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坛流行 五大酷刑:扇耳光 不管饭 抽鞭子

眉开眼笑 收藏 0 497

中国足坛流行 五大酷刑:扇耳光 不管饭 抽鞭子


不听话引脚踢 14岁中学生遭足球教练体罚致死


和林林一样,范学伟也是一位足校基层教练。所不同的是,他是坚决反对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他认为,打骂只会让孩子惧怕你。而范学伟希望做的,是让孩子产生对教练的尊重感。



第一次开会我就保证不打人



星期柒新闻周刊:作为基层教练,你打过孩子吗?



范学伟:有教练说,小孩挨打了就有记性了。我不这样认为。比如,这个死去的小孩才14岁,正处于生长发育期,逆反心理特别强烈。你这种暴打,只能是一时吓住他,让他记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作为教育工作者,不管是老师还是教练员,关键是要以德服人,重点是以“说服教育”为主。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你不要打骂,也不要讲些他不明白的大道理。我会结合一些和他利益切身相关的东西,用比较贴近实际的特例告诫队员。但体罚学生我是坚决不赞成的。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是怎么教育足校孩子的?



范学伟:我是2007年1月7日去足校报到的。和孩子们见第一面时,我就在会上跟他们说:第一,我不打队员;第二,我不骂队员,也不骂人。我希望我的队员也不要吐脏字去骂人,乱丢垃圾乱吐痰一类的事情也不要去做。现在看来,这种教育方式效果也不错。当然,一些孩子太调皮了,但孩子是不可能千人一面都守规矩的。有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反而球性好,只是年龄太小认识不到问题严重性,自觉性不够。



我看问题看出发点。如果队员偷懒少跑几圈,你得看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就要求你平时得注意观察球员各自的特点。时下,青少年教育都在谈论优化教育。所以,这并不是说,你多跑个几圈效果就好。我们一直遵从“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但我觉得青少年训练不存在“一大”的问题。你“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都没问题,但六七岁踢球的孩子难道你也让他们“上大量”吗?青少年练球是打基础,培养兴趣,接下来才是提高。



星期柒新闻周刊:基层教练打孩子是否是很普遍的现象?



范学伟:的确是。我个人就目睹过很多教练打孩子的场景。有时候,我带队出去打比赛,就看到一些球队教练员动手打孩子。对于这种事情,我只能说,各队有各自的管理方式。作为教练员,我不好评价。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这么做。现在我的队员已经理解了我的执教方式。他们会跟别的孩子说,范指导不打我们,感觉很幸福。当然,我可能在管理教育方式上会让其他教练有“过于宽松”的感觉。但我的理解是,我对队员是宽容,但绝不是纵容。如果说孩子并非刻意犯错,当然应该适当宽容。



成年人出手重,孩子哪受得了



星期柒新闻周刊:林林教练带队是需要出成绩的。对你来说,是否也存在这种压力?



范学伟:我目前带的这支队伍不存在太大压力。但说实话,基层教练员的工作确实难干。一方面,工资很低,还要努力保住自己的饭碗。这里有自我施加的压力,也有领导赋予的压力。



我退役之后,也想把基层足球的事情干好,也想谋求更高的发展。但首先,我是抱着一种回馈的心情来做这件事情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通过足球,我是一个受益者。毕竟,我踢了13年甲A联赛,足球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我觉得应该把这份情谊回馈给足球运动,这是个因果关系。我现在工资也不高,但我不会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星期柒新闻周刊:基层教练工资大概多少?



范学伟:基层教练员工资标准不等。有的可能就两千来块,也有一千来块的。当然也有三千四千的,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像林林这种资质不是很过硬的教练,也就一两千块钱吧。我今年工资也就三千多块钱,没有奖励没有赞助也没有其他各方面的补助。



星期柒新闻周刊:林林属于80后,这种打人习惯,是否也跟过去教练这么教育他有关?



范学伟:我是70后,我也看到董方卓说,小时候被教练打很正常。但从我踢球开始,就没有一个教练员动过我一根指头。兴许是我碰到了一些好教练,一些好的体育老师。对我而言,我更多的是去学他们身上所具备的品质。



星期柒新闻周刊:母诗灏死亡事件对你们教练员影响大吗?



范学伟:教练员反响非常大。过去,教练员在冲动生气之后,可能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认为打了孩子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出了这个事后,一些外地教练员在和我通话聊天时都认识到,教练员确确实实不能打队员。我们成年人出手特别重,孩子体质受不了。而且,打了孩子,他受了皮肉之苦,他害怕你,但从心里并不是很尊重你。他是一种怕,我觉得更应该让孩子从心里尊重教练员。



家长让你打孩子是客套话



星期柒新闻周刊:有教练说,有些家长也支持这种打孩子的做法,这表明教练重视自己的孩子。



范学伟:我们队中有好几个家长跑来跟我谈心,说孩子如果犯了错,你可以直接打直接骂。这是家长的思路,但我进行了换位思考,因为我也有孩子。如果我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我不可能跟老师说,你去打我的孩子。家长说的都是客套话,大家不要把这些话看得太重。我的理解是,家长和教练员是同事关系,我的工作是为了孩子以后的足球前景。我和家长说,我们是同事,你们需要通过我了解孩子的情况,我也有义务向你们反馈。家长不要误认为我们是保姆,送来了就可以不管了。



星期柒新闻周刊:从事足球运动花费巨大,家长会给你施压吗?



范学伟:作为家长,他们都迫切希望孩子走上职业化道路。但我总是对他们说,孩子正处于成长过程中,你不要很快就定性孩子以后会怎么样。你们不要一开始就抱有过高的期望值。作为专业队教练,我们当然有理想有目标,当然也需要一步步去实现。



国外教练必须蹲下来和孩子对话



星期柒新闻周刊:一些教练员如徐根宝公然谈论打孩子的心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范学伟:这是他好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我不好做评价。不过,我前段时间学了管理课,这对我启发非常大。在管理中,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上课老师对我讲,管理的答案就是不确定,没有定式,因人而异。



星期柒新闻周刊:能否介绍一下足球先进国家的基层教育状况?



范学伟:我前一阵子去德国科隆学习了三个月。就我的观察,我觉得他们的教练员和队员关系是很融洽的。教练从不呵斥队员,二者总是处于平等地位。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身高一米八几的德国教练员,如果培训一帮十几岁的孩子的话,他们是不能站着跟孩子讲话的,必须半蹲下来,平视对话。这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细节。而在中国,情况每每是一个教练员背着手站着,让一米三几的小孩子仰视他。可能这里有中国传统的尊师文化在里面,但可以中西结合一下。尊师重教,尊老爱幼,孝敬父母我们需要发扬,但有时,西方一些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我们也需要学习。



星期柒新闻周刊:您觉得足协一些补救举措能收到效果吗?



范学伟:最起码这说明足协非常重视这个事。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是否能够起到监督作用,还需要时间检验。我现在不好做评价。




-链接


中国足坛五大酷刑



扇耳光



手脚并用是体罚孩子的“常规武器”,扇球员耳光在圈子里更是司空见惯。性格教练徐根宝是引领这一刑罚的旗帜人物。在7月3日中甲联赛中,他率领的上海东亚队0比0与对手战平。比赛刚结束,在球员通道里,徐根宝看到本队一名边前卫队员后,就直接大步冲上去打了这名队员正反两记耳光。



几名俱乐部工作人员拼命将徐根宝拉到一边,但他怒气未消地说:“你们拉我干吗?我不这么做,他脑子里能够记得住今天犯过的错误吗?这次我就是要当众揍他。”



罚跑圈



2006年,范志毅在执教苏州趣普仕队时,惩罚球员最“精髓”的一种方式就是罚跑圈。以至于球员犯错后看见范志毅走过来,没等他说话,自己就开始了12圈跑。



不管饭



在一次跨区的中学生联赛里,某省会城市代表队1比4不敌对手,痛失决赛权,教练下令所有球员必须呆在宿舍里,一天不许吃东西、喝水,坐着反省,还必须交出一份不少于两千字的检讨。



抽鞭子



2007年,有媒体在海埂基地专访范志毅。当时,他担任苏州趣普仕足球俱乐部主教练。范志毅说:“我在苏州的房间里挂着三根鞭子。我是要用鞭子抽人的。有些队员的腿上都有被我抽上的鞭痕,一道一道的。”范志毅称他并不怕有人说他在体罚。“有些队员真的要用抽这样的方式才能长点记性。”套用郭德纲的话说,范志毅无耻的样子,真有师傅徐根宝的风范。



喝苦水



前不久,有网站报道了化名小龙的球员遭遇。“我第一次被教练发现抽烟,原以为又是一顿暴打。”就当小龙准备脱裤子时,教练却没像平时那样抽皮带,而是叫他再买包烟。“我还记得那烟的价格,一块八一包。”小龙说,“买回来后,教练叫我把烟全拆开,所有的烟丝丢到一个茶杯里,然后倒进热水。他说:‘连烟丝一起喝下去!’”随后,小龙拉了一礼拜肚子,几个月里看见香烟就反胃。不过几个月后,在师兄弟怂恿下,小龙又复吸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