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清,如果你是老蒋,你会采用什么样战略去对付解放军?”

郭庆阳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等着蒋文清的回答。

蒋文清和郭庆阳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一起读了小学,初中,高中,虽然读大学时分开了,但工作又找到了一起,两人同在一个学校教书。郭庆阳身体强健,是个体育教师,而蒋文清则学识渊博,当了历史教师。两人一见面就喜欢一起探讨军事史,尤其喜欢中国近代军事史。

蒋文清新婚,和妻子费晓燕刚刚度完蜜月回来,正逢周末,于是小两口约上郭庆阳一起去爬山。三人爬到山顶,一边吹着山风,一边聊着天。费晓燕对历史的兴趣虽然不高,但她思维敏捷,又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无论什么话题都能和人谈得来。眼看着丈夫还在思考着,于是反问郭庆阳道:“如果你是蒋先生,你怎么办呢”?

郭庆阳对于这个问题已思索很久了,当下豪言道:“东北虽然是战争的关键,但国军没有能力接收整个东北。如果是我是老蒋,我就接收到锦州,在锦州、山海关一线部署防线,然后集中兵力先肃清关内共军,最后再出关去接收东北”。

“东北就让给中共吗?万一关内还没肃清,林彪已经发展起来的话,不是重走历史的失败吗?”蒋文清放下自己的思路,反问郭庆阳。

“东北局最初的书记不是林彪而是彭真。当时东北在彭真的领导下,屁股坐在大城市,能不能彻底的发动群众,能不能得到农民的支持,能不能发展得像历史上那么好都是未知数;而且东北共军如果没有经过和国军精锐在战场上真刀实枪的锻炼,就算发展几年,无非是人数多点而已,就算入关作战,武器装备和战斗力肯定无法和当年的四野相比。何况锦州、山海关一线的防线,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共军打破的”。

“可是肃清关内并非易事,关内的彭德怀刘伯承、陈毅、粟裕等人均非等闲之辈,何况依托经营多年的根据地,肃清谈何容易?”蒋文清疑惑的说。

“文清,依托根据地作战,那是有利有弊。就作战条件看,依托根据地作战可谓‘神仙仗’,战场环境非常不利于进攻方。但是,战争最终比拼的是实力,是战争资源。华东的陈粟大军,依托根据地作战,几乎连战连胜,歼灭了大批国军的有生力量。但代价却是巨大的,放弃华中,退到了山东,华中的人、财、力尽归老蒋所有。而由于山东云集了大批国共军队,最终差点拖垮了中共的山东根据地。不是刘邓跃进到大别山,三军跃进经略中原,即使关内共军打再多的胜仗,最终还是注定是要失败的。”

“这种以人力换资源的战略,虽然可以取得一定的成功,但代价太大;而且关内共军实在不行就跃进,到处去打游击,就算集中力量,也还是很难肃清关内共军的。何况,东北完全交给中共,未必是上策”。蒋文清接着道:“庆阳,中共的根基在老百姓,战前力量不如国军,而且领导人一心想和平,我要是蒋介石,对付中共还是走政治路线解决。先按照整编方案,缩编中共的军队,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等领导人逐步全部调到南京任职,监视起来。这样,消灭中共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文清,你认为中共能接受你的这种政治解决方案?”郭庆阳反问道。

“中共领导人在战前是一心求和的。为了和平,让林彪死守四平,差点把东北给送蒋介石。中共军队初期整编为18个师,最终整编成10个师,这是周恩来亲自达成的协议。一旦中共的领导人聚集到南京,哪怕不是全部,甚至只要把军中的彭、林、刘扣到南京,那中共就是想反抗也难了。”

“文清,你未免太低估中共了”,费晓燕插话道,“中共不会那么束手就擒的。事实上,当时中共也准备好转变斗争形式,以非武装的议会斗争来取代武装斗争,采用政治方式自保甚至夺权。单纯以政治方式解决中共,恐怕蒋先生最后还是会失败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