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世家”掌门人的彷徨

——小说《木头人》赏析

书名:《木头人》 作者:刘才友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木头人》是刘才友在铁叉书库最新的发表的小说,刘兄是个很有名气的写手,大家都习惯称他刘大诗人或刘老师,他之前发表的系列小说《小城》、《白眼狼》、《湖东游击队》,都是反映家乡抗日战争时期的人和事的,但新的小说《木头人》,却是将创作的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家族,试图通过对自己家族历代的人物性格、命运进行分析,寻找出自己家族的精神脉搏,并希望籍此以维系整个家族亲情、和谐,以及共建美好的未来,这是一个家族长者、领导者所必须思量的,而整部小说就是我成为家族领导者时的思索,其中的心情似乎有些复杂、甚至有一些彷徨,或者应该说是踌躇满志吧。

该小说是一部纪实性的文学作品,小说中的“我”其实就是作者本人,在这里为了不产生岐义,我还是将其当作小说来探讨。小说中的“我”是木头家族中的长男,根据传统的风俗习惯,长子就应该成为家族的掌门人了,有着统领整个家族的义务,从其父亲去世时的一段描述中也可以看出:“惹得娘直说我,说这些事本来是你孝子做的,现在老二做了,老二是替你做的。我说,父亲是大家的,为什么非要我借呢?娘说,长子是孝子,捧头起水,送葬时走在最前面捧遗像,请人,求人,借东西,还情,都应该是长子做的。”(节选自第九章二佬(1)),小说的各个章节,看似只是一些拉家常的话,甚至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对本家族的这些小事情都记在心里的,有些人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亲生日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兄弟姐妹、舅舅佬爷的事情了,“我”不仅对自己直系亲属的生活了如指掌,而且对自己的祖先的历史也如数家珍,这说明“我”在内心的深处的潜意识里,已经将自己塑造成家族掌门的接班人了,“我”对自己整个家族有着深深崇敬之情,他非常热爱这个家族,并为之骄傲。

既然“我”在内心深处已经有意识自己应当承担统领家族的义务,为什么真的要接班时内心又彷徨呢?这里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接替有些突然,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其二,如何当好这个家族掌门的,还没有一个妥当的方法。所以“我”才会困惑,作者对家族纵(历代)、横(旁系)两个层次的解析,都是想找到一个符合家族发展要求,又切合时代变迁的务实可行的方法,这有可能是精神层面的“家族性格、精神纽带”,也可能是物质层面的“财力支持、帮助”,总之,整个家族不能因父辈的去世,而分崩离析,这是作为长子、家族掌门的接班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接替掌门人有些突然,大家应该可以理解的,由于老爷子的平静而安祥地老去,让整个家族都没有准备,对“我”来说也显得非常突兀,是难以接受的,以致于产生幻觉,觉得这是某种预谋、神秘的安排,显看小说中对“我”当时心理的描述:“他死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凌晨四点时,我就觉得是一个预谋,要想方设法把我圈进某个不可知的神秘的坑中,不是加以杀害,而是加以某种程度的封闭。这一切,被那个叫阎王的家伙操弄得多好,多完备,可以说是技艺高超,手段娴熟。这是时空给我挖的一个坑。我不明所以不由自主的掉进去了,掉得很深很深”。父亲走了,他没有来得及对家里人说一句话,并没有对自己的子女有所交待、有所安排,特别是没有对着家庭成员的面,将掌门人的位置传给接班人,告诫其它兄弟姐妹要听老大的话,家族要和睦团结等等,既没有临终托咐,又没有什么书面遗嘱,“我”的接任,只是沿袭世俗的惯例,可是现今这个时代,传统已经被砸地稀巴烂了,所以“我”的心中当然没有作好准备。

既然没有反对的声音,“我”作为家族的长子,就必须好整个家族掌好舵,当然在父辈离去时,作为唯系家族团结强有力的纽带——血缘关系,似乎就会变得松驰了,这就需要“我”去寻找某种精神的力量,一种造越血缘关系的精神纽带,来统一整家族。“我”通过对整个家族的历史的整理、分析,提炼出了一个家族的精神灵魂,也就是“木”,这个“木”有着许多复杂的含义,唯独不是通俗的“呆瓜”或“木头木脑”的意思,这个“木”是一种坚持,是一种执着,也是一种清高,是一远离官场、拒绝趋严附势的气节,尽管刘氏的后人已经没有其先祖的智慧和学识,但这种精神一直流传在“木头世家”一代代人的血液中。但如今的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如作者在第十章第四节《第三代(4)》中所描述的那样:“这样的冲击是强烈的,是划时代的,是千万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巨变。比先辈们所经历的改朝换代的影响还要巨大,也不知道他们脆弱的心灵是否具有必须的抗压强度……”。“我”这里虽然是替第三代担忧,其实也是作为家族掌门人的困惑,他需要反思,统治整个家族的灵魂——“木”的力量是否还能发挥作用,他也许要寻找一种新的力量,使家族在这变革中能立于不败之地,小说中的“我”或者说是作者有没有找到这种精神力量,从目前发表的内容来判断,应该是还没有,所以这正是“我” 彷徨的地方。

这篇小说评论,也许其中观点有些另类,也许和作者的想法是风马牛不相及或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希望作者能够谅解。不过这确实是我读完《木头人》以后的一些真实想法,也许其中有一些我个人思索,因为我和作者有着相似的生活背景,同样也承载着相似的家族的期望,我们之间的想法还是可以相互借鉴的,正如作者的话所描述的这部小说是“一个家族的奋斗史;一部中国农民的心灵史;一部新中国农村变迁史。”,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可以从中读出自己有关“这个时代”的感想的。


本文内容于 2009-8-24 17:35:01 被后张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