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之战密闻(一)

中苏之战秘闻



(1)“克格勃”分子的渗透阴谋


1962年4月初的一天,中国新疆乌鲁木齐,春风吹拂着坚硬的冻土,路边厚厚的积雪已开始融化,白杨树鹅黄色的嫩芽挂满枝头,草地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翠绿。

天刚蒙蒙亮,乌鲁木齐军区大院里一片静寂,正在值班室值班的军区保卫部保卫科长岳耀礼,听到办公大楼外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他跑出门去,见大门口停了一辆吉普车。

“一大早这是上哪去?”他问司机。

“这是祖龙泰耶夫副参谋长要的车,到伊犁去有紧急任务。”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祖龙泰耶夫手提皮箱,匆匆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

岳科长忙迎了上去:“首长,您一个人到伊梨去?”

“怎么,不行吗?”

“不,不……我是怕首长路上不安全,要不要派个警卫?”

“那就不必了?”祖龙泰耶夫冷冷地说。

汽车加大油门,驶出了军区大院,岳科长望着汽车背影陷入了沉思。

祖龙泰耶夫,俄罗斯族人,中等个,高鼻方脸,一头金黄的鬈发,脸上总是红光满面。他靠在汽车椅背上,半闭着眼睛,一束轻柔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双肩上的少将军衔被映得闪闪发光。他一会儿抬头瞅瞅车外,一会儿又催促司机快开,情绪显得焦躁不安。

1944年9月,新疆的伊犁、塔城、阿勒泰三个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人民武装暴动,完全占领了上述三个地区,并成立了新疆民族军,史称“三区革命”。祖龙泰耶夫是早期的民族军成员。

1949年8月,党中央邀请民族军总司令依斯哈克伯克、第一副司令达里力汗、苏克尔巴也夫等人参加全国新政治协商会议,8月22日乘飞机经苏联去北平,途中飞机失事,不幸全部遇难。1949年12月,民族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祖龙泰耶夫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指挥员……

这时,公路上有一辆吉普车迎面驶来,祖龙泰耶夫看清了是一辆军车,他命令司机把车停下,汽车吱的一声停下了,对面那辆军车也停下。祖龙泰耶夫跳下车朝那辆车走了过去,从对面车上下来的是伊犁军分区司令员马尔国夫,少将军衔,也是俄罗斯族人。两人先是握手,也许双方都感到还不够挚热,于是又紧紧拥抱在一起……。

“司令,我们今天到哪儿去?”

“去裕民县,我已经和苏侨协会说好了。”

两辆吉昔车,一前一后朝裕民县驶去,沿途一眼望去,人烟稀少,草原上的雪还没有融化,仍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牧人赶着羊群在放牧。

汽车驶进了一个村子,“边防军首长来了!”人们从家里跑了出来,有人弹起了六弦琴,有人拉响了“巴扬”。

“大家跳吧、唱吧,尽情地欢乐吧!”祖龙泰耶夫高叫着跳起了俄罗斯骑兵舞……。

“呵……呵……呵……哎……哎……”人们随着他的舞步的节奏,一阵又一阵地欢呼起来。接着,马尔国夫也参加了跳舞的行列,他一边跳,一边摘下军帽扔到空中,双脚用力朝前踢着,发出“嗒嗒”的响声……

舞会结束了,祖龙泰耶夫和马尔国夫并没有想离去的意思,他俩从汽车里拿出了白酒和羊肉,牧人们又一次欢呼起来,特别是酒在当时可是难以看到的好东西。牧民们从家里拿来了仅有的烤饼和奶酪,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拉家常,说来说去,说得最多的还是想吃饱肚子。

祖龙泰耶夫见时机到了,便向马尔国夫使了个眼色。

马尔国夫站起来向人群扫了一眼,没有发现有党政机关的干部,便低声说道:“大家不是想吃饱饭吗?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快说呀……”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说什么的都有。

“现在只有一条路,上苏联去!”

人群一下子炸了窝,有人说:“上苏联,那不是叛国吗?”

“怕什么,中国是社会主义,人家苏联不也是社会主义,人家还是老大哥吗!”

“别的倒不怕,就怕人家不要咱!”

祖龙泰耶夫一本正经地说:“谁愿意到苏联去,可以到苏侨协会去领侨民证,有了苏侨证就是苏联公民了,上苏联去就是合法的了。”

于是,人群一哄而散,去领苏侨证。

就这样他们两人以深入牧区为名,走村串户做了大量的煽动工作,加之一大批“克格勃”分子,又以探亲访友,贸易谈判为由渗入中国境内,大肆活动,便秘密铸成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2)震惊世界的中国新疆六万人大逃亡


1962年4月22日,“伊塔反革命暴乱事件”几乎在没有任何先兆,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了。

离伊宁市不远的霍尔果斯口岸,是中苏边境一条重要的开放通道。霍尔果斯山口的下面是一条峡谷,在多雨的季节里,它就变成了一条波涛翻滚的河流,在两个山口之间,有一座水泥桥,桥的中央有一个红点,这是中苏两国的分界点,北方为苏联,南方为中国。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前,霍尔果斯口岸有定时的中苏国际公共汽车对开。1960年之后,在中苏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双方对开的公共汽车明显地减少了。

4月22日凌晨,数十名拎着行李,拖儿带女的边民,来到霍尔果斯口岸,要求乘坐国际公共汽车到苏联去,一名边防检查站的值班人员说:“今天没有去苏联的公共汽车。”他的话音未落,立刻招来一片叫骂声,值班人员和边防战士无论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这时,要求过境的人已经达到数百人,可是公路上仍有人流源源不断地涌来,这些人的手里拿着清一色的苏侨证,嘴里喊着:“我们要回老家去!”“我们要去苏联!”

“你们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证件?”当边防检查人员正在查询证件时,又有数干人赶到了霍尔果斯,口号声、叫骂声、争吵声响成一片……

值班人员急中生智提出马上打电话,请求州委派车,过了一会电话打通了,州委有关领导的答复是,等研究研究再说吧。可见包括州委领导在内也没有估计到事态的严重。

当边民们听到州委领导的意见后,有人煽动:“走呀,找那些汉人头头要车去!”一股人流又掉头向伊宁市涌去。

就在州委领导接到霍尔果斯边防站紧急电话几分钟之后,伊犁州委也出现了不寻常的情况,一切都是事先策划好了的。

伊宁市斯大林大街,北面是伊犁军分区,对面是区党委,东面一拐是州委,三个单位离得都不太远。

早上九点多钟,斯大林大街上车来人往,秩序井然,路口的民警在指挥交通,商店与往常一样正常营业。

这时,从大街上走来一伙年轻人,他们手持木棍、扁担,一边走一边高喊着:“打死汉人,打死汉人!”的口号,并对马路两边行走的汉族群众,不分青红皂白,棍棒相加,拳打脚踢,边打边朝州委大院冲了过来,门口站岗的警卫战士,正欲上前阻拦,被冲在前面的几个人,用棍子打倒了,于是人群一窝蜂地涌进了州委大院。

棍棒、砖头、石块雹点般地飞来,砸烂了岗楼,砸破了传达室的门窗,州委的干部正准备坐吉普车外出办事,刚开出几步远,就被挡住了,车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有人喊了一声:“咂!”顿时把车棚车窗全砸碎了,受伤的州委干部在车里还没有爬出来,小车已经被掀翻了,又有人用汉语高喊着:“烧车,烧……”

汽车的油箱被砸漏了,汽油流了出来,有人划着了火……在这紧要关头,警卫战士和州委干部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救出了车里的同志。

汽车烧着了,火光熊熊,浓烟滚滚……

这时,冲进州委大院的至少有两三千人,不少人手里还举着土枪和火铳,冲着州委办公大楼“砰……砰……”开了火,打得门窗冒出一股股白烟。

州委办公大楼是一幢土黄色哥德式建筑,一共有四层,楼内一百多名干部,用桌椅将门顶住,边守边退,当一层失守时,一部分干部从后院撤到了离州委不远的区党委大院内,一部分干部撤到楼顶,继续坚守。

闹事的人群抢了档案和秘密文件,砸烂了办公室。

州委干部守在办公楼的平台上,下面攻了几次也没能攻上来,双方僵持住了。

几个小时之后,围攻的人群包围了离州委不远的区党委,人群中有人高呼反动口号,挑动群众打砸抢。当时,乌鲁木齐军区副政委曹达诺夫,带领工作组正在伊犁检查工作,听到消息后便从军分区赶到区党委。

曹达诺夫不顾个人安危,只身站到院门口的高台上,大声劝说:“大家不要受坏人的挑动,冲击党政机关是违法的,有要求可以按级反映,不要……”

“不要听他的,他和汉人一样是共产党!”

“打啊,冲啊,打死这些汉人!在一阵喊叫声中,人群又朝大门冲来,曹达诺夫和区党委的干部们被迫退到了办公楼前,人群扒倒了铁栅栏墙冲到了院子里。

这时伊犁罕分区警卫连战上赶到了,战士们挎着枪连成一排人墙,挡住了冲击的人群。

仅仅过了几分钟,人群又冲了上来,警卫连开始后退。

与此同时,新疆自治区政府和乌鲁木齐军区,都接到了来自塔城、阿尔泰、博尔塔拉、伊犁的紧急电话和电报,当地政府和军营都遭到了冲击和包围,要求马上派部队支援,但是上级的答复是没有部队,各地要依靠自己的力量防止事态扩大。

霍尔果斯山口,人群越围越多,不少人开始围攻守桥的边防战士,一帮人拉倒了旗杆,扯碎了五星红旗,冲上了霍尔果斯桥头……这时,苏联境内从阿拉木图方向开来了一长溜汽车,有客车也有卡车……有人喊了一声:“这是来接我们回老家的,想去苏联的冲过桥去。”

人群几乎是疯狂地朝桥头挤去……

“砰……砰……”边防战士开始朝天鸣枪,很快枪被夺走了,战士被挤倒了,人群从边防战士的身上踏了过去,如同一股浊水流入了苏联境内。

在州委办公大楼上,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冲出包围,州委干部用仅有的几支枪向楼下还击,有人被打伤了,围攻的人害怕了,开始动摇了,稀稀拉拉地溃退了……州委干部趁机冲了出来。

在区党委大院里,围攻的人群还没有任何要撒退的迹象,他们已经冲到了大楼前面。

警卫连长在路中央划了一道线,郑重宣布:“谁越过了这条线,我就下令开枪!”

没有人理会他的话,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冲,冲……他小子不敢开枪,他不敢!”

人群前吁属拥,一下子冲过了白线,连长咬了咬牙,一摆手,战上们一齐朝天鸣枪……。

人们愣了一下,接着又冲了上来,战士们开始朝地上射击,人们还在往前冲,子弹打到了前面一排人的腿上,有十几个人倒下了,有的是被挤倒的,有的是自己卧倒的……。

“开枪了!开枪了……”人群开始散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通向苏联各个口岸的公路上,响起了嘈杂地喊叫声,和汽车拖拉机的轰鸣声,到处是黑压压的人群,人们赶看牛羊,坐着“二牛抬杠”的大木轮车,朝着一个方向滚滚而去……

有白天过境的人,又跑了回来,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消息:“那边边境上已经摆满了奶油面包,牛奶香肠有的是,不要钱,随便吃,随便拿!全是共产主义!”“房子和帐蓬也都搭好了,想住多少,就住多少……”

人们高兴地欢呼起来……。

一位叫哈依尔的村干部,躺在路中央,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乡亲们,你们不能走啊,咱们世世代代是中国人,到那边去要后悔的……”没有一个人理睬他,人们从他身上迈过去,头也不回地朝前走。

一辆汽车停在他面前,车上的人骂他是挡道的狗,有两个年轻人跳下车来,像拖东西一样,把他拖上车去,汽车开动了,哈依尔挣扎着从车上跳下来,摔倒在路旁。

从阿尔泰、塔城、博尔塔拉到伊犁四个地区,二十几个县,在三千多公里的中苏边境上,几个重要的边境口岸,滚滚的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白天苏联当局用巨大的广播声指示方向,夜间则打开探照灯,一道道光柱射入中国境内几公里远,在此后的几个月里,中国共有边民六万七千余人逃到了苏联,有两个县跑得还剩几百人。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国际间边民外逃事件,也是中苏边境由局部紧张转入全线激烈冲突的导火索。



(3)毛泽东说:“我不相信那边就是天堂”


中国北京,中南海丰泽园。

四月的北京已是春暖花开,但丰泽园里却看不到五颜六色的花草,洁净的通道两边松柏树郁郁葱葱,因毛泽东在开始住进丰泽园的时候不准许在他的住处摆放鲜花,工作人员就只好种树种菜。

毛泽东坐在菊香书屋的沙发上,漫慢地吸着一支烟,旁边的茶几上放着线装本的王实甫的《西厢记》,另一边则摆着毛泽东手书的西厢记的一段,大笔开篇,神采射人的几个大字:游艺中原,脚跟无线如蓬转,望眼连天,日近长安远……。

对面的沙发上并排坐着刘思齐和杨茂之,他们二月刚刚结婚,杨茂之从苏联留学回来,在空军学院当教员。

“思齐、茂之,看到你们结婚,我就放心了,思齐的身体不好,茂之你要多照顾她。”

“是,是,”忠厚老实的杨茂之连连点头。

“爸,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老是熬夜”。

“我可没有你们那么多的清规戒律,我是顺其自然。”

“爸,人家医生说的都是有科学道理的!”思齐一下子认真起来。

“他那个道理,就不发展了!”毛泽东笑了起来。

这时卫土小田走了进来:“主席,总理来了。”

“快叫总理到这边来。”

周恩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主席,我这一来又打扰你们了,”他又笑着说:“思齐,茂之你们结婚了,工作和学习要好好安排一下。”

刘思齐和杨茂之站起来,“爸,我们走了”。

毛泽东点了点头:“小田,你送送他们。”

周恩来又叮嘱了一句:“有时间,你们可要多来看看!”

两人点点头,随卫上小田走出门去。

周恩来打开一份电报:“这是刚收到新疆军区的电报,伊犁和塔城地区的几万边民,围攻了党政机关之后,跑到苏联去了。”

“哦……”毛泽东沉思了片刻:“恐怕又是老大哥搞的名堂吧!”

“这个事件,是有组织的、有预谋的,在此之前没有发现什么迹象。”

“迹象还是有的,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人家会这样干。”

“还有一件事,新疆军区的祖龙泰耶夫和马尔国夫写了报告,要求到苏联去。”

毛泽东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望着窗外的一棵百年古柏;“人家把手都伸到我们军队中来了,我看愿意走的不要硬留,我就不相信那边就是天堂,我也不相信他们这样做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还有一些人也要丢,我看是不是让赛福鼎同志去做一下工作?”

“我看不必了,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究竟谁是谁非,现在讲不清楚,过2O年,也许30年,大家会明白的。”

“愿意走,可以欢送嘛!”毛泽东的思路跳跃得很快:“中印边境那边有什么情况吗?”

“我刚接到总参的一个报告。”周思来说着拿出了另一份报告。

祖龙泰耶夫和马尔国夫从新疆军区礼堂里走出来,直接上了送他们的吉普车,和他俩一块要求去苏联的还有四十多名校、尉级军官。

在刚才的欢送会上,新疆军区的主要领导都没有讲话,不少人对送他们走想不通,因为中央有指示必须坚决执行。

这些去苏人员和他们的家属都上了汽车,汽车驶出了乌鲁木齐,问中苏边境驶去。

一晃30年过去了,中苏关系解冻,全球趋于缓和。

1991年12月26日,苏联解体了,叶利钦宣布1992年1月2日全面放开物价,于是各共和国竞相提价,人们一夜之间发现自己几乎一贫如洗,一个漫长而饥饿的冬天来了,于是30年前逃亡到苏联去的中国边民想起了自己的祖国。

人们从莫斯科、从彼得堡、从阿拉木图乘飞机、乘火车、乘汽车赶往伊犁和塔城,霍尔果斯口岸国际公共汽车人满为患。

霍尔果斯边防站,五星红旗在高高飘扬,庄严的国徽下面,边防战士持枪肃立,当人们从桥上通过的时候,也许不曾忘记30年前那个夜晚。

人们望着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望着餐桌上丰盛的食品,望着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如同大梦初醒。

许多人要求留下来,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本来是中国人。然而遭到了有关方面的婉言谢绝,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中国国籍。

正是应了中国那句老话:30年河东,3O年河西。

正如30年前,那个阻拦边民外逃的村干部哈依尔说过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真理:离开羊群的羊不会活下去,离开祖国的人不会有永久的幸福。



(4)苏军的挑衅不断升级


1969年1月以来,苏联边防部队对中国领土珍宝岛的入侵和挑衅再次升级,他们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由对中国边防部队的拳打脚踢发展到了棍棒相向,中国边防部队在几次执行巡逻任务中,都遭到了苏联边防军的拦截和殴打,致使巡逻中途中断,中国边防部队一再忍让,避免了事态的扩大。

这一天在上岛巡逻之前,奉命带侦察分队支援珍宝岛的陆军133师侦察科长马宪则和合江军分区曹建华副参谋长专门把珍宝岛边防站长孙玉国、侦察连副连长陈绍光、排长武永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小会。

马科长说:“最近这一段,苏联边防军动用了棍棒,一连打伤了我们不少人,上级指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持说理斗争,我们要坚决执行。但是孙站长和李翻译要重点保护,无论如何不能被敌人打着。”

陈绍光说:“还是我们在前面,叫孙站长和武排长、李翻译跟在后面,有情况也好往下撤。”

“不行,我们也要到前面去。”孙玉国坚持自己的意见。

“你是这里的老人了,情况熟,出力还在后头呢,真让那些王八犊子给打坏了,我向上面也交待不了。”马科长不同意。

曹副参谋长说:“行了,行了,都别争了,按孙站长说的办,他熟悉情况,也可以当机立断进行处理,陈副连长可以在后面接应他们。”

马科长无奈地笑道:“看来你们还是自家人向着自家人,那好吧。”

孙玉国一马当先,带着巡逻队出发了。中国边防军的巡逻队刚刚登上珍宝岛,对面苏联边防军的观察哨便发出了信号,孙玉国他们刚走到岛的西面,只见对面开过来两辆军车。

伊万上尉第一个从车上跳了下来,瘸着一条腿,一拐一拐地边跑边叫喊着什么,一共从车上跳下来三十多名苏联士兵,紧跟在伊万的身后。

“他们在喊什么?”孙玉国向小李。

翻译小孪侧看耳朵听了听说:“他们在叫喊,快,快点,不准他们过来。”

“我们偏要过去,这里是中国的领土,他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跟我来!”孙玉国一摆手,战士们迎着苏联边防军走了过去。

伊万上尉看见中国巡逻队走过来了,恶狠狠地叫了起来:“站住,你们再朝前走,我们就不客气了。”

“听拉拉蛄叫就别种高梁了,咱们过去看他们想干什么。”战士们边说边朝前走。

伊万又叫了一声,这一声像下了一个什么口令,苏联士兵一下子散开了,每人手中都握着碗口粗的大棒,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摆开了架势。

孙玉国第一个走上前去,严厉他说:“你们已经侵入了中国的领土,必须马上离开。”

小李刚把这句话翻译过去,伊万便粗野地骂了起来,不管中国边防部队讲什么道理,伊万的回答就是叫骂。

许多和伊万上尉打过交道的中国边防部队的干部战士都说,还没有见过这么粗鲁、这么不讲道理、又狠毒、又野蛮的人,仅在他的指挥下打伤中国边防部队的干部战士就有四五十人之多。

中国边防部队不再说话,用沉默来回答对方的叫骂。

孙玉国已经有了一种预感,看来今天苏联边防部队是故意要把事态扩大,便提醒大家说:“要做好准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更不准先开第一枪,要严守巡逻纪律。”

他的话音未落,伊万喊叫了一声,苏联士兵举着棒子冲了过来,对中国边防军人又推又打,当场打倒了两名战士,中国边防部队冒着生命危险赤手去夺苏联士兵手中的大棒。这些苏联士兵也是专门挑出来的,一个个人高马大,加上他们几个人围打一个中国士兵,很快便占了上风。

“把他们赶出去,统统赶出去,一个也不留!不走的就用棍子打,打死了喂野兽。”伊万狂叫着,在他的声嘶力竭的鼓励下,苏联士兵像发了疯一样,棍子像雨点一般落在中国边防战士的身上,一下子又打伤了七八个。

中国巡逻队架着被打伤的战士往下撤,心黑手毒的伊万带着人紧追不放,在后面接应的陈绍光他们一看,嘴都气歪了,这帮子侦察兵,个个身手不凡,早就憋着一肚子气,一看自己的战友被打伤了,掰断了几棵小树当棍子,冲上去要为战友报仇。

马科长在后面大喊了一声:“把棍子放下,都回来,边防纪律对谁也不客气!”

为了防止事态的扩大,中国边防部队再一次进行了克制和忍让。

伊万上尉一看中国军队没有还手,得意地狞笑着说:“他们要敢还手,就打死他们,看他们敢不敢再来!”

说完摆了摆手,带着一群打手,得意洋洋地走了。



(5)肖全夫副司令员强调不开第一枪


1969年3月1日,珍宝岛的气温到了零下30度左右,冰雪履盖了乌苏里江,一眼望去,冰面上一片洁白,岛上的小树林变成了白色的珊瑚枝,在风中摇来摆去,飘飘欲仙。雪地上清晰可见一串串泡子的蹄印,如同绽开的朵朵梅花。

侦察科长马宪则刚刚接到上级的电话,要加强珍室岛地区的巡逻。从2月6日至25日,苏联边防部队连续五次围攻和毒打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中国边防部队暂时停止了巡逻。为此苏联报刊大肆宣扬,说中国退出了达曼斯基岛,这证明达曼斯基岛是苏联的领土,而且公开扬言如果中国边防部队再敢上珍宝岛巡罗,就使用火力解决的办法。

根据上级的指示,边防部队召开会议,研究巡逻问题。

战士们一听要上岛巡逻,人人争着打头阵。

孙玉国说:“这次我们要上岛巡逻,敌人可能要耍更大的花招,也可能恼羞成怒向我们开枪,我们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

“是啊,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只要敌人敢先打第一枪,咱们就不能放他们回去。”陈绍尤越说越激动,边说,边用手拍着枪托,引得大家都乐了。

“我看我们绝对不可以麻痹大意,伊万上尉好几次发话要火力解决,这一回有可能按他说的去做,而且这个伊万,手段很毒的,什么法子都会想出来。”马科长一再提醒大家。

“听说这个伊万,还上过什么军事学院,懂得不少战术,平时也是吹吹呼呼的。”魏连长在一边又插了一句。

“伊万那小子,别看平时横二八三的,把他手下的兵,一个个熊得溜溜的,可不一定真行,这小子瞪着俩大眼珠子,咋一看挺唬人的,其实好多事都没整明白。”全江军分区作战参谋金泰龙在一边和113师侦察连魏连长聊起了伊万。

曹副参谋长捅了他一下:“胡扯什么呢,这儿正开会研究正事,你们又搬出个苏联瘸子来。”

大伙一听都乐了,会场上一下子活跃起来。

金泰龙摸了一下后脑勺,不好意思了:“咋整的,马掌挂到了膝盖上,跑了题(蹄)了!”

马科长听到他俩的话,思忖了一会说:“正题,正题,真该好好研究一下伊万,还有那个杨辛中校,咱们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曹副参谋长是老边防了,这一下子打开了他的话匣子:“过去咱们和苏联边防军官会晤的时候,苏联军官老是吹嘘,他们战术如何如何,打仗如何厉害,咱们也不吱声,就在一边听,他们是有一套办法。不过我觉得他们的搞法也有一些问题,就是太教条,处处都按照条令来,当然部队不听指挥不行,我看了他们一些作战条令,连排以下的军官就不准要求增援部队,更不能擅自行动,违者处罚很严的。”

“他们训练是很严,但是太教条了,队形怎么摆,进攻怎么走,差一点也不行,都是死的,我就不相信战场上,就和他们那个条令上一样,当小兵的更谈不上什么灵活机动了。”金参谋也谈了自己的看法。

孙玉国说:“他们就是靠坦克和装甲车,没了那玩艺,他们就得往回跑。”

“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真要出了情况,打起来不能蛮干,要敢打,又要善打。”马科长心里明白,步兵和坦克打,主要是战术要对头。

班长周登国说:“珍宝岛地方太小,两家都在明处,可他们在坦克、装甲车里面,我们在外面,打起来,和他们硬拼,我们要吃亏的。”

这时马科长转身问魏连长:“你们侦察连在这一段雪地潜伏,练得怎么样了?”

“耐寒训练是没有问题了,只是雪地里难以机动,一旦被敌人发现,可就罗嗦了,攻,攻不上去,撤,撤不下来,那些个“塔头”都埋在雪里,人一绊一个跟头,人跑起来还没有爬得快。”

“王副连长,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冻伤的?”

陆军77师217团1连副连长王庆容,带领一个排,配合133师侦察连行动,这一个排的战士,个个都像小老虎,王副连长说:“冻伤的没有,就是大伙吃了这么大的苦,怕仗打不上,罪白受了。”

“这个不用担心,平时训练多受点罪,打仗不会吃亏。”

看看议论得差不多了,马科长拿出了一张珍宝岛地图。“敌人要下黑手,肯定他们要三面包围,我看很可能是东、南、北三面,西面是咱们这边,他们不一样,上岛巡逻。”

会议一散,各分队便分头去准备了。

定敢过来。我们可以派两支巡逻队上去,也好有个照应,千万不能叫敌人给包了‘饺子’,看着不行,就朝下撤。”

曹副参谋长说:“后面要有人接应,要是没有人接应根本就撤不下来,西边又没有工事,没有可隐蔽的,他们要是追着屁股打过来,我们损失可就大了。”

马科长点了点头说:“咱们是不是这样,由孙玉国、周登国各带一支巡逻队上岛,潜伏好,我和曹副参谋长也提前上岛,靠上去指挥,大家看这个计划怎么样?”

这个巡逻方案,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马科长立刻用电话向上级汇报了巡逻方案,肖全夫副司令员在电话里,又一次强调说,无论如何不准先开第一枪,这是纪律。

马科长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后,又说:“大家马上回去准备吧,侦察连抓紧时候睡上一觉,夜里开始行动,巡逻分队也要作好准备,明天还和往常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