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里,我们从不知道谁是敌人,真的。” -- 美军在越南

二两排骨面 收藏 31 23565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4_70327_9870327.jpg[/img] 当美军离开美莱村时身后是一片火海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4_70328_9870328.jpg[/img] 美莱村村民们在被屠杀前的瞬间。她们在感到不测之祸即将来临时,彼此战栗着搂成一团。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24_70329_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军离开美莱村时身后是一片火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莱村村民们在被屠杀前的瞬间。她们在感到不测之祸即将来临时,彼此战栗着搂成一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1年3月31日,美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战犯审判终于结束了,在越南美莱村大屠杀中的主要负责人威廉·凯利中尉在这次审判中被判处终身服劳役。

美国佐治亚州的福特本宁军事法庭宣布凯利犯有屠杀至少20名平民罪。此前凯利曾经被指控杀害了男人、妇女和儿童近100人,但是美莱村屠杀中实际被害人数的相关证据还存在争议。

审判定于1970年11月,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军事法庭举行。

审判整整持续了4个月。仅筛选陪审员就花了3天时间,原因在于大部分陪审员候选人都承认他们支持凯利,他们对政府的这项指控怀有成见。一位陪审员候选人说: “我觉得似乎有人想陷害某些人。”另一位陪审员表示,他认为起诉凯利是没有道理的。一名上校说:“在那里,我们从不知道谁是敌人,真的。”因为对凯利表现出同情,对政府的起诉表现出敌视,先后有25名军官被免除了担任陪审员的资格。

审判开始前,凯利曾嘲讽地说:“这是真的:在1968年3月16日凌晨,我和中士们一起守夜,然后是我策划去杀死美莱村的那些人。是我给弹夹装上了子弹,天哪,你还能怎样预谋呢?当然,在越南,我们将其称之为‘突击战’。”


出席庭审的起诉方有62名证人,被告方有44名证人。起诉方一个接一个地传唤证人来描述凯利在美莱村犯下的罪行。被告方则辩解说,凯利只是军队的替罪羊,大屠杀的责任应当由凯利的直属上司麦迪那上尉来承担。几个士兵为凯利作证,他们向法庭陈述,是麦迪那下令杀死越南平民的。

被告方还传唤了两名心理分析医生,医生证明凯利缺乏预谋杀害越南平民的心智能力。两名医生都证明,当时凯利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再加上他有限的智力状况和心理结构,他不可能控制这样大型的屠杀。随后,其中一名医生被取消了证人资格,因为主持审判的法官说他的证词就是胡说八道。

凯利也为自己进行了辩护。在直接询问中,他承认自己在美莱村枪杀了几个越南平民俘虏。但是,他坚持说他是执行麦迪那上尉的命令,他还否认那天他杀死了102个平民。凯利明确表示说他“毫无悔意”。他还说,麦迪那至少在5个不同的场合,都曾告诉过他,美莱村的所有居民都必须铲除,这样他才执行了那些命令。凯利还说,他从来不怀疑麦迪那的命令是否合法,而且,他过去曾经,将来也会为在麦迪那上尉手下服役而感到骄傲。

可是,对被告方来说,最具有杀伤力的一个证人,恰恰就是麦迪那上尉。当麦迪那走进法庭时,他和凯利相互点头,并相互致以最简短的问候:“嗨!你好吗?”其后,麦迪那作证说,他从来没有下令杀死越南平民。当被问到是否应该杀掉平民时,他进一步作证说:“不,不能杀死妇女和儿童,你们得有点情理。你们可以反击他们,但必须有点情理。”

此外,麦迪那还说,屠杀一开始,他就向地面部队下了命令,不要杀死任何赤手空拳的平民。麦迪那说,屠杀发生后两天,他遇到了凯利,并且问过他有没有暴行发生。麦迪那引用凯利的话说:“天哪,我现在还能听见惨叫声。”不过,法庭认为这句自白水分太大,基本上不能采纳,所以这句话被从法庭记录中勾销了。

就在陪审团退庭准备商议的时候,凯利最后提出一个请求。他强烈要求陪审团理解一点:军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的敌人也是人。


美莱村大屠杀之后3年零2周,军事陪审团判决威廉·凯利中尉因谋杀102个越南平民罪名成立,判处他终身苦役。

对于这一判决,凯利的律师乔治·拉蒂默表示,他将对本判决提出上诉。他把这一判决称之为“对于美国、对于美国军队以及对于我的当事人的一次可怕的裁决。”拉蒂默是位退役的军事法官。他为凯利鸣不平:“这个年轻人是制度的产物,政府迫使他离开家,发给他武器,教他去杀人,然而这同一个政府却又因他杀人而对他进行审判并且挑选了法官、法庭和起诉人。”

1974年,凯利的终身苦役被改判为10年。本来,军事上诉法庭下令把凯利拘禁在本宁堡的军事监狱里。但是尼克松总统帮了他大忙,解除了那项命令,并要求把凯利软禁在一幢公寓里。这样,凯利在他的公寓里舒舒服服的呆了3年就被放出去了。

2009年8月19日,凯利在佐治亚州哥伦布市对基瓦尼工商业界俱乐部成员发表讲话时说:“我没有一天不为美莱那天发生的一切悔恨。我为遭杀害的越南人感到自责,为卷入事件的美军士兵和家属感到自责。”

当被问及是否应当执行不恰当命令时,凯利回答:“假如你问我是否应该挺身而出,违抗(屠杀)命令,我只能说,我当时是个尉官,从上级处接到命令并愚蠢地加以执行。”



本文内容于 8/24/2009 6:15:22 PM 被二两排骨面编辑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