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二十五章:老枪传奇

疏梅淡影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URL] 第二十五章:老枪传奇 胜子笑着跟着这一老一少进到木屋里。进屋后胜子发现,这木屋里墙上四处都挂着兽皮,床上铺着的也是兽皮,由此看来这老少俩还真是这大山里的猎户。 老汉林老枪看看胜子笑着说:“你随便坐,坐下歇息一会,我让丫头这就弄吃的,今天咱爷俩喝一壶,呵呵,我看见你小伙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第二十五章:老枪传奇


胜子笑着跟着这一老一少进到木屋里。进屋后胜子发现,这木屋里墙上四处都挂着兽皮,床上铺着的也是兽皮,由此看来这老少俩还真是这大山里的猎户。

老汉林老枪看看胜子笑着说:“你随便坐,坐下歇息一会,我让丫头这就弄吃的,今天咱爷俩喝一壶,呵呵,我看见你小伙子就知道有缘啊,我喜欢你这小伙子,结结实实,壮壮的,呵呵,对了,你是什么队伍的?”

胜子看着老汉说:“大爷,我是咱们八路军啊,是咱老百姓的队伍,您不知道八路军?”

“八路军?好像听说过,什么八路九路的,呵呵,我老汉现在不关心这个,我看啊,凡是当兵的,不管是几路军,真正好的队伍不多!就说咱这吧,来过多少队伍啊,这个军,那个军,不都是刮老百姓吗?把老百姓搜刮的一干二净他们转身就走,什么维护一方治安啊,全是狗屁!”老汉愤愤的说。

“爹!你又开始了,还没喝酒话就多,你就不能多听听人家大哥说啊?”梢儿在外面喊着,老汉笑了笑说:“你看看这丫头,又开始了,呵呵!”

胜子看看老汉说:“林大爷,您说的那是那些国民党兵还有阎老西的兵吧,他们和我们可不一样,我们是真正的咱老百姓的队伍,您听说过红军吧?我们原来都是红军,小鬼子来了,我们便北上抗日,走了两万多里呢,万里长征啊!现在我们叫八路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专门打鬼子的,您听说过平型关大捷吧?那就是咱八路军打的!”

“哦!这我倒是听说过,听说给小鬼子好顿收拾,呵呵,打出了咱中国人的威风!好啊!那就是你们打的?”老汉问。

胜子骄傲的拍着胸脯说:“是啊!就是咱八路军打的,呵呵!”

“那可真是厉害啊,呵呵,你们八路军里有一个朱司令是不是?我听老梁头说过,说这人啊,那可厉害,指挥千军万马!听说这人就在咱山西?”老汉看着胜子问。

胜子琢磨了一会说:“现在我们和大部队失散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不过我们一定会找到他们的!朱总司令是我们八路军的总指挥,他可愿意和咱们老百姓在一起了,呵呵!这回你相信八路军是好的队伍了吧?”

“相信,相信,呵呵,就冲你小伙子我也相信!哈哈!”林老枪笑着站起来冲着外面喊道:“梢儿,你的饭做好没有?”

“这就好了,爹您先和大哥喝着吧!”梢儿说着从外面端来一个大盘子,里面满满的堆了一盘子肉,胜子看着这一盘子冒着香味和热气的肉,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老汉看看他笑着说:“饿了吧?快吃吧,趁热吃,这可是上好的野兔子肉啊!”老汉说着撕下一块兔腿肉递给胜子,胜子看看林老汉也不客气接过来便大口大口的撕扯着肉吃了起来。林老汉看着胜子吃,笑着倒了一碗酒给他说:“来,喝一碗!”

胜子摇摇头说:“我不会喝酒,再说了我们有纪律不能喝酒的!”

“纪律?纪律是啥?我让你喝你就喝!”林老汉端着酒碗看着胜子,胜子看看他无奈的端过去,一仰脖子喝光了碗里的酒,林老汉哈哈一笑说:“哎!这就对了,男人不喝酒那还叫男人吗?来!”

胜子从没有喝过酒,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喝,只要老汉给他,他就喝,老汉看着胜子露出惊讶的表情问:“你小子,还说不会喝酒,我这点酒我看都不够你喝的!”

胜子憨厚的一笑说:“呵呵,我不喝,林大爷您说说,您为什么跑到这大山里住啊?”林老枪喝了一口酒慢慢说:“一言难尽啊!”

胜子放下酒碗看着他,林老枪开始给胜子讲起了他的故事:“我原来啊,不在这山里住,你知道离这不远有个常乐镇吗?”

“常乐镇?知道啊,我们就是从那出来的,呵呵!”胜子看着林老枪说。

林老枪接着说:“常乐镇上有一户大户人家,姓赖叫赖万昌,这个赖万昌是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家伙,他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梢儿他娘,那时刚刚嫁到我们林家,当初我们林家在镇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店铺,专门买些山货啊什么的,我整天在外转悠,山里来山里出的,打些猎物回来在店里卖,我那媳妇就自己一个人在店里!不知什么时候,我媳妇就让这个赖万昌看上了,整天的去纠缠我媳妇,刚一开始,我媳妇不敢和我说,可是时间长了,这个赖万昌更是变本加厉,越来越不像话,有一天居然带着他家的一伙无赖要抢人,正好碰上我从山里回来,结果就和我就和他们打在了一起!他们人多势众,结果把我打了一个半死,差点没丢了性命,好在镇上其他的人及时赶到,这才没有让他们把我媳妇抢了去。

“他妈的!就该宰了他!”胜子气愤地说。

林老枪叹口气接着说:“我是连气带窝囊从此一病不起,我那媳妇也刚刚怀上梢儿,整日里是以泪洗面不敢出门,店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在照顾,可是这个赖万昌还是贼心不死,始终惦记着我那媳妇,时不时的来店里找点麻烦,我也都忍气吞声的忍了,我知道,他们赖家原本就是土匪出身,祖辈做了胡子挣下的家业,始终是匪气难改,我就巴望着能有一天我的病好起来,我带着他们一走了之!”

“可是赖万昌却来了本事,竟然带着人上门来相亲,非要把梢儿他娘娶回去做姨太太!我当时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就拉着他到镇上去说理,没成想这镇上的都让收买了,打点好了,不但没有理会我,反而还让我把梢儿他娘给他送过去,你说说,这还有天理吗?还有讲理的地方吗?”

林老抢喝了一口酒,点上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继续说:“我回到家里把这情况跟梢儿他娘讲了,我寻思是趁着夜里黑,带着她和梢儿离开这常乐镇,可是等我们好不容易等到天黑,刚一出门就被赖万昌的人给逼了回来,原来这家伙派人一直守在我们的房外候着看着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回来,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屋外转悠,就这样我在屋外院子里整整蹲了一夜!到了天亮,我听见屋里孩子哇哇的哭,我就喊梢儿他娘,可是我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便进屋去看,这一看我一下惊呆了,我那可怜的媳妇不知道什么时候悬梁上吊了!孩子扔在土炕上哇哇的大声哭着,我当时感觉天旋地转,我扶着墙站稳了,先把孩子抱到一边,然后又把梢儿他娘放下来,我才发现孩子他娘早已经僵硬了!就这样,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间,我原本还算殷实富裕家就这样没了,刚刚享受到的天伦之乐转眼间荡然无存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面对着饿得嗷嗷叫得孩子,我毫无办法!赖万昌的家丁们知道我媳妇上吊死了,回去跟赖万昌讲了,赖万昌这才算是罢休,把人从我家门前撤了去!”

林老枪说着抹了一把脸,仰头喝了一口酒,胜子看着林老枪问:“那后来呢?”

“当天晚上,我收好东西,背着梢儿打算离开常乐镇,可是当我出了门,我越想越觉得窝囊,我就又回来了,我把梢儿托付给邻居一家大婶子帮我照看着,我就拎着这把老枪怀里揣了一把刀,我就悄悄的潜到了赖万昌的家里。我从后院墙翻进去,直接奔赖万昌的卧房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赖万昌那天晚上居然没有在家,他那上了岁数的老东西爹在家,我当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只想着报仇,杀一个算一个,我上去就给了老东西一刀,然后跑出房门,迎面正碰上赖万昌的管家,我二话没说抬手就是一枪,撂倒了这个家伙,这下子整个赖家院子里立刻乱了套,我趁机从院墙翻出去,回到家里背上梢儿连夜出了镇子。我刚刚出了镇子没走多远,赖万昌就带着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我边跑边回头看,慌不择路就跑到了一处断崖上,赖万昌跟着在后面追了上来,我万般无奈只得心一横纵身跳下去!”

“啊!你跳崖了?”胜子问。

林老枪笑笑说:“呵呵,等我醒来时,就是豆儿的爷爷,梁老头子站在我眼前,是他救了我,呵呵,我刚见你时说我们世代在这山里打猎,倒是不假,但是是我带着梢儿来这里住的,我不敢住在凉水村,怕一旦赖万昌找到我们,找到我们事小,我不想因为我们让整个村子的人跟着受罪,呵呵,所以我就和梢儿两个在这盖了这间房子住在了山里!”

胜子听完林老汉的话看看梢儿,梢儿一笑说:“我爹就跟两分个人说过这事,呵呵,你是第二个呢!”

胜子看看林老枪说:“林大爷,现在你的仇报了,我们把赖万昌家一把火烧了,他那个儿子赖皮生也让我们宰了!”

“是吗?有这事,好呀!这真是天理循环报应啊,报应啊!小伙子哦,我明天就带你去找你的队伍,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找到队伍!”林老枪高兴的喝了一大口酒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