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中国不再是几艘核潜那么简单的了

760513 收藏 0 199
导读:最近,在美国分析人士间出现了一种关于中国“堡垒”策略逻辑的猜测。中国似乎也对苏联在这点上的经验有兴趣。中国可能试图通过将亚洲海岸线的地理特征转变为自身的优势来复制苏联模式。   例如,中国可能将SSBN集中在渤海和黄海之内的安全海域。核攻击潜艇、岸上起飞的战斗机以及水面舰艇可以作为“宫廷卫士”来保护中国SSBN不在受敌军攻击的危险之中。   “堡垒式”的方式可以为昂贵的SSBN行动提供庇护。理论上说,海基和陆基的部队完全可以保障渤海和黄海海域的安全。另外,狭窄的沿海地区以及复杂的声学环境

最近,在美国分析人士间出现了一种关于中国“堡垒”策略逻辑的猜测。中国似乎也对苏联在这点上的经验有兴趣。中国可能试图通过将亚洲海岸线的地理特征转变为自身的优势来复制苏联模式。



例如,中国可能将SSBN集中在渤海和黄海之内的安全海域。核攻击潜艇、岸上起飞的战斗机以及水面舰艇可以作为“宫廷卫士”来保护中国SSBN不在受敌军攻击的危险之中。



“堡垒式”的方式可以为昂贵的SSBN行动提供庇护。理论上说,海基和陆基的部队完全可以保障渤海和黄海海域的安全。另外,狭窄的沿海地区以及复杂的声学环境对美国在冷战期间设计的高速反潜技术提出了挑战。



然而,“堡垒式”的策略也存在着风险。将水下核威慑限制在渤海区域会限制巡逻模式,因而增加了潜艇被敌军发现的可能;放弃了很多SSBN的隐蔽性和机动性优势而且因为更长的射距使特定的目标超出了射程。



为了克服这些障碍,中国要建立一只大型的海军部队来保护SSBN舰队在特定的水域不被敌军击沉。这种策略的主要缺点是在保护Ss—BN方面过分的投资可能会削弱对其它海洋资源的安全防护,例如台湾相关的区域以及海外能源补给的安全。



作为“堡垒”策略的一种替代策略,在海军和陆军航空兵的保护下,战略潜艇可以沿着中国漫长的海岸线更加自由地活动。最近的研究已经表明,中国也许开始了一项沿着海防线建立“争议区域”的计划。



在制海权的概念下,这些区域将可以让中国在第一岛链之内的海上和空中具备控制权,大体上说这些区域包括了从13本群岛到菲律宾北部的海域。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以足够自信地让SSBN沿着亚洲大陆进行巡逻,特别是在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和台湾海峡。尽管存在更大的风险,这种覆盖范围更大的“堡垒”战略会为中国海军部队提供新的机会。



如果更为大胆,中国可以像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间的竞争一样,将潜艇部署到太平洋深处。一些美国分析人士预测中国可能会将SSBN基地设在南中国海,以使他们能够进入未曾进入过的更深的太平洋海域。向前部署可以将更多的美国目标纳入到“巨浪”一2型导弹的射程之内。



假设中国可以建造功能强大和安静的潜艇,并让其在太平洋巡逻,这会对美国发现和追踪SSBN造成巨大的困难。



但是,采用这种自由的部署方式,中国海军会有战略和行动上的风险。从政治立场上来说,在第一岛链和太平洋进行主动的巡逻被认为是对美国的强烈挑衅,并且几乎肯定会引发其报复性反应。



美国海军规划者们会将中国进入亚洲海域视为威胁环境的一种动态变化,假如“夏”级SSBN无法完成单独的威慑性巡逻任务,即使一种非常微小的部署模式的调整也可能会是中国海洋核战略改变的信号,并引起美国的高度警觉。



从战术的角度看,潜艇沿着大陆架巡逻或进入太平洋海域会将中国海军的舰只暴露给美国和盟军的反潜力量。



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和日本海军部队将反潜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他们的密切合作限制了苏联潜艇在堪察加半岛和日本的活动。



日本海军自卫队能在靠近日本海域的地区追踪中国“汉”级潜艇,再次说明了日本海军自卫队有着高级别的反潜装备。



在这种巨大的风险之下,中国在战术技巧和经验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尽量不在深海地区进行巡逻,特别是在部署初始阶段的训练中。



另外,中国可能没有足够的SSBN来支持这种风险较大、更具进攻性的部署方式。如前文所述,中国可能确保在任意时刻至少有两艘SSBN执行威慑性的巡逻任务的情况。



除非“巨浪”一2型导弹的射程在第一岛链内的任意地点足以覆盖到美国大陆,这种情况似乎不可能,距离美国海岸越远显然越不利。



这些因素意味着中国的潜艇部署方式会相当受限制。在SSBN部署的早期,很可能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中更倾向于前者,并会采取一些“堡垒”式的战略。



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舰只具备远洋部署的能力,中国或许会放松对巡逻区域的限制,允许它们进入更深的海域。



这些部署方式——“堡垒”策略,近海巡逻以及开放海域巡逻之间并不相互排斥,注意到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可能会接纳所有的这些策略,并在安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采取不同的策略。



例如,中国可能在没有明显安全危险的和平时期采用“堡垒”策略。在战争时期,中国可能会允许更加主动的海岸巡逻或让SSBN部队进入公开海域,以应对或解除敌国的核威胁。



总之,即使很小的水下核威慑力量也可以让中国在各类冲突的情形下有多种选择。



更强的水下核威慑力量



最近十年以来,美国的政策界已经预测北京的核立场会从最小威慑向有限威慑转移。



许多西方分析人士预测中国会向更加灵活的核能力转变,并参与到更广阔范围的“核战争”任务中,这要求中国的核武器在数量和类型上都要有显著的增加。



虽然中国仍然坚持原来的说法,但是三个关键因素会对最小化的立场提出挑战。



首先,中国目前并不承认敌国的第一次核打击会成功——最小核威慑概念最核心的内容——部分取决于美国是否愿意保持同中国的关系。



如果美国过分追求不给中国反击的机会,中国几乎肯定会以建立一支包括水下战略部队的更大规模和更快速的核部队作为回应。



第二,在不可预计的战略技术进步的推动下,中国在支持其核立场时可以有更为轻松的方式。可以预想的是(虽然在近期不大可能),天基激光或其它先进技术将大大拓宽中国的视野。



第三,美国军队吹嘘的侦察/精确打击能力可能会改变中国特有的防守反击立场。



很明显,新一代的水下核威慑力量会让中国在瞬息万变的国际安全环境中有更多的战略选择。然而,SSBN部队并不是中国应对上述战略困境的惟一答案。中国正在积极发展一系列替代方案以加强核威慑部队的可信度。



例如,中国宣称有一系列挫败美国战术导弹防御系统的复杂项目,以保证导弹防御系统不会对国家的核立场产生影响。在094型潜艇装备部队之后,中国将有一支更加有效和可信的核威慑力量。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