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超越《闯关东2》的东北抗战大作《穿越闯关东》(原创)

杀八方 收藏 0 652
导读:[em025] “你的,过来的不要,投降的有命!”肥乎乎的关东军少尉手中紧紧握着战刀,看着红着眼睛步步逼近的年轻人。嘴上的仁丹胡也是因为害怕而抽搐着。 这是一个典型东北农村大户人家的厢房,整个房间被翻得乱起八糟,靠窗的大炕上,一个美丽的少女上身一丝不挂,满是清淤抓痕,裤子也被撕扯的破破烂烂。早已是你昏了过去。 “你是今天第六个”年轻人扬了扬手中黑漆漆的二十一世纪美国海军陆战队专用蟒蛇匕首。嘴上挂着一丝狞笑。 鬼子少尉更慌张了,看着地下横七竖八的穿衣服和不穿衣服的部下尸体。忽然感觉自己下身的兜裆布

“你的,过来的不要,投降的有命!”肥乎乎的关东军少尉手中紧紧握着战刀,看着红着眼睛步步逼近的年轻人。嘴上的仁丹胡也是因为害怕而抽搐着。

这是一个典型东北农村大户人家的厢房,整个房间被翻得乱起八糟,靠窗的大炕上,一个美丽的少女上身一丝不挂,满是清淤抓痕,裤子也被撕扯的破破烂烂。早已是你昏了过去。

“你是今天第六个”年轻人扬了扬手中黑漆漆的二十一世纪美国海军陆战队专用蟒蛇匕首。嘴上挂着一丝狞笑。

鬼子少尉更慌张了,看着地下横七竖八的穿衣服和不穿衣服的部下尸体。忽然感觉自己下身的兜裆布就是一热。“呀~~~~~”这家伙心一横迈动八字罗圈腿双手举刀猛然向一头肥猪一样冲个上去。

“咔”刀断了。

“这是因为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就在少尉还在惊愕的时候,年轻人手中黑色的,带着锯齿的匕首在眼前陡然变大,接着鬼子双眼陡然一红,什么也看不到了。巨大的疼痛像重锤一样轰击着他的神经,他甚至还没有看清年轻人是怎么出的招。

“这是因为你摸到了不该摸到的”少尉紧接着失去了双手。

“这是因为你长了不该长的”少尉变成了太监。

“这是因为你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心窝一热,少尉解除了所有的痛苦。

接连不断的惨叫早已经把炕上的少女惊醒,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两米之外的虐杀,大张的嘴因为极度害怕没有叫出声来。

那年轻男子一转脸看到她已经醒了,也是一惊,下意识的向拉起挂在脖子上的面罩,已经来不及了。

“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这是阎罗殿,是不是,你是不是阎罗老爷。”那少女出了声,哆哆嗦嗦的问道。

年轻人闻言一笑“我是人,这里不是阎罗殿,但是,你看到了我的样子,也看到了我杀鬼子,你说怎么办呀。”说着年轻人坐在了炕头,捡起一件散落在地下的鬼子军装,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拭着手中的匕首

少女闻言一愣。“我知道,你想杀我就杀我吧,我刚才就已经死了,你替我报了仇,我死也值了,更不能连累你。”两行热泪从眼角滑落。“你送槐花去见爹娘吧。”

“如果我不想杀你呢?”年轻人依旧是微笑这问。

“那我就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可惜我让鬼子看了身子”女孩眼圈又红了。

“做牛做马就不用了,我缺个贴身的丫鬟。你快点收拾收拾,穿上衣服,我去外面等你”年轻人站起来,走出了屋子。却在炕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钟馗杀鬼,天经地义。”

年轻人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刚刚被军统刺杀而死的大汉奸、伪满洲国 民政大臣张旭的儿子张涛,而他在原来世界的护卫刘四叔成了他的马车夫兼司机四叔。因为满洲国反抗力量的抵抗此起彼伏,人心不稳。张涛在他的便宜老爸被刺杀后,由“皇帝”赐了伯爵的爵位。而日本主子居然派了一个亲王来吊唁,还送了张涛不少礼物。他知道,这个平行时空的历史和他所知的已经是有所不同了。

一个小时候。一辆订制的豪华马车尘土飞扬的急速行驶在路上。前面拉车的四匹纯种东洋战马格外的惹眼。正是初夏的季节,大路两边绿油油的庄稼飞速的向后退去。偶尔传来的鸟鸣蝈蝈叫的声音把这边富饶的关东大地装点的格外生机勃勃。

在马车上,张涛才知道他救回来的少女叫做槐花,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仙子啊兵荒马乱,父亲也没有了消息。她原本在北平读书,最近闹罢课,又听说自己家的田产被汉奸张老财霸占了,才回了家,谁知才回来第二天,不知道哪里来了几个日本兵,就把她给祸害了,她也曾仗着父亲交的功夫拼死抵抗,打死了一个,奈何对方人太多,把她按在炕上给打昏了。

“少爷,前面有狗挡路。看来是鬼子知道了刚才的事了”四叔的声音低低的传了过来。

“唉,咱们怎么着也没有无线电快呀”张涛眉头一皱。

自己的车里面,装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女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一路上也没有卖衣服的地方,眼见伪军的哨卡越来越近,张涛有些着急,看着少女露出来的一片白腻腻的胸脯,在二十一世纪就有“花花鬼少”之称的张涛计上心来。

“槐花,你要是想活的话,就找我说的做。”张涛说着,就把车上的窗帘撂下了。

大陆被一个用树干做成的简易路障拦住了,十几个伪军骂骂咧咧的检查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在大路两旁还堆了两个歪七裂八的沙包工事。两把歪把子机枪足可以用交叉火力封锁整个大路路面。只是这机枪却是枪口朝天架着,几个伪军背靠在沙包上,一边唠嗑一边无聊的打着哈欠。

不久,马车停了下来,两个斜斜挎着三八大盖,敞着怀的伪军凑了上来。

“谁家的车,到哪里去了,车上有没有杀害皇军的凶手。所有人下车检查,快点快点”一个伪军不耐烦的嚷嚷着。

四叔跳下马车,点头哈腰的说“两位老总,我们少爷得了热伤风,不方便。”说着拿出了一盒名贵的“哈德门”递了上去。

一个伪军掂了掂手中的香烟,另一个说道“这话说的不对,要是人不下去,我们咋知道车里面是人还是王八羔子。”嘴上是这么说,眼睛却是贪婪的紧紧盯着同伴手中一整盒的哈德门。

“叭”眼前点头哈腰的老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伸手就给了说话的伪军一个大嘴巴。

“你敢骂我们少爷?”身形干瘪的老头怒目圆睁。

“哗啦”两个伪军端起了步枪,拉开了枪栓,挨打的伪军大喊“有抗日份子!”

老头也不甘示弱,伸手拔出了藏在腰间了两把德国镜面盒子炮,和伪军对峙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个伪军军官右手拎着抢,左手还举着一大块西瓜跑了过来,见自己的下属端着枪围住了一架豪华马车,心里就是一沉,等看清了手持双枪的老头之后,这个小连长哭的心都有了。

“快快,放下枪,放下枪,”这家伙扔了西瓜一边跑一边大喊。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四叔面前,换上了一脸堆笑“四叔,是您老人家。出来给爵爷办事吗?”

“我这次出来时赶车,”四叔见伪军们都放下枪,也把手枪别回了腰间。“赶紧去给少爷赔罪去吧。”

“来会说人话的了?滚过来。”马车里传出张涛的声音,车窗打开,窗帘依旧是没有拉下来。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

“小的是张思远,拜见爵爷。爵爷可能是忘了,上次您和秋田太君还有黄县长还有我们旅长一起打麻将就是小的伺候的局。”张连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车前。

“是你小子,那就好办了,赶紧的,我还有事情。”张连长听后一喜,心道多亏这个活爹今天有事,要不自己小舅子可就完了。还没高兴完,那声音又说道“刚才骂我那个人我得带走。”

“爵爷,我小舅子不懂事,您老大人有大量,就饶了他这回,我回去替您管教,抽他二十,不,五十鞭子。我老婆家三代单传呀。”

“哦,那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连秋田太君都夸我你老婆漂亮,我有机会见见,四叔,走吧”。

四叔跳上了马车,马车开动了。

“慢着,这马车还没有检查。”不知在什么时候,一个穿戴齐整的伪军少校和一个翻译官出现在马车傍边。四叔闻言只好将马车停了下来,双手却隐蔽的伸向腰间。

“黄公子,王翻译,这里面是~~~~”张连长话还没说完,慢条斯理戴上了眼睛的王翻译看清了驾车的身影“四叔?”

可惜晚了,那个少校猛的拉开了马车的窗帘。

马车上是一个面容俊朗年轻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公子,舒服的坐在车厢里宽大的沙发上,裤子褪到了膝盖。一个被长发遮挡住面容的年轻女孩衣冠不整的跪在他身前,含住这男子的下身吞吞吐吐。男子的一只手伸进女孩的胸口把玩着,另一只手握着一支银色的日军装备的王八盒子手枪,枪口直直的顶在少校的额头上。那手枪的枪身上赫然雕刻着代表日本皇室专用的菊纹。作者qq:863124415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