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六十六章 野战医院(1)

菜刀姓李 收藏 6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URL] 第六十六章 野战医院(1) 开始的时候,牧良逢隐隐还能听到一些声音,虽然他一句也听不清楚,慢慢地,他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梦见自己在黑暗中行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她说:“牧良逢,你睡了很久了,应该醒醒了。” 牧良逢说:“柳烟是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第六十六章 野战医院(1)


开始的时候,牧良逢隐隐还能听到一些声音,虽然他一句也听不清楚,慢慢地,他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梦见自己在黑暗中行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她说:“牧良逢,你睡了很久了,应该醒醒了。”

牧良逢说:“柳烟是你吗?”

对方没有回答他,还在喃喃自语着:“牧良逢,我千山万水来找你,你就不醒来看我一眼吗?”

牧良逢急了,说:“我这就醒来,你等等我。”

柳烟已经哭了,她哽咽起来,牧良逢甚至能够感觉到眼泪的温度,它一滴一滴地落在他的手上,慢慢地渗入他的体内,像火一样地燃烧,一种心痛的感觉迅速漫延开来。那个下着大雨的缠绵之夜,他从一个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也是从那一刻起,柳烟就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里。他爱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战争,说不定自己现在已经将她娶进了家门。

她的眼泪让他心痛难言,他想柳烟千山万水来找自己,自己不应该再睡了,他一边想着这个,悠地睁开眼睛,从昏睡中醒过来。窗外阳光明媚,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活生生的就坐在他的身边,正拿着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那个女人叫柳烟。

“你终于醒了,你可把我吓死了。”柳烟抹了一脸的眼泪。

牧良逢说:“你怎么来了?”他感觉自己有些无力,然后想了起来,那小鬼子该死的一枪。

“你204团运输连的一个兄弟告诉我的,我就急着赶来了。”柳烟看到牧良逢醒来,破涕为笑。

牧良逢这才看清楚了,自己躺在师部的医院里。几个医生护士立即跑了过来,忙碌了一阵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个医生说:“总算是醒过来了。”

牧良逢感觉到自己异常疲惫,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医生,前面打得怎么样了?”

医生笑了笑:“牧连长,你这一睡就是好几天,怎么一醒来就关心这事?你现在还很虚弱,先好好休息吧!师部特意交待了我们,让你好好休息,养好了病再说。”

牧良逢问:“前面是不是打得很惨烈啊?”

医生点点头:“前面还在打,每天都有不少伤员送进医院,你看,现在医院已经没有半张腾得出的床位了,院子中间都挤满了伤员。”

柳烟拿起一张毛巾给他擦了一把脸,生气地说:“自己小命都差点不保,你还盯着前线干吗?”

医生也说:“是啊!牧连长你好好休息吧!身体好了以后,够你打的。”

牧良逢闭上了眼睛,心底里,他是在担心自己那一群兄弟的安危。这是一场恶战,日本人为了守住桂南这块战略要地,肯定会寸土不放,而自己这边不拿下桂南也誓不罢休,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死磕的局面。

“我们打的胜仗,是拿尸体堆出来的啊!”牧良逢沉默半响说。

师部的野战医院设在一个空旷的大院子里。如果不是每天有伤兵源源不断地运进医院,在柳烟和医院的精心照料下,牧良逢曾一度产生了错觉,世界已经太平,他可以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但是伤兵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时传入他的耳中,穿过了几道门墙依然听得真真切切,他自己躺在军官的病房,受到的待遇自然是不同。这个病房里,一共五个伤员,除了自己是个中尉,其他的都是上尉,还有一个少校。

躺在他左边第二张床的是一个从前线拉回来不久的营长,他的一条腿被炮弹活活炸掉一半。几个长官眼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眼神中全是绝望和悲观。除了牧良逢,没有一个人愿意多说一句话。

“老子看你们谁敢锯我的腿,我的枪呢我的枪呢?老子要毙了你们。”

有伤员在外面吼叫起来,过了一会儿,一个医生青着脸走进了牧良逢他们的病房,边走边嘀咕着说:“还没见过这么野的兵,太过份了。”

牧良逢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柳烟,她显然被这个伤兵的吼叫声惊吓到了,脸上露出了恐惧。

“医生,发生什么事了?”牧良逢问。

那医生说:“牧连长你说,那兵的腿如果再不锯掉,命都包不住了,可他就是死活不同意,还动手打我们的医生生护士。”

病房里的少校一听这话,把被子掀起盖在自己脸上。

这已经是牧良逢在医院半个月后的事了,他的身体开始慢慢恢复,在柳烟的搀扶下,可以走上几步路了。

他看了看柳烟:“扶我出去一下。”

柳烟惊悸地说:“你出去干吗?”

牧良逢笑了笑:“我给那位兄弟说说,人家一条腿说没就没了,换作我也接受不了。”

柳烟只好扶着他慢慢地走出病房,外面的情形却把他吓了一大跳,院子里密密麻麻躺满了伤兵,临时架起的木架子床,一排排地整齐地摆在院子里,上面都躺着人,再望院外一看,连院子外面的露天场地上也是伤员。

一个身材魁梧的伤兵正坐在院子中间大骂,几个医生护士围在边上劝说着,但那个伤员不为之所动。他咆哮如雷:“要我这条腿,还不如让我死了痛快。”

医生劝说:“你这条如果再不锯掉,一旦感染,你这条命都保不住了。”

“老子这条命是捡的,在保卫南京就应该没了的,活到现在已经是赚了。老子死就死了,总比做个一条腿的废人要强。”那伤员一边吼着,眼泪却流出来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