒;第二,和鬼子干起来!”

摩那鲁道笑笑:“可是,你不是说过不能呈匹夫之勇吗?”

花岗摇头:“我的意思是要把握智取和蛮干的区别。”

摩那鲁道点头:“真要干起来,你不认为我们缺了些什么吗?”

“枪——!”花岗一言击中了摩那鲁道的要害。

摩那鲁道正在喝水,忽然将手中的碗一摔,碗直飞到墙上,“砰”的一声撞了个粉碎。他跳下床,大病一下子全都好了似的:“花岗兄弟,你真聪明!”

外面的人听到墙响碗碎的声音,以为里面发生了争斗,赶紧涌到门口,却不让进。听了一会儿,没有动静,酋长又没指示,塔达殴只好挥手把大家赶走了。这时,花岗正在丧气地问:“哪儿有枪呢?”

摩那鲁道神秘地笑着:“所以我才要和你商量呀!难道你没有办法?”

酋长似乎有什么主意,倒把花岗弄愣了,将要问个究竟,酋长的屋后突然传来特娃丝的惊叫:“奸细!”

花岗一跃而起,冲了出去,看见一团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钻进树林。随后是团红色的光芒也蹿入树林。红色的人正是特娃丝,花岗连忙追了上去。塔达殴也准备追,摩那鲁道说:“让花岗去吧,你们只会把事情搞糟。”

花岗跑着,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叫着特娃丝的名字,很快就看到了树林间红色的衣服。他高叫一声:“特娃丝——!”

特娃丝并不理他,反而越跑越快。花岗追了一会儿,特娃丝没了踪影,只见远处惊起一阵麻雀,又惊起一群乌鸦,发出“叽叽喳喳”和“好哇好哇”的叫声。花岗觉得奇怪,向那块不祥之地飞奔过去。跑着跑着,他在一片断崖前找不到去路了。朝断崖下一看,果然是险像环生,只见伊丽娜张惶地在逃避什么。她扔掉了手中的竹篮,蘑菇四下里翻滚。不一会,她身后蹿出一只金钱豹,紧紧追来。伊丽娜很快被高高的断崖挡住去路,豹子却越来越近了。花岗在发现豹子的一瞬间,已经把枪握在手中。躲在另一边的特娃丝也紧张地看着崖下的伊丽娜身遇险景,也在思考着救人的办法。

前有高崖阻挡,后有豹子相逼,伊丽娜无路可逃了。幸亏她久经训练,不管好歹就奋力爬上了悬崖,双手紧握住一棵歪脖子树。豹子仰望着头顶上的伊丽娜,纵跳抓扑,始终够不着。这使伊丽娜有了喘息的机会。可是只过了一瞬,她又尖叫起来。与此同时,站在岩顶紧张观看的特娃丝试图下到半崖中去接应,差点儿连自己也掉到崖里去了。突然,她发现伊丽娜紧抓的那棵歪脖子树上,一条乘凉的毒蛇受到惊动,竟从树稍猛地回头,向伊丽娜蹿来,与她对峙着。毒蛇高高竖起身子,口吐红信,它所发出的“咝咝”声响清晰可闻,随时就将攻击伊丽娜。这一切花岗都看得真切,他迅速将子弹推上膛,举枪瞄准,击发。

“砰”的一声,子弹钻进蛇头,蛇头被炸得粉碎。那蛇很快像一条麻绳一样垂了下去,摔在断崖下面咆哮着的豹子身上。兽类对毒蛇有着天然的恐惧,豹子立即掉头逃跑。花岗并不停顿,赶**出军刀,割了一根长长的藤子朝下扔去。伊丽娜在半崖中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看到藤条伸到面前,机灵地一把握住了。藤条在一寸寸地往上升,却是花岗和特娃丝两个人在一起使力。直到崖顶,伊丽娜被特娃丝拉住,花岗才发现特娃丝就在身边。

特娃丝心怀惊悸地问:“疼吗——伊丽娜?”

好久,伊丽娜才从惊恐和疲惫中缓过气来,看到花岗和特娃丝,忽然泪如雨下。特娃丝此刻非常同情这位从前的女友。“别哭了,伊丽娜。你怎么独自一人跑到这儿来了?又是怎么惹恼了豹子的?”

伊丽娜哽哽咽咽:“特娃丝,谢谢你了。为了躲避你,我绕到山下,发现一头小豹子,就顺路追去。小豹子往前跑,不知怎么就掉到天坑里了。谁知小豹子的妈妈发现了我,不知怎么就恼了……”

特娃丝盯着她身上的黑衣服问:“你在林子里乱跑些什么呢?”

伊丽娜慌乱了,她不可能把她偷听酋长谈话然后报告给佐治的行动讲出来,可是面对特娃丝的追问又不得不回答,就木木地愣住了。花岗看看特娃丝,又看看伊丽娜,认为揭穿伊丽娜还不到时候,便责怪地说:“好险哪。没想到你和特娃丝一样淘气。”

伊丽娜只想赶紧离开,又觉得有愧于特娃丝和花岗,便朝他们深深鞠了一躬,大步走了。特娃丝想跟上去,花岗拉住了她:“特娃丝,让她去吧。咱们就在这儿歇歇不好吗?”

“她居然不谢谢我!”特娃丝气极,白了花岗一眼:“谁理你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