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谢的战场之花——美国女军人赢得牺牲的权利(图)

利盾 收藏 1 889
导读:东方网4月15日消息:去年12月,金伯丽·沃尔茨上士遇袭身亡,成为第16名在伊拉克死亡的美军女兵,美国女兵在伊拉克有了更多的表现机会,但同样面临巨大的危险。然而,在美国女兵眼里,她们理应与男子一样享有在战场上牺牲的权利。而美国民众也接受了女兵在战斗中牺牲的事实。   第一位献出生命的女排爆专家   金伯丽·法尼斯托克·沃尔茨被埋葬在她以前接受洗礼的教堂附近。在离这座教堂几英里远的地方有一个牧场,金伯丽小时候经常在牧场的马厩中喂马。挨着马厩是她居住的木屋。   1996年,金伯丽没有告诉父

东方网4月15日消息:去年12月,金伯丽·沃尔茨上士遇袭身亡,成为第16名在伊拉克死亡的美军女兵,美国女兵在伊拉克有了更多的表现机会,但同样面临巨大的危险。然而,在美国女兵眼里,她们理应与男子一样享有在战场上牺牲的权利。而美国民众也接受了女兵在战斗中牺牲的事实。

第一位献出生命的女排爆专家


金伯丽·法尼斯托克·沃尔茨被埋葬在她以前接受洗礼的教堂附近。在离这座教堂几英里远的地方有一个牧场,金伯丽小时候经常在牧场的马厩中喂马。挨着马厩是她居住的木屋。


1996年,金伯丽没有告诉父母,便偷偷离开家,参了军。去年12月,金伯丽的父母终于见到他们的女儿,只是,他们见到的是装女儿尸体的棺木,金伯丽是在伊拉克被诡雷炸死的,牺牲时年仅27岁。她也是首位在伊拉克行动中身亡的排除爆炸装置的女专家,同时也是第453位在伊拉克死亡的美军士兵,16位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中献出生命的女兵之一。


金伯丽死在了丈夫马克斯·沃尔茨的怀中。马克斯·沃尔茨的军衔同样是陆军上士,与自己的妻子同属一支17人组成的爆炸军械处理小队,而金伯丽是这支部队中唯一的女性。金伯丽的父母佛洛伊德·法尼斯托克和卡罗尔·法尼斯托克在听到她的死讯后,精神完全崩溃,尽管如此,他们稍感安慰的是,他们的女儿是在执行一项自己喜欢的任务时牺牲的,而这种充满危险的工作也是她一直追求的。“吉米(金伯丽)喜欢充满风险的工作,从小就希望了解外面的世界。”卡罗尔坐在厨房里,翻阅着一本厚厚的记录着女儿军事生涯的相册这样说道。


美国所有年轻女性的父母现在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现实,那就是妇女更有可能被置于交战区或交战区附近,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迄今为止,已经有10名女兵在伊拉克遇袭身亡,这个数字在美国参加的所有战争中是最高的。越南战争中只有一名美军女兵身亡,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有3名,而在朝鲜和阿富汗冲突中都没有女兵死亡。



凋谢的战场之花——美国女军人赢得牺牲的权利(图)



金伯丽的妈妈


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后,美国国会取消了禁止妇女在飞机或军舰上服役的法令。从此,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从事原来只是男兵才做的危险工作。如今,美军士兵在伊拉克面临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伊拉克武装人员将枪口对准了每一名美国军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作战士兵,还是后勤人员,他们都有可能面临被袭击的危险。


更多的人支持女兵执行战斗任务


由于在美国海陆空三军服役的女兵数量越来越多,因此有更多的女兵暴露在危险之中。目前,有近2万名美国妇女在伊拉克服役,其中1.5万名在陆军。而女兵在美军中所占的15%比例也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在二战和越南战争期间,女兵的数量只占美国海陆空三军部队的2%。而在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这个比例上升到11%。


然而,对于金伯丽的家人来说,虽然金伯丽牺牲了,但他们支持妇女执行危险任务的立场并没有因此改变。她的父母表示,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从事护士、文职人员,厨师或后勤兵等传统女兵的工作。金伯丽坚持只要行动需要,她就会去哪里。她是美陆军中仅有的37名女爆炸装置处理专家之一。金伯丽的父亲马克斯曾参加过越战,他在谈起金伯丽时说:“她为从事这样一份工作而自豪,她爱这份工作。她并不想整天坐在桌子后面从事文字工作。”


尽管美国一直没有爆发针对女兵在伊拉克死亡人数上升的抗议活动,但妇女在交战区服役的问题仍旧存在争议。盖洛普机构在12月份的一项民意测验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1004位美国人当中,16%的人表示妇女应该永远不要分配给战斗任务,但高达45%的人却表示,只要妇女愿意,她们就可以执行这种任务。不过目前美国法律仍旧禁止女性在特种部队、步兵、装甲兵、炮兵、某些防空部队、潜艇、侦察或攻击直升飞机上服役。


武装部队妇女问题总统委员会的前成员伊莱恩·唐纳利目前正领导着一个工作组,对20世纪90年代初颁布的允许妇女在执行战斗任务的飞机和轮船上服役的法律进行评估。唐纳利主张妇女应该远离战斗前线,因为她们被俘后很可能遭到强奸。唐纳利表示她已经在一份请愿书上收集到了2万人的签名,并交给布什总统,要求他命令五角大楼改变有关妇女作战任务的政策。


唐纳利说,尽管国家在是否派遣男人参战的问题上没有选择,但在对待妇女参战的问题国家却有选择权,将妇女直接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这种危险是不能接受的。唐纳利说:“如果我们真正支持军中女兵,那么为什么非要将这种负担强加在她们身上?”她援引兰德公司一项研究报告说,在所有接受采访的军衔为二等兵和下士女兵当中,仅有10%认为“妇女应该与男人所受的待遇相同,可以像男人一样在作战部队服役”。唐纳利表示,她对美军女兵在伊拉克不断伤亡竟然没有引起公众和媒体的更多关注感到吃惊。她说:“好像没有人要去关注这个问题,就如同将这个问题放进了银行的保险箱里一样。”


女兵家人支持她们的选择


美国妇女兵役纪念基金会是一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赢利性机构,该基金会的退役中校马里拉·库什曼却认为,在处理女兵还是男兵阵亡的问题上不应存在任何差别。库什曼说:“作为一名退役军人和一位母亲,如果我的女儿牺牲,我的痛苦程度不亚于失去儿子。”


退役将军威尔玛·沃特是第一位分配到美战略空军轰炸机大队的女性,她指出,由于妇女已经融入了部队,如果不让她们去到像伊拉克一样的游击战环境中执行任务,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身为美国妇女兵役纪念基金会主席的沃特说:“如果你培训一名妇女当机长,在有任务时你不让她去,她就会不高兴,她会说:‘我与男人一样优秀,为什么不让我去?'”


沃特曾与在去年3月23日遇袭身亡的洛里·安·佩斯特娃的母亲谈过话。她回忆说,佩斯特娃的母亲就拒绝在抗议让妇女执行战斗任务的请愿书上签字。杰西卡·林奇也是在那次伏击中受伤的。沃特说:“她(佩斯特娃的母亲)说:‘我们不应该对妇女进行限制。她们有选择的权利。这也是洛里本人选择的。作为她的家人,支持她是我们的责任。'”但唐纳利却表示,参加战斗的妇女面临着“不公平和更加大的风险,只有极少数妇女有能力应对这种身体负担”。唐纳利同时指出,女战俘受到强奸或性折磨的危险经常要比男战俘大得多。


对于美国妇女来讲,伊拉克战争是一个分水岭。此前,从来没有妇女如此直接地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在以前的战争中,一些在直接交火中身亡的妇女都是承担非战斗性任务的护士。比如,二战期间,有6名护士在纳粹战机攻击安奇奥一个战地医院时牺牲,还有6名护士则是在日本神风战斗机撞上太平洋一艘用作医院的军舰时身亡。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导弹在袭击沙特达兰的军营时,有3名美军女兵被炸死。此外,还有8名女性军事人员在“9·11”恐怖分子袭击五角大楼过程中死亡。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所有在非战斗性岗位服役的士兵一般都比较安全。10名身亡的美国女兵就是在前线或前线附近被敌人炮火击中的,她们工作的岗位本身就暴露敌人炮火的攻击之下。包括沃尔茨在内的4名女兵是被简易爆炸装置、路边炸弹或诡雷炸死的。其中3人是在行进途中,车辆被伊拉克武装分子击中后牺牲的。另外还有4名女兵是所乘直升机被从地面发射的导弹击中后身亡的,其中3人是乘员,1人是飞行员。还有1名女兵,也是女军警,则是死于迫击炮的袭击当中。而佩斯特娃是在后勤部队遭伏击时被打死的。据五角大楼的数据显示,其他6名在伊拉克身亡的女兵是死于意外事故或其他"非战斗性伤害"。


牺牲的悲痛是不分男女的


美国革命战争以来,参加战争的妇女,她们的工作性质一直是护士,尽管也有些妇女乔装打扮成男人,去前线参战,尤其是在美国内战时期。1942年,美国陆军设立了妇女陆军辅助部队,旨在让妇女执行被派往海外的男兵留下的维持本土安全的任务。


军事历史学家朱迪·贝拉法尔的研究,到了1943年,驻海外军团的指挥官们开始要求派女子辅助军团(WAAC)到后方参加电话接线生、无线电和电报收发员等工作。1943年中期,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创建"女子军团",这是美国首次准许女性参加正规军,而不仅仅是参加辅助军团。在此之前,美国海军、海岸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已经成立了穿制服的女子军团,但只让她们在战时执行国内任务。


贝拉法尔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女兵实际上出现在海外每一个战区,北非、意大利、法国、德国、菲律宾、澳大利亚、新几内亚和缅甸等地都留下了美国女兵的身影。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事故是导致女兵死亡的主要原因。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国女兵死于敌人袭击才和死于事故一样多了起来。


虽然早在十年前,美国国会便解除了女兵在在作战形势下在飞机和军舰上服役的禁令,但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仍然很有争议。贝拉法尔说:“人们争论的焦点主要放在女兵的身体、力量方面,也就是说,女人的身体条件是否符合战斗任务的要求。”身体条件符合作战要求的男子人数肯定比女子人数多,但许多妇女的身体条件完全符合战斗任务的要求也是事实。而且同样有许多男子的身体条件并不适应到一线作战,但他们照样可以成为军队的训练有素的情报分析员,可以坐到电脑后面为一线部队提供情报保障。人们对此可以平静地接受,可是,一旦女子做同样的工作,有些人就会认为不合适。


贝拉法尔表示,自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死在伊拉克的女兵数量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战争,但她并未觉美国人对女兵之死有特别的反应。她说:“你显然不能认为女兵阵亡比男兵阵亡都可怜,因为不管阵亡的是男是女,他们的家人都会悲痛万分。”


她死在丈夫的臂弯里


在金伯丽家的两层小楼里,似乎每一件物品都让人想起这位在伊拉克阵亡的女兵。墙上挂着她的一些照片,有的是她参加赛马时照的,有的是她在排爆部队与宠物狗的合照,有的则是她和其他排爆士兵的合照,还有一张是她与同样是军人的丈夫一起照的。


在一个剪贴簿上,有一封理查德·布里沃德写给金伯丽父母的信,12月13日那天,护送金伯丽前往排爆地点的就是布里沃德。那是一个由坦克炮弹改装的爆炸装置,吊在一个电塔上。金伯丽到近前查看,那个爆炸装置突然掉了下来。随着一声巨响,金伯丽倒在血泊中。布里沃德在信中写道:“过去她排爆的速度非常快,非常熟练,每一次都平安而去,平安而回。”可是,这一次,她被左腿几乎被炸断。但她在昏倒送往医院之前,仍对身边的战友们说了声“谢谢”。布里沃德最后写道:“感谢你们养育了一个好女儿。”


金伯丽被送往巴格达附近的一家军队医院,并在那里做了截肢手术。当时正在值班的马克斯·沃尔茨听到消息后跑到那家医院,金伯斯在那天早上,在丈夫的臂弯里平静闭上了眼睛。沃尔茨含着泪从她的手指上摘下了他们的结婚戒指。1999年,他们在排除爆炸物训练期间相识并喜结连理的。没有想到,伊拉克战争将他们永远地分开。


夺走金伯利生命的那个爆炸装置是她在伊拉克的三个月时间里处理的第41个爆炸装置。生前,她多次给父母写信,说自己是多么喜欢这项工作和军队生活,但她从来没有对父亲说过不要为她担心,因为她对自己的排爆能力非常自信。


金伯丽的母亲回忆说,女儿生性顽皮,曾经因为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手指,有一次在训练中差点掐断一名男兵的脖子。金伯丽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想争第一。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