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三章之月亮之死

铉铁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湘水很美,清澈,和关于湘水的神话一样的美。

月亮最近咳的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时常呕吐。有时象中了风寒的感觉,每每高烧中昏昏噩噩的醒来,然后又睡着。童秀瞒了月亮几乎用尽了哥哥给的盘缠,买来这新的扁舟,打算逆江而上去寻找让月亮好起来的机会。

童秀肩头的肌肉展示在短襟外,有些像个男人了。

“你是幸福的吗?这么辛苦。”月亮虚弱的问。

“很幸福,我喜欢水,要是天再热一点,我就可以跳到江里游水了。”童秀大笑着,“和鱼儿一样的自由,才是最幸福的。”

“我就坐在船头,看着你游,像鱼儿一样的穿梭在这江水里。”月亮也笑起来,不过随之而来的巨咳,让童秀有点心碎。

“你休息吧,还是有些凉风的。”童秀说。

湘水其实没什么波澜,没有多少溯水的漩涡,即便是逆流,还是很平稳。

船缓行了几天光景,弹尽粮绝。只剩下一叶扁舟和两个狼狈的人。童秀不敢快行舟,只能将就着走一会又停一会。

今天月亮的脸色好了很多。

“我去找点吃的,你待在这里等我就好了,别迎着风。”童秀说。

岸边没有人家,童秀走了几分钟,又不放心月亮,只好回来。“我们再溯水一程吧,这附近没有人家,太荒芜了点。”

看到很多绵亘的山由天边渐近于眼前。这里是哪里了?

“这里是衡山地界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说话的耕者晚归路过这里,顺便回答了童秀的话。

“我们来求医的,我妹妹病了。”童秀说。

“天黑之前,估计很难,好像说向东十里路左右的山脚有个天仙一般的女子会给人治病,不过我没见过,只是听人说的。”耕者说,“可以去试试。”

除了去试试也没有什么别的有效的去处了,童秀看着这人消逝了夕阳里,强作精神,咬牙一跺脚,折了回来。“十里路之外有位名医,我们去见见你就会好起来了。”童秀说。

天色渐晚,童秀是焦虑的,因为胃里没有东西已经两天了。最后一点食物还是早上给了月亮食用。

远远的有光,天暗下来的时候,有了光,这是好兆头,说明有人点火,点火就有东西吃了。

靠岸,泊舟。两个精疲力竭的人,狼狈的奔着火光而去。

————

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童秀已经脱汗的感觉,整个身子也是软软的,要不是月亮支撑着,估计自己已经倒地了。

茅屋里有很多人影的晃动。感觉至少有三四个人。

童秀推开门的时候,整个人卸下了疲惫,但是眼睛已经迷离的看不清屋里的人,只能感觉到是鸦雀无声。

“过路人,讨口水吃。”月亮说。

童秀想说话的,可是嗓子已经干掉,说不出来一个字。

有人捧着碗过来,女人,老妪,虽然衣衫褴褛,可是还是很有几分典雅的富态。“吃吧,吃口粥就能缓过来了。”

童秀吃了这碗粥,就直起了身子。可是月亮头一仰,整个人往后倒去。昏倒了。

“她怎么了?”老妪问。

“她太累了。”童秀抱起月亮:“她身体不好,很虚弱。”

“可是就剩一碗粥,被你吃了。”老妪说。“喂点热水,也许就能缓过来。”

“这是湘南吗?”童秀问。

“差不多算是吧,你们是沿湘水逆流而来的吧,这是衡山脚下湘水的一个支流,所以,这里应该算是湘南。”老妪说,“听她的口音像是荆州的,到湘南来干嘛?”

“你知道荆州?我是来湘南找人的。”童秀说。

“你来找亲戚?”老妪问。

“算是我家的主人,他们是庶贬的人,应该是流落在湘南,于是我就过来找一下。”童秀找了这个理由说出来。其实为什么来湘南自己也是有点糊里糊涂,总不能说是给月亮破灾的。童秀身上的衣服是湿透的,不过童秀不介意自己:“给件干净的衣服,让她穿上吧,她体质较弱禁不起湿冷。”

老妪帮忙的时候,看到包裹里的双刀。月亮包裹的很紧。“你用双刀?你贵姓?”

“姓童,童氏双刀,传到我这里是第四代。”

“你父亲是个护院是吧。”老妪说。

“你怎么知道。”童秀愣了下。

“我是长孙家的人。我说看你怎么眼熟,你和你父亲有几分相像。”老妪说。

“不会吧,我哥辛辛苦苦在荆州找了很久,却在这里让我碰到你们。”童秀激动起来。

“找到又能怎么样,我们是避世之人,苟活在这荒野里。”老妪说。

“去渝州,去荆州我们兄弟都会保护你们。”童秀说。

“灵儿,带着贵夫人出来吧,这是碰到自己家的人了。”老妪有点感动的说。

长孙灵的秀发故意遮住了大半的脸,幽幽的火光下,双眸里的清澈与湛蓝,目光和童秀一交错,还是让童秀为之一颤。不过童秀是理智的,身边的月亮这时候还是昏迷不醒的。

“她病了。”长孙灵摸了下脉象,说,“感觉这是风寒的症状,加上一路走来的疲惫,我回头熬点草药给她服用,明早估计她就会缓过来。”

“谢谢。”童秀说。

“她是你妹妹吗?”长孙灵问。

“嗯。”童秀应付了下,一边开始拾掇起草铺,今夜,要在这里度过一个暖和的夜了。

————

这是三间草棚,搭的还算严实,这里住了三个女人,一个是花白头发的老妪,一个是中年妇人,感觉不多说话,一直怔怔的望着童秀,还有一个就是一直蒙着脸的长孙灵。

“她有了身孕,很虚弱,再加上这些天的颠簸,她的气息已经很衰弱了。”治疗了一整夜之后,长孙灵有点恼火的说。

童秀傻在一边,童秀还不懂这些,自己就是一个孩子,这个女孩居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为此奄奄一息了。

“她不是你妹妹,你是不是带着她离家出走的?”长孙灵说。15岁的长孙灵已经很理性和睿智了。淡定的眼神,让童秀慌乱。

“是的,我帮她杀了她家的世仇,我们就离家出走了,去过荆州,去过很多地方,最后沿着湘水逆流而来这里找你们的。”童秀说。

“阿妈,我们还去荆州吗?阿婆,你想的太简单了,这个人自己还是负罪之身,何以帮我们度过难关。我们还要因此换个地方躲避。”长孙灵说。老妪和妇人皆一边无语。

“你救救她吧。”童秀欲哭无泪,“她才15岁。”

“我尽力了。风寒我可以治愈,可她脉象微弱,几乎活不了多久。你这几天多陪着她吧。”长孙灵叹了口气,“对她好一点,我也15岁,她的命比我还苦。”

————

“我刚梦见了阿爸,阿爸的开石掌将门前的石阶拍成了两半。”月亮夜半时分醒来,虚弱的语气。

“你感觉自己好一点了吗?”童秀说。

“我在这里睡了几天是吧,我们还要行舟吗?”月亮说。

“不了,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我找到了长孙家族的人。”童秀说。

“好巧。”月亮微微笑了下,说。

“你要休息好,然后等几天我们就回去。”童秀轻拂着月亮的额头,说。

月亮没有回答,人又昏睡了过去。

童秀坐了一夜,一夜不眠。摇曳的光让自己飘零的心绪无法沉淀,自己还小,很多东西,自己还想不到该怎么办,哥哥还在荆州,哥哥承诺了等自己三年。我这才半年不到,就回去了,长孙家族的人带回去吗?我现在是这群人里的唯一的男人,要做什么,也只有我来决定了。

我还是决定先回荆州。童秀最后一个念头,我要说服长孙灵他们一起和我回荆州。

“回荆州大家才不会如此漂泊。”童秀说。

没有人理睬自己,大家都在忙着整理东西,看来又要迁徙了。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路很轻松的就找到这里了吗。因为我在湘水边遇到了个鬼佬,他说了,百里外的湘南一隅,可以找到我要找的人。不过,要留下一个人,其实我宁可把自己的命留在这里。”童秀看了下月亮,继续说,“这都是宿命,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你们得跟我回荆州,鬼佬说了,你们到了荆州就有了改变,你们在这荒芜的湘南一隅没有出路。”

还是没有人理睬自己,不过老妪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我哥在荆州等大家,我哥可是打败了绿林坊的所有人,才在荆州立足的。有了童氏双刀的保护,你们才可以回到你们想去的地方。即便你们想这样永远待在这里,说不定哪天又会被人追杀。”

这个妇人——长孙灵的阿妈开口了,“孩子,我相信童氏双刀,我不管你是不是童家的人,可是我们认刀不认人。”

“刀在我在,刀不在我依旧在。”童秀说。

“你真是童家的人。”长孙灵最后的疑虑被这刀诀淹没。

“我来湘水已经有几个月了。”童秀说,“我哥还在荆州找你们。”

“我们本来在荆州的,后来听人说,朝廷要清查户籍,于是我们就一路夜行,躲到这湘南来了。”老妪说。

————

月亮在午后时分,最后一次醒过来,迷离的眼神说,“童秀,你说过喜欢吃我做的鱼汤是吧,我刚想了个更好的煮汤的方法,等我病好了,我就煮给你吃。”

“好,我一会去水里捕鱼,你可以看我在水里,和鱼儿一样的幸福的游荡。”童秀笑着说。有泪从童秀眼角流下来,一直流。

“好,我去看你游湘水而逍遥。”月亮努力了下,可是眼一翻,有血从嘴角流下来。整个人就像泄气皮囊,顷刻间疲软而渐僵硬。

————

“我要来这里结庐三年,守护她。”童秀说,“我想用一个月的时间把你们送到我哥那里。所以你们要快点,东西带的不要太繁冗,荆州城里有的是。”

“去了荆州城里,我们就不如此潦倒了吗?”长孙灵问。

“如果这样贫瘠,还不如去荆州城里看看。”老妪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