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九章、洞府疗伤(五)


应该说这样做,中国军人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如果换作是其他任何国家的军队,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把这些异国百姓杀无赦了!


我正在蒙头胡思乱想,腿部伤处一阵疼痛使我想动,被小黎姐一把摁住了。原来她已经给我刮完了阴毛,开始解开腿部伤口原来包扎的纱布。


我先是伤口处,感到一阵烫烫的、热乎乎的水温,估计是小黎姐正粘着热水给我清洗伤口;这种热烫的感觉从大腿伤处开始,逐渐向刚才被刮毛的位置移动,直到最后我感到已经到达了,我的老二之处。


我这老二被热水一烫,不仅没有服软,反而越加桀骜不驯,更加坚强的直竖起向小黎姐示威了! 我真切地感到,小黎姐用手指轻轻的打了老二一下,同时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嘟哝道:“这小家伙倒是越来越精神了。”


随后我先是闻到了,急救包刚打开时浓浓的药味;继之又感到从伤口到刮阴毛处,被用纱布蘸着消毒、杀菌、止血之类药物擦洗了一遍。估计还和刚才在洞外的办法相同,先是把急救包分出一小部分,用纱布蘸着少量药物对伤口和附近的皮肤进行杀菌、消毒。


这时,小黎姐又伏到我耳旁,声音变的亲切了许多,低声说道:“小弟,坚持住!我要下刀了。”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牙齿咬紧了木棒,双手也抓紧了木棒。


隔着蒙头的衣服,我隐约看到,手电筒强光的光柱在我面前直晃动,照亮了我的伤口位置。我估计是小黎姐把手电筒用绳子固定在头部,就像矿灯帽上的矿灯那样。


我真切的感到,被开水煮的灼热的匕首的刀锋,正在沿伤口边沿慢慢的插入我的身体内,一种强烈的疼痛感顿时传遍全身,这种感觉使我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全身都在用力,特别是我的牙齿和双手,最后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牙齿和双手上。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终于感到疼痛顿时减轻了很多,随之又听到了一声铁器落地的声音。再往后就不太疼了,仅感到有纱布蘸着药擦洗伤口的轻微痛感;随后就是用急救包包扎伤口的感觉了。


最后,小黎姐终于给我拿开了,她那一件没有钮扣的上衣,并慢慢扶我坐了起来,用湿毛巾给我擦拭着额头上渗出的细密的汗珠。再看这时的小黎姐早已恢复了原来和蔼可亲的样子,做手术前那个公事公办的林小黎早已不见了。



在地下平铺着的几个很大的树叶上,扔着刚才清洗伤口沾满血迹的垃圾和从我大腿上刚拔除的那块炮弹皮,上面还粘满着我的斑斑血迹。小黎姐捡出那块炮弹皮,拿到水边清洗干净了上面的血迹,放到上衣下面的口袋中说是要留作纪念。


她把树叶中的垃圾用树叶包起来后,放到一个旮旯里,说是准备明天拿出去挖坑深埋处理。


看着为我忙活了半天的小黎姐,那种疲惫不堪的样子,我不禁心疼起来。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歇会儿,可她说等会再歇。她又好一通忙活,收拾干净因给我做手术弄脏的地方后,又去刷洗钢盔和匕首。


当她再把钢盔从新挂到火上时,里面已经煮满了鱼肉,小黎姐说里面还放了几种她下午找到的药材既可调味,又可疗伤和补养身体。


小黎姐说鱼太大,只煮了半条就满满一钢盔锅了。因为担心中间层山洞温度太高,她把剩下的另外半条鱼,拿到温度很低的底层洞内,为防止被小动物吃掉,她用绳子把剩下的半条鱼吊挂在半空中。


由于担心晚上会有大动物进入洞内,小黎姐下午回洞时,早就准备好了底层入口处堵洞口用的石头。


在我们回来时,她早就随手用石头堵严了入口处,同时还把整个山洞的上上下下,角角落落的小洞口和大点的山逢都用石头堵严实了。


她也是仿照我堵顶层的方法堵的底层入口。自然,我们现在主要是防备有野兽闯入洞内,不过即使有人也难以进入洞内了。


目前我浑身上下依然赤裸着,只是把小黎姐那件无纽扣的上衣披在脊梁上,小黎姐在做手术前,就已经把我的内裤挂到长木杆上烘烤了。


有了刚才做手术时的经历,我想反正对于我的一切,小黎姐早已经洞悉了,我也就不用再忙着遮遮掩掩的了,赤裸着就赤裸着吧,我也就不在乎了。再说从做手术后,不知是疼痛的原因还是再次失血造成的,反正我的老二已经失去了原来那种桀骜不驯、雄赳赳的阳刚之气,变得蔫头达拉耳了。


尽管我试探着想让它重新再挺立起来,心想反正现在已经做完了手术,好不容易有机会,再在小黎姐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也不枉刚才小黎姐称道它“小家伙越来越精神了”。


可是事不从人愿,大概是做手术流了那么点血,流掉了它的赳赳阳刚之傲气!看来男人的血也和男人的”精”相似,只要流失少量,便会影响到阳刚之气的强旺。这可不象女人们那样,人家女人即使周期性的、连续几天失血也难夺其阴柔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