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非传奇 卷一.混在新连队 十九.竞赛之生存末

无聊的老虎1 收藏 4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


险险的完成了侦查任务,我们开始在林中摸索前行。

按图上的距离,我们离目标点还有50公里,休息,明天继续赶路。”傍晚时分文姐安排道。

冷水拌肉条吃完了晚饭,文姐说道:“寒子,你值前半夜,广明你值后半夜,行吧?”

“没问题。”我和广明答道。

“这竞赛完了我一定得好好吃一顿,吃了两天的生鸡肉,再吃我身上能长出都能长出鸡毛来了。”广明抱怨完便倚着树睡觉去了。

我找文姐把表要了过来,我也有一块军表,是我一个在总参的亲戚送的,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是机械表,杜明见了就不让我再戴了,说那玩意会暴露目标,想想也是,静悄悄的就表针在走,能不暴露目标吗。

我找了个阴暗的地方躲了起来,又给自己做了点伪装,反正是守夜,把它当作狙击潜伏训练做了就得了。

我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明明感觉都块一个小时了,但拿起表发现才20分钟不到,哎,还是困的,长途行军,我恨不得挨着地就睡觉,没办法,要是我真睡了,估计摸营的能过来抓四个活的。我不禁想了起来,本来当兵是来混个资历以便回去好安排工作,现在呢,我好像在军人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如果我成了侦查大队的兵呢,如果我成了士官呢,要是我提了干呢,我会不会在军人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呢?我胡思乱想了起来,想到了我小时候第一次打架,第一次拿转头敲人,还想到了在家泡的女朋友,我要是退伍了家里应该能给我安排个公务员吧,那好好混几年,我不就是副科级了?到时候要找个漂亮的老婆呀,一味的胡思乱想,看看表,这时间过的挺快,块2点了,这是人最困的时候,他们三个都睡的挺香的,佟佟还在磨牙,广明今天没说梦话。

林子里好像有人影在晃,我揉了揉眼,确实有人,两个,一前以后。还真他妈有人摸营了?我缓缓拉开枪栓,打开保险,我用的是广明的95,88的持续射击太慢,不适合做压制,我守夜前特意和他换了枪,大家都说95的卧射高,容易暴露,其实我感觉还是可以的,这支枪的弹道相当的平,而且渗透力强,适合打击穿防弹衣的目标。

那两个黑影在接近,最近的那个离我还有20米,18米,我保持着隐蔽,等他靠近15米的时候再开枪,保证一枪先干掉他,想摸营?恩?前面的那个猫着腰的影子不动了,那人把左手向后一摆,做了一个停住的动作,他后面离他有10米的那个立刻停住,原地蹲下掩护他。前面这个人又猫着腰向前摸了过来,17米,16,嘭的一声,我开枪了,一股白烟从他身上冒了出来,那人原地站了起来。我没有做一丝的停留,向他后面掩护的那个进行压制射击,那人反应也够快,我开枪的瞬间他便躲到了树后,够聪明的,激光对抗系统没办法穿过树木,如果是实弹的话95在这么近的距离能穿过20厘米的松木板,那小子躲到一棵半大的树后面,想不死都难。

我的枪声惊醒了文姐他们三个,只见他们一下蹿了起来,迅速打开保险向白烟中开始压制射击,“撤”文姐吼道。

又是跑到我们都跑不动,我随便找了棵树,话也不说把枪一丢就趴下了。

“他们两个,我干掉一个。”我说道。

“恩,还咬的够紧的,估计是想抓活的,要不然早就远距离干掉我们三个了。”文姐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呸,我就是自己拉了救生弹也不给他们抓活的。”广明说罢把我的88丢给了我,我也丢还他的95“我值夜,你们睡吧,我看谁敢来。”

“小心点,有不对立即开枪。”文姐吩咐。

“明白了,你们睡吧。”广明说道。

清晨时分,我伴着林中的鸟鸣醒了过来,抬头看看广明,这小子正在树后面东张西望呢,看到我爬了起来说道:“起这么早?”

“没办法,睡不着了。”

叫醒了文姐和佟佟,吃完早饭,文姐拿出地图说道:“我们目前应该在这个区域,前方应该有条河,过河后向北行进约45公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一条山谷的入口,那里会有总指的车在等我们,我们预计可以在下午4点到达,大家努力,我们要成功了。”

“1,2,3,必胜。”四肢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或许是因为只剩下了不多的路程,整个上午的行军我们都显得特别卖力,中午时分,我们已经到达了离终点约15公里的地方,比预计时间要短了2个小时。吃完午饭,我们决定继续行军,争取在2点钟到达终点。

但是命运总是喜欢和不同的人开相同的玩笑,当文姐的工兵铲劈下一根伸出的树枝时,枪响了,我们立刻趴倒在路边隐蔽起来。抬头一看,文姐站在路中间,工兵铲还保持这挥下的姿势,不同是一股白烟正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文姐愣了愣,狠狠的的把工兵铲丢向刚才冒出火光的地方,“我草你妈,孙子,有种出来,来啊,单挑啊。”说罢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哭了,这个从我一入特务连便开始照顾我,这个手把手教我打绑腿,这个在前天晚上还告诉我不要放弃的男人哭了,他就这样坐在他刚开出的路上哭了。

我们三个趴在路边的杂草中,我真的有种想冲出去抱住他的冲动,佟佟拉住了我,“寒子,如果你现在冲出去的话他只会更伤心,我们还是先把前面的那个干掉吧。”我看到佟佟的眼睛也红了,他们这种人,以侦查大队作为自己的目标,把自己练的死去活来,现在离目标这么近,这么近,居然被人一枪打碎了所有的希望。这个现实太残酷了,残酷到我们都不想接受它。

“别说了,我看到了,前面约40米,那个土包下面,伪装的很好,可能是个单独行动的狙击手。”广明说道,我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呜咽,他刻意压制着。

“我们被压在这里跟本动不了,只要谁露头绝对就是一枪,寒子,你有办法没?”佟佟问道。

“没有,杜明说如果遇到这样的对手,那只有两个办法,熬,看谁熬的过谁,或者做假目标欺骗对方开枪,将其引诱出狙击位后击毙。”、

“但是我们背着激光对抗,不管谁被击中都是一股白烟,真假目标一看便知,怎么引诱他?况且他一定看到我们还有三个人,绝对不会贸然离开狙击位。”广明说道。“他妈的激光对抗,如果有个手雷我一定要炸飞了那个杂种。”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听出佟佟的声音里有点不忍。

“什么?”我问道。

“他是想牺牲一个人,牺牲一个引出对方开枪的人。”广明也有些不忍。

“但是一个人根本欺骗不了对方,那是白白牺牲。”我说道。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三个同时起来,他只有一枪的机会,一个人拼一个人,这是唯一的办法。”佟佟的声音也呜咽了起来。

“寒子,把你的枪给我,我看看他应该在那个范围。”广明道。

我把枪递给了他,“你决定了吗,”佟佟突然问广明道。

“是啊,我拖着条胳膊肯定过不了下一轮,让给他吧。”我突然想起在狙击守则里,对方的狙击手永远是排在第一为的攻击目标,广明要走我的88,他,他是想替我们挡了这颗子弹,这可是他几年的心血,进侦查大队不是一直都是他的梦想吗,他已经是二级士官了,这样的竞赛他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下一次。

想到这里我对他吼道:“郭广明,你他妈的把枪给老子,老子是狙击手你不是,你把枪给老子。“

“闭嘴吧,愿他这一枪打的是我,你们一定要努力,在他开枪的瞬间干掉他。”

广明把他的95丢给我。

“寒子,别喊了,别辜负的广明的牺牲。”佟佟这次是真的要哭了,他的眼睛红的像能滴下血来。

“3,2,1,走”广明数出了三声倒记时,我们三个几乎同时窜了出去。

“啪”“啪”两抢,两道白烟升了起来,一道在广明身上,一道在那个狙击手身上。

“杂种”我含着泪嚎叫着冲那个人扑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