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宫本对中国诗词有一定的研究,他也认为平田之诗也算是有品位之作了,几句诗便勾勒出了人物轮廓,也道出了对美人的赞誉和怜惜。

他又站到三大美女的末一位江佳奇的画前。


江佳奇是一身国军戎装,肩章上的三道银杠说明着她的上尉军衔。

她正蹲在小溪边上戏水,双手撩起的水花是平田借助中国画的特点,用色彩留白的方式显然的很自然很真实。

她的腰上别着棕色的手枪枪套,一匹白马正在她身边饮着溪水,看上去是好象赶了路正做着途中的小歇,一脸古典美的自信和平静与周边的自然风景融为了一体。


平田作画十分讲究,以为江佳奇是几个姑娘中身材最高的,因此他着笔的时候画的是她的蹲姿,并且为配合江佳奇“大白妮”的绰号,特地在旁边画上白马相衬,借以以物喻人。

平田为江佳奇画作配上的七绝诗是:

君若倾心白兰渠,

可使美酒溅西堤。

人间五月飞花去,

隔岸可看江佳奇。


宫本和曹胜元不禁叫绝,文化可以净化人的内心世界,处于被美的世界陶醉的内心甚至对战争也会发生潜意识上的抵触。

要是没有这该死的战争,大家都能平和的坐下来和美女一道吟诗作赋,观赏这良辰美景,陶冶着自己的人生情怀,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幅人生长卷啊。


看完了三大美女,对四小美女宫本他们自然就更有了猎奇的心理,忙不及的寻找到了那三幅已经完工人物画,一幅正在创作中的画作了。

“哦,怎么没有苏亚鹃啊,这似乎不大公平吧,老师。”

宫本有些不解,他想,苏亚鹃不能入《七仙女图》似乎不大公平。

但曹胜元却认为平田静二的选择是没错的。


平田静二对宫本的话笑而不正面答,他指着画说:“宫本君先看看画,再看看配诗,然后再发表您的高见好吗。”


三小美女之首画的是谭莉,平田一样让她穿着军服,不过是八路军的灰军装,和先前江佳奇黄色咔叽布国军制服比起来在贴身上稍显逊色一点。但经过平田画笔的点缀也显得十分招人视线。

平田告诉宫本和曹胜元,谭莉并不是四小美女的第一位,第一位的是正在创作之中的那位。


画上的谭莉是骑着一匹枣红马漫步在草丛之中,马匹在低着头在吃草,谭莉一手牵着缰绳一手在额前做着遮阳的姿势。军裤上的绑腿打的十分匀称好看,脚上敞口细带黑色的军皮鞋擦拭的睁亮反光。可见平田在作画的时候非常注意一般人容易忽视的细节,连皮鞋上的皱折也被他留意的画的栩栩如生。


给谭莉的七绝诗也很美。

东方日落西方丽,

碧草一弯到故里。

佳人几多争光耀,

羞杀百花数谭莉。


宫本两人正要对画与诗进行评价那,松下里子敲门说县长周大彬来访了。

“快请周桑进来,这家伙也是个大学者,让他来一起指正,一起指正。”

平田静二正想着要是有周大彬在场,气氛会更惬意点,结果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周大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找老朋友平田静二聊聊天,伺机套出“天网行动”的点滴内幕来的。没曾想宫本树林和曹胜元先他一步到了,并在此赏画半天了。

一番握手寒暄的俗套后,周大彬也欣赏起了平田的画作,这次是曹胜元给这位县长大人义务的当起了解说员。


周大彬没从所谓艺术的角度欣赏平田的画,他敏锐的感觉到平田做这些画的目的既是美术作品,也是留做他的镇所之宝,以此来渲染他特种所不同于其他慰安所的档次。当然,这里也有平田对获得这些女军人作为俘虏的一种臆想成分。

对于这些画和所作之诗,对文学艺术也造诣不浅的周大彬感觉基本符合事实,画的也的确是不错。

他认为这日本人也多多少少有些变态,还正经八百的为姑娘们排好了名次,虽说名次上排的也无什么过错。


周大彬自然也是恭维了一番,他心里对被鬼子数次在自己面前提及的赵嘉未被列入七美女感到了庆幸。

他可不希望日本人总惦记着他的手下赵嘉。


继续开始观赏后,排在谭莉之后的竟然是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姑娘,只是在看了平田画上的署名和诗才知道她叫张蕾,是《中央社》驻第九集团军的中尉记者。

只有宫本大佐是和平田是知道的,因为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捕获张蕾早已是日军军部给他们的指令。


宫本见大家都挺纳闷的,就帮着平田解释了起来。

“张蕾是江苏苏州人,今年24岁和周洁,谭莉、江佳奇同年,比许轶初小一岁。毕业于武汉芭蕾舞学院,由于战争,她没能如愿的从事她所学的专业,而在22岁时入伍并进入中央社。这小娘们笔杆子挺厉害,丝毫不逊色于周洁。她的文章反日的杀气很重,军部一直对其恨之入骨。从平田君的画像上可以看出她长的很秀气,长圆脸,一笑两个迷人的酒窝,身材也极佳,因此把她列如三小美女之列不该有疑义的。”


大家这才注意到了张蕾的那幅画。

只见她身穿国军中尉军服,手扶着一部军用卡车的车门框,掐着腰间的左轮手枪套,露出两个漂亮的酒窝在笑着。

这是宫本通过他的情报网搞来的张蕾的照片,这次平田完全是按着照片上的实际情况画出来的。并且他还知道张蕾原先是学芭蕾舞的,后来才改行做的记者。

为她所配的七绝诗是:

落雁见此飞过没,

沉鱼好流妒忌泪。

文武双全何人比?

总叫想起美张蕾。


“好啊!”

大家“哗哗哗”的拍起了巴掌,并且也周大彬和曹胜元第一次对国军的这位才女记者有了第一印象。


对于“四小美女”第四人,就就是最后一位,大家一下子议论纷纷起来了。

因为平田画的是贺倩。


这下,连宫本也觉得不能接受了。

“老师,您是不是搞错了人啊?不错,要论相貌贺倩的确是不亚于谭莉和张蕾,但贺倩的身份不是军人,只是一个服装店的女老板,哪儿有资格进特种所那?不符合特种所进人的要求啊,更别说让她入老师之画了。”

他提出这第三人应该在八路军的苏亚鹃和杜玫、黎燕以及女卫生员郭玉兰,以及国军的上官芸、阎敏中产生才对。

周大彬和曹胜元也一致同意宫本的意见。


“呵呵,诸位可以坐下休息了,已经是午饭时间了,都别走,我让里子小姐派人去鸿生酒楼叫桌酒菜来,咱们小斟几杯,边吃边说好了。”

平田并没正面回答有关贺倩的问题,这让周大彬有点坐卧不安了。

难道平田已经察觉到了贺倩是许轶初手下的上尉情报官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无论如何也得通知到许轶初,让她撤人。


平田在酒菜未来之时,重新给在座的泡了一壶上好的茶。

“大家别感觉纳闷,不理解。首先大家承认不承认贺小姐的确长的出众那?”

大家对这一点没疑问,都点了头。


“好,也就是说大家认可她比苏亚鹃、黎燕和上官芸她们漂亮不是?”

平田自己没坐下来,象分析什么案情似的踱着步说道。

“是啊,是啊,但她不是军人啊。”

曹胜元抢着说了出来,在座的人里数他最年轻了,今年28岁。


“关键就是她的确不是军人,因此你们都觉得不理解。首先我要说请诸位不要忘了我画的是七仙女图,不是七女军人图。再一个,现在已经有国际舆论在谴责军部搞特种慰安所了,说我们违反日内瓦公约,虐待战俘和女战俘,我估计是上次跑掉的那些英美女战俘散出去的风。所以我特地把这个不是军人的贺倩放进去,今后传出去,我的画作也和特种所挨不上边的,免得有谁做捕风捉影的宣传。这仅仅是艺术的体现,我不想让我的画和政治上牵上瓜葛。”

平田说出了自己作画时的思路和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