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永不停止! 第一章 新生 新生(1)今年的龙眼不甜

枪通条 收藏 3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5.html[/size][/URL] 梅州,梅江河畔的一个以半围龙屋为中心形成的小村落。 客家人的围龙屋,按形状分有方形围龙屋和圆形围龙屋;按围的程度分有全围龙屋和半围龙屋。客家人在南方站住脚跟后,械斗以及战争渐渐远去,所以后期普通姓氏的围龙屋,大多以半围龙为主,两三排房间呈半圆形围住一个大客厅,屋前面用围墙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5.html


梅州,梅江河畔的一个以半围龙屋为中心形成的小村落。

客家人的围龙屋,按形状分有方形围龙屋和圆形围龙屋;按围的程度分有全围龙屋和半围龙屋。客家人在南方站住脚跟后,械斗以及战争渐渐远去,所以后期普通姓氏的围龙屋,大多以半围龙为主,两三排房间呈半圆形围住一个大客厅,屋前面用围墙围了起来,里面有一个晒谷坪、一爿池塘和一口井。通俗点解释,就是全围龙用房间围成一个圆,而半围龙只围了个半圆,另一半用围墙围住。

改革开放的春风扫过来的时候,客家人开始洗干净粘满了泥巴的脚,把土地卖掉,做起了生意,或者做起了土财主,客家人卖田卖地但是不会卖自己的祖屋,于是梅城很多地方也就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客家城中村:高楼和住宅区里面,是一圈或者几圈小楼房,小楼房中间,一定会有一座围龙屋和或多或少的大树。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新时代客家村,改革开放的春风,不单让更多的人开始放眼世界走出国门,更让富起来的客家人开始慢慢地走出围龙屋。客家人天生就有群居的习惯,即使走出了围龙屋,他们还是选择在围龙的周围建造属于自己的家。

半围龙周围,是三五成群的房屋,有的贴了瓷砖显得洋气,有的只抹了一层灰色的水泥只求不渗水,有的水泥也没抹裸露出红砖;有的装了铝合金窗户,有的还是老旧的木窗棱;有的挨着围龙而建,有的与围龙隔空相望;有的几家连成一片,有的独立成户;有的出了大门就是小路,有的带着或大或小的院子。

郁郁葱葱的龙眼树、荔枝树、橄榄树、杨桃树、柚子树不规则地生长在房屋边、小路边、围龙屋边,这些树都是有主人的,但基本上没人理,没人理的意思就是平时主人根本不会去给它们施肥剪叶,人们把果树当成了观赏树,当成了遮荫挡阳的原生态空气过滤器。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客家小村落,安宁而且祥和,三伏天炙热的太阳把小村烤得死气沉沉。没有风,树的叶蒙上了一层灰,也仿佛睡着了一般,只有知了在不停地叫着,还有在树间来回串门的鸟儿,衬托出夏日里的那么点生气。

欧阳空就生活在这个小村里,这个时候他趁着村里人午休的时候,正惬意地躺在天台上吃着龙眼。欧阳空的家正好在围龙屋的边上,在围墙的弧顶的地方,旁边有三棵龙眼树,其中有两棵树的枝叶,已经侵略到了他家的天台上。

每年龙眼儿成熟的时候,欧阳空总是“近树天台先吃果”,这是村里的长辈在开他的玩笑。村里人对于小孩儿偷吃水果是不在意的,反正平时也没有去管理,反正摘下来以后也是分给村里的人吃,也就无所谓了。

二伯婆家的龙眼树估计有上百年的树龄了,枝叶已经伸到欧阳空家天台上足有两三米的范围,欧阳空把爷爷的躺椅搬到树荫下,躺在上面,手里撑着自己做的简易的摘果器。伸到天台上的枝叶上的果儿早已经被欧阳空摘吃一空,看看那满地的壳和核就知道,这段时间他没少忙活,所以他现在只能用摘果器来弄那离天台越来越远的龙眼。

二伯婆这个时候正好从楼下经过,抬头看了看,发现天台伸出的竹竿,于是高声问道:“小空子,今年的龙眼好吃吗?”

欧阳空这个时候刚好夹住一大串龙眼,听到二伯婆在楼下喊,赶紧把竹竿一拧,把龙眼夹了回来,探出头来吐了吐舌头,挠着后脑勺说:“二伯婆,怎么中午没睡觉呀?今年的龙眼不甜呢!”

二伯婆仰着头笑眯眯地说:“小空子,又想骗二伯婆是不是?有哪一年你说龙眼甜的了?哈哈哈,把刚才那串扔下来给二伯婆吃!”

欧阳空见阴谋没有得逞,不好意思地把刚才夹的一大串龙眼扔下楼去。

每年龙眼熟的时候,欧阳空总是第一个吃,所以每年二伯婆都会问他龙眼熟不熟,甜不甜?欧阳空欺负二伯婆的儿子一家在外地,人老了眼睛不好使,总是说不熟不甜,开始的时候二伯婆相信了,她的想法是一个小孩子怎么会骗人呢?但这就是欧阳空,一个最喜欢使歪脑筋,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二伯婆发现欧阳空骗她,是在欧阳空初一的时候,正好二伯婆的儿子回家来探亲,来摘果子的时候,二伯婆照例这么一问,欧阳空也没注意二伯婆的儿子回来了,顺口就说不甜,结果人家一摘下来,发现龙眼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甜得不能再甜了,同时更发现了欧阳空脚下那一堆的龙眼壳。

二伯婆在楼下吃了几颗龙眼,又眯着眼睛说:“小空子,你怎么还想骗二伯婆呀?”

欧阳空这个时候正在夹一串更大串的龙眼,接口就说:“哎呀,不骗你的话我怎么能多吃多占呀!”

二伯婆在下面“噗嗤”一笑,一边吃着龙眼一边走,嘴里还不忘说道:“我下午叫人来帮忙摘龙眼,小空子你来帮忙吗?”

欧阳空在树上用摘果器夹龙眼的工夫是一绝,所以每年二伯婆都会叫他帮忙,那可是明摆着让他白拿白占的,赶紧高兴地应道:“好咧,二伯婆放心,高难度爬不过去的,我一定帮忙夹下来!”

这个时候欧阳广隶正好骑着摩托车从外面回来,见欧阳空在飞快地夹着天台上所能够得到的龙眼,没好气地说:“死仔,夹这么快要死呀?下午二伯婆是不是要叫人来摘龙眼了?”

欧阳空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嘿嘿笑道:“爸,你怎么知道的?”

欧阳广隶没好气地说:“看你个死仔只夹不吃,我就知道你二伯婆下午要来收龙眼!趁还没开始你个死仔多吃多占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啊,夹的龙眼贡献十斤给你老爸我!不许自己独吞!”

欧阳空哀叫道:“爸,你不能每次都这样啊!你自己不会摘啊,我这可给妈留了十斤的呢!”

欧阳广隶把摩托车推进屋里,又出到门口,点了支烟坏笑道:“哈哈,不给是吧,没关系呀,等下我带你去新学校逛一圈,熟悉熟悉路!”

欧阳空愣了一下,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中考的成绩一早就出来了,情窦初开的他因为暗恋某班某美女而无心复习,结果没能升回初中就读的那所省重点中学,只好等其他学校的录取通知,估计是老爸已经接到了通知书了。

欧阳空停下手中的活问:“爸,通知书来了?”

欧阳广隶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说:“来了,寄到我单位的,哎,我说你个死仔怎么一点都不着紧,考这么差一点愧疚心都没有?”

欧阳村这个时候还没有给各家各户编排门牌号,地址也是按解放前的老地址没个统一,虽然能收到信,但是可能会转辗N久才能到收信人手上,一般重要的信件村里人都往各自的单位寄,所以欧阳空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把老爸单位的地址写了上去。

至于一点都不着紧,欧阳空认为没什么好紧张的,以自己的这个成绩,重点虽然上不去,但普通中学还是绰绰有余的。而至于愧疚,其实欧阳空是真的有愧疚过的,那就是成绩刚公布的时候,他愧疚了那么的几分钟,总觉得对不起爸爸妈妈,不过几分钟后,当有人喊他踢足球的时候,这么点愧疚立刻被他一脚踢上九霄云外。

欧阳空挠着后脑勺说:“爸,考也考完了,成绩也出来了,着紧也没用哈,对了,什么学校呀?”

欧阳广隶被噎得直翻白眼,没好气地说:“联合中学!我说你个死仔给点愧疚的表情好不好?装的也行啊,给我点安慰好不?”

欧阳空不以为然地说:“切,太假,我不会装!愧疚是有的,老爸,我答应你,高中我会努力的啦,一定考上大学!哈哈哈……”

欧阳广隶总算顺了口气,扔掉烟头说:“考不上你就知道死字怎么写,走吧,带你走走各条路,看哪条近!”

欧阳空赶紧求饶道:“别呀爸,给你十斤,哎,两公婆都是扒皮!”

欧阳广隶这才满意地“恩”了一声,回到了屋里。

花钱买借读生的身份要八千到一万二,欧阳空家里也不是拿不出这个钱,但是他不想再以借读生的身份在梅州中学读书,小学考初中时差那么几分没考上,花钱做借读生的滋味真的是很痛苦。就梅城地区有高中部的中学来说,联合中学名声和名气都不怎么好,在很多人的心里,进了这样的学校,基本上等于和大学说再见,但欧阳空总认为考不考得上大学是个人的事,和在什么学校没什么关系。

在欧阳空再三对天发誓一定考上大学后,家里人终于答应他不再去花那个冤枉钱上重点中学,所以他现在被联合中学录取了。

欧阳空摘够了老爸老妈给的扒皮任务,没有继续摘下去,而是躺在椅子上把手枕在头下:“联合中学?呵呵,不知道去那里上学好不好玩呢?别又像梅州中学那些重点一样一片死气沉沉才好!不知道有没有美女老师呢?不知道在这样学校里能不能打上主力呢?”

欧阳空现在倒有点向往着未知的高中生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