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第一章 石破天惊 十三 突击江北

无名之志 收藏 11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0.html



“旅长,丁平和郭得胜报告,他们让镇江的鬼子从人间蒸发了,就是鬼子要找他们都不知道到哪儿去找喽。”

“干得漂亮,从岳队长算起,鬼子也有一个大队和三个中队被我们消灭了吧?”

“算起来有2000鬼子了吧,正如旅长所说的,这样消失的鬼子给鬼子的打击是巨大的,这不,来自丹阳的情报,说是鬼子的一个联队已经停了下来,等待另一个联队,而这个联队正高速插上与其汇合,预计明天就会进攻丹阳,然后会转向进攻圌山炮台,我估计丹阳也只有零星的抵抗。”

“是啊,丹阳的抵抗可以忽略不计,炮台该怎样办,是我们要考虑的事了,不过,老张,不管怎样,我们要的效果出来了,至少拖住了鬼子的部分兵力,南京就少了两个联队的攻击。同时,从这也可以看出,鬼子现在把全部的心事都放在南京了,已没有过多的兵力清扫外围了。”

“是啊,旅长,鬼子现在可不敢过分分散兵力,江北也来情报了,但不是好消息。”

“什么消息?”

解文胜一听眉头紧锁,不由自主地握起了拳头。

“鬼子已攻占靖江。”

“什么?这么快,有多少鬼子。”

“一个联队的轻装步兵,重武器不多。旅长,形势更加严峻啊,看来我们也要分兵渡江了,要不,我们就更加被动,一旦我军渡江撤退,将会遇到江北的鬼子狙击,我军将多头作战,压力太大了。”

解文胜缓缓地点着头,点燃一支香烟,在室内来回踱,抽了一支又点起一支。

“老张,你认为鬼子还会增加江北的兵力吗?”

“旅长,我看不会,虽然,现在的鬼子乘势攻打南京,但鬼子的心里还是没有底,还是害怕会在江南一带形成第二个淞沪,所以晾他不敢过分分兵,况且分兵了,他补给线就加长,而且还要过江,他还有多少能保护运输的兵力呢?如果他的运输线出了问题,攻打南京的鬼子又该怎么办?”

“我也这么想的,这样看来,我倒有个想法。”

“旅长是不是想在江北来个大动作?”

“你啊,真是个诸葛亮,什么也瞒不过你啊。”

“旅长,这是个好主意,我军在一带消灭了2000个鬼子,虽然神不知鬼不觉,但肯定已引起鬼子的注意,不管怎样,鬼子都可能猜到这一带会有一支潜在的力量,会加强对这一带的戒备,这对我们以后的行动不利,因为他们有了准备,我们就失去了奇与快的效果。如果在江北大张旗鼓地打上一仗,正好分散鬼子的主意力,就是认为那2000个鬼子的失踪是有部队作战所为,也认为是江北派来的部队,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对鬼子来说是致命的,也使现阶段的我们更加隐蔽。但问题是我们能派出多少部队轰轰烈烈地打这一仗呢?”

说得解文胜连连点头,递给张宁一支香烟,又拿着又支香烟在鼻间嗅来嗅去,过了一会,看着张宁说:“你看派一个营过去怎样,如果不够,再把我们警通营的一个连加上?”

“我看行,旅长,我们过去的训练也主要的针对营连独自作战能力的训练,从这几场小仗看,我们的营连有这个能力,能应付想不到的复杂战况。那你看,哪个营合适呢?”

“二团三营丰建生,再把警通营一连李阳派给他,让丁平和郭得胜把这次缴获全部调给丰建生,我们这边再调14挺轻机枪,2挺重机枪,4门山炮,6门迫击炮给他。”

“旅长可够下血本的了,就怕丁平和郭得胜两个守财奴心疼啊,又要哭爹喊娘的了。”

“我的命令,他们敢不听?我想他们还没这个胆量。不过,能想象得出来,丁平那小子肯定是牙吱着嘴咧着笑,毕竟是全给了他的三营了,郭得胜那小子肯定是哭天喊地的,唉,可惜啊,这样的场面,咱们俩是看不到了,哈哈。”

“旅长说得不错,这正是这两小子的德行,不过,要是看到了,那咱俩的耳朵又要出老茧子了,哈哈。”

“告诉他们,这是我暂借的,以后会还给他们的。”

“好,我这就去办。”

傍晚时分,丰建生带着通讯员罗大头快马赶到旅部,虽说是严冬腊月,但两人还是满头大汗。

“报告。”

“进来。”

“旅长好,参谋长好。”

“说曹操,曹操就到,来来来,建生坐下歇歇,赵全,给丰营长倒杯茶来。”

“参谋长别客气,有什么任务就布置吧,弟兄们都在等我回去听好消息呢。”

“是吧,看来战士的斗志蛮高的嘛。”

看到丰建生摩拳擦掌,有付跃跃欲试的样子,解文胜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又是满面严霜。

“旅长,请分配任务。”

“不急,不急,先喘口气,老张看看,丁平这个团的人咋都一个样,只有一听有仗打,个个都成了急猴子,哈哈。”

“谁叫他们团长就是这样的人呢。”

“嘿嘿,旅长、参谋长就会拿人开心。”

“好,那咱们就闲话少说了,是有一个任务,就是……”张宁一边说一边用手拍拍丰建生的肩膀。

“参谋长就说吧,就是天塌下来,我营也会拿脑袋顶住。”

“好,我就要你这股精气神。

“快下命令吧,我营想杀鬼子都快想疯了,这两天看见别的营杀鬼子,我的营部都快给踏平了,弟兄们都骂我这个当营长的,说我是女人,只会给人看家防卫,参谋长你说说,这一天听到晚,我的耳朵都给磨出茧子来了。”

“呵,我们丰大营长的铁耳功练出来了。”

“虽然没有参谋长想要的功力,但离参谋长所想的也不远了,嘿嘿。”

丰建生说笑把解文胜和张宁逗得哈哈直乐,一个劲地用手拍丰建生的肩膀。

“好,现在我就给你任务,来,到这里来,你看,鬼子的一个联队已渡江占领了靖江,这对我们是巨大的威胁,一旦我军完成近阶段战略意图撤出镇江,渡江时,势必要受到这股鬼子的阻扰,那时,我军就要腹背受敌,强行渡江时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我军所不能接受的,所以旅长命令你营今夜就渡江,攻击这股鬼子,意图有两个,一、大张旗鼓攻击这股鬼子,看看鬼子有无继续增援江北的意图,如果鬼子有增援江北的意图,你部就必须对其保持压力,让鬼子不敢冒进,我们的渡江地点是四摆渡,你要在四摆渡的对岸,建立桥头堡,同时,保住这个渡江桥头堡,但不得过早暴露这一渡江地点,所以你必须举轻若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怎么做,你自己视战况而定;二、以雷鸣不及掩耳之势重创这股鬼子,如果你的胃口大,就一口吃下,但最低限度是不让鬼子沿江而上,切断我们与南京的撤退路径。”

“是,参谋长,保证完成任务。”

解文胜走到丰建生前面,用力拍了拍丰建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和参谋长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你,这次行动任务重压力大,而且没有后方,没有支援,是孤军作战,你做好出现任何情况的思想准备,要有打大仗打恶仗的充分准备,要合理用兵,要知道,这帮战士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是兄弟,是我们旅的宝贝,牺牲一个就少一个,一定要珍惜啊。”

“明白,旅长,您放心吧,您和参谋长不是经常教导我们,只有在运动中,才能牵制敌人消灭敌人,我营只要动起来,就可敌千军万马,还怕那一个联队的小鬼子?”

“好,有信心,但也要小心在意,别让小鬼子钻了空子。”

“是,旅长,通过淞沪之战,小鬼子的那一套,咱都知道,可咱的路数,他却一点不知,咱一招就要小鬼子的小命。这叫那个什么的,就是参谋长常说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对对对,就是这个,还是参谋长学问大。”

“你小子也学会拍马屁了,这次,你的兵力有限,动作一定要快,最好能一箭封喉。为了这次行动,旅长把警通营一连调归你指挥。”

“真的,那太好了,我正愁怎么分配兵力呢,这下好了,谢谢旅长,谢谢参谋长。”

“不用谢,还有好消息呢,旅长把你团与郭得胜团的这次缴获全调给你,这是清单。另外,再调14挺轻机枪,2挺重机枪,4门山炮,6门迫击炮给你,还不加警通一连的火力配置,这样看,你的火力配置已经不亚于小鬼子的一个联队,你的胜算应该有个三、四分了,至少防守不成问题了。”

“好家伙子的,咱可发财了。旅长,参谋长放心,有了这些家伙,我要是不把小鬼子的头拧下来给旅长参谋长当夜壶,我就不是旅长和参谋长手下的兵。”

“先别会吹牛,等你拧下来再说,你知道小鬼子联队长叫什么吗?”

“这个。”丰建生搔了搔头,不好意思起来,“可真不知道,参谋长,这个小鬼子叫什么呀?”

“熊本一思。”

“这名字取得不好,一叫就死,难怪要跑到咱中国来送死呢,他娘老子不好,怎么给他起这个名字?哈哈。”

“哈哈,给你小子这一说,还真那么个意思呢。”

“旅长,参谋长,要是没有什么吩咐,我就任务去了。”

“等等,柳孝成。”

“到。”

“把缴获的香烟与罐头都给丰营长。”

“旅长,都给丰营长了,咱吃什么?”

“妈的,我看不是我要吃,是你小子要吃吧?”

说得柳孝成站在那里嘿嘿傻笑,解文胜笑骂:“好不快去,等我抽你啊。”

“旅长,这怎么……”

“什么也别说了,执行吧。”

“是,我一定还,十倍。”

“好,李阳来没来?”

“报告,旅长,李阳听候指示。”

“好,从现在开始,你归丰营长指挥,不得违命。”

“是。”

“好,你们现在就出发吧,我就不留你们了,船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从谏壁渡江。”

“是。旅长保重,参谋长保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