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林湘和其余六名女战士都是在苏北和南京来的,大都没有经历过战火,加入李克风铁血青年团之前,他们都是大学生,只受过短期的报务培训,就匆忙上了前线。不过她们悟性高,很快就掌握了报务技巧,虽然她们从来没有想到会用手指为抗战服务,但是,她们却比那些拿起枪奔赴战场的勇士们更具有献身精神,战场上敌人的子弹可以躲,可是这里,当她们坚守电台阵地的时候,即使炸弹灌顶也不能离开岗位,因为失掉每一个音符的侦听机会,都可能给浴血抗战的集团军冲锋带来巨大损失。

这些秀气的姑娘们都很稚嫩,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没经历过战火,也有一定的好处,就是不知道死亡的可怕。她们依旧谈笑风生,在李克风等视死如归的表情里,找到镇定和勇气的力量。


又是一番炮弹密集而下,仓库前后,爆炸声吞没了一切,仓库里尘土飞扬,弹片横飞,时而有警卫战士无声倒下。龚剑诚把林湘和邓玉茹都扶起来,幸运的是,发报和侦收机器没坏,大家立刻戴上耳机工作。敌人这次轰炸致使青年团保卫电台的警卫战士牺牲二十多名,可是,电报的按键声和接收机上的滴答声依然没有停顿。



李克风即刻率领战士救助伤员,但是没有药品和绷带,无法给伤员止血。

就在这时,从后方滚滚烟尘中驶过来两辆军卡车,原来是集团军军部派来的护士小组到达前线,几名军人司机浑身是血,但是,他们却一声不吭,直到十几位女护士身背药箱跳下车,才向李克风的警卫部队敬礼,然后立刻开车离去,消失在浓浓的硝烟深处。

护士们立刻投入对重伤人员的抢救。

“谁是指挥官?”一位短发,大眼睛,长的格外清秀而精神的女军人高呼。李克风赶紧过来,

“我就是,十八集团军上校李克风!”

“是八路军同志!我是林蔚,战区医疗队的,我是中尉护士长!”

“你好!来的正是时候!”

李克风指着附近狼藉的弹坑,以及被抬进隐蔽处的十几个重伤员。

“我们什么医疗设施都没有,他们在流血!”

“好啦,交给我们,现在日本人把我们的战地医院炸毁了,陈诚长官只好让我们分散到集团军前线,我暂时归您指挥!”


林蔚护士长是位精明强干的女医务官,她指挥有序,根本不在乎敌人打过来的炮弹,爆炸声中,这位有些丹凤眼的秀气女子俨然是拯救伤痛的天使,在人群里穿梭,沉着冷静,一看就是经历过大的战役。这样,所有的伤员都得到及时疏散和集中。


在仓库二楼刚刚站起来,准备向李克风汇报前方战况的林湘突然扭过头,她看见了这批护士,在匆忙的人员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不禁呼喊起来。

“姐姐!”

年轻漂亮的护士长一愣,她扭过头来,顺着声音看去,眼前顿时一亮:

“阿湘!”她激动地摇了摇头!

“姐姐!”林湘猛然地摘掉耳机,从电台处跳起来,冲向那个女军官。姐妹俩见面,先久久凝视着,然后抱头痛哭。

“姐,我找了你好苦!你都走了一年了!”

“妹妹,我也想你,爸爸和妈妈都好吗?”

“嗯,他们和弟弟都在南京呢,自从你去青浦中央军校参军以后,就没有你的消息了。”

“唉,我们本来学的是警务,七七事变后,就被编入护士团,一直都在前线,刚从北平和喜峰口回来,就来上海了,那次路过南京,我真想回家看看你们……。”

“爸妈都惦记你死了!”

林湘擦着眼泪,疼爱地打量着姐姐。这时,李克风和王坚等走过来,亲切地与这位及时赶来的护士长握手。

“真谢谢你们!刚才我们真束手无策,眼看伤员流血没有办法!这里距离后方很远,敌人的轰炸太厉害,死伤战士很多。”

“不用客气,长官,你们为国在前线死都不怕,我们怎么能在后方等着送伤员呢!”

护士长谦逊地微笑,露出好看的酒窝,林湘立刻给李克风介绍:

“李长官,这是我姐姐林蔚,青浦军校警务班学员,比我大两岁,她比我还勇敢!”

“噢?难怪我刚才看出你们的关系很亲密,姐妹相逢在战火中,可歌更可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