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师大女生:供我读书的哥哥也得了尿毒症我该怎么办?

圣旨 收藏 14 3779
导读:  强兰口述 毛利辉整理   我叫强兰,现年20岁,今年刚在云南师范大学读完大一。马上就要开学了,可一直在打工供我上大学的哥哥却不幸患上了尿毒症,我不知道我还该去上大二吗?   [b]身患绝症,爸爸不治辞世[/b]   我家住云南省大关县天星镇中心村海子村民小组,那里海拔高,土地贫瘠,庄稼广种薄收。尽管生活过得有些单调和清贫,但2006年以前,我们一家五口人的小日子倒也相对算是幸福美满的。   就在2006年的一天,爸爸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诊断的结果是尿毒症晚期!整个家庭的顶梁柱,一

强兰口述 毛利辉整理

我叫强兰,现年20岁,今年刚在云南师范大学读完大一。马上就要开学了,可一直在打工供我上大学的哥哥却不幸患上了尿毒症,我不知道我还该去上大二吗?

身患绝症,爸爸不治辞世

我家住云南省大关县天星镇中心村海子村民小组,那里海拔高,土地贫瘠,庄稼广种薄收。尽管生活过得有些单调和清贫,但2006年以前,我们一家五口人的小日子倒也相对算是幸福美满的。

就在2006年的一天,爸爸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诊断的结果是尿毒症晚期!整个家庭的顶梁柱,一下子就恍然倒下了!

为了给爸爸治病,妈妈变卖了家里唯一值钱的肥猪和粮食,并向信用社及亲友借款3万余元,将爸爸辗转送到昆明、昭通等地医治。就在看似稍微好转的时候,爸提出要回家,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其实他想得更多的是要节约钱给我和哥哥读书

经过透析治疗,爸爸的身体看似已经开始康复,回家后,他又像往常一样下田干活。然而,尿毒症是需要透析的。而在山村,这样的概念并不是很清晰。就在爸爸回家后不久,他再一次晕倒。这一次晕倒,爸爸没能再醒过来。年仅42岁的他,带着对生命的眷念,对家人的牵挂和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哥哥弃学,打工供我读书

爸去世后,背负着3万余元外债的家,顷刻间陷入了极度的贫困当中。为了让我继续完成学业,以及偿还父亲生前治病欠下的外债,19岁的哥哥主动放弃了原本也很优秀的学业,在妈妈、奶奶和我模糊的泪光中,含泪踏上了无法预知未来的茫茫打工征程,用他单薄的双肩,撑起这个深陷贫困家庭的脊梁。

经过十年不懈的努力拼搏,在2008年8月的一天,我得到了云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家人终于第一次有了爸去世以后的短暂兴奋。远在珠海打工的哥哥在电话中,多次激动地哭出声来,说只要妹妹能读好书,能够读上大学,他即使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也要供我读书。在电话里,我们兄妹俩哭成了一团。

那天下午,我独自跑到爸爸坟前烧香。爸爸的坟头上长满了荒凉的草,我想起了爸爸去世前杂乱的头发和憔悴的胡须。我边给爸爸梳理坟头上的杂草,边给爸爸诉说着女儿终于不辜负爸爸的苦心,考上了大学等等。

在我的身后,忽然有隐约的哭声,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妈。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我忍不住和妈在爸爸坟前抱头痛哭。我说:“妈妈别哭,女儿考上了大学,不是好事吗?我们一家很快就会好的!”

其实,我是知道妈妈为啥哭的。妈妈的哭声中,既有女儿考上大学高兴的泪水、欣慰的泪水,有给坟里爸爸交差的泪水,也有这些年来一个人赡养老人、抚育子女艰辛的泪水,更有面对我巨额的学费无奈甚至有些绝望的泪水。

往后一段时间,我们一家为我上大学的巨额学费伤透了脑筋。我则是多次想要放弃学业,可是哥哥和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

终于,在“香港苗圃行动”的资助下,在各级各部门的扶持下,加上哥从微薄的打工收入中节省下来的钱,我总算踏进了大学的校门,成了我们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成了村人的骄傲。亲戚朋友都说:强兰他爸可以瞑目了!这个长期在风雨中挣扎的家庭又有了希望。

在往后的近一年时间里,哥哥省吃俭用,将他打工挣的钱一部分寄回家给妈妈还贷、买化肥等,剩下的就全寄给了我。他给我说:“妹妹,你是全家唯一的希望,一定要好好读书,家里的事你不用管,哥哥在这边能挣钱。”

世事难料,哥也患上绝症

“屋漏偏逢连阴雨”。世事就是这样。

就在今年5月,哥哥带着对家人的无限思念回老家探亲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双脚浮肿得厉害,一米八的人整天不想吃东西,走路做事感觉浑身无力。几天下来,除了双脚继续浮肿之外,原本清瘦的身子骨一下子又瘦了许多。在妈妈的坚持下,哥哥去医院做了检查。

接下来的惊人噩耗,让我们这个原本就濒临倒塌的家庭彻底地崩溃了。医生给哥哥开具的诊断书上,赫然地写着三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字:“尿毒症”。哥哥患的同样是夺走父亲生命的“尿毒症”!我们一家人被彻底地击垮了。妈妈强忍着心痛与泪水到处借款,东拼西凑筹集到了几千块的医疗费用,哥哥暂时被送到了昆明43医院肾病内科治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在医院透析的强灿。

哥每星期都要花近1000元的透析费,入院时交的几千元钱很快就花光了。如果15天不透析,哥哥只能面临死亡的威胁。

“老天有眼,这个家不能没有强灿呀……”“黄叶不落青叶落,怎能让我再次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连续不幸的遭遇让原本就十分脆弱的妈妈和年过八十的奶奶欲哭无泪、求助无门,她们已经经历过失去丈夫和儿子的巨大痛苦,而如今面对异乡春城的万家灯火通明,我们一家除了泣诉呐喊之外,就只能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好在有县城工作的王孝林表叔帮助,妈妈再次回到老家,在信用社贷款3万元,暂时缓解了哥哥短时间透析所需的费用。当然,这也是因为王表叔和信用社主任熟悉,并且用他自己的信用担保的结果。否则,按照我们家现在情况,信用社是不敢贷款给妈妈的。

在经过一系列治疗后,哥的病情基本能靠透析控制。放假的时候,妈将哥转送回了昭通,在小城边缘的一个角落租了一小间房子暂时住下,靠每周透析两次维系生命。

放假的时候,我原本打算在昆明打工,即使只能挣一个月的生活费。尽管我也很想回家去看看,去看看八十多岁的奶奶,看看已经残缺不全的家,毕竟那也是生我养我长大的家,毕竟那里还躺着我亲爱的爸!

最终我放弃了打工的念头。因为妈要回家收拾庄稼,奶奶一个人在家除了养好猪之外,其他的农活她实在无能为力了。

为了哥哥,我想弃学打工

整个假期我都在昭通照顾我哥。哥哥昨天做了透析,检查了一下,肌肝又到了1200多,可能是透析间隔的时间长了些……

现在全家仅有在新农合报的几千块钱了,而这点钱仅够哥哥一个多月的透析费。

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到哪里去凑钱,我也一点办法也没有。马上就要开学,面对近8000余元的各种开学费用,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去学校。我知道现在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但现在我哥连买药的钱都快没了,我又怎么忍心去交几千块的学费!

面临许多压力,我是真的不想去了。有时我也想,人不一定要读书才会有所作为!我没敢跟妈和哥说我开学不想去昆明的事,妈和哥不想决也不会让我放弃读书。妈一直都说不用担心,到时候她再想办法,到时候她再想想办法!可我知道这个家又怎么会有能力让我再上大学?或许这就像很多人说的——是命,不能怨谁!!!!!!!

但很多想法我都只能在心里想,我知道一旦说出来,会有许多人不支持,认为我太过天真。很多人都说现在家里要靠我,想让我读完大学。其实,我也很矛盾,我不想放弃读大学,毕竟这的确是我一家及我自己今后一生唯一的希望。可当所有人都关心我飞得高不高时,谁关心我飞得累不累?我不想飞多高,只希望活得轻松一点,命运可以对我们好一点,哥不要每天承受那些痛苦,不想妈妈活得那么累!!!!!!!!!

面对未来,我将何去何从?

开学了,妈要我收拾了行装去昆明读书。妈对我说:“为了这个家,为了你死去的爸、年老体弱的奶奶和生死未卜的哥哥,你不管怎样都不能放弃现在的学业!”

走的那天,妈不知道是哪里弄来了一千元钱塞给我,说先交上住宿费和书费,先住下领到书读着,剩下的7000元学费她再想办法。借钱,我明白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现在我家已经是负债累累,没有多少人会借钱给我家的。

去昆明的那天,我含着泪和奶奶、妈妈及哥哥告别。我想,整个秋季学期我都不会回来了,因为我舍不得那昂贵的路费。但我又不知道这一走,还能不能再见到我亲爱的哥哥,也不知道年迈体弱的奶奶还能不能等到我放假回来?

我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希望有奇迹出现,希望我哥哥尽快好起来,摆脱这样无边的痛苦!

秋隐隐约约地到了,云南师范大学校园里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美。

新学期开始,同学们见面都挺开心的,只有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我一个人悄悄地到学校交了住宿费和书费,没有交7000元的学费。老师同情我,说给我宽限一些时间。

我想过,也许开学以后我就能找到一份工作。不管它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至少能让我填饱肚子;再好些的话,如果能给我那可怜的哥哥寄一些过去,即使不能给他支付每周2次的透析所需费用,但至少能给他买上一碗粥,或者其他的营养品。即使只能这样,我也很满足了。

可我又不能不读书,不能不好好地读书,这对我很重要。不仅是我,也是我八十多岁的可怜奶奶、我无处借钱的妈妈、身患绝症的哥哥,以及所有关心我的好心人的愿望与期盼。

前几天,有几位好心的朋友打电话咨询过我的学费及我们家的情况,在此,我表示衷心地感谢。祝好人平安、幸福!

我想,一切都会慢慢地好起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强兰。转自强兰空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为2008年8月,强兰到我们办公室盖章申请助学贷款,我照下了照片。

博主后记:

好久好久以来,就想写这篇文章,至少是在2008年,强兰到我们办公室办理申请助学贷款相关手续时就想写的。

可那时没有这么强烈的愿望。因为那时强灿还没有患病,这个家庭有的只是父亲的去世,以及给父亲治病欠下的数万元贷款。而就在前不久,当得知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再次面临这样无情打击的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想我应该为她(他)们做些什么。

至少是一篇文字!

我曾去他们租住的小屋看过强灿,通过持续的透析,他的精神状态是挺不错的,至少有一种内在的坚强。他给我说他在珠海打工的时候是当保安,现在他也想找一个类似保安的工作,来弥补透析费用及平时所需的生活开支。他说现在在昭通市医院透析,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能够报帐60%,而民政部门也会补助一小部分,自己每月只需出2000元左右的费用即可维持透析。如果能够找一个工作的话,负担会轻很多。我离开出租屋的时候,强灿起身送我到门口,他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显得很健壮,以往就是他这个健康阳光的个头,支撑着那个破碎的家庭,支撑着奶奶的慈爱,支撑着妹妹的学业,支撑着全家人精神,如今这根家里的顶梁柱被病魔击倒了,我不敢想这个家庭的命运将以怎样的方式延伸,也不知道他生命的曙光何时在迷茫中升起,我举起相机,用模糊的眼眶按下了快门……

由于工作关系,好久不曾和他们联系。昨天我妹妹说她要开学报名了,我才突然想到前几天听说强兰读书没有钱,打算退学,我心开始隐隐地痛起来。我想,越是在困难的时候,强兰越不能退学。要坚持!必须坚持下去。

但他们一家的确已经坚持不住了!

昨晚我通过电话和强兰通话,了解了他们一家的近况。之后,我再也没有睡觉。就这样一直坐着写,为这个不幸的家庭。

就在文章快要结束的时候,好友金富发来信息说,将要把刚收到的50元稿费捐给强兰。他一再嘱托我不要提及此事,说钱少不好意思,主要是这段时间手里面比较紧张。而我也刚好收到一笔数额不大的稿费……

我想,面对强灿的尿毒症,我们或许不能做什么。但对于一个想上学,可又缴纳不起昂贵学费的大二女孩强兰来说,我们或许是可以做些什么的?或许就是少买一件衣服,少打一圈麻将,抑或是少下一顿馆子,甚至是少买一张福利彩票?

祝福强兰一家,也祝福所有好心的朋友:好人一生平安!

毛利辉 完稿于2009年8月25日凌晨5:3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月2日,我和金富曾去强灿兄妹暂时租住的小屋看望他们。这位一米八个头、略带愁容的大男孩儿就是强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去的那天,强兰正好回老家去拿一些生活必需品,“家”里,就强灿一个人在。阴暗的小屋里只有一些最简单的生活用具,床上只铺了一层薄薄的棉絮,没有电视,透析之外的时间,强灿和强兰靠看看书或是面对着白色的墙发呆度过难耐的时间。而强灿最大的愿望,是找一个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透析,强灿手上、脚上到处开着口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通过持续的透析,他的精神状态是挺不错的,至少有一种内在的坚强。他给我说他在珠海打工的时候是当保安,现在他也想找一个类似保安的工作,来弥补透析费用及平时所需的生活开支。他说现在在昭通市医院透析,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能够报帐60%,而民政部门也会补助一小部分,自己每月只需出2000元左右的费用即可维持透析。如果能够找一个工作的话,负担会轻很多。我离开出租屋的时候,强灿起身送我到门口,他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显得很健壮,以往就是他这个健康阳光的个头,支撑着那个破碎的家庭,支撑着奶奶的慈爱,支撑着妹妹的学业,支撑着全家人精神,如今这根家里的顶梁柱被病魔击倒了,我不敢想这个家庭的命运将以怎样的方式延伸,也不知道他生命的曙光何时在迷茫中升起,我举起相机,用模糊的眼眶按下了快门……

就在文章快要结束的时候,好友金富发来信息说,将要把刚收到的50元稿费捐给强兰。他一再嘱托我不要提及此事,说钱少不好意思,主要是这段时间手里面比较紧张。而我也刚好收到一笔数额不大的稿费……

我想,面对强灿的尿毒症,我们或许不能做什么。但对于一个想上学,可又缴纳不起昂贵学费的大二女孩强兰来说,我们或许是可以做些什么的?或许就是少买一件衣服,少打一圈麻将,抑或是少下一顿馆子,甚至是少买一张福利彩票?

祝福强兰一家,也祝福大家,祝福所有的好心人:好人一生平安!


本文内容于 8/26/2009 10:24:44 AM 被圣旨编辑

3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