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一节   归来的英雄与逝去的英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这几天可把王肖京给憋区坏了,他从参军入伍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关进禁闭室这个地方,从前都是他关别人的禁闭,这一回没有想到自己尝到了关禁闭的味道,实话说那种与世隔绝的感觉真得不是人受的,一天到晚没有一个人和你说话,只有而对着白白的墙壁,除了一张床之外就只有一张桌子,再就是一支笔和一本稿纸,对于一向爱热闹的王肖京来说无疑比打他一枪还要难受,虽然军长马国庆吩咐下去,烟管够,饭菜按病号饭做,吃得那叫一个好,烟也是一根接一根的冒,都不用打火机,整个禁闭室就像一个大烟囱,呼呼的直冒烟,两个站岗的哨兵也被熏得受不了,可是王肖京还是不好受,但是他却一点儿也不后悔,相反他还在禁闭室里怨恨自己下手太轻了,即然打了,就干脆打他个半死。

几天后,当王肖京被放出禁闭室的时候,见到几天没有见到的阳光,王肖京不得不眯上了被阳光刺痛的眼睛,走出禁闭室就看到了来接他的团部参谋文向东,此时的文向东正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一个立正,敬礼。

“团长!您出来了。”文向东笑道。

可是王肖京在回了礼后,就把脸拉得老长,看你那样子,老子被关了禁闭你小子倒乐了。

“团长~!本来政委和参谋长都要来的接你的,可是没有想到有一个好消息,他们就赶过去了,就让我过来了。”文向东笑着说道。

王肖京看了他一眼,“什么好消息?”

“马洪连长带着一排回来了!”文向东按捺不住兴奋的说道。

“什么!”王肖京吃惊的说道,接着一脸的喜悦就爬上了王肖京的脸庞,怪不得文向东这小子那么的高兴,原来是这么回事,“太好了!他们没事吧!快快带我去!他们现在在那里?”

“我就是来接你过去的,一排的损失很大,只有一班成建制的给带了回来,其他的三个班都没有能回来,马洪连长也受了伤,伤口后来感染了,现在正发着高烧,已经让边防部队的同志们给送到野战医院去了。”文向东说道。

“还他妈的愣着做什么!上车!走!”王肖京一步就跨上了军车的驾驶座,冲着文向东叫道。

野战医院里,营长闫为民和营教导员汪洋早就赶到了,一班的兵们受伤的都在包扎着伤口,没事的就蹲在门口吃着面包还有压缩饼干,喝着水。

“没事了!没事了!营长!马连长只是受的枪伤,并没有伤到骨头和大筋。”野战医院的大夫给闫为民说道,听到这里闫为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来,“只是在丛林里行军这么多天,伤口已经大面积的感染了,这才引起的发烧,不过不要紧,我们已经用上了药,相信过一会儿就会退烧的。”

“可算是没有什么大事情。”汪洋松了一口气说道。

此时,王肖京和文向东大步流得走进了野战医院,一进门就见到了正坐在门口吃着面包的蒋辉。

“团长!”蒋辉见到团长来了,一个立正,敬礼道,嘴里的面包还没有嚼完,声音混淆不清。

王肖京一看,看到蒋辉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树枝划的不成了样子,身上不是血道子,就是硝烟灰尘,“你是一排的兵?”

“是的!团长!我是一班的蒋辉。”蒋辉答道。

“噢!想起来了。”王肖京想了起来,“你没事吧.”

“报告团长!我没事。”蒋辉笑了一笑说道。

“你们连长呢?”王肖京急切的问道。

“他现在还在急救室里呢。”蒋辉说道。

这时,相永军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连着朴建民和闫为民、汪洋等人。见到团长来了,相永军几个人就马上走了过来,听到马洪没事,王肖京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一排是在当天凌晨6:40的时候,越过的边境线,一过边境就被我边防哨所的哨兵给发现了,还差一点儿就发生了误会,因为边防军的哨兵实在看不出来的这伙人是什么人,远远的看过去,就像一群叫花子,战士们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完整的,要不是张洪生让大家用Z国话高喊,恐怕哨兵就会认为是Y南派过来的间谍而真的开枪了,在边防哨所里饿了几天的兵们终于吃上的真正的饭菜,其结果是把边防军这一个班的早饭给吃了个精光,搞得边防军的班长都产生了Y南那边是不是没有饭吃的疑问,可是战士们还是不解饿,被军车送到野战医院后又向医院的伙房要了饭来吃,情况很快就被汇报到了上级,102团的一干干部们正打算集体去接今天出禁闭室的王肖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马上赶了过来。

听完兵们的汇报,看着回来的兵们,王肖京的心里不是一个味,看着他们那一脸的硝烟和衣衫破烂的迷彩服,团里的一干干部们心里也不好受,王肖京见到一脸硝烟的蒋辉和李乐,看着他们那稚嫩的面孔,这些还只是个孩子呀,只有十六七岁,人常说十六岁是花季,十七岁是雨季,像这么大年纪的孩子,本来是应该在校园里好好的学习,在父母的怀里撒娇的,可是他们,却已经为了祖国冲上了战场,为了祖国的尊严流血牺牲了。

“老朴,你去安排一下吧,让战士们回营休息,先让炊事班做上一顿好吃的,让他们再吃个饱,想吃什么,让他们自己说,然后给他们三天假,早操不要出了。”王肖京说道。

“是!”仆建民沉重的说道。

转过身去,马洪就被推出了急救室,一干干部们马上就围了过去,在护士的帮助下,马洪被送进了单人病房。这时,师长叶文杰也赶来了,听完张洪生的汇报后,要来慰问一下回来的战士们,可是一转眼根本就见不到人了,因为来接他们的大军车还没有来到,战士们全都在医院的后门廊上睡着了,王肖京要叫起战士们,叶文杰阻止了王肖京。

“不要叫他们,他们太累了,六天时间,在没有连长的带领之下还是回来了,不容易呀,让他们好好的休息吧,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说完叶文杰就脱下了迷彩上衣披在了正在熟睡的蒋辉身上。

蒋辉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这么多天以来连觉都不敢睡死了,神经时时的都处在最紧张的时候,虽然现在是在安全的地方,可是蒋辉还是被这几天养成的习惯给惊醒了。蒋辉一翻身,习惯性的就把手向左侧摸去,可是怎么摸也没有摸到他要找的枪,其实枪早就让边防部队给收走了,他这才看清楚面站着一个没有穿上衣的军官,正用复杂的笑微看着自己,他认得这正是自己的师长,而自己的身上竟然盖着一件迷彩上衣,上面的军衔赫然是二个杠杠,四个星星,天呐!大校!

“师长!”蒋辉一个翻身就要起来敬礼。

“不要动!你们辛苦了,休息吧。”叶文杰微笑着轻声的说道。

看着叶文杰的脸,蒋辉突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就是那种很安全的感觉,这时蒋辉怎么看叶文杰怎么像自己的父亲蒋跃进,眼睛湿润了,蒋辉实在是太累了,听到叶文杰的话,他竟然流下了热泪,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睡梦中他梦到了他的爸爸和妈妈,他梦到了他回到了家里,回到了父母的情抱,蒋辉甜甜的又睡了。

“这还是孩子呀!”叶文杰感叹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