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34章:地中海攻略(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马耳他,这个地中海最重要的要塞,控制住马耳他就等于占据了地中海中部的战略要冲。这个要塞岛是英国“不沉的航空母舰”。所以在9月初遭到空袭以来,其一直被意大利空军将近500架新式作战飞机以及德国空军第11航空军同样500多架作战飞机所笼罩。轴心国飞机每天前往马耳他的次数,9月分开始几天一般都为200架次,随后达到了1000架次!在如此高密度的轰炸下,马耳他已经被轰炸得支离破碎,4个主要的港口都不能使用,3座机场也被完全的破坏。由于敌机每天都来轰炸,使得马耳他恢复机场和港口的行动变得异常的困难。在失去了直布罗陀和亚历山大两支强大舰队的支援后,原本驻守在马耳他的英国K舰队和1个航空联队被迫撤离了这座海上要塞。而且更要命的是,由于海上运输线被切断,所以马耳他地区的补给也十分紧张。一天一名士兵的口粮热量从2500大卡降为750大卡,根本无法正常满足部队的战斗需要。而普通的平民的口粮则更少,很多人饿死或者冻死(缺乏食物造成的体温下降),从而造成整个马耳他驻军的战斗力大减。

一场风暴即将开始!

9月5日,德意联军司令部在西西里岛的卡塔尼亚军港举行了联席会议,对登陆马耳他的行动作出最后的敲定。

出席这次联席会议的人,个个都是两国军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包括意大利总参谋长卡瓦勒罗、空军司令巴尔博、海军司令康皮奥尼、海军参谋长里卡德、水面舰队司令亚基诺,登陆部队总指挥梅塞中将,德国驻意大利“军事总顾问”里希特霍芬,地中海舰队司令西利亚克斯,第11航空军的军长普察尔,还有一批海陆空军的中级将领,真可谓将星璀璨。

卡瓦勒罗元帅首先说:“诸位,攻占马耳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可以切断英国驻北非部队与英国本土的联系,可以极大的削弱他们从英国得到的补给,使他们变成孤军。攻占马耳他的意义还不单在地中海,我们趁此胜利,还可以把土耳其拉下水,土耳其政府很可能加入我们轴心国的阵营,小亚细亚陆桥控制在我们的手中,这个地区就没有什么国家或组织能够阻止我们意大利和德国强大的空军和陆军集群杀向中东,我们以‘解放者’的身份出现在本来就已经与英法离心离德的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扶植当地傀儡政权,然后可以获得我们宝贵的石油。这样,中东和北非尽在我们的手中,地中海成为我们轴心国的内湖,全部海面都在意大利和德国空军和海军的控制下,英国想在那里有所作为我认为也是不可能的了。再加上我们一些其他对付英国的办法,英国肯定会投降的。而我们也可以挥兵向东,可以专心对付苏联。而且由于我们掌握了土耳其和中东,还可以自土耳其和中东构成的南线直插乌克兰和高加索,这里是苏联‘柔软的下腹部’,东南并举的钳状攻势将为善于运用装甲部队的陆军创造更加有利的大规模合围苏军的机会。另外还要提防在我们的军队在攻占小亚细亚、中东进而杀向北非的整个过程中,苏联会不会从我们北面的侧翼发起一个大规模的、战略性的进攻。我觉得斯大林可能会有这个动机。这个是需要我们在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加以提防的。当然,所有的一切可能都在于首先夺取马耳他。下面先让参谋介绍马耳他的基本情况。”

于是作战参谋开始介绍情况:“马耳他岛的地形为石灰岩丘陵地,地势西南高﹑东北低。西南部最高点海拔253米。南和西南海岸陡峭,多溶洞。北和东海岸低平,岸线曲折,海湾水深隐蔽。土壤瘠薄多石,树木稀少,多矮小灌木。属于典型的地中海型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湿润,全年日照充足。年降水量约530毫米。秋冬两季常遭风暴袭击。这是该岛的一些地理天文情况。”

“在岛上修建有哈尔法尔、卢卡和塔卡利三个机场,在卡拉弗拉纳建有水上飞机基地和雷达站。英国空军的作战飞机为1个航空联队,有100多架飞机,在我们前段时间的空袭中已经损失殆尽。在岛上的陆军力量主力是澳大利亚第7师,英国陆军也有部分兵力,编制为:

1.皇家信号部队“马耳他”信号连;

2.皇家炮兵第26反坦克团,辖第15,40,48,71反坦克连;

3.皇家炮兵第7防空团,辖皇家马耳他炮兵第5防空炮兵连,皇家马耳他炮兵第6防空炮兵连;皇家马耳他炮兵第7探照灯连;(缺皇家炮兵第10,13防空炮兵连);

4.皇家工程兵第16要塞连;皇家工程兵第24要塞连;

5.皇家马耳他团第1营;

6.皇家马耳他炮兵,辖第1重炮连,第2重炮连,第3重炮连。

“我们已经控制了突尼斯海峡,也可以说是控制了地中海,已经取得了绝对的海空军优势……”

“我们还不能过分乐观,对于攻占马耳他岛,我个人认为这需要陆海军及航空兵的密切配合,才能在短时间内成功。”发言的是亚基诺海军上将,作为这次战役的海上行动总指挥,他不无担心地说道:“马耳他岛上面驻守了澳大利亚一个整编师,还有英军许多技术兵种部队,要想强行攻占它,估计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大家知道,对驻守了大量部队的小海岛,特别是要塞式海岛发动攻击行动是最困难的。”

“要想夺取马耳他岛,关键是登陆作战,我海军步兵第2师愿意担任登陆马耳他岛最艰巨的战斗任务。”一向以脾气火爆著称的德国海军步兵第2师的师长恩斯特.薛艾伦海军少将争着要担任攻击主力,他可不想被意大利的同行抢了这个夺头功的机会。

“我服从统帅部的安排。”坐在他旁边的意大利海军第1海上机动师的师长佩罗塔海军少将简单地说。

德国海军的海军步兵师和意大利海军的海上机动师,都是海军陆战队部队。德意两国的穿越者知道,要夺取欧洲大陆的霸权,变地中海为轴心国的内湖,特别是要打败英国,渡海登陆作战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一开始就筹建海军陆战部队,初定规模各1个军,并在战前至少使1个师形成战斗力。按理这类部队应称为海军陆战师,但由于历史上美国的海军陆战师大名鼎鼎,为了避免重复,所以要取新的称谓。德国元首选的是“海军步兵师”,这是二战历史上德军真实存在过的,当时战争末期德国兵员严重不足,于是从海军中抽调人员组成了所谓的“海军步兵师”,装备陆军武器,作为普通陆军步兵师来使用,在残酷的末日血战中损失殆尽。但这些身穿深蓝色水手制服的海军步兵作战极为顽强,死拼到底,所以被对手敬畏地称为“蓝色党卫军”。如今德国元首组建陆战部队,就命名为海军步兵师,但却是真正的登陆作战部队(其实苏联在卫国战争中也有类似的做法,组建了几十个海军陆战旅和海军步兵旅。海军陆战旅用于登陆作战,海军步兵旅当普通陆军步兵使用)。如今用于马耳他登陆作战的,是尚未完全装备和训练好的海军步兵第2师(海军步兵第1师在德国本土)。至于意大利领袖,则将海军陆战部队命名为海上机动师(Celere Division),现在用于马耳他登陆的,是首个形成战斗力的第1海上机动师,赋予的称号是“萨窝亚”师(Eugenio di Savoia)。

意大利海军参谋长里卡德这时说:“我的意见是2个师同时在马耳他岛东北处的低平浅滩处登陆,德国师在蓝滩,意大利师在绿滩,对岛上的澳大利亚师形成最大优势,使其顾此失彼。要知道我们对岛上英军有压倒性优势,投入的登陆部队达2.8万人,作战飞机1000余架,战斗舰艇和辅助船只约300艘。主要舰队有两支,一支是亚基诺海军上将指挥的由‘杜伊里奥’号和‘多里亚’号2艘战列舰组成的掩护舰队,另一支是由西利亚克斯海军中将指挥的由‘加里波第’号和‘齐柏林’号2艘航空母舰组成的的特混舰队。登陆时间定在9月10日为宜。”

在座众将领同意了里卡德的意见,之后卡瓦勒罗元帅便开始像个仲裁员一样,给一众将领分摊任务。在这次重大军事行动中,德意两国的高级将军们多次都为任务的分配而争得面红耳热。

“现在就让我们来商讨一下,登陆作战时应该注意的问题。”见各个将军都基本接受了任务的安排,卡瓦勒罗征询各个将军对于战役中需要注意的细微事项。“首先我来谈一谈,由于这次行动是我们两国自战争爆发而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登陆作战行动。作为最高统帅,我要求战役打响后,在座的将军,特别是地面部队,每个小时便向我报告一次战斗的情况,以利于我及时掌握情况和作出协调指挥。”卡瓦勒罗一边说,一边把目光望薛艾伦及佩罗塔两人,这个要求是特意为这两个登陆部队指挥官而设的,在座的将军都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现在让我来说说这次登陆作战计划的细节。”作为登陆部队总指挥的梅塞中将,开始向大家阐述这次作战行动的步骤。梅塞认为,由于轴心国空军对马耳他岛实施的连续轰炸取得的明显的效果,夺取了制空权和制海权,完全可以使用奇袭的方法进行登陆作战。这种登陆方式引起了德国海军将领的不满,因为奇袭的方式就是指在不进行事前战舰炮火和舰载空中火力掩护打击下,突然登陆作战。

“我对这个作战安排持保留意见。”对于这种把海军战舰作用大幅降低的打法,身为航空母舰机动编队指挥官的西利亚克斯当然不能赞同,看了看登陆战舰掩护编队的指挥官亚基诺闭口不语,西利亚克斯不得不开口说道:

“按照情报显示,在马耳他岛上有一个澳大利亚师,以及英军大量的技术兵种部队,还有50辆重型坦克,其战斗力不容忽视。如果不进行充分的炮火及航空火力准备,就算能顺利登陆,也将遭到敌人坦克集群的威胁。”

“我们的目标是登陆,如果一开始战舰就靠岸炮击,那就等于告诉敌人我们将要登陆的正确地点,那就失去了登陆的突然性,敌人就将有时间提前调集兵力,登陆先头部队将难以夺取滩头阵地。”梅塞还没等西利亚克斯说完,便略表不满地说道:“只要能在一开始顺利夺取滩头阵地,把重武器运到滩头上架设起来,就不怕英军的坦克冲击。”显然梅塞对自己的作战安排很有信心,并不把西利亚克斯这个德国将军的话放在心上。

见到里希特霍芬向自己打了个眼色,西利亚克斯也只得把想说的话吞到肚子里,谁叫这里是意大利人的地盘呢!

此时里希特霍芬谈道:“对马耳他岛可以不实施炮火及航空火力准备,但登陆时必须把戈佐岛的4门381毫米超级重炮打掉,它们对登陆兵和掩护军舰的威胁太大,又藏在山崖中,而我们军舰上的主炮最大的只有320毫米和280毫米,对射绝不是其对手。我提议由航空母舰上的俯冲轰炸机低空投弹将其摧毁,拔掉这根芒刺。”

梅塞对此倒是非常赞同:“对、对!一定要先把这4门超级要塞炮搞掉,而且可以迷惑敌人,以为我们会先在戈佐岛登陆,转移他们的视线。”

虽然这次卡塔尼亚战前协调会议中难免有些不协调的声音,但总算是一次成功的会议,里希特霍芬在这次会议上充分显示出其把握大局、协调各方利益的能力,也让西利亚克斯见识到上位者必须具备的政治手腕和亲和魅力的重要性。做个将军容易,做个统帅却难,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战前协调会议结束后,将军们各自返回到自己的部队指挥部或者基地,为登陆马耳他岛的战役做好最后的准备和训练。西利亚克斯也就搭乘接送他的水上飞机,返回“齐柏林”号。

总攻的命令吹响了战役的号角,9月9日这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轴心国的所有参战部队纷纷向马耳他岛前进,矛头直指岛的东北部地区。在恶劣的天气下实施登陆,虽然对登陆部队不利,但恶劣的天气也令守军因此放松了警惕。任何军事行动都是斗智斗勇的赌博,计划制定得再好,都会有意外的发生,关键是参与其中的人能否因势利导,随机应变。

迎着急风顶着恶浪,早已海上加油完毕的德国地中海舰队率先开拔,引领在西西里岛集结的登陆舰队,向马耳他岛东北海岸驶去。意大利掩护舰队由舰队司令亚基诺海军上将指挥,编成4个舰群:第1舰群以旗舰“杜伊里奥”号、“多里亚”号战列舰为核心,另编有4艘驱逐舰,从那不勒斯出发。第2舰群由第1分舰队(改编后的意大利海军水面舰艇有8个分舰队)组成,有重巡洋舰“扎拉”号、“波拉”号、“阜姆”号及4艘驱逐舰,该舰群从塔兰托港出发。第3舰群由第2分舰队组成,有重巡洋舰“的里雅斯特”号、“特伦托”号、”波尔萨诺”号及3艘驱逐舰,该舰群由西西里岛的墨西拿港出发。第4舰群有轻巡洋舰“阿布鲁齐公爵”号、“加里博迪”号和2艘驱逐舰,从布林迪西港出发。

300多艘各类舰船载着2个作战师及其装备踏上了征途。其中包括主力战舰: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11艘、驱逐舰18艘。大型运输舰53艘(主要运送陆军的重型武器)、步兵登陆舰128艘、炮火支援登陆艇16艘、浅水坦克登陆舰15艘(主要搭载能在浅水中使用的坦克,是两栖坦克的前身)、扫雷艇32艘、猎潜艇23艘、大型油轮6艘、补给舰12艘等等,拖船、鱼雷巡逻艇及其他众多的小型舰艇和辅助船只就不一一详细列出。

9月10日拂晓,位于地中海马耳他的戈佐岛地还是象往常那样,将要迎来一天的黎明。戈佐岛(Gozond)是仅次于马耳他岛的第二大岛,全岛呈略微变形的字形,面积为67平方公里,处于马耳他岛的最西面,人口8万人。该岛比较封闭,因此较多地保持了自然风情和人文景观。这座岛的历史十分的悠久,据考古专家发现在5000年前就有人居住。岛上的吉干提亚巨石(Gantija)神庙遗址,据考证建于约公元前3600年前。但是,作为马耳他要塞的一部分,这个地区的防御并不算十分的严密。和马耳他岛上的卢加、哈尔法尔机场相比。戈佐岛上的加尔布机场并不算一个很大的机场。由于场地的限制,这里并不能够存放很多的弹药和油料。所以在一开始,这里只是作为英国战斗机部队的备用机场使用。而且这座岛所处的地方位于马耳他岛的最后方。一般从西西里起飞的德国空军飞机轰炸这里的次数并没有轰炸马耳他岛的多。而且,当时为了全面的保证马耳他岛的安空中安全,英国人将大部分的高射炮火力全部调往了马耳他岛。这里只留下了1个高射炮连在内的9门20毫米高射机关炮。

虽然英国人并不重视,却并不意味着这里的防御十分的脆弱。英国人在这里的防御还算比较不错,兵力为1个装备布伦机枪车和迫击炮、高射炮的加强连。

除了平坦的南部地区之外。戈佐岛的其他地方四处都是悬崖峭壁。没有平坦的沙滩,也没有较浅的浅滩。北面陡峭的山崖普遍高达数百米,怪石嶙峋,想要攀登十分的困难。

所以,整个戈佐岛的北面几乎无法突破。而这座岛的南面虽然地势平坦,但是这里却是防御的最强地区,守军大部分的兵力都放在这里。大约2个加强排控制着这条海岸线不足4000米的地带。

另一个让英国人放心的就是设立在玛格拉(Mgarr)的被称为“玛格拉堡垒”的超级炮台。这个炮台位于戈佐岛西美克里和奥尔拉港之间的一个突出的地区,地势十分险要。从1560年起马耳他人为了抵抗土耳其人的攻击就在这里设置了炮台。在1761年,这座炮台勇敢的抵了土耳其侵略者的攻击。而英国人也在原来这座炮台的基础上加以修筑,钢筋混凝土建筑代替了原本的花岗岩结构。原本的青铜大炮也被换成了现代化的火炮。整个炮台的布置可谓十分的精密。炮台共分三层。下面两层布置了4门被称为“马耳他守护者”的海岸要塞炮。这些重炮是阿姆斯特朗-维克斯公司建造的381毫米后装式要塞炮。这些火炮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历史,但是仍然状态良好。为了增加火炮的射界,英国人还专门给这些火炮安置了大型的液压转台,使得每门火炮的射界从原来的30度增加到90度。这样一来,4门巨炮就能够覆盖马耳他全岛和周边海域,控制住整个环岛地区的海岸线。

“玛格拉堡垒” 对于轴心国军舰的威胁是最大的。只有摧毁或者压制住英军的海岸炮火力,轴心国的各类战舰及登陆舰才能快速平安地逼近海岸射击,或者靠岸卸货。正是由于这些海岸炮的存在威胁,意大利海军担任对岸炮击的战列舰和巡洋舰才不得不撤出到离海岸较远的海域。

要除掉这些海岸炮阵地还真不容易,这些海岸炮并不是露天摆放的,而是安置在永久性的山洞式掩体炮库中。这些炮库异常的坚固,而且多数是为火炮量身设计建造的,每一个海岸炮库只放置一门火炮,多是采取挖空山体外加石料钢材堆砌修筑而成。进出口均有铸铁大门封闭,炮库内比较宽敞,火炮放置在主洞中专门的炮槽内,炮管从射击孔中略为伸出掩体炮库外,可上下和左右调整射击角度。炮库中通常设有耳洞,供弹药存放和淡水食物存储,弹药最少备有4个基数(280发),可供1个炮班10个人生活2个星期的给养。这样的全封闭式永久性山洞掩体炮库,能承受数枚飞机重磅炸弹和战列舰大口径炮弹的直接命中而安然无事。

作为这次轰炸行动的指挥官,德国航空母舰“齐柏林”号的瓦尔道海军中校在出发前便仔细阅读过侦察机发回来的相关情报,及由舰队参谋人员制定的应对轰炸方案。“齐柏林”号和意大利的“加里波第”号2艘航空母舰加起来出战的俯冲轰炸机数量大概在60架左右,要想摧毁炮台,60架飞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需要战机飞行员的出色表现和指挥官的卓越指挥,两者缺一不可。

10日清晨6时10分,“齐柏林”号航空母舰上的3个Ju-87C式俯冲轰炸机(“海上斯图卡”)中队和“加里波第”号航空母舰上的2个俯冲轰炸机中队,共60架飞机,在瓦尔道中校的率领下,一架接着一架破开海面上的淡淡迷雾,在航空母舰上长达240米的甲板跑道上升空而起,在母舰上空盘旋一周后纷纷爬升至高空。整个起飞过程还算顺利,机群集结完毕后迅速南去,消失在战舰官兵的视线中。

“我们还是回去指挥室收听高频无线电台吧。”西利亚克斯对“齐柏林”号航空母舰的舰长艾莫里.齐柏林海军上校说。由于这次参加作战的飞行员中都是第一次作战,西利亚克斯特意到甲板上观看参战舰载机的起飞情况。回到司令塔,西利亚克斯习惯地坐在指挥桌后的那张长脚木椅上,示意通讯兵把连接高频无线电台的扩音器的音量调大一些,以便于收听了解实时的战况。

“尼伯龙根呼叫指环,请派一个分队攻击敌东侧高炮阵地。”深知英军海岸炮阵地的坚固性,瓦尔道中校集中手上的舰载飞机对“玛格拉堡垒”实施密集攻击。“齐柏林”号的俯冲轰炸机中队在收到攻击指令后,一个分队6架Ju-87C式俯冲轰炸机,从高空盘旋的机群中分离开来,每3架为一路纵队,向位于“玛格拉堡垒”东侧的两个高炮阵地俯冲了下去。英军高炮阵地上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见德国舰载机穿云而下,直扑下来,立即枪炮齐鸣,对着德机就是一番疯狂扫射。这6架打头阵的“指环”第一分队的飞机,其驾驶员都是经过多年训练的资深老鸟,凭借“海上斯图卡”的俯冲高速,冒着弹雨炮幕构成的火网威胁,置生死于度外,一边亡命俯冲,一边适时规避,硬是穿过敌人的火网,先后在800米的空中投下了燃烧弹。12颗燃烧弹爆炸组成的火焰,映红了大地,照彻了天际。受燃烧弹的打击,本来疯狂咆哮的英军对空炮火一下子哑了音。因为要对空射击,高炮阵地多数是半敞开式的,燃烧弹产生的烈焰轻松地蹂躏了高炮阵地中的英军士兵,被燃烧弹大火直接烧身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极度痛苦、恐惧、徒劳挣扎中死去!

燃烧弹,顾名思义其杀伤力不在于爆炸,而在于大面积广泛的燃烧,是一种战术性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德国人只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便制造出适合实战使用的第一代燃烧弹,并首次投入到战争中,果然取得了出乎预期的理想战果。这时德军使用的燃烧弹严格来说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凝固汽油弹,只能算是其前身,但其威力也不容小视,对开放环境下的软目标杀伤尤为巨大。

为了很好地打击英军的381毫米海岸炮阵地,瓦尔道中校这次采取传统的轰炸方法,指挥2艘航空母舰的舰载机,按部就班逐渐展开对地面的轰炸。首先解决了英军的高炮阵地,把部署在这个方向上的4门高射炮率先打哑,使后续的飞机俯冲轰炸的安全系数得到提高,毕竟轴心国方面并不是所有的飞行员都是经验老到的,有一半的人是新手。

在这60架俯冲轰炸机中,挂重磅炸弹的有24架,而挂燃烧弹的却多达36架。要想从炮台的掩体上盖处炸开炮库,有限的重磅炸弹实在难以做到。不过由于炮台修筑得比较宽大,坚固性当然不及那些点状的碉堡工事,而供人员和火炮进出的炮台大门,就是炮台的防御弱点所在。炮台入口大多是呈30度角倾斜向下,延伸进山体,出入口的大门造得又高又大,方便火炮进出。同时由于火炮发射时会产生巨大的后座力,空气会随之鼓动,炮库铁门通常不会是铁板一块,会留有相当的空隙,利于空气的流通。

“挂重磅炸弹的俯冲轰炸机先投弹,以分队为单位,一个分队轰炸一个炮台,注意瞄准敌人的炮台大门来投弹。”瓦尔道中校当然知道要想制敌于死地,必须挑对方的要害部位来打。炮台大门在阵地的后方,要想命中它有一定难度,俯冲轰炸机从高空俯冲投弹所要求的角度比较刁钻,对飞行员的飞行技术要求较高。但一个分队去炸一个炮库,只要有一两枚炸弹命中目标,相信就能在炮库大门上打开个口子。

在瓦尔道中校的协调指挥下,24架舰载俯冲轰炸机,在空中分成了4个分队,每个分队6架,分别向下方4个381毫米海岸炮阵地实施了轮番投弹。四路飞机纵队从天空中不同的方向,如瀑布一样自高空前赴后继地冲下来,飞机的引擎声、破空声,炸弹投掷时的尖啸声、着地爆炸声,令地面的英军听到者心胆俱寒,一个又一个重磅炸弹接连在岛上爆炸,仿佛整个小岛都要震动下沉似的。

“看来前段时间的强化训练总数没有白费。”在高空盘旋观察的瓦尔道中校对于这一轮的轰炸颇为满意,4个炮库的铁门被炸开了个大口子,弹药总算没浪费。“挂燃烧弹的轰炸机,集中轰炸大门遭破坏的炮库。”中校立即命令其余轰炸机跟进轰炸,不给英军堵塞炮库铁门的机会。

早已在空中盘旋得有点不耐烦的36架俯冲轰炸机,一接到攻击命令,迅速分成4个纵队,每队9架,如老鹰抢食一般,争先恐后地从3000米高空猛扑了下来。燃烧弹低沉的爆炸声霎时间响成了一串,72枚燃烧弹高密度地投掷到戈佐岛上,来了个中心开花,英军的4个381毫米海岸炮阵地顿时陷入怒火炼狱之中,随风乱串的烈焰,犹如狂躁暴怒的恶魔,在英军的炮阵地上又跳又叫。疯狂的火焰无孔不入地钻进英军的炮库中,燃烧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事物。“轰轰轰轰轰”,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英军炮库中传出来,大火引燃了炮库中存放的炮弹,试问有什么工事能抵挡上百发炮弹在内部的连环式大爆炸?英军炮台就如粉沙一样坍塌了下来,内里的英军自然是尸骨无存,海岸大炮也成了废铁一堆。英军在马耳他要塞上精心部署的海岸重炮就此被敲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