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毕业两月找工未遂 在出租屋上吊自杀

叶落知声 收藏 0 1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学生毕业两月找工未遂 在出租屋上吊自杀

划破了的毕业证书上,23岁的洪威戴着眼镜,书卷气十足。8月20日晚上,这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被发现死在东莞汽车总站附近的出租屋里。警方初步判定,洪威用裤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上吊在出租屋的防盗网上。简陋的房间里,百元大钞被撕得粉碎,连洪威本人的照片也被撕碎。家属则坚持认为个性开朗的洪威不可能自杀。


毕业两个月一直在找工


洪威,湖北洪湖人,两个月前毕业于湖北一家工业学院。在大学里洪威学的是电子软件。据洪威在中山做建筑工的父亲洪模训说,儿子所读的学校并非有名,毕业后没找到工作的学生不在少数,洪威只是其中一个。今年6月底,洪威从学校毕业后,就来广东找父母。


从家里拿了三千多块钱之后,洪威背着书包外出找工。先是苏州、无锡、上海,后来去了深圳。悲剧就发生在离开深圳之后。洪模训说,儿子出外找工近两个月了,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家里人担心他身上的钱不够,就让他从深圳回中山拿钱。“19日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还打电话问他到哪了,他说在从长安到虎门的车上,因为不熟路,他还问司机要多久才到虎门汽车站”,洪模训说,在电话中他听到司机说还要20分钟。


洪模训特意交代儿子:到虎门汽车站后,立即进站买票回中山。到了下午4点,仍没有见到儿子回到中山,洪模训有些着急,给儿子又打了个电话过去“他说他坐错了车子,司机把他带到了常平汽车站。”洪模训让儿子赶紧从常平坐车回东莞汽车总站“到了下午6点左右,他又说明天要去深圳凤凰找工作,今天干脆就留在东莞。”洪模训依了儿子。


入住时很平静看不出异样


事发出租屋在东莞汽车总站附近。据出租屋的二手房东说,19日下午6点左右,洪威独自一人拿着几本书和毕业证来到出租屋,说是要住一天。他交了15元租金和5元押金之后,就上到位于4楼最靠边的房间,而后是一直未出。“入住时他的表情很平淡,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的地方。”二手房东说,整个晚上一片安静。


20日中午,到了退房的时候,二手房东上楼敲门,却见洪威租住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我当时以为他外出了,就没有再敲门和打开窗户了”,等到20日晚上8点他再去洪威的房间敲门,发现还是没动静,这才把走廊边的窗户推开,见到洪威已经吊死在房间背后窗户的防盗网上“我拿钥匙开门发现门是反锁着的。这才用铁棍把门从上翘弯,伸手进去把门打开。”二手房东说,他进去本来是为了争取抢救时间,但发现人已经死了之后,就立即报了警。


昨日万江共联派出所的负责人说,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死者是名大学生,感觉事态严重,就立即向分局和市局,请求刑侦支援。经过刑侦技术人员数小时的现场勘察,目前初步排除他杀,判定是自杀行为。


家属疑问


人脚未悬空怎么能吊死?


洪威的家属并不认同警方初步排除洪威他杀的论断。8月22日,他们向警方提交了一份书面材料,其中列举了12点质疑。


在这12个疑点中,有针对二手房东诸如“电线插头是漏电事项”、“受害人已跟二手房东说好明天一早去深圳凤凰,二手房东怎么早晨不去叫”、“进店住宿的发票有重写数字”等疑点,也有包括对警方的诸如“现场的胶桶怎么破了”、“衣架也缺了一半”、“孩子外出时带了书包,但案发现场并没有书包”、“人的高度与上吊的高度一般高,人脚未完全悬空,怎么能吊死”以及“人的手怎么会抓住用来上吊的裤子,而地上又有移动的血迹”等。


洪模训的妻子说,儿子非常开朗,只要一到老公的工地,就会跟工友们打成一片,还经常摸着叔叔的头开玩笑。“他非常有孝心,有次身上只有30块钱都没舍得吃,而是给我买了东西。”洪模训的妻子说,儿子在学校读书时,家里人一直鼓励他外出闯荡,说不能只呆在学校里,要多到社会上走走,见见世面。“他走的地方比我还要多。”


洪威家属说,在出门找工前,洪威还背着个书包,里头装着毕业证书之类的,可案发现场并没有见到那个书包,只有书包里的证件等物品。“我想他在东莞肯定遇到了什么事情,说不定就在那车上发生的,要不然也不会还有20分钟就到虎门汽车站了,到最后却是在常平汽车站”,洪模训说,洪威可能在东莞遇到了“野鸡车”,希望警方也能从这个角度查查案情。


死因探析


与兄聊天:


“找不到工很苦闷”


在案发现场,万江共联派出所的民警还发现,房间的地板上有张被撕得粉碎的百元大钞,还有一张死者本人的一寸照片也被完全撕毁了。而在卫生间里,民警还找到了一本封面表皮被划破了的毕业证书,用来划书的小刀就扔在上吊的正下方。万江警方据此怀疑,找工不顺,可能与死者选择上吊自杀有关。


此外,警方通过死者生前与其哥哥多次的QQ聊天记录发现:在多次聊天中,死者因为找工作四处碰壁而苦闷,在生前最近的QQ聊天中,更是说“晚上还做噩梦什么的”。记者昨日下午翻阅了警方提供的这份打印出来的长达31页的聊天记录,其间在8月8日,QQ名为“孤谒者”(洪威)就说“看了招聘会就不想看了”、“网管、仓管我都看过,学徒都不放呢!”在8月9日的QQ聊天中,死者还说自己四处找招聘会,曾经被骗来过东莞。8月11日的聊天中,死者的哥哥询问其去招聘会怎么样,死者说“就投了一封简历,没一封回的”、“找毛,到处简历都没回的,连电话都没一个”。


据死者洪威的父亲洪模训说,孩子自毕业后就一直在外找工作,去过杭州、苏州、无锡、上海,后来到了广州、深圳。“我当时是叫他慢慢来,不着急,先找份工干着。本来也有几份工作的,但儿子说专业不对口,就没做。”


警方释疑


脚蹬起几秒就可能死亡


昨日中午,在万江共联派出所的会议室里,案发当晚曾经进入现场勘察的刑侦技术人员向记者以及死者的家属就疑点部分做出了解释,并将案发现场所拍的照片提供给大家看。


据这名刑侦技术人员介绍,首先在案发的这个出租屋里,靠走廊的窗户和屋内背后小阳台上的窗户都装有防盗网,现场防盗网没有破坏的痕迹,另外进出房间唯一的铁门在案发后也是从屋内反锁着的。“同时对尸体本身的勘察,也没有发现有新致命的伤口。”


这名技术人员还说,死者上吊所用的是条裤子。“如果是被人勒死的,肯定脖子后也会有痕迹,但我们发现尸体上的勒痕是开放式的,只有脖子前面有,脖子后就没有。”至于家属所质疑的“人高度与防盗网的高度一般高,人脚未完全悬空”,这名技术人员说,即便是人脚完全站地,也可以上吊自杀成。“只要当时把脚蹬起,几秒钟人就可以窒息而亡。之前我们还有遇到过躺在床上上吊自杀而死的案件,所以双脚没有悬空构不成疑点。”


此外针对现场的血迹,技术人员解释说,法医在对尸体进行检查时,发现死者右脚拇指和食指中间有个很小的伤口。“现场的血迹都是这个小创口的,我们在死者穿的拖鞋上也找了一些血迹,之所以有拖动的痕迹,是因为搬离尸体时留下的。”万江警方还称,死者随身所带的贵重物品诸如钱包里的银行卡、身份证以及手机都没有丢失。


记者随后来到洪威生前租住的出租屋,发现房间的防盗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