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三卷 南亚大陆 第十四章节 崩催始然(一)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9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也就在北方军区积极酝酿着如何实施反击的时候,在东线的山南、亚东两线,山南集群已经突然发起了进攻,在这片地理环境极为复杂的地区,以四个旅的兵力开始了本世纪以来的军事行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穿插迂回作战。

“根据1962年的撤军声明,中国军队始终不排除在藏南地区实施武力行动的可能性……自古以来,藏南地区便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也是西藏人民世世代代生活、劳作的土地……长期以来,中国政府都坚决否认印度政府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的合法性,而对于印度政府强占我国土地的野蛮行径,中国政府除了予以强烈谴责之外,也不得不表示深切的遗憾……本着与邻为睦的基本原则,中国政府一贯的立场都是和平商谈,以公正、公平的态度来解决领土争议的纠纷问题,然而,中国政府的这种与人为善的诚意却为印度霸权主义者所粗暴的拒绝……对于新德里一小撮公然践踏国际法则、破坏和平环境的战争分子,中国政府将本着维持南亚地区安宁与和谐的基本原则,在适当的时候,履行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所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同时我们还要告诫那些挑起战争的人,你们的无耻行径必将遭到世界上广大爱好和平的正义人士的共同谴责,你们肆意践踏他国领土神圣的丑恶作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必定会为历史所唾弃。”

这篇由中国外交部所发表的官方声明在第一时间内便是在世界上掀起了轩然之波,因为一贯熟悉中国政府那些声明的新闻媒体记者们已经注意到了几个关键性的词语和语句-‘藏南’、‘履行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所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是可忍孰不可忍’。

什么是‘履行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所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谁都知道,一直以来中国人都似乎并不太愿意在这个世界上扮演着太多具有着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角色,因为这种角色对于北京来说,似乎有些沉重。‘一个负责任的地区大国’这样的字眼在中国政府的官方声明中都是较少出现,更别说是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从这层意义上来看,除了中国人似乎更是具有自信之外,更是想让自己真正的成为一个对这个世界的力量平衡和秩序做出贡献的‘审判者和执法者’之外,更是想说明北京正迫切的想要让自己走向全球。

而‘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词语在官方声明中,之前只出现过三次,1962年的中印边境冲突之前、1979年的中越边境冲突之前、2009年对于‘七五事件’定性的声明中,而这三次使用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词语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是再清楚不过。

那么‘藏南’,当印度陆军参谋长-哈里-普拉萨德上将看到这个词眼的时候,已经开始遏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恐惧感,这位陆军上将居然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

以至于当拉胡尔-甘地总理还在侃侃而谈着,该是怎么样去面对这份声明的时候,普拉萨德将军已经跳了起来“让东部军区立即进入全面作战准备之中。”

显然是被将军的这种失态模样所吓坏了,一向自认为具有着良好的绅士风度的拉胡尔-甘地总理竟然被骇楞在那里,微微张开着嘴,而不知道去说些什么。

“你是说?” 国防部长-南德拉乔格楞了下,随即恍然道“阿鲁纳恰尔邦!”

也就在新德里的那些高层们开始意识到情况的不妙的时候,第52山地步兵旅、第53山地步兵旅、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正兵分三路,在整个山南地区实施大纵深的迂回,从亚东地区进入锡金的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是率先和印军发生交战的部队。而这一路也正是纳兰平初所亲自指挥的方向。

大量的步兵在越过口岸之后,立即挥师南下,留在身后的是燃烧着的口岸关卡,105毫米榴弹炮的一轮炮火覆盖便是这个平时中印边境地区最为重要的口岸燃烧成一片火海,边境部队人员被纷飞而下的炮弹给炸得不知所措,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成群的中国步兵和战车便已经浩浩荡荡的冲过口岸,向着纵深大规模的发起进攻。

炸雷样的“缴枪不杀”在耳边响起,将这些被震昏的迷迷糊糊的印度边境检查官们从懵然中唤醒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目前自己所处于的境地。

从子时开始,中国军队在整个山南地区展开了大规模的自卫反击作战,这一点是印度陆军东部军区司令部是所没有想到的,当密集的炮火猛烈轰击着当面的一线的时候,几乎整个司令部完全的处于在不知所措之中,成群的战机从西藏境内的空军、民用机场起飞,开始狂暴的轰炸了处于在前沿部署位置上的所有印军机场,阿鲁纳恰尔邦境内所修建的野战机场几乎是无一例外的被炸得火光冲天,而中国人还动用了一些战术导弹的细节。

四个旅的兵力同时开始展开,对处于在自己攻击正面的印军部队发起突击,正面攻击的数个营,以成群的装甲战车掩护着呐喊着冲锋的步兵向前突击,而更多的部队则是开始大规模的包抄,穿插。成堆的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声整齐掉落在山南地区的印军的阵线上。

所有处于在正面的哨所在开战展开没有多久便被拔除了,而剩下的那些哨所则是孤零零的悬落在中国人的突破线之后,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大批的兵力完全的处于在分散状态,便是被击破了。当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升起的时候,从山南地区那特有的薄雾中钻出来的武装直升机群便是越过地面部队的进攻锋线,将成排的火箭弹雨倾覆下去。

似乎到处都在激战,但是整个山南地区的激战又是使得部队彼此之间的联系完全的处于在崩溃之中,在亚东地区突破进入锡金的第55山地步兵旅、第56高原步兵旅,则是如同潮水样的汹涌而来,战车集群和大批山地步兵连续的展开突击。

爆炸的炮弹卷起的烟云使得清晨的阳光都被遮蔽起来,而冲天而起的火光又将那片腾起的烟云染得通红通红。流星闪电样刺破云霄而来的喷气战机呼啸着从天幕中掠过,摇曳而下的航空炸弹拖着减速伞纷纷而下,这些航空炸弹爆炸的巨响不绝于耳。

“这是中国人的全面进攻,再次重复,这是中国人的全面进攻。”抓着通话器的一线守备团的指挥官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在隆隆的炮火声中抖落下阵阵的灰尘。

“支援,我们需要支援。”电台里充斥着的都是这样的发狂的呼救声。

“混蛋,支援在哪里……”嘎然而断的通讯内只剩下阵阵-滋滋-着的电流声,155毫米杀爆榴弹准确击中时,整个掩体是那样的不堪,司令部内的所有人瞬间便是血肉横飞了。

这样的一幕并不是偶尔,在整个山南地区的守备哨所线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中国人猛烈的炮击下,这些措手不及的边境部队往往遭到了极为惨重的损失。

“让部队继续往锡金南推进,对,必须击破这个方向的防御。必须寻找第31装甲师的主力进行决战。”趴在地图前的纳兰指了指被用红色铅笔所圈起来的甘托克,对着身旁的一众参谋幕僚们说到“第13集团军、第14集团军现在已经在秘密往孟加拉一线开进,我们必须在甘托克一线对敌第31装甲师实施击破,这才是进军西里古里最重要的所在。”

就在纳兰下达这样的命令时候,在‘中南半岛联指’的调动下,最为致命的一招杀棋正在准备落子,这招布局对于整个正在考虑进行全国总动员的印度来说,将是最为要命的。

而原本作为机动力量的第31装甲师也在接到新德里的命令之后,开始向锡金北开进,这个时候,整个锡金地区的防御实施上正在处于在一个调整时期。

几乎就在同时,从泰马边境上,第85机动步兵师也突然的发起了进攻作战,没有任何的炮火准备,甚至没有空军的打击,地面部队几乎就在马来西亚连续十余天绷紧了自己神经之后,稍稍有所松弛的时候,发起了进攻。

这个时候,新德里不得不去正视一夜下来之后,如今这糟糕的局面了。在北线,北方军区遭到猛烈的攻击,具体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究竟局势怎么样,这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核实;在中线和东线,报告称中国人攻击了锡金、阿鲁纳恰尔邦的所有驻军和基地,而且战斗还在继续中;而中国人越过泰马边境之后,又使得吉隆坡一片风声鹤唳,马来西亚政府强烈要求印度军队予以协防,那么这样一来,第12军-第340陆军独立旅、第21军-第36机械化步兵师、第10军-第18机械化步兵师和第24机械化步兵师组成的印度陆军东方派遣部队将需要考虑的是,在哪里实施登陆上岸的问题了。

直到这个时候,新德里才发现,自己从决定派遣作战部队进入马来西亚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落入在中国人一个早有预谋的巨大陷阱之中,而这个陷阱的掘出,就是为了等待自己这个猎物。也许历史就是这样的走下去吗?此时的哈里-普拉萨德上将忽然发现了印度所面临的空前危机。也许这个危机将导致白象的再一次被肢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