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非传奇 卷一.混在新连队 十六.竞赛之生存3

无聊的老虎1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size][/URL] 拎着我铲子创造的战果,我们趾高气扬的回到的露营地,我们愕然发现广明正拖着他那条受伤的胳膊趴在溪水边扒蛇皮,旁边还放着几条扒掉了皮,去了膛的白白的蛇肉。我和佟佟对视苦笑,这丫还真不吃亏啊,就因为怀疑是蛇洞害他跌了一跤就干掉这么多的蛇,谁知道他拖着那条胳膊是怎么抓到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


拎着我铲子创造的战果,我们趾高气扬的回到的露营地,我们愕然发现广明正拖着他那条受伤的胳膊趴在溪水边扒蛇皮,旁边还放着几条扒掉了皮,去了膛的白白的蛇肉。我和佟佟对视苦笑,这丫还真不吃亏啊,就因为怀疑是蛇洞害他跌了一跤就干掉这么多的蛇,谁知道他拖着那条胳膊是怎么抓到的。

广明听到后面有动静,操起身边放95就往后瞄,我和佟佟吓的赶紧往树后跑,边跑边骂:“你他妈的摔傻啦,操了,别搂火,是老子。”

广明把枪往地上一放说道:“我这不是和你们闹着玩吗,哈哈,我枪关着保险呢。真别说刚我一听到后面有动静,我第一反应是人来抓舌头了,哈哈。”

佟佟也有点火了,跑了一天了要是让自己人给来一枪虽然不是真子弹,照样命中一枪就淘汰,你以为身上穿的单兵激光对抗模拟系统是玩的啊,他过去给广明来了个脑瓜子:“小子我告诉你,别看你是个伤员,再敢给老子拿个枪瞎比划我弄死你。”

广明一看佟佟生气了,爬起来那他那个受伤的胳膊推了推佟佟说:“佟佟你也别气啊,我郭广明也不是不识好的人,你瞧,着夹板还是你给我打上的呢,来你瞧啊,我逮这么多条蛇了都,还弄的干干净净的,我容易吗我。”

“行了,行了,”我赶忙上去和事“你可别他妈拿枪乱比划了,真给你来一枪我们可就真叫倒霉了。”我话音刚落就听到啪,啪的枪响传了过来,我一个激灵就想往地上滚。佟佟瞄我一眼说:“看你吓的,远着呢,还狙击手呢,自己不会听距离啊?”

我脸一红说道:“突然了点,忘了,忘了。”正在说话,文姐抱着困树枝回来了,

他把树枝往地上一丢,从怀里摸出几个鸟蛋一人丢给我们一个:“树上摸的,就是考虑咱们都吃不惯,少摸了几个,要想靠这玩意吃饱那估计这林子的鸟能让咱们吃绝了。”

我接过鸟蛋问道:“班长,刚有人打枪。”

“恩,我听到了,刚才还在寻思那个班这么倒霉呢,这么早就搂上火可不应该啊,真奇了怪了。”

“管他呢,来看看咱们都弄到什么了,今晚咱们吃饱了守好夜,谅他们也摸不过来。”广明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的。

“行,来让我瞧瞧,你做蛇羹呢你?这么多这玩意,你们哪抓这么多野鸡啊?还不赶紧去处理下,对了,把肠子什么的都留下,待会有用。”

我和佟佟一人两只野鸡去溪水边拔毛去了,我问佟佟:“这山里有大点的野兽没?”

“你想要什么?狮子?老虎?或者来几群狼?这可是中原,就是真有也早被人打了扒皮去骨做虎骨酒了。”

“那这山里有什么?”我就不信这山里除了野鸡兔子就没什么东西了。

“也就野猪多点,要是碰上那玩意就算我们是四个人,只要手里没枪,都得撒丫子上树才叫安全。”

“那文姐要这些内脏干吗?”这个我比较好奇,这些东西难道还有什么大用?

“我估计他可能是想做个陷阱什么的吧,这玩意招野东西,你想把这玩意往咱们周围一洒,晚上肯定会有肉食的小动物围过来,那样的话晚上如果有什么人趁黑过来摸咱们不就把他们给惊了?”

“那如果是野猪什么的围过来呢?”我有点寒,要是真的来几个野猪我们不还真得去上树?上树也得来的及啊。

“笨啊,让你背的生石灰粉是白背的?把那玩意往咱们周围10米范围一撒,什么玩意闻见都绕着走,把你心放肚子里吧。”

纳闷,我只知道生石灰能防蚊虫,但是还真不知道能防野兽,很快完成了拔毛和净膛,我用工兵铲捧着一堆掏出来的东西去找文姐,文姐接过那个,又拎起我偷装的石灰粉就去林子里去了。回头发现佟佟正用军刀给野鸡剔骨头“寒子,过来把这肉切成条。”

生肉毕竟还是不卫生的,把生肉切成条挂起来风干,一是可以减少水分,便于携带,二是能使生肉里寄生虫因细胞脱水而死亡,我俩把切好的生肉在石头上铺了一片“行了,今晚就先吃那几条蛇,给咱广明解解恨”,佟佟和我开玩笑。

晚饭时候我们拧着鼻子,皱着眉头人手一条蛇在那里干啃,没办法啊,谁不想喝蛇肉羹啊,就是真在这把火一点,估计半个小时人家就摸上来了,和蛇肉比起来我还是感觉生鸡蛋好点,眼一闭,鼻子一拧,一口就咽下去了,最多嘴里用点腥,喝两口水就没什么打问题了。

晚饭的过程中一直听到噼啪噼啪的枪响,最近的估计离我们也就五公里左右,开始我还是一听到枪响就习惯性紧张,看到他们三个是甩都不带甩的,一个个的都在自己顾自的按摩小腿和脚我才感到跑了一天的小腿那么的酸麻。

解开了绑腿,我也学着他们使劲的揉搓起了小腿和脚趾,要说老祖宗可真够强悍的,能发明绑腿这玩意,这东西平时使用效果不明显,但是放在远距离行军中那用处可就大了特,别是在登山时感到小腿不酸累,有防止血脉下积而引起的涨疼。真该给发行绑腿的人发一个绑腿这么大的勋章,我恶搞的想。

“晚了,你们三个先睡吧,佟佟,半夜咱俩交班。”文姐看了看表“早点睡明天早点起,5点左右我们开始行动,争取在中午时候找到目标的雷达站。”

“那行,我们先睡了啊,你熬不住的时候叫我们。”佟佟不和他客气。

抱着枪找个舒服的地方躺下,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挺搞笑的,本来是打算在军队里待个两年,混到退伍就可以回家工作了,谁知道一到这里便遇到这么几个可以说是变态的朋友吧,每天练的死去活来的,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人在某个环境里就会期望向某个更高是层次发展,就像我现在很希望能进那个侦查大队,也很希望见识见识他们说的王广伟,如果现在让我退伍,让我回家,让我离开这个虽然接触时间不长确有充满了温馨的集体,我想我肯定会非常的伤心。算了,不想了,睡觉,明天还得继续行军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