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五十八章 围点打援

zjqian96 收藏 24 1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含城光复后,陈际帆命令全体休整一天。辎重连的弹药也随之赶到,一起到来的还有六门九二式步兵炮、12门速射炮、全部高射机枪和警卫连。留守的高焕捷觉得要对付坂井支队,团长的兵力还是单薄了些。

邱瑞荃现在是双重身份,尽管上面已经将他免职,但是他在担任“神鹰”四营营长的同时还是把含山的事揽了过来。

然而对陈际帆来说,光复含山只是本次出兵的开始,日军坂井支队主力才是他心头最大的担忧。之前“神鹰”对日作战虽连战连捷,但那是没有碰上日军真正的主力,如果坂井支队这次对付的是“神鹰”独立团,那陈际帆只有带部队避开一条路好走。

钟鼎城发来电报,右集团已经控制了巢县至合肥公路,并且已经开始向巢县运动。并告日军坂井支队已经全线出动,开始向合肥攻击前进。

军情十万火急!无论如何必须给合肥守军帮帮场子,陈际帆一面命令钟鼎城破坏巢合公路,一面着手开拔。

邱瑞荃的四营留守含山,陈际帆把缴获的日军的武器弹药全部留给四营,嘱咐邱瑞荃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重新组织含山民众抗日自卫军,完成群众的抗日动员工作。

安排好含山的事后,陈际帆带领三营、突击队和炮兵连启程向巢湖进发。


巢县位于巢湖东部,紧靠巢湖与长江的河道,又刚好处在合肥、芜湖和南京三地之间,水陆交通发达,是皖中战略重镇。当然也是坂井支队最重要的后勤补给点。

陈际帆和钟鼎城合兵一处后,在巢县以东的一个村子里召开了临时作战会议。

会议开始后陈际帆首先点名有侦察中队队长赵俊发言,按战前的计划,赵俊的部队主要负责对坂井支队进行严密侦察,包括行军路线、后勤运输、驻地等,其中尤其关注炮兵和骑兵,在没有掌握对手情报下贸然对强敌实施攻击,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做、

“鬼子的攻击很凶猛,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冲着对手的腹部直刺而去,挡都挡不住。合肥城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但是恕我直言,合肥的国民党第二十六集团军可能不是对手。”赵俊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二十六集团军?”陈际帆道。

“是!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叫徐源泉。现在第二十六集团的一个师正在桥头集构筑阵地准备阻击日军前进。”

陈际帆挥手打断了赵俊,对大家说:“这个师肯定挡不住鬼子的,赵俊,你立即收拢部队尾追坂井支队,不管你使用什么办法,狙击、暗杀、爆破或是骚扰,总之要让这股日军不胜其烦,最好能搞掉他的一两门炮。不过,一定要小心,侦察中队的战士个个都是宝,你得一个不落的将他们带回来。”

“是!”赵俊转身而去。

“巢县日军情况如何?”陈际帆又问钟鼎城。

钟鼎城回答:“巢县日军有一个中队防守,拿下巢县不难,关键是坂井如果知道他的后路被断,肯定会派兵回援,这样一来我们就得和日军拼消耗,而且还不一定守得住巢县。”

“鬼子派一个中队防守巢县,说明巢县是坂井支队的后勤补给站,而且鬼子在巢县城外的巢湖建了码头,可能要从水路对坂井进行补给。”胡云峰说。

“坂井支队很狂妄,4000来人孤军深入,竟没有侧翼保护,当真欺我中华无人吗?”这口气是二营长罗玉刚的。

“我们就是集中所有兵力,和鬼子正面作战也是不现实的。现在我们能做的是围点打援,咱们在巢县虚张声势,造成要攻打巢县的架势。坂井不可能不作出反应,但他现在忙于攻打合肥,所以不可能派出太多兵力回援,那时候咱们的机会就来了。”

“可是合肥随时都有易手的危险,就算我们能够消灭鬼子援军也是于事无补。”一营长宋关虎不无担心地说。

“合肥我们是救不了的,就算再有一个团也无济于事,再说鬼子攻占合肥的最大目的,是向沿合安公路南下,与芜湖来的日军来一个水陆夹击,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安庆,只要攻下安庆,进攻武汉的战略目标就更加顺利。记住!我们的目标永远是消灭鬼子的有生力量,这样才能最大限度配合正面国军。”

一营长没意见了。

陈际帆见大家不再说话,于是站起身来道:“好!现在我命令!三营留下监视巢县日军,要尽可能的大造声势。一营、二营、突击队、炮兵连、工兵连、警卫连随团部赶往巢合公路中间设伏。”

果然不出所料,侦察兵报告,桥头集的国军根本挡不住坂井支队,抵抗了一天后退往合肥近郊。这样坂井支队顺利抵达合肥外围。

坂井德太郎本来正意气风发准备于5月13日下午对合肥发起攻击,但后方巢县传来情报说有大股支那守军正朝着巢县运动。这还了得?巢县不仅有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其它物资,而且关系到自己的后路,一旦有失,自己将不得不孤注一掷往前攻击,很有可能陷入支那军队的包围。坂井想都没想,立即命令13联队派出一个大队回援巢县。

既然是围点打援,陈际帆当然把鬼子的动向摸得清清楚楚,侦察兵不断传来援军的情报。当陈际帆听说鬼子竟派一个大队回援时,心里暗暗叫苦。要知道鬼子一个大队满编就是四个中队,除此之外还有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和12挺重机枪、至于掷弹筒和轻机枪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一个大队,一般国军的杂牌部队恐怕一个师都不是对手!

陈际帆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借助地形,还要把文川浩和狙击小队调回来!”

地形的选择倒没有问题,来之前陈际帆仔细询问过邱瑞荃,邱瑞荃告诉他巢合公路中段12公里处有一段狭窄的走廊,长约一公里,西边就是巢湖,过来就是开阔地而且土质松软不利行军,而东面是山坡,坡上山高林密,正好在此地设伏。

一到设伏地点,工兵连就开始按计划在两头埋地雷,又在两边出口处旁边的山坡上埋了大量炸药,只要日军进入伏击圈,就引爆所有的地雷和炸药将路堵死。

而炮兵连现在齐装满员,六门步兵炮经过伪装整齐地摆放在高地后面,前沿再配上所有二十门迫击炮和十二门速射炮加强一线火力。李安举深知自己连队对于此次伏击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对敌人的重火力进行压制,那么缓过劲的日军肯定会疯狂地冲击阵地,这边人数不占优势,团长把看家的警卫连都拿出来了,连狙击小队都要赶回来。李安举不停地在各个炮位巡视着,对各个炮位的设计参数反复核算。

而两个步兵营则是拼命地挖工事,鬼子一个大队是什么概念大家都清楚,所以官兵心里是又兴奋又担忧。

“弟兄们,敌人是鬼子第六师团的,是禽兽!是畜生!在南京他们残害我30万同胞,今天咱们就是死,也要让这帮畜生血债血偿。待会鬼子来了,都给我瞄准喽狠狠打,谁他妈要当孬种,我饶他,南京30万亡灵不饶他!”宋关虎来回给战士们鼓劲。

二营长罗玉刚偏偏没什么话,现在他正在检查各连的机枪阵地,二营老兵很多,是“神鹰”独立团的王牌部队,平时没少进行这方面的教育,所以根本不用说,战士们早憋着一股气要报仇。

突击队按照团长的要求全队隐蔽在后面,陈际帆要把这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等到鬼子被打的精疲力竭之时再把突击队派上去。

而狙击小队则是专门对付鬼子的高价值目标。现在文川浩也算是兵强马壮了,十四个狙击手都经过严格训练,在这种伏击战中击中目标问题不大。再加上文川浩精心选择的隐蔽地点,所以这个狙击小队的威力绝对超过普通部队两个排。

两小时后,部队全部准备完毕。

初夏的巢湖不时吹过一阵阵凉风,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似有似无的鱼腥味,“神鹰”阵地上埋伏的战士们静静地看着下方,团指挥部的三人没有人说话,带着耳机的通讯兵静静地守在电台旁。

大战!“神鹰”从来未经历过的大战!

以不占绝对优势的兵力去伏击敌人一个齐装满员的大队,这可以叫做大胆,在更多的人看来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鬼子最可怕地地方并不在于其火力的强大,而是鬼子的战斗意志,美军如果部队伤亡三分之一,就可以判定为失去战斗力,而日军,尤其是这些骄横一时的日军就算是军官全部打完,剩下的士兵也能组织起来进行有效抵抗。

陈际帆可以想象得到一旦战斗开始,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也许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也许此战“神鹰”将蒙受建军以来最严重的伤亡,也许此战后“神鹰”引以为傲的武器装备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也许……但有一样东西陈际帆是绝对相信的,那就是此战若胜,“神鹰”从此将昂首迈入一流部队的行列!战士的鲜血将凝结成这支部队的灵魂!“神鹰”从此将成为一支真正的钢铁之师!

军旗的颜色,是靠鲜血染成的。军队的灵魂,是靠生命铸就的。

鬼子终于来了。

密密麻麻的钢盔像一块块镜子样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整齐的脚步像是要把大地踏破一般。渐渐地,骡马的嘶鸣声响起,后面的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在黄绿色油漆的包裹下更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空气像是凝固了。

“报告!鬼子已全部进入伏击圈。”

团部所有作战参谋全部都站了起来,陈际帆坐在座位上,深吸一口气,慢慢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