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留罪证]侵华日军的炮队镜、观测镜和瞄准镜

暗金的猎奇士 收藏 0 449
导读:沈克尼 图/文   抗日战争,我国军队缴获大量侵华日军的军用观测器材,除望远镜外,还有炮队镜,观测镜和火炮、机枪的瞄准镜。这些器材为我所获后,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发挥了作用。   [img]http://b22.photo.store.qq.com/http_imgload.cgi?/rurl4_b=dbca677baf7b0b6b5467ff3aeebd30f4ebd153e446423c8e2efed8cc59c16044293b015014f7f4465724a9740d9bc5

沈克尼 图/文


抗日战争,我国军队缴获大量侵华日军的军用观测器材,除望远镜外,还有炮队镜,观测镜和火炮、机枪的瞄准镜。这些器材为我所获后,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发挥了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


炮队镜旧称剪形镜,是潜望式双目光学仪器,主要用于炮兵战场观察、地形侦察、搜索目标、测定炸点偏差量,以及测定炮兵阵地、观察所的坐标等。炮队镜出现于19世纪末,日本陆军最初使用炮队镜始于日俄战争时期。日本引进德国葛尔茨(Goertz)公司制造15倍炮队镜,后在东京仿制,定名为“三七式”重观炮队镜,视界3度,,出瞳直径为3.1毫米,全重8.53公斤,是大正和昭和时期日本陆军重炮、野炮的主要观测器材。我在东北抚顺收集到的一架日军炮队镜就是这种(图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


日本“三七式”炮队镜最初只是日军炮兵的观测具,后来也装备步、骑兵编成内的随伴火炮,用于敌情搜索和射弹观察。我们在历史照片中可以发现,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日军所谓“多门师团”,即第2师团炮兵阵地上的“三七式”炮队镜(图2)。日军步兵惯于利用拂晓和黄昏发起攻击,因而,日军认为光度不够是“三七式”炮队镜致命的缺点。为此,日军引进德国卡尔·蔡司公司制全重50公斤的大型炮队镜,定名为“九一式”七厘米炮队镜,作为陆军重炮兵的制式装备。1933年3月11日,中国军队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赵登禹部大刀队夜袭喜峰口日军炮兵阵地,缴获日军炮队镜,并摧毁火炮18门。此战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士气。


日军专为步、骑兵随伴火炮设计了“九三式”8倍炮队镜,出瞳直径为5毫米,其突出特点是两镜筒被结合轴固定。“九三式”炮队镜为步兵炮观察班的基本装具。1939年2月10日,我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在河北南宫附近的香城固伏击战中,曾缴获日军“九二式”步兵炮和“九三式”炮队镜。直至抗美援朝作战中,我志愿军炮兵仍在使用缴获日军的“九三式”炮队镜打击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5


“日本光学”生产的“九八式”10倍炮队镜,用于炮兵要塞战、包围战的观测侦察,视界4度5分,出瞳直径5毫米,全重14.5公斤。这种炮队镜是日军四一式山炮和改进型的“三八式”野炮重观测车的装备,因而又称“重观炮队镜”。我收集到的“九八式”重炮炮队镜从重新涂过的外漆来看,也曾为我军缴获并在历次作战使用过(图3)。“七·七事变”在宛平城外的日军第1联队的一木大队的军官(图4),以及为支援日军第14师团强渡黄河,日军野炮第20联队化装侦察的日军都是使用“九八式”重观炮队镜进行战场观察(图5)。顺便一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长沙作战》中写到:侵华日军第35师团的第一线部队,在进行渡河作战准备上煞费苦心。特别对黄河的特点,如河宽、流速、水深、河床、河岸状况等实际状态,由主要干部亲身便衣化装进行了约一个月的认真侦察,以避免在选定渡河点、渡河方式等方面发生错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7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8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日本因军用光学器材生产能力明显不足,即设计生产了4、5种简易的炮队镜,称为“角形双眼镜”。其中有“日本光学”制的“二式”(图6)和“九二式”角形双眼镜(图7),主要装备步、骑兵和工兵,可不用脚架,手持观测数百米距离上小威力炮弹的射弹偏差(图8)。


日军步兵炮观察班的基本装具除上述班长用的“九二式”角形双眼镜,其他4名士兵分别使用测距机和50厘米观测镜。我有幸收藏有后两种观测兵器的实物。先说50厘米的观测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9


1933年侵华日军根据我国东北地形平坦开阔,展望通视良好的特点,日本佳能公司的前身,“精机光学”研究的研制了步、骑兵手持的5倍“九三式”观测镜,镜筒一侧有可伸缩控制杆,可单手操作,潜望高度为0.39~0.54米,以适应东北地区高粱地和堑壕中的隐蔽观察。由此可见日军以我国为战场需要,不断“因地制宜”研发其军用光学器材,其侵华的野心略见一斑。我手中的“九三式”50厘米观测镜是1943年7月由日本旭光学株式会社生产的(图9)。


测距机与测高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2


我收藏的日军步兵炮观察班的另一装备是“日本光学”生产的“九三式野战轻测远机”,为仿德国蔡司12倍野战轻型测距机,基线长75厘米,全重8.8公斤,测距150~10000米,为步、骑兵专用。这具测远机是我军著名战斗英雄之孙送我的。从我所见这具测远机上面的涂漆和维修痕可知,这具缴获日军的测远机,曾为我军所用(图10)。在得到它之前,我已从当年日军的炮兵教材(图11)和侵华日军历史照片中熟悉了它。如侵华日军步兵第161联队进攻广东时,阵地上就有“九三式野战轻测远机”和“三七式炮队镜”(图12)。


炮兵光学测距机内装有测量视角差的装置,经过转换可读出目标距离。日军炮兵用测距机有“八年式”12倍重测距机,通称“加”式测远机,同时也装备高炮部队用于对空观测,其精度为500米距离最小测定误差为1.2米,1000米为4.8米。


日本高射炮的研制始于大正10年(1912年)。而最初的对空观测器材是陆军野炮部队所用的“八年式”12倍野战重测距机。此后,日本根据德国进口的蔡司产品,由“日本光学”制造出了“九○式”三米(基线长)测高机作为陆军高炮部队的制式装备。“九三式”二米测高机是在“九○式”三米测高机的基础上进行简化改进而成。“九三式”测高机在1万米高度距离上测量误差为1.5%,而早期使用的“八年式”测远机的万米误差则在5%。“九三式”的精度高于“八年式”3倍,是日军野战高炮部队的主要装备。


1937年,日军在推出“九○式”三米、“九三式”二米测高机之后,又研制、装备更轻型的“九四式”一米8倍对空测距机。测高范围在8000米,这是二战时日军最小的测高机。日军在战争结束之前,又研制了十五厘米高射炮用、基线长为6米的最大的测高机。在抗日战争缴获的侵华日军的各种测高机,我军在五十年代初,仍在东南沿海的防空作战中使用。




瞄准镜


在我见到的侵华日军的瞄准镜中有轻机枪、重机枪和火炮的白光瞄准镜,唯缺步枪,即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我都一直未见实物。


我在日军1929年的《步枪、轻机枪、手枪射击教范》中看到,日军要求步枪在400米距离开始射击,轻机枪在600米,重机枪在800米,而狙击手要求在1000米距离上杀伤对方生动目标。这就要求步、机枪装有瞄准镜。日军装备的“九七式”狙击步枪,配有4倍的“九九式”狙击瞄准镜。为减少发射时烟光的暴露机会,“九七式”狙击步枪枪弹的装药,由普通弹的2.8克,减至2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3


我见到的2具2.5倍的日军“九六式”轻机枪瞄准镜,均为“日本光学”生产。这种瞄准镜为日军“九六式”和“九九式”轻机枪通用(图13)。


轻机枪装瞄准镜是日军的特点之一。对此,轻兵器专家杨南镇海军大校评论说:


众所周知,使用瞄准获得的射击精度虽然较高,但那是对单发射击而言,如果是连发射击,则是对首发而言,给轻机枪装了瞄准镜,发射机构却又不设单发功能,不是对瞄准镜的特性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吗!其次,是关于瞄准镜的特性问题。这里必须指出的是:瞄准镜可提高射击精度,但瞄准镜不等同于射击精度;瞄准镜在提高枪的射击精度的同时,也会降低枪的战场适应性……瞄准镜瞄静止目标方便,瞄活动目标困难,而班、组的步、机枪不论静止目标还是活动目标,甚至连低空的飞机都要对付;瞄准镜在冰天雪地中会结霜起雾,在高温阴雨中会返潮发霉,而一线步兵班、组的步、机枪则始终要面对各种恶劣环境条件。从实际使用情况来看,日军几乎就很少使用瞄准镜,其主要原因并不是瞄准镜没用,而是没有瞄准镜的用处。


正如以上杨南镇海军大校所说,我翻看过近万张日军的历史照片,没找到日军在战斗中使用装有瞄准镜的“九九式”机枪的照片。此外,日军规定,轻机枪瞄准镜行军时由机枪班长携行,而不是由射手携带。这也说明“九六式”轻瞄准镜在战斗中观察的作用似乎大于瞄准的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4


日军装备的“三年式”6.5毫米重机枪和“九二式”7.7毫米重机枪通用的瞄准镜有三种之多。分别为6倍的“九三式”瞄准镜、5倍的“九四式”瞄准镜、4倍的“九六式”瞄准镜。我拥有实物的只有“九六式”瞄准镜(图1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7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8


“九六式”瞄准镜是“九二式”重机枪制式化的配置,出瞳直径4毫米,视界10度,是三种瞄准镜中最大的。瞄准高度最高61厘米,最低43厘米。而“九四式”瞄准高度最高可达89厘米,最低71厘米,出瞳直径3.5毫米。北京军品收藏家余戈有一具“日本光学”生产的“九四式”瞄准镜(图15),我有幸拍摄下来在拙著中展示。“九三式”瞄准镜实际是“九三式”50厘米观测镜的缩小型,准确地说应是缩短型,出瞳直径3.2毫米,可用于手持观测。在实战中,我从历史照片上发现它的身影。1938年抗日战争中山西忻口战役,日军步兵第21联队的九二重机枪阵地一侧就藏着一个手持“九三式”瞄准镜隐蔽观测的日本军人(图16)。按日军的战斗编组,携带机枪瞄准镜的应是重机枪分队的4号射手。其它两种日军重机枪瞄准镜我都在其侵华战争的历史照片中找到(图17~1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9


我见到的侵华日军火炮的瞄准镜有两种:一种是“九五式瞄准镜丙”(图19),一种是日军称之为“箱形照准眼镜”的瞄准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0


“九五式瞄准镜丙”,于大正七年(1909年)由德国葛尔茨光学公司引进,用于火炮的射向的标定及瞄准。具有周视性能,放大倍率为3倍,视界13度,照视距离2000米,主要由镜头、迴转盘室、镜体及接眼筒组成。这种瞄准镜通用于日军“九二式”步兵炮、“九四式”75毫米山炮、“三八式”野炮(图20)、“四一式”骑炮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1


所谓“箱型”瞄准镜,日本在明治末期将由德国卡尔·蔡司生产的的这种火炮瞄准镜与“三八式”野炮以及十二厘、十五厘榴弹炮一同购进。该镜倍率为4倍,视界10度,出瞳直径4毫米。大正七年(1909年),当“九五式”瞄准镜制式化之后,“箱型”瞄准镜遂停产。箱型瞄准镜主要装配在“十一年式”平射步兵炮(图21)、“四一式”山炮和“三八式”十五厘加农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2


当年日本引进德国蔡司和日本仿制的“箱型”瞄准镜(图22)。它们距今有80年,还是90年的历史?亦或是更久远?我说不清。但它们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展历程的产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7


此外,在我见到的抗日战争战利品光学器材还有“日本光学”生产的炮兵野战方向板测“高低用”,即测俯仰角的光学器材(图23)。我在当年日本《每日新闻》社秘藏的“不许可”发表的照片中发现1937年9月在上海江湾日军炮兵在民房顶上用野战方向板测量的照片(图24)。我还见到过日军炮兵用“九八式”轻地上标地机所配置的一套潜望镜和“九八式”标定计算器箱(图25)。可惜计算器箱只是一个空的铁箱了(图26)。从箱上的标牌可知也是昔日“日本光学”的产品(图27)。


上述侵华日军炮队镜和各种军用光学器材,时时告诫我,六、七十多年前,这些观测器材昔日的主人们曾用它们窥测过我们的国土。今天,透过这些已渐模糊的光学镜头,我仿佛看到了不算久远的那段抗日战争的历史,以及先辈们殷红的鲜血!




本文内容于 8/24/2009 3:06:43 PM 被暗金的猎奇士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