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枪 正文 第三章 悲惨的身世

zhizhuwang123 收藏 0 1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size][/URL] 我身世悲惨,是个弃婴,被扔到广州大街上的某阴暗角落,最要命的是,我是个蓝眼珠子的“怪胎”,多半是中国人和西方人纵欲后的意外产物,根本没人愿意收养一个来历不明的杂种,眼看就要被饿死在襁褓中,却被一个沿街拾破烂的老汉抱回家。那位善良的故寡老人,勒紧裤带,省吃俭用,用白糖和稀饭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


我身世悲惨,是个弃婴,被扔到广州大街上的某阴暗角落,最要命的是,我是个蓝眼珠子的“怪胎”,多半是中国人和西方人纵欲后的意外产物,根本没人愿意收养一个来历不明的杂种,眼看就要被饿死在襁褓中,却被一个沿街拾破烂的老汉抱回家。那位善良的故寡老人,勒紧裤带,省吃俭用,用白糖和稀饭以及少的可怜的奶粉喂养我,老天开眼,我这个贱种居然顽强的存活下来。就这样,我们一老一少相依为命,老人虽然贫穷,却心地善良仁慈,每天干活回来,都会给幼稚的我带来一丝惊喜,有时是一个破玩具;有时是被人家扔掉的烂水果;我的童年,虽然寒酸贫苦,却不乏幸福与甜蜜。

然而,岁月是无情的,我悄悄的成长,而老人也在渐渐的衰老,直到有一天,那位劳累了一辈子,整日挣扎在饥饿边缘,却怀有一颗善良与仁爱的老人,凄凉的躺在破烂的毛棚里,瞌然与世长辞,他孤苦的灵魂,应该可以升往幸福的天堂,那一年,我才7岁,

从此,我又成为一个小流浪儿,过着流离颠沛的生活,为了活下去,和狗抢饭吃,被人唾骂,鄙视,殴打。九岁那年,一个恶毒的妇人,因我捡了她丢弃的半个包子,使劲扭我的耳朵,破口大骂,说我是下贱的狗杂种,当时我忍无可忍,怒火中烧,捡到一块板砖砸破了她的脑袋。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伤人,看到那夫人头上殷红的鲜血和痛苦的呻吟,我吓傻了,天真的认为我会被警察捉起来枪毙掉。我没命的跑,躲到运煤的火车厢,稀里糊涂的到了云南,在昆明,我被人贩子拐卖到缅甸掸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金三角”,充当罂粟园的奴隶,在炎热的烈日下,收割一望无垠的罂粟海洋,将沉重的毒品原料背到深山密林的地下加工厂。我们这些从外地贩卖来的奴隶,只不过是两条腿的骡马罢了,挨打和咒骂是家常便饭,但我最怕监工饿我的肚子。

十三岁的时候,我参加了奴隶暴动,用镰刀砍死武装监工,逃亡到泰国的清迈府,靠打短工活命,在那儿,我学会了讲泰语。两年后的饿一个深夜,我在栖身的天桥下,被一群人突然罩住脑袋,塞上汽车,被运到雇佣兵团的秘密营地,接受一系列非人的训练。

要把一个善良憨厚的少年,短时间内变成一个嗜血的刽子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佣兵营地的训练模式几近残酷、羞辱、恐吓之能事,简直灭绝人性。在佣兵集训的时候,我们不被当人来训练,收编一千名新兵,训练完毕能活下来的不足一百人。

新来的佣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人!我们被驱赶进森林,每人发一把匕首,割下被绑在树上战俘的脑袋,由全副武装的教官监督。但凡萎缩不前、战战兢兢,哭哭啼啼的人,教官就会当场击毙。一时间,森林里的枪声此起彼伏,不少人由于胆怯被教官杀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