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十五节 苏家河车站1

我爱奇奇 收藏 13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805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在8月的下旬,日军就把南满守备队向苏家河车站一带集结,并从国内运来了30多架飞机和20门野炮放在苏家河车站,准备在事变当天,好好发挥这些武器的威力,李琮也知道,这里是日军的一个重要据点,因此,李琮的计划中,把苏家河车站也作为了一个重点目标进行打击。

刘进率领着一个团的士兵,在事变前三个小时,也就是19:00分就从军营里面出发,以强行军的速度赶往苏家河车站,一路上他们要不断躲避日军的警戒哨,这也使得他们的速度老是不能达到最快,在加上他们的队伍中有李琮调拨给他们的40多名飞行员,还要注意这些宝贝疙瘩,不能受到一点威胁。李琮的如意算盘是,既然要打下日军的苏家河车站,那就不要太浪费日军的物资,那30多架飞机,也算是不错的装备,对于缺乏技术装备的中国军队,那简直就是宝贝疙瘩,李琮现在是一个守财奴,简直见不得别人的手里有好东西,所以,一旦别人有,李琮就要想方设法把它拿过来,为我所用。因此,李琮给刘进的交代是:俘获所有的日军飞机,然后把它开回去。

刘进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心里一阵犯难:这打仗谁敢保证所有的坛坛罐罐都能完好的保存下来,再说了,日本人的性格大家都很难清楚,一旦发现生还无望,就会破坏掉所有装备,然后再和你拼命,要想俘获所有的飞机,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李琮说的还是很有道理,毕竟,飞机对于缺乏技术装备的中国军队来说,有总比没有强。

说实在的,刘进也很想留下所有的飞机,所以,刘进只好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既能消灭掉日军,又能保存飞机。

考虑到刘进完成任务的困难还是比较大,李琮格外开恩,为刘进配备了60名特战队队员,帮助刘进进行渗透、作战,这也稍稍安慰了刘进那颗快要破碎的心。

刘进一面指挥部队向前挺进,一面派出特战队员在前方开路。

黑夜之中,1800多人的队伍在静悄悄的前进,只有战士们的脚步声在“沙沙”作响,偶尔部队中会发出装备碰撞发出的金属声。

经过几年的训练,刘进对队伍的素质也感到很满意,虽然,自己长时间在榆林忙乎,但是,自己对于目前的这支部队还是倾注着更多的感情。

特战队员们不时的从前面发出各种信号,包括隐蔽、前进等,部队在特战队员的引导下,也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纰漏,毕竟,沿途的日军都是小股的警戒部队,有些被特战队员直接收拾掉了,这都省去了部队很多的麻烦。

刘进紧赶慢赶,终于在晚20:00到了苏家河车站附近,他立刻率领部队隐蔽好,然后,和几位营长、特战队员一起前往日军车站边缘地区,侦察日军的部署。

苏家河车站灯火通明,几个巨大的探照灯来回不断地扫射着车站附近的区域,车站上一些日军的巡逻队来来回回的走着,车站的月台上还有一些日军设立的临时碉堡,四周用沙袋围成。看来,日军早就有了发动事变得准备,因此,整个苏家河车站,都变成了日本人的一个兵营。

日军把飞机全部放在了距离车站2公里东边的一块空地上,而且临时机场上也是一番忙碌的景象,机场的日军还在给飞机不断地加油、检修,有的飞机的发动机还不时的“轰隆”的响上两下,看样子是想在明天一大早就起飞作战。

在机场的北边,就是日军设置的野炮阵地了,里面20多门野炮的战衣已经被除下,炮口直指北大营、东大营的方向,一队队日军在不断的忙碌着,搬运炮弹,检查机械设备。

刘进看着日军的飞机,心里不禁暗自担心:这些飞机一旦起飞,自己的部队不但在撤退的时候,会遇上麻烦,就连争取运走东北军的飞机都成了问题,毕竟,现在的东北军的飞机,在李琮忽悠张学L的基础下,已经增加到了300余架,这么庞大的飞机群,在没有起飞的时候,就会成为这里日军飞机的活靶子,因此,不管从哪个方面说,这些日军的飞机都必须是要打掉的。日军的守卫还是比较严密的,飞机的周围就是好几个机枪阵地,和日军临时修筑的战壕,日军的步兵零零散散的驻守在战壕里面。

还有就是日军野炮,对东塔机场的威胁也很大,只要他们不断的向着东塔机场轰击,飞机的起飞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一旦将机场的跑道炸得一个坑接一个坑,那飞机就干脆什么也别干了,等在那里,等着日本人将他们全部俘虏好了。

整个苏家河车站机场和炮兵阵地的附近,日军总攻驻守了约一个大队的兵力,其中,机场和炮兵阵地驻守的日军步兵大约在两个中队左右,车站也驻守着一个中队,30人的大队部设在了车站, 一个110人的运输中队(大车和骡马),则放在了机场里面,一个174人的机枪中队(14人的连部和3个机枪排,1个弹药排),每排4挺重机枪,总数12挺,则分散在了车站、机场和炮兵阵地的外围,担任警戒。一个55人的炮排(1个10人的排部,1个15人的弹药班,两个15人的炮班各装备1门70mm九二式步兵炮),在直接配属给了炮兵阵地,再加上日军空军的人员和炮兵部队的人员,这样算下来,这里的日军大约就是一个半大队的编制,约有1700余人,而刘进一个团的兵力再加上特战队的队员,也只有1900人左右,要面对和自己人数相差不大的日军部队,自己没有兵力上的优势,想要解决掉车站、机场和炮兵阵地里的日军,难度确实很大。

观察完日军的情况,刘进带着特战队员们回到了部队隐蔽的地方。

刘进招呼来几位营长,说到:“大家刚才已经看到了日军的整个部署情况,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消灭掉这里的日军。”

什么?消灭掉这里的日军,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是演戏吗?怎么变成了要消灭掉这里的日军?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弄不好,所有人都要掉脑袋,即使东北当局不追究自己的责任,日本人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团长的脑袋不会坏掉了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名营长有点胆怯的问道:“团长,你没说错吧?我们要消灭掉这里的日军?”

刘进很镇定地回答:“我没说错,旅部下达的任务就是这样,我这里有旅长亲手签发的命令,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看。”

说完,刘进出示了李琮事先签发的作战命令。

大家轮流看了看这份命令,都确认了命令的真实性。虽然,这里的营长们都是铁血社的社员,但是,这贸然袭击日军的责任还不是他们这些小营长们可以承担得了的。

刘进看了看大家,知道大家的疑虑,于是再次抛出重磅炸弹:“这份命令是少帅下达的,由旅长亲自交到我的手中,请大家放心,有什么责任由我刘进一人承担,与大家无关,现在,大家的目标就是这里的日军,大家都是铁血社的社员,一会儿向手底下的弟兄们传达命令的时候,务必要说是少帅的命令,以防止有人中途打退堂鼓。明白吗?”

刘进不给大家任何再次思考的余地,这个时候,时间是很宝贵的,多一分钟消灭这里的日军,就能多为李琮他们那里减少一分压力,所以,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而是要彻底贯彻作战命令的时候。

大家一听就明白了,这次作战是不可避免的,不上也得上,更何况,大家的心里还是很愿意去打这一仗的,因为,所有人的心里都痛恨小鬼子,都想好好收拾收拾小鬼子。

大家在吃了刘进的定心丸后,立刻觉得心里甚至有点兴奋,有点迫不及待的要去打小鬼子,大家面露兴奋之情的互相再次看了看,七嘴八舌的说:“好啊,团长,你说怎么打吧?”:“对,团长,你就下命令吧。”

刘进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怎么打?我现在就是在询问大家有什么好办法?”

大家仔细考虑了日军的情况,都觉得如果强攻,即使能攻下来,部队伤亡也比较大,必须要想点小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针对这里地形复杂,车站里面的到处都是列车,不如派特战队想办法摸进去,搅混这里的水,然后,部队再浑水摸鱼,这样也许效果更好。

一名营长发表看法:“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日军的几个阵地之间,缝隙较大,各自距离约有2到3公里,这就为我们对日军三个目标进行分割穿插,创造了有利条件,只要我们在战斗打响以前,能迅速分割日军的阵地,使日军首尾不能相顾,造成日军各自为战的局面就好了。日军的人数虽然众多,但是机场和炮兵阵地的日军,相对来说不是步兵部队,因此,在我们的迅速攻击下,他们的抵抗能力会很虚弱,毕竟,他们不是步兵作战部队,在这种面对面的步兵突击中,他们的抵抗可以忽略不计。真正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是日军那三个步兵中队,在这种面对面的地面作战中,他们是应对我们冲击的主要力量,所以,如何解决掉他们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这名营长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如何迅速的解决掉日军的步兵防御部队是这场战斗的关键。

日军的防御阵地还是比较严密的,要想迅速的突入进去,就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打断日军的防御部署,扯乱日军的防御体系,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

对于如何打乱日军的防御体系,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都指向了特战队,征询他们的意见。

这次特战队总共来了5个队,60人,几名队长都是经过中东路事件洗礼的老兵,对于如何浑水摸鱼,他们已经很有心得了,看着大家都在寄希望于他们,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说道:“我们是有办法摸进去,可我们不能保证摸到机场和炮兵阵地的核心。但是,我们可以在沿途,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干掉日军的警戒部队,从而破坏日军的防御阵地。”

众人一听有戏,立刻高兴的回答道:“没事,没事,只要你们把水搅浑、破坏掉日军的防御阵地就可以了,剩下的就看我们的了。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快速接近目标、突入目标的机会。”

几名特战队长点点头说:“好,没问题,等着看我们的好戏吧。”

说完,几人立刻就起身,回去布置任务了。

刘进则继续招呼营长们布置各营的作战任务,刘进将三个营分成三个方向,分别从北、西、南三个方向,进攻车站、机场、炮兵阵地,每个营各自负责一个目标,在特战队的引导和帮助下,要迅速突破日军各自阵地的防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东冲进日军这几个目标的核心地区,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大量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然后歼灭之。

营长们领取任务后,也分别回到各自的部队中,准备作战计划。

刘进也从团直属部队中挑选了20多名身手好、反应快的战士,组成临时的特战分队,由张宏亲自带领,支援特战队作战。

准备完毕后,刘进向特战队和各营发出了攻击信号,各部队开始按照各自的计划进入攻击位置。

时间已经走到了21:00。

特战队员们早就准备好了,每个人都身穿一身日军的军服,刚才袭击那些日军巡逻队的时候,特战队员们未雨绸缪的将日军的军服也扒了下来,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特战队分成了10个小队,每队6个人,队员们带着日军的钢盔,手持三八大盖,趁着日军不注意,从不同的方向向各自的目标接近。其中,炮兵阵地和机场各自有4个小队的特战队员进行渗透,而车站则分配到了2个小队。毕竟,车站只有日军的一个中队,而机场和炮兵阵地则整整有日军的两个中队。

车站里面好几条铁路线上,都停留着大量的列车,一节节车厢都敞开着,车头也在不断的冒着热蒸汽,白色的气雾不时地从车底喷了出来,将车厢的底部,整个笼罩在烟雾之中,看样子日军已经做好了随时进入沈阳的准备,这些车厢随时可以运输大量的日军前往沈阳参加战斗。

不过,这些列车也为向车站进行渗透得特战队员们,提供了很好的掩护。

在夜色的掩护下,队员们一直隐蔽在车站旁边,仔细观察着日军的动向,观察着日军巡逻队的活动规律,在确认万无一失之后,队员们趁着稍纵即逝的日军巡逻队观察不到这里情况的时候,悄悄地从隐蔽处靠近车站的列车,以列车作为掩护,然后大摇大摆的组成巡逻队形,开始像模像样的沿着铁路线巡逻。

2个小队的队员,沿着列车,一直走到列车的顶头或者尾部,然后跨过这条铁路线,在进入下一个列车的旁边,再继续巡逻,遇到真的日军的巡逻队,特战队员们也不说话,只是迈着整齐的步伐,沿着自己的路线走过去。

偶尔遇到的日军对这些态度兢兢业业的假鬼子,心里也很是佩服,都已经深夜了,这些家伙巡逻起来居然还这么有劲儿,不愧是精锐的帝国军人。日军反倒对这些假鬼子佩服不已,甚至有些鬼子还对他们报以微笑,对他们的精神表示赞许。

而特战队员们依然是不理不睬,甚至还有会日语的队员还大声的训斥那些真鬼子:“请打起精神来!不要偷懒。”

这些训斥竟然还往往得到鬼子的真心认可:“嗨!谢谢提醒!辛苦了!”

说完,鬼子们还真的都有点精神抖擞的样子,对这些敬业的假鬼子更加佩服了。

特战队员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了车站站台的边缘,大家看了看车站的情况,开始向着车站的月台走去。

两个特战小分队,分别用同样的方法,以假乱真,纷纷进入车站内部。

在巡查了一阵之后,特战队员们发现一个中队的鬼子大部分都集中在车站的休息室里,鬼子都坐在地上,大都闭着眼睛进行休息,但是所有的鬼子都依然是枕戈待旦,武器装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待一声令下,就可以立刻投入作战。车站月台头尾两侧各有一个日军临时用沙袋围成的机枪碉堡,里面有8、9个鬼子在执勤,令队员们惊喜的是,在休息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内,队员们发现,这里竟然有很多日军的高级指挥官在忙碌着,里面有好几部电台和电话,不时地接受着来自各方的信息,看样子是日军的一个高级指挥所,这就是车站的整个情况,当然,车站内部的情况,特战队员们还没有看到。

队员们又都一本正经的向着车站内部进发,进去之后,队员们发现车站后面的一排房子里还亮着灯光,周围没什么鬼子,特战队员们决定到这些房子里面看看情况,顺便抓几个俘虏,问问整个车站的日军部署。

队员们走进这些房子,然后推开门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几个值班的鬼子,看见一小队巡逻的日军士兵进入到这里,一个车站站长模样的人冲他们走了过来,大声的训斥他们说:“喂!你们不知道,这里不允许普通士兵进来吗?这里是飞行员的休息室了,你们赶快出去吧。”

特战队员们一阵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进了个车站的休息室,却无意中找到了飞行员的住所了。

那名站长模样的人看见他们依然没有出去的意思,顿时很生气的喊道:“你们聋了吗?我是这里的车站站长,我告诉过你们了,这里是飞行员的休息室,请你们出去好吗?一会儿飞行员就要回来了,他们现在在机场很忙,一会儿回来肯定很累了,要好好休息,明白吗?”

一名特战队员身体立的笔直,低下头,用流利的日语说道:“很抱歉,我们不知道这里是飞行员的休息室,打扰了。”

听了这话,站长才略为改变了态度:“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请出去吧。”

特战队员一面点头说好,一面却靠近站长。

站长对这些粗俗的步兵没什么好感,这些步兵只会满口粗话的令人生厌,哪里比得上那些彬彬有礼的飞行员?那些飞行员不愧是受过帝国高等教育得人,对待别人虽然也总是冷冰冰,但是,从他们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贵族气质,车站站长从心里觉得,这些飞行员才是大日本帝国的栋梁。那些飞行员虽然是不久前才从别的地方调过来,这里也没有机场和他们的临时住所,他们硬是在一片空地上开辟出了机场,并且,没有嫌弃将车站的内部作为飞行员的宿舍,这才是真正帝国军人的风范。

而眼前的这些步兵真是令人感到讨厌,都已经和他们说过了这里是飞行员的宿舍,他们居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车站站长又紧接着来到特战队员们的身边,正准备再次赶他们出去,却突然看见自己身边的一个日军士兵,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车站站长没有丝毫的防备,眼睁睁的看着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脏部位,随着匕首在自己身体里面不断的转动,巨大的疼痛使得车站站长在喉咙里面积蓄了巨大的能量,准备大声的喊出来,以缓解痛苦,但是,车站站长在瞬间又感到失望了,因为,旁边的另一个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团破布,在匕首刺入站长身体的时候,破布也随之塞入了自己的口中,将自己准备发泄出来的巨大能量,硬是生生的逼了回去,只剩了喉咙里面的呜咽声,然后就是四肢在不断的乱动,随着站长身体的鲜血大量的流失,站长在十几秒后,就再也无法有丝毫的反抗了。

车站站长临死前,也看见了自己的几个同事也和自己遭受相同的命运,车站站长心里不由得哀叹:完了,自己被这些假鬼子给骗了。

车站站长的尸体和他同事的尸体,都立刻被特战队员们搬进了床底下,那情景就如同日本人经常拍摄的恐怖片一样,稍微胆小的人,恐怕会被这些床下的死尸吓个半死。

这队特战队员招呼另外一队特战队员来到这里,然后都纷纷选择了室内的有利位置,等待着日军的飞行员回来休息。

大约10分钟后,晚上21:30点正,一群日军有说有笑的从机场方向走向了这里,看来,日军的飞机都已经调试完毕,各项准备起飞作战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飞行员现在要休息了。

飞行员们零零散散的走了回来,一天的准备让这些鬼子也感到筋疲力尽,是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毕竟,飞机要起飞作战,还要等到第二天天明以后。现在的机场只不过是个临时机场,各种设施还不完备,缺乏夜间起飞的条件,日军也没有想到在第一时间就出动空军进行作战,因此,日军的飞机必须要在第二天才能起飞作战。

飞行员们要抓紧这段难得时间进行休息,以备第二天的作战。

日军的飞行员们谁也没有料到,在他们的宿舍里面会有一群死神在等着他们。

最前面的5个飞行员,最先进入宿舍,这些飞行员也没有仔细地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只是看见一群穿着日军军服的士兵在里面忙乎着,飞行员们没有搭理这些士兵,他们误以为这些人是步兵队伍派来整理宿舍的。

飞行员们有的将自己的飞行帽随手就摘了下来,然后扔在自己的床上,有的一进来就立刻向自己的床上躺上去。

看见后面日军的飞行员距离这里还比较远,特战队员们互相使了使眼色,突然对这些飞行员发动了袭击。

日军的飞行员们没有想到,身穿自己军服的人,会突然向自己下毒手,当下猝不及防,在加上特战队员们都是搞突然袭击的好手,一击之下,特战员们立刻就控制了飞行员们的命脉,匕首纷纷刺入飞行员们的要害部位,在短时间内,就将飞行员们置于死地。

在解决掉这些飞行员之后,特战队员们依旧将他们的尸体藏在了床底下,继续等待日军的飞行员的到来。

后面的飞行员在陆续不断地进入这里的宿舍,三三两两的飞行员为特战队员们提供了很好的袭击机会,一个个飞行员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特战队员们送入了地狱。

如此顺利的袭击,让特战队员们倍感惊讶,这些日军的飞行员如此配合特战队员们的行动,让特战队员们不得不感谢上天的照顾。

十几分钟后,特战队员们已经干掉32名飞行员,应该说,12名特战队员们已经很好的完成了渗透的任务。

看见日军的飞行员已经被自己干掉得差不多了,特战队员们开始决定解决掉车站月台两侧的日军警戒哨位。

特战队员们立刻走出这里的房间,然后顺带锁上了门,以防止日军突然间闯入房间,发现异常情况,从而引发日军的报警,因此,锁上房门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日军闯入报警的机率。

特战队员们又开始分成了两队向着车站月台的两侧运动,准备袭击日军的警戒哨位。

队员们排成巡逻队形,然后大摇大摆得向日军走去。

到达警戒哨位的跟前,队员们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停了下来。

会日语的队员抽出一根香烟,向日军问道:“诸君辛苦了,请问谁有火柴吗?”

一名日军答话道:“巡逻期间不允许抽烟,难道你忘了吗?”

这名队员立刻向日军鞠了一躬,装作毕恭毕敬的样子说道:“对不起,让您费心了。”

说完,这名队员一面将香烟装了起来,一面和其他队员不声不响的接近了警戒哨的日军。

看见四周已经没有了日军,而大家都已经达到了最佳攻击位置,这名队员突然用汉语喊道:“上!”

顿时,几名队员立刻扑向了自己面前的日军,队员们有的用匕首,刺入日军的身体,有的用手掌直接砍在了日军颈部的侧面,其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日军打晕在地。

日军都猝不及防,转瞬之间,日军都已经躺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月台的另外一侧,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

队员们没有放过任何一名日军,在警戒哨位里面,将所有的日军全部杀死,然后开始准备袭击车站休息室日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