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一(风云卷南天) 第八十四章:谨慎为上

王大三 收藏 1 2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江佳奇收到了这份神秘的电报,知道是同盟力量的人发来的,也不敢多耽搁马上转发给了已经到了景德的许轶初。

许轶初看了电文,上写:许处长,袭击机场一事万不可行,日军早有准备,请注意敌“天网”行动。

电文没有署名,连化名都没留下。

她放下电报稿沉思了起来。


发报人显然知道日军要运送新一批的女战俘过来,并且日军也早就为此做了准备,他们预料到国共方面都有可能对运送过程进行阻挠和袭击。所以准备好了应战,这个准备行动的名称就叫“天网行动”。

许轶初相信这份东西不是敌人伪造的,而一定是自己的人知道情况紧急冒险发来的密电,不是中统的人就是八路军方面的特殊情报人员。


在此之前她也收到了沈一鹏的电报,沈一鹏告诉许轶初他和他的行动队员们已经找好潜伏地点,正在组建一个修车行。并且他已经通知了八路军方面要求派人联合营救行动,也就是由戴笠定下的“归雁行动”。


许轶初考虑了一番,觉得在没弄请日军的“天网行动”内容之前贸然是进行“归雁行动”是非常不利的。她让自己的新助手妮可.丽尼亚中尉给沈一鹏回电,告诉他认真筹建工作站,也就是那个名叫“恒发”的修车行,袭击机场的事暂时取消,根据具体情况另外定下新的行动时间。

这次许轶初从四关山回景德,把妮可.丽尼亚和横本雄一带了回来,两个同盟者战友各自身怀绝技,丽尼亚的通讯监听和特工素养以及横本雄一的特战技巧和勇敢忠诚的作风,都能为自己帮上大忙。


不过,沈一鹏接到了许轶初的来电,甚为不满。

他对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行动组组长余满囤说:“咱们的许姑娘是不是太过虑了啊,戴局长可是心急如焚多次催促归雁行动了,她这说取消就取消了,眼里还有戴老板吗?”

余满囤说:“主任,也许许处长有可靠的情报来源那,不打无把握之战也是对的嘛,再说戴局长也要我们多听许处长的意见啊。”


沈一鹏说:“我看不见得,要是什么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岂不是换谁都能干了吗。就说她许轶初,自己曾经也是孤身两闯三合城了,她那就不叫冒险?合着我们这么些爷们联合着八路军一起行动反成冒险了,我看啊这丫头多少是怕我们抢了她的功劳,非等她亲自带队来干归雁行动不行。”

余满囤不好再多说,问:“那沈主任的意思是?”


沈一鹏说:“我的意思那,是许丫头的提醒也对,咱们得留神着点鬼子的阴谋,能先查清了鬼子的动向再相机行动更好,不打无把握之战这本身没错。但就此取消了行动,未免太弓杯蛇影了点。这样,你让阎敏马上给许丫头那边回电,告诉她我们明白了。”

这次沈一鹏三合之行,把机要员阎敏少尉从通讯总站江佳奇手上要了过来,也带到了三合。


阎敏很快便给许轶初回了电。

随后,她按照沈一鹏的指示又给小锅山滇西南第一军分区发去了电报,要求商谈联合作战袭击机场的事。

她的这份电报是瞒着景德的许轶初发的,完全是沈一鹏的自作主张的决定。

许轶初则暂时的松了口气,认为他们说“明白了”就是在接到自己的提议后已经取消了行动准备了。


许轶初决定自己再去三合一趟,找一下曹胜元,争取能打探出一点有关“天网行动”的内幕消息来。

因为她觉得八路军里谭莉的做法是对的,塌塌实实对平田的特种慰安所进行缜密的侦察,做好彻底捣毁它的准备。不能老是把精力放在来批女战俘就从设法和鬼子汉奸干一仗,这样是既费精力又冒风险,人员的损失也很大。并且也挡不住鬼子多种的运送方式,必须得从根子上解决问题,那就是针对特种所下狠勺子才行。


但小锅山的张唯三和周洁并不知道许轶初的真实想法,本来想通过许轶初的单线联系人找许轶初沟通一次,但最近老莫推说身体不好,一直在三合自己的茶楼里修养,连特委开会也请假不来了,因此和许轶初的联络也就不再那么便利了。

老莫推病也是有原因的,他完全知道“天网行动”的内容,告诉许轶初吧,怕日本追查泄密一查准查到他身上来;不告诉她吧,出了大事又怕特委这边调查组谭莉会怀疑到他头上。

所以老莫拿出了他特有的滑头精神,装起了病。弄得连土肥原机关长也电告三岛和宫本,不要惊扰老莫,让他好好的休养。

其实老莫还有更大的不可告人的想法,那就是他想开溜了。


根据他对战局的判断,算计出日本人最多撑不过两年了,一旦战争结束,日本人自身都保,就保不了自己这样的叛徒加间谍了。

等到那时候,八路军必定要和自己算总帐,自己肯定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不如趁早抽身躲到国外去,还能了度残生。

想清楚这一切的老莫已经在秘密活动自己在上海的朋友了,一是将钞票全换成美圆,二是预定去美国的船票。善于谋划的他已经不显山不露水的把家眷分批送去了上海。


现在宫本也没什么需要找老莫的了,他和他老师平田静二研究了好几天,为三岛制定出了一个周详的“天网行动”计划,就等着“鱼儿们”上钩来了。

这期间,他留恋着苏亚鹃的美貌,本想再去特种所强奸她一次,但平田告诉他安全套暂时没了,要等着下次广西飞机再来的时候才能带过来。

根据“特种所”的规定,军官们在强占女战俘的时候必须戴上安全套,避免不洁的性行为发生,也可以使女战俘不会任意受孕,以及也不会出现因服用避孕药物过度而丧失生育能力。


而安全套在一九四四年的年初才问世伊始,仅有英、美和日本等少数几个国家开始生产,这是由于传统观念在逐步的转变才有了这样的发明出现。安全套也是性文明的一种具体的体现。


宫本想说自己很干净,并不需要安全套。但是碍着平田是他的老师,这话也说不出口来,只得暂时做罢。

宫本树林本来预定是要二去四关山,实施他的“猎兔三号”行动的。但由于抓捕穆雪兰等八路军女学员那次行动被临时改为了“猎兔二号行动”,并取得了重大成功,加上又一批女战俘即将抵达,此刻的即将开始的“天网行动”里他又必须站在一个绝对主角的位置上,因此军部特别批准“猎兔三号”行动暂时推迟一个月进行。


此刻的宫本似乎早已忘却了数月前在“猎兔一号”行动中被许轶初打的一败涂地,几乎丢命的事儿。

后来的“猎兔二号”行动中抓捕学员的成功早让他飘飘然起来了。


虽说目前连还没被送到的那十一人和现有的女战俘加起来不过二十九人,离军部要求的特种所至少要容纳一百二十个女战俘在数字上差距上还很大,但也能凑合着满足眼下的一时急需了。再说现在战局吃紧,一时各方面军也派不出那么多军官过来进行“潇洒做恶”。


听说自己的老师平田正在位于“特种所”的工作室里作画,他把便衣侦缉队长兼他的宪兵队副队长曹胜元约了过来,一起开着车去了“特种所”。


别看平田静二是个奢血成性的刽子手,但他的绘画水平的确是颇有造诣的。在日本国内时他的画作,无论是油画或者是中国画都有相当的名气。尤其是他特别擅长中国画的人物,花鸟,并且还极为会写中国诗词,格调和韵律也拿捏的比较准确。

要是没有战争,也许他现在已经是一名享誉世界的画家,或者是一名大学美术教授了。


战争使人成为了魔鬼,战争可以唤起人的良知,也可以醒潘多拉魔盒里的鬼魂。


在对中国文学的研究上,平田静二的功力就不及他的这位学生宫本树林了。这就是两人各有所长,各有倾向。

这师生两个人闲暇之时喜欢在一起品赏茶道,论诗做赋,谈及日本和中国文化的相似和不同不之处,由古及今,无所不容。


宫本为了在曹胜元面前炫耀自己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之深,也为了把这位老师的老师的儿子从根上拉进大和民族中来,所以特地邀请了曹胜元一起去“特种所”看望平田静二。


刚进了“特种所”的大门,大堂经理松下里子就迎了上来。

“哎呀,两位三合的执法巨头光临了,快请后面去,平田先生这几天都在做画那,画的啊都是大美女,画的真叫好,就跟活了是人似的。”

无耻的老鸨讨好般的做起了引导。

在三合唯一不需要任何证件,就可以自由出入“特种慰安所”后面区域的三人中宫本和曹胜元就占了两个,还有一个就是第六旅团的司令官三岛正夫中将。


“哦,里子小姐,您忙您的,我们自己进去就是了。”

宫本做了个不必打搅的手势,他心里并不喜欢里子。

“那好,那好,不过宫本君正做着的那份军官配对表做好了没有?”

里子在问道。因为来了新女战俘,也就因此将来一批新的日军军官对她们进行凌辱。在特种所的二、三区域里不能和在第一区域比的,二、三区域里的人是不能任自己挑选的,而是由三岛和平田授意,由宫本大佐对谁配谁预先做好配置,等那些军官一到,便可各自直奔自己事先被规定好的“主题”了。

这个配置落实在给总管松下里子那里,就是一张人员和所谓的“特种慰安妇”的一对一的搭配表格。


听见松下里子要那表格,宫本停了一下脚步。

“里子小姐,这事先不着急,特种慰安人员(女战俘)和我们帝国军官都还得一个多星期后才能到达,我到时候提前三天给你就行了,来得及的。”

“哦,那好,您和曹队长请进去吧。”

里子见宫本不需要自己先向平田通报,便识趣的自己退下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