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1979血火因果 正文 第九章、洞府疗伤(一)

高源蓝天 收藏 2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九章、洞府疗伤(一)


没办法,我只好自己找台阶下了,我以一种宽大的口气说:“那好吧,今天小弟就宽大为怀,不再要求林小黎小姐,给予道歉安慰了。”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接着说:“不过,小黎姐说真的,今天你把咱们的衣服大多都洗了,到晚上睡觉时,咱们没有衣服穿了。那要是到凌晨最冷的时候,再冻醒了怎么办?看来还要咱们俩,搂抱在一起睡,互相以彼此的体温取暖了。”


她羞涩的红着脸说:“净想好事。再也不和你楼抱着睡了,谁让你睡觉那么不老实。反正到时候,冻不着你就是了。”


到这时候,我的衣服已经全部洗了,就连我穿在身上的这一条内裤,都是湿的了;那件没有洗的越军旧军装,又让给小黎姐穿在身上了;我自己的那身军装和衬衣,因为被血迹、污泥弄得很脏,已被小黎姐给洗了。


小黎姐除了穿在身上的两件上衣是干的,就只有穿在身上,恐怕至今还没有干透的内裤了。她虽然上身穿着两件干衣服,可是她套在里边的那件上衣,没有纽扣,她又没法单独穿。我想,看来今晚我真的要挨冻了,或者,小黎姐也只好同意,我们俩再次搂抱在一起睡,以体温温暖自己,也温暖对方了。


想到此,我不禁又有些想入非非了:要真是今天晚上,小黎姐同意,和我拥抱在一起同睡,那要比今天凌晨被冻醒后,拥抱在一起睡,要舒服得多了。因为今晚我们俩的下身,都是仅仅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裤,要是我们这样,几乎赤裸着下身相拥抱而眠,再次干柴逢烈火,我还真的担心,到时候我们能否,控制住感情的奔放、不羁!这时我的腿伤一阵疼痛,似乎在提醒我小心伤口,不要造次。


我心想,如果今晚果真有机会,能够得到小黎姐的垂青,我一定义无反顾的不放过机会。反正头部的伤口躲避点,只要别碰着;到时候腿部的伤口,已经做完手术取出弹片,就不会有太大的妨碍了,就是疼点、出点血,为了得到小黎姐也值了!


我光顾了低头胡思乱想了,猛不丁的,小黎姐把一堆刚洗的湿衣服,都塞到我的怀里。

她把枪支、匕首通通都斜挎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我怀抱一堆湿衣服,向前了几步后,忽然想起了那条,被我扔到小池塘边上的,大鱼还没有拿。


我扭回头,正想喊小黎姐别忘了拿鱼,却见她已经一手抠住鱼儿的腮,一手托抱着鱼儿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


当我们返回山洞时,洞内已经很黑了。我们原想在山洞的最底层点火,目的是想尽量减低,冒出烟雾的海拔高度。尽管是在夜晚冒烟,不易被发现,总是小心为好,烟雾越低,风险越小。但是,又考虑到底层温度太低,若在此一层,即使面对火堆,也会前胸烤的热,后背冻得冷。特别是还顾虑在底层点火,烟雾会灌满整个山洞。


所以我们决定,在第二层和最上层都试一试,。当然,最理想还是在中间那层点火,因为只有中间层山洞,既有温泉,温度又高,做完手术,就在那里睡觉也暖和。


可是特别担心,会弄得到处是浓烟,既破坏了洞内环境,又破坏了温泉水的洁净。我们先在离温泉稍远处,点了一小堆枯树枝试验了一下,发现烟雾直接向洞顶冒出,洞内竟然一点烟雾都没有。估计烟雾沿着山洞的缝隙冒走了,因为白天能有阳光照入洞内,说明有不少缝隙。我们又到上面大洞内看了看,竟然一点烟雾也没有,看来三层山洞之间并无山逢相通,各层自有各层的通气缝隙。


这一下我们放心了。我们俩`一起动手,把原来放在上面和下面山洞的,所需物品都集中到了中间层洞内。


我从上层山洞的一个小洞内,找到我的那个挎包,急忙打开:不仅从中找到了,断了皮带后装在皮盒内的,我的望远镜;还有那个小小的、圆形金属体、且带木柄的小型“光荣弹”;在包内还找到了特配的、弯脖军用手电筒,我试了一下,电量还很足;还有两节上海“无畏”牌一号备用电池,为防潮,用塑料袋包得严严实实的;我用手电筒照着继续翻看,还从一个大塑料袋内,还找到了一条毛巾和牙膏牙刷,我记的原来还有一个小搪瓷茶缸,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不过能找到这些物品就已经非常不错了;伸开毛巾,里面还有一个小铁盒,铁盒内是不锈钢刮脸刀架,刀架上有一个新刀片,铁盒里配有一个小镜子,小镜子背面还装有三个,未曾使用的刀片。


我本想从小镜子里,再详细看一看自己当前的容貌,可是强光照在镜子上,一束强烈方光照的我,什么也没有看清,仅看到了我年轻、英俊容貌的一个大体轮廓。


我正想把手电筒调个方向,避开强光,再详细看看自己当年的容貌时,小黎姐从中间层山洞上来,猛的看到强光,不知怎么回事,以为从外面进来生人了,急忙把微型冲锋枪,从背后甩到胸前,同时拉动了枪栓喊道:“什么人?不许动!”


我忙答道:“别开枪!小黎姐,是我!你快看,从我的挎包里,找到这么多好东西。”


我用手电筒照着,本想让她逐件看看,让她也高兴高兴,可是她对其它物品,根本不看。


她一把从我手中夺走了手电筒,高兴的喊道:“有手电筒!这下可好了!我还担心一回儿做手术,看不见呢。别乱照了,还是节省电用吧。”


说着她一边把手电筒关闭了,一边猛的抱住我的脖子,朝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次我可不愿意只是被动的被她亲了,我就势一手把她紧紧的拥抱在我的怀中,另一只手不断移动着,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细嫩的大腿和丰腴、圆润的臀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