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中国不比武 美暗防路线失效

随便取名 收藏 12 10748
导读:8月23日电(作者谭中)今年四月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兼中国通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分析奥巴马执政后的对华政策时认为美国正在和中国建立新的“合作与全方位伙伴关系”(cooperative and 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他的分析文章透露两点:(1)奥巴马政权承继了克林顿与小布什时代的对华“亲善”(engaging)路线并且向前发展;(2)美国军方有一股强大的对华“暗防”(hedging)路线一时难以消除。在讨论这两条路线之前,我得为这两个名词做些注释。 英文

8月23日电(作者谭中)今年四月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兼中国通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分析奥巴马执政后的对华政策时认为美国正在和中国建立新的“合作与全方位伙伴关系”(cooperative and 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他的分析文章透露两点:(1)奥巴马政权承继了克林顿与小布什时代的对华“亲善”(engaging)路线并且向前发展;(2)美国军方有一股强大的对华“暗防”(hedging)路线一时难以消除。在讨论这两条路线之前,我得为这两个名词做些注释。


英文“engaging”是九十年代克林顿政权标榜的对华新政策,是针对“containing”(遏制)而言。当时有人分析,美国对华政策明里是“engaging”,暗里却是“containing”,因此创造了一个“congagement”的新字,通常译为“接触兼遏制”。其实“engaging”含有“订婚”的意思,是“marriage”(结婚)的前奏,译成“接触”就冲淡了意思的浓度,应该译成“亲善”。英文“hedging”是小布什政权对华战略所用的一个新名词,是欧洲学术界发明,为美国战略界普遍使用。这“hedging”字面上含“躲藏”之意,在美国战略上暗示着潜在的冲突,所以应该译成“暗防”。


孔子认为“性相近、习相远”,意思是:从本性上看,人和人倾向于“亲善”,但社会习气使得人们疏远、隔阂、冲突。我们从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来看,也有类似人际“亲善”与“疏远”的对立统一。美国对华“亲善”源远流长。一八四三年美国第十任总统泰勒曾经派使者向道光皇帝递交国书没有成功,国书上形容“太阳照耀到中国的高山大河,下山后再照耀到美国的同样的高山大河。”还说:“现在我向你传话,(中美)这两个大国的政府必须和平相处,应该顺从天意相互尊重…”。二战年代,美国总统罗斯福蓄意把中国提升到“强国”地位,邱吉尔和斯大林奈何不得,这也是美国对华“亲善”的突出表现。


一九七一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拜会毛泽东主席,一见面就说:“主席的著作不仅改变了中国,而且影响了世界”,告别时又说:“我们走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这些都是诚心诚意、发自肺腑的话。相比之下,克林顿总统提出和中国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却有点华而不实。小布什比较朴实,取消“战略伙伴”的提法,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可是在他执政时美国对华的“亲善”程度,比起克林顿时代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零零五年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把中国形容为“负责任的国际利益攸关者”(responsibleinternationalstakeholder),这个名称后来为布什总统与国务卿赖斯等领导人采用。行家认为,这实际上反映出在华盛顿眼里中国的全球战略地位有所提高。沈大伟认为,提出中国是“利益攸关者”主要是把美国鹰派“遏制”中国的言论与主张压下去。


根据沈大伟的分析,即使美国把中国当作“利益攸关者”,仍然有很多人(多半在国防部中)认为中国急切向军事强国方向发展同时又缺乏透明度、使人弄不清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意图,所以必须“暗防”。美国这个对华“暗防”路线是决定于美国的庞大军事预算、项目、机制结构、全球分配的。奥巴马政权承继了这一切,想要改变也一时改变不了。


美国在国际政治发展中对华冲突的倾向也源远流长,先当国务卿再变成第六任总统的亚当斯就大力支持英国对华的“鸦片战争”,美国也参加了“八国联军”侵占北京。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中美两国都是被动卷入的,但此后双方形成严重对峙。中国搞原子弹时,美国掀起强大的仇华言论,关系也紧张到如箭在弦。从那时至今,美国劫持了台湾局势,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仍然没有领土主权完整。


我们应该以整体观念来看美国对华“亲善”与“暗防”两条路线之间的互相制约与消长。“亲善”路线越增长,“暗防”路线就越减弱,反之亦然。七月廿七、廿八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亲善”的气氛很浓,国际舆论大谈“G2”(美中两巨头会合),甚至“Chimerica”(中美大同),“暗防”的声音被淹没。估计今年下半年奥巴马总统访华,又会形成另一次“亲善”高潮,如果中国趁此机会顺水推舟,更可起到大大削弱美国对华“暗防”路线之效。


也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现在是后冷战、和平时代,“暗防”不等于美国准备对华作战,也不能说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潜在的敌国”,“明枪”挑衅不会有,“暗箭”也不一定放。在里根总统时代,美中军方的合作交往很多(主要为了共同对付苏联),在老布什及克林顿总统时期仍有一定的连续性。小布什第一任时,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一度切断美中军事交往,随后又逐渐恢复起来。今年二月美国国务卿希拉莉.克林顿访华宣布了奥巴马政权将会拓宽美中两国战略合作的领域,包括双方安全合作、共同对付朝鲜与伊朗、联合打恐以及军事交流。一些美国专家,包括“新美国安全研究中心创始负责人坎贝尔Kurt Campbell、布鲁金斯研究所日本专家迈克望月Mike Mochizuki、哈佛大学退休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沈大伟等,极力推动美-中-日三国战略合作,现在也有进展。


针对这一新形势,中国在认识上与舆论导向上应该积极推进中美“亲善”,避免“中国威胁论”的探讨。中国在国防现代化过程中也要韬光养晦、不逞强、切忌与美国“比武”,要增加透明度,使人信服中国“和平发展”的意图。只有这样,美国对华“暗防”路线才会彻底崩溃。(作者为旅美教授)

3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