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三章:圣木恨(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摩那鲁道环顾一周,见鬼子们呆若若鸡,心里不觉暗暗发笑,便故意拿捏着架势,一边出拳一边喝吼,每吼出一句必然会打出一种新的招式:“什么叫义举?什么叫忍耐?什么叫礼节?什么叫诚信?”

出身于北海岛乡村的粗蠢农民吉村步步倒退,虽然自认为是一个忠诚的武士,但要叫他解释其中精义,那就比登天还难了。他只恨自己没有多读几年书,只恨自己没有认真领会武士道精神,以至面对强敌的质问,居然一句也答不上来。然而,那些旁观的日警却肃然起敬了。他们认为摩那鲁道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应该是一个真正武士必须明白和掌握的高深道理。他们甚至认为,眼前这位山地酋长本身就可能是一位功力精深的武士。

摩那鲁道并不理睬日警的态度,而是讥笑吉村说:“量你一个最下层的武士也不可能知道武士道的高深精义和历史渊源,那就听好了!”

吉村不仅对摩那鲁道的攻势感到惊心,也对摩那鲁道戳到了他的痛处感到沮丧,打斗场上的优势已经完全倒向摩那鲁道一边,所有泰雅人都齐声喝彩,连那些日警也喝起彩来。吉村在精神上已经垮了。

吉村以为摩那鲁道要讲出什么武士道的精义,不防又挨了一拳,倒在地下。摩那鲁道踢出一脚,说:“合乎公益道德者为义举!”

摩那鲁道冲出一拳,说:“严守谦虚恭敬者为礼节!”

摩那鲁道身体弹起,临空一个旋子,说:“懂得宽容退让者为忍耐!”

摩那鲁道居高临下,以掌风削去吉村的帽子,轻轻落到他的身后,又说:“纯真朴实、坚守诺言者为诚信!”

摩那鲁道凝立不动,不气不喘。

这时,整个奇莱山脉都寂静得有如波澜不兴的秋水。

摩那鲁道眉毛一抖,奇异的景象出现了;鬼子们全部放下刀枪,恭敬地垂首而立。他们认定摩那鲁道就是武士道中真正的高手,按照他们自小以来受到的武士道教育,必然会对他毕恭毕敬。

吉村糊涂了好久,也终于醒悟过来,低下了他蠢傲的头。

摩那鲁道哪是什么武士!不过是在日本留学时深入研究过武士道的历史而已,不过是在日本武士那儿学过几招三脚猫而已。他此时所用的招术,样子像是日本功夫,内里却全是泰雅功法。

他知道,武士道在崭露头角之初,虽然是非不分地宣扬“尽忠尽死”,却也包容了“义举、忍耐、礼节、诚信”等等儒家信条;后来,军国主义盛行日本全岛,在“尽忠尽死”的道路上走向极端,才逐渐泯灭了其中的积极因素。摩那鲁道巧妙地利用这一点,虽然镇住了所有日警,却并不想马上放过吉村。于是他又说:“吉村君,你杀我族胞,引起公愤,是不是不义?”

吉村的头再朝下一垂,不能吱声。

“你狂妄自大,信口嘴黄,是不是无礼?”

吉村的头顶冒出丝丝热气,不敢吱声。

“你疯狂酷毒,发泄私愤,哪有半点忍耐?”

吉村身上的汗一涌而出,不知如何吱声。

“你毁坏日台亲善,引发日台冲突,不仅个人无诚信可言,而且陷帝国于不诚,明又是何居心?”

吉村热气蒸腾,汗透重衣,趴在地下,脸色发赤发紫。

摩那鲁道指着恭敬肃立的鬼子们问:“像这种无义无礼,无忍无诚的武士,还有面目行走于天地之间么?”

所有的鬼子都张大嘴巴,似乎要吼叫什么,却生生忍住;那些嘴巴空张着,没有声音,便形成一种十分怪异的情景。吉村羞愧无言,明知对方是武士高手,也晓得对方是自己的敌人,可他无论在武力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无法同对方抗衡。这是一个武士的莫大屈辱,那就干脆死去吧!痛快地死去吧!还犹豫什么?他猛地抽出军刀,高高举起,准备剖腹自尽了。

摩那鲁道飞起一脚,将他手中军刀踢飞,厉声喝问:“为谁而死?”

“为天皇尽忠,为帝国而死!”

“你分明是为违背武士道精神羞惭而死,哪是为了天皇,哪是为了帝国?”

“哈衣——!”所有鬼子同时发出一声巨吼,数十张嘴巴终于合拢了。

此刻的吉村空举着手,竟不知是上是下,是死是活了。

摩那鲁道挥了挥手:“回去吧!”

奇异的景象再次出现,吉村乖乖地爬起来,和众鬼子整齐地排成一列,向酋长深鞠一躬,离开树林回分驻所去了。剩下的台湾巡查也只好跟随离去。花岗第一次见识了最有学问的台湾酋长摩那鲁道的威仪和博学,酋长对武士道的渊源和内涵钻研精深,使他对酋长钦服之至,心中生出要为酋长肝脑涂地的愿望。要不是因为时机未到,他真想立即离开鬼子。

鬼子们走了,泰雅族民们一阵呐喊,将摩那鲁道簇拥在核心。望着鬼子们沮丧的后影,摩那鲁道心里在想:这一群蠢猪,难道不晓得他们的祖先本就是四处骚扰的倭寇海盗么!这些人中的次品,总是改不了杀人放火的本性!难道他们不晓得作恶越多报应越烈吗?整个泰雅就是一座火药库,愚蠢的玩火者总是会忘记自己的项上人头啊!

摩那鲁道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走到那棵大树下,站在被剥离了皮肉的死者下面。死者只剩下一副惨不忍睹的骨架,在风中摇摆。摩那鲁道咬紧牙关说:“鬼子是如此凶残,泰雅是如此弱小,这就是我们泰雅人的处境,就是我们泰雅人的下场。要是大家起来反抗,面对势力强大和无比歹毒的日本鬼子,我们的生命将没有未来,我们将牺牲自己宝贵的身体。所以,我们还得等待,不到万一,不能出手。同胞们,我的话你们明白吗?”

摩那鲁道讲完这段话,感到了钻心的屈辱。和所有泰雅人一样,他有着滚烫的热血,却还没到沸腾的时刻,所以他隐忍着。本来已经对酋长充满期待的人们听到此话,也失望地垂下头;有人已经灰心地离开现场。

摩那鲁道手抚死者的骨架,无比沉痛:“让我们把他安葬了吧?他是泰雅人的好儿子,他没有屈服,没有求饶。所以我们要用最好的方式安葬他,要把他的灵魂当作英灵来崇敬……”

有人疑惑地问:“要风葬吗?”

大家犹豫了一瞬,很快同意了酋长的建议:“好吧,我们听酋长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