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游赤壁夜色

又是一年的七月十六。

亘古不变的月亮依然徘徊在牵牛星与北斗星之间。长江上的风缓慢地撩过粼粼泛光的水波上,没有兴起一点点大的波涛,一如苏子游赤壁的时节一样。只是,夜航的轮船没有了苏子那时候的寂寞,它们的身躯排开了山壁一样的巨浪。我们也没有泛舟江上,而是坐在江边的小亭里,看水花敲打在穿空的乱石上,在轮船的余光中,玉一般地破碎了。碎玉简直就是冬日的飞雪,又被江水席卷而去。令人想起念奴娇里的场景来。然而,这样的场景中没有歌声、没有洞箫,多少还是让人失望的。香山居士那次在九江浔阳江头夜送客的当儿,要是没有那个琵琶女的猛然出现,那个如闻仙乐耳暂明的琵琶声升腾而起,那个无限有名的《琵琶行》是不可能自己钻进香山的脑际的,那场送别友人就只是千百万一般的送别而已甚至不会在历史上遗留下一点点的蛛丝马迹。然而,我们的耳朵边就是没有如此的音乐。但是,音乐还是响起了。是情哥哥爱情妹妹的那种,呕哑嘲哳,声嘶力竭。一点点的空灵、朦胧也没有,说什么生死、谈什么金钱,都是赤裸裸的。唉,我悲哀了。赤壁依然,空气的震动还是如此地具有物理的特质。只是,没有文化内涵的震动那单单是一种莫名的噪音啊。月色也渐次隐没了。我们的心也渐次地冷却了。不如睡去吧。这毫无诗意的赤壁。我猛然一抖被子,然而我却是在温江我家的床上。

冷冷的月色穿不过我家厚重的窗帘,仅仅在我的帘子上留下淡淡的光斑,优柔而孤愁的光斑。这光斑还渐渐地远去了,离开了,消失了。


本文内容于 8/24/2009 11:37:13 AM 被少将舢板舰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