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外交”能否为朝鲜带来转机

在古今中外,在各国的交往当中。各种各样的外交行为,屡见不鲜,入美女外交、金钱外交、先礼后兵等外交数不胜数,但是,在这花样繁多的外交手段当中,要数葬礼外交最为独特。

“葬礼外交”,是指某一国家的政要不幸去世,而与该国有着紧张关系的国家因谋种原因曾与该国发生过军事冲突。由于某一方急于改变这种紧张关系,并试图通过对话用以改变或缓解这种这种关系。但是,由于双方的立场观点以及曾经发生过军事战争和一些不为人所指的原因,使得谁都不想信谁,以至于,双方的对话途径不畅,无法向对方表明自己得立场和主张。只有等待某一特定的时期和某一特定的方式,“葬礼外交”就孕育而生。一方趁着这国家的某一政要的去世以参加这一政要的葬礼用以改变双方关系或以此达到某一目的。

葬礼外交,早在两千多年就曾有过先例,我们所熟知的《三国演义》当中的“卧龙吊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曾与苏联在弹丸之地的珍宝岛发生激烈的军事冲突,以至于苏联在中苏、中蒙边界陈兵百万,甚至要对中国实行核打击。双方谁都不信谁,可是,中苏两国都想改变这一双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可双方对话的途径不畅,急需对话的手段和场合。恰好,越南总书记胡志明不幸去世,做为越南的老大哥、老大姐的苏联和中国,均派自己国家的吊唁团,前去参加胡志明的葬礼。苏联派出的是由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科希金率领的吊唁团,前去参加胡志明的葬礼。而中国曾先后两次派出官方吊唁团参加胡志明的葬礼,为了不与苏联在胡志明的葬礼上与科希金见面,中国曾先后两次组织吊唁团前去参加胡志明的葬礼。第一次是有外交部的一名副部长带团参加,后来由周恩来亲自率团第二次参加胡志明的葬礼。做为胡志明的老朋友,周与胡有着四十几年的友谊,做为老友,对于胡志明的不幸逝世,周恩来十万分悲痛,周恩来决定亲自率团第二次参加胡志明的葬礼,对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的不幸逝世,中国先后两次派出吊唁团参加同一领导人的葬礼,古今中外实属罕见,同时可见周恩来的用心良苦。

虽然,在胡志明的葬礼上中苏两国的领导人没有见面,但是,越南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传话做用。否则,就不会有科希金在飞回苏联后有转回中国与周恩来在南苑机场见面了,就不会有周恩来怒斥科希金了,虽然,这次见面并没有改变中苏两国的立场和观点,但是双方是在坦率地向对方表明立自己的观点。此后,中国又接连三次参加了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夫的葬礼。中苏两国逐渐的改变了各自的立场和观念,有了对话的场合,就有了后来的戈尔巴乔夫的访华,中苏两国关系基本走上了正常的道路。

由于,朝鲜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执意进行核武试验,使得朝鲜处在极为不利的环境当中,内局不稳,金正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准备让自己的小儿子金正云担任朝鲜的未来的领导人,这个没经历风雨没有打过一枪一弹的年仅二十七岁的毛头小子担任人民军的大将,这在是世界军事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可以进吉尼斯世界纪录了。金正云能不能应付得了朝鲜的险恶局面,这个朝鲜未来的领导者能不能镇住吴克烈、吴震宇这些朝鲜的老军头?显然是不能的。外交上,朝鲜的外部环境是十分的险恶的,当初,中国与速联闹翻的时候,在中国的后面,我们还有越南、缅甸、朝鲜、罗马尼亚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和帮助。可是现在的朝鲜谁还会支持他?他连最后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为他甘洒热血的亲密朋友的中国都拒之门外,朝鲜除了封闭、落后、独裁、专制、妄自尊大以外还能剩下什么?

朝鲜现在急于改变这种局面,一方面对美国示好,让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带走因“误入”朝鲜而遭扣押的两名女记者,又向美国的一个州长抛媚眼,和美国进行直接对话,使美朝关系正常化。同时利用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不幸逝世,让金永男率朝鲜吊唁团参加金大中的葬礼。甚至传出金永男要会见韩国总统李明博,传达金正日愿以缓和与韩国的紧张关系的口信,但这一消息遭到韩国方面的否认,至于金永男和李明博之间说了什么,外人无从知晓。

这些一切都表明,朝鲜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风雨飘摇的境地。朝鲜所能打的牌已经惟数不多了,外交、军事、经济当中的一切的一切在金氏王朝的重压下,已经跨塌了。“葬礼外交”已经不能为朝鲜带来根本性的转变。这只能加速朝鲜现政权的垮台,因为,朝鲜的底牌,在金永男向韩国总统李明博转达金正日急于要与李明博见面的口信的时候就已经亮出来了。在成为“核武国家”的时候已经朝鲜的垮台就已经注定了。


本文内容于 8/25/2009 12:40:20 PM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