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必然超越易中天

44880437 收藏 0 318
导读: 结合历史经验和学界规律,搞学术的人一般活着时都很难为公众所知,而且在拒绝当大师的季羡林先生等仙逝以后,能耐着性子,伴着青灯黄卷认真当学者的人还有没有都是个问题。有也肯定不招公众待见。不知是学术的悲哀还是时代的不幸。 结果便成就了CCTV一个叫《百家讲坛》的栏目,推出了一批学术超男(女),易中天先生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易先生红了以后,免不了被各种媒体打着采访的旗号骚扰,受关注度甚至不亚于李宇春,但人家是大学教授,水平自然在一些电视台主持人之上,便对自己的处境做了精妙自嘲:我就是峨

结合历史经验和学界规律,搞学术的人一般活着时都很难为公众所知,而且在拒绝当大师的季羡林先生等仙逝以后,能耐着性子,伴着青灯黄卷认真当学者的人还有没有都是个问题。有也肯定不招公众待见。不知是学术的悲哀还是时代的不幸。


结果便成就了CCTV一个叫《百家讲坛》的栏目,推出了一批学术超男(女),易中天先生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易先生红了以后,免不了被各种媒体打着采访的旗号骚扰,受关注度甚至不亚于李宇春,但人家是大学教授,水平自然在一些电视台主持人之上,便对自己的处境做了精妙自嘲:我就是峨眉山的猴子,被观赏是我的义务。


这个比喻留露出易先生不甘于当猴子的冲动——一种潜在的学术冲动,而这种冲动是危险的,因为您本来可以享受寂寂无名的学术生活,或许还可能死后不朽,但您非要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跑到CCTV出台,成大名后则公开流露出对捧红自己的“妈咪(学名叫平台)”——电视台及背后万千公众的不耐烦甚至不屑,让人觉得心寒。而且背叛他们的代价是沉重的——他们会找到新的猴子,正如李宇春以后的曾轶可。


逐渐老去,比如80后都要三十而立了。 袁腾飞说:有的人说我颠覆了历史,那么想请问,你了解的那个我颠覆之前的历史,是不是被颠覆过的?如果是,那我只不过是把颠覆的东西,又颠倒过来了。 也许,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是过去有打扮这个小姑娘甚至逼良为娼的权利的,都是一些功成名就的帝王将相,现在时代进步了,庶民也有了动手打扮的权利。 易中天、袁腾飞都是民间杰出的“历史形象设计师”,本名大工。 也许,没有他们的努力,就不会唤醒太多公众对历史的兴趣,进而永无可能接近自己祖先创造的这个世界的真相。 如果他们是被观赏的猴子,那也是无比珍贵的金丝猴。好多有学问的人努力一生,吵吵一生,也终混成了登不上舞台中心的可怜猕猴。 感谢CCTV吧。

目前,70后的袁腾飞正在完成对40后易中天的超越。


兄弟认为,在这个全民娱乐、学术沦落的年代,百家讲坛完成的是一种值得商榷的文化启蒙——它遵循着大众传播规律,学术超男(女)们披着“正史”外衣,通过先进视听手段书写着可歌可泣的当代野史,让从来只关心文化但不了解文化的万千受众如痴如醉。


而从这个角度上,袁腾飞是舞台上更个性化、更吸引眼球的猴子。他更帅、更年轻、也更现代。语言更幽默风趣、生动形象。


最近,总共30讲的“袁腾飞讲《两宋风云》”在央视十套《百家讲坛》落下帷幕。据央视索福瑞调查数据显示,《两宋风云》是《百家讲坛》近两年来系列性节目收视率最高的一个。这也意味着袁腾飞讲座的收视率超过了去年在百家讲坛亮相的易中天、阎崇年等人。此前,他的教学视频片段被放到网络上,点击率竟然超过了2500万。而且,他新近开设的新浪博客三天流量就过了百万。


这些业绩都是刚出道时的易中天不能匹敌的。


而且,小袁老师最近推出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表明了自己将个性化、当代化历史进行到底的决心和信念,而老江湖易中天则要稍稍保守些,对正史及其官方解读还有忌惮,流露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教授固有的羞涩——其实台都出了,就别想着自己的学术地位了,至少按照是中国的学术规律,一个学者如果红到被媒体全面消费,就离加盟娱乐界不远了。


结合历史经验和学界规律,搞学术的人一般活着时都很难为公众所知,而且在拒绝当大师的季羡林先生等仙逝以后,能耐着性子,伴着青灯黄卷认真当学者的人还有没有都是个问题。有也肯定不招公众待见。不知是学术的悲哀还是时代的不幸。 结果便成就了CCTV一个叫《百家讲坛》的栏目,推出了一批学术超男(女),易中天先生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易先生红了以后,免不了被各种媒体打着采访的旗号骚扰,受关注度甚至不亚于李宇春,但人家是大学教授,水平自然在一些电视台主持人之上,便对自己的处境做了精妙自嘲:我就是峨眉山的猴子,被观赏是我的义务。 这个比喻留露出易先生不甘于当猴子的冲动——一种潜在的学术冲动,而这种冲动是危险的,因为您本来可以享受寂寂无名的学术生活,或许还可能死后不朽,但您非要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跑到CCTV出台,成大名后则公开流露出对捧红自己的“妈咪(学名叫平台)”——电视台及背后万千公众的不耐烦甚至不屑,让人觉得心寒。而且背叛他们的代价是沉重的——他们会找到新的猴子,正如李宇春以后的曾轶可。 目前,70后的袁腾飞正在完成对40后易中天的超越。 兄弟认为,在这个全民娱乐、学术沦落的年代,百家讲坛完成的是一种值得商榷的文化启蒙——它遵循着大众传播规律,学术超男(女)们披着“正史”外衣,通过先进视听手段书写着可歌可泣的当代野史,

由于易中天关键时候的徘徊,给了小袁老师迅速赶超的机会。


按照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规律,70后的后浪袁腾飞将40后的前浪易中天拍在沙滩上也符合自然法则。如果说,易中天更多地是中老年观众的杀手,而袁腾飞使年轻观众开始关心传统文化,而这些人正在长大,年华随岁月逐渐老去,比如80后都要三十而立了。


袁腾飞说:有的人说我颠覆了历史,那么想请问,你了解的那个我颠覆之前的历史,是不是被颠覆过的?如果是,那我只不过是把颠覆的东西,又颠倒过来了。


也许,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是过去有打扮这个小姑娘甚至逼良为娼的权利的,都是一些功成名就的帝王将相,现在时代进步了,庶民也有了动手打扮的权利。


易中天、袁腾飞都是民间杰出的“历史形象设计师”,本名大工。


也许,没有他们的努力,就不会唤醒太多公众对历史的兴趣,进而永无可能接近自己祖先创造的这个世界的真相。


逐渐老去,比如80后都要三十而立了。 袁腾飞说:有的人说我颠覆了历史,那么想请问,你了解的那个我颠覆之前的历史,是不是被颠覆过的?如果是,那我只不过是把颠覆的东西,又颠倒过来了。 也许,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是过去有打扮这个小姑娘甚至逼良为娼的权利的,都是一些功成名就的帝王将相,现在时代进步了,庶民也有了动手打扮的权利。 易中天、袁腾飞都是民间杰出的“历史形象设计师”,本名大工。 也许,没有他们的努力,就不会唤醒太多公众对历史的兴趣,进而永无可能接近自己祖先创造的这个世界的真相。 如果他们是被观赏的猴子,那也是无比珍贵的金丝猴。好多有学问的人努力一生,吵吵一生,也终混成了登不上舞台中心的可怜猕猴。 感谢CCTV吧。

如果他们是被观赏的猴子,那也是无比珍贵的金丝猴。好多有学问的人努力一生,吵吵一生,也终混成了登不上舞台中心的可怜猕猴。


感谢CCTV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