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素梅:大陆最高领导人接见吓了我一大跳

hinatou 收藏 67 111463


高金素梅:大陆最高领导人接见吓了我一大跳


8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高金素梅率领的台湾少数民族代表团


阮次山(主持人):过去在我们《新闻今日谈》的节目,我们曾经请到我所谓台湾政坛的一位奇女子。过去我记得跟大家讲过,为什么说她是台湾政坛的奇女子,因为她过去是非常著名的演艺人员,后来在台湾从政。最主要的是在过去,她在晓得日本政坛人士到靖国神社参拜,整个中国人都拿他没有办法,只有这位奇女子率领了台湾的原住民代表团到东京去,让日本的当局非常头痛,这个奇女子就是台湾现在的立法委员高金素梅女士。


那么最近高金素梅女士,她率领一个台湾原住民的代表团,到国家来,到北京来参观,表演,也参加了各种救灾演出的活动。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请她再度到我们的节目里面来,跟大家聊一聊她在台湾灾区所看到的,或者是在这次她跟我们国家领导人也好,在我们这里表演也好,她的感受。欢迎你来。



高金素梅(台湾立法委员):阮大哥好久不见了,观众朋友大家好。



阮次山:我们想知道这次你率领这个代表团来,它是什么样的一个性质?



高金素梅:其实它是历史性的,而且是跨族群的。



阮次山:是跨族群的?



高金素梅:对,我们这次来的总共有12个族群,在台湾大家都知道官方认定的有14个不同的原住民族,这次来了12个。还有这次有一些民意代表,基层的代表,还有基层上一些协会的理事长等等,所以这一次来的这个团算是比较特别。



其实很早的时候,台湾原住民就跟这边少数民族,就已经有了很多的交流,但是都不是这么正式的,都是属于民间,私底下的,那么这样正式的,而且是有政策的,还算是第一次。



阮次山:那天我记得国家主席胡锦涛他也接见你们,跟你们谈了一番话。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也谈到台湾水灾的状况,说台湾人民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那天你们在场,其他人的感受怎么样?



高金素梅:其实我们这个团要来之前,决定好我们并不知道会有风灾这件事情,所以也是非常的巧合,也是一个我们没有想到的意外。当时我作为团长,我就有点考虑,在风灾的状况之下,这样子来肯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言论。



阮次山:对。



高金素梅:但是后来跟族人商量了之后,也跟我们几个顾问团商量了之后,他们认为说救灾大概也告了一个阶段,那么重建的路其实是很长的,而且也很艰辛的。未来的希望,其实对灾民来讲,也算是一个很重要的心理建设。后来我们还是在救灾告一段落的同时,我们就过来了。那么当时来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接见我们的会是最高的领导人。一下了飞机之后,我们就到了人民大会堂,然后没想到出来的会是我们的最高领导人。



阮次山:吓了一跳。



高金素梅率台少数民族成功突袭日本靖国神社



高金素梅:对,吓了一大跳。我想包括媒体朋友吧,也吓了一跳。因为,高金素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然后身后的这些人,在台湾的当局当中,很长期以来,不管谁执政都不会很重视我们的声音。我还记得前几次在您的节目当中,我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怎么会到这边来,是一个最高的领导人来接见我们。然后同时感觉很亲切,他跟我的谈话,我自己的感受吧,然后后来我也跟我们的族人提到这件实。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觉得是非常的温暖,非常的亲切。然后不太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领导人,而是非常的温暖。你可以看到当时他在现场的时候,每一个团圆,他几乎都照顾到了,握完了手之后,他又反过去到最尾巴的那一端,也跟他们握了手。然后大概也讲了一些话,大家比较好奇的是他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其实他在我耳边说的话,就说他在电视上看到了画面,他感同身受,他希望我回去的时候呢,在第一个时间把他的关心告诉我们的台湾同胞们,其实就讲了这么一段话。



阮次山:那这次你说你们来,原先没有估计到,可是你来这里也参加了这个募款的晚会,是吧。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我记得我们看了现场的转播,最后你自责了,你哭了,那种心情,为什么你会那么激动呢?



高金素梅:我还记得在去年的5·12地震的时候,我在6月份吧,下面的一个月,我来了。当时我来的心情,是因为原住民地区受风灾也非常多,然后我来给我们汶川地区的灾民鼓励、打气。那时候我也来唱了一首歌,当时的心境就是希望让他们知道他们不孤单。那么也建议他们说,重建的路是很长的一条路,希望大家有一个心理准备。没有想到,一年后,我确实来这边变成是募款的对象,就是大家关心的对象。所以在那个当下,才一年的时间里看这样子情绪的转折,还有面对我的灾区同胞的这种心境,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当我看到,在这么短的时间,然后跨了6个省份,联合播出。你要知道,因为我们自己曾经是从事演艺工作的经验,我知道要跨6个省很难。



阮次山:很难。



高金素梅11日率领“还我祖灵队”约50人首度成功“突袭”进入日本靖国神社前的大广场



高金素梅:然后你要看现场有那么多的指挥人员,从导播、直播室到演艺人员的整合,然后还有这么多的工作人员等等,在这么短的时间要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更让我感动的是,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好像昨天募集到了3.1个亿。



阮次山:对。



高金素梅:很快的速度,所以就是说以这样子的速度,以这样的时间能够募集到这样的资金,就等于在同时,此时此刻全国的大陆同胞是在关注这件事情的。那种力量跟那种感恩跟那种感谢,真的就让我非常的感动。



阮次山:其实我觉得最近几年以来,两岸的同胞,那种交往已经几乎没有隔阂了,只不过是行政当局。我记得今天我看了一个新闻报导,我就有点感慨,海协会委托你,交给你2000万人民币,让你带回去做赈灾的款项。结果台湾陆委会的副主委他说这个不合适,这不应该由私人的,应该透过(另一个)管道。在这个方面,为什么他们还这样坚持呢?



高金素梅:其实我也不太理解,因为我现在还没回去,也没有亲耳听到陆委会的相关人员谈到这个问题,我也只是透过媒体。其实我们来的第一个时间我也非常的惊讶,就是这么快我们的国台办主任王毅先生,就帮我们募集到了2000万人民币。他还特别说专款专用,是给台湾的原住民族,而且他还说了三个原则,要透明、公开、公正,很快的、直接的要到灾民的手上。



其实当下我们所有的族人真的非常感动,因为这次跟我出来的有一些人,其实也是灾区的朋友,我们的族人。所以当下接到这样子的一个意外吧,我心里面真的是感到非常温暖。可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之后,好像媒体就出来这样的声音,我当然也是非常的意外。



据我了解,台湾的法令并没有这样明文的规定,这是第一个,也没有明文规定说捐助者应该要捐给哪一个单位,更何况台湾有非常多的民间团体,是可以从事这样子的工作,就是捐助的工作。



我们这个团,其实在内政部已经有合法登记的一个民间团体,所以我们的团员,大家都非常的意外,就是说这件事情不应该是陆委会说话。如果他觉得这个当中会有问题的话,审核我们的这个部门叫做内政部,应该是他们出来要说话,所以我们也非常的意外,我们也不理解。



阮次山:我们刚才也提到了,其实我相信从您跟他们原住民的渊源,知道这次的水灾不只是说现在救灾,给他们组合屋,还有其他的物质的帮忙,我相信后续性的也还有很多事要做,这些后续性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相信除了您以外,可能别人还做不到。所以我想这是王毅主任他要把这两千万人民币让你带回去,可能他的着眼点还不只是暂时的,可能还是要委托你去做永久性的灾后,比如说心理建设,还有很多的家庭失去亲人以后他怎么办,您心里面有没有什么概念,这以后怎么办呢?



高金素梅(台湾立法委员):其实我觉得这个款项他并不是交给我个人,王毅主任他会把这笔款项给我们这个代表团,他讲的非常清楚,原因也是因为我们这里面有几个灾区来的,这是第一个,因为最快的他们会最清楚自己的状况。第二个,他当然也是跨族群的,当然也是信任我,我觉得应该也是,所以他会觉得他很放心把这笔款项交给我们,因为我们是最直接的。那么重建路真的非常的长,我常常在讲,从“9.21”的经验告诉我们,“9.21”到现在大概也快十年了,这个十年当中也有很多的风灾,但绝大部分也都是在原住民的地区,所以在这十年当中,其实我们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然后到了解往后会是碰到什么样的状况,其实我都非常的清楚。



就如同您讲的,我觉得灾后的重建并不是把房子盖起来就好了,灾后的重建其实心理层面的,这是一个,第二个当然就是工作维持的部分。我刚刚说到有很多原住民土地流失了,那这一群人可能没有土地再耕作了,那你要怎么样辅导他去就业,农民绝大部分没有其他的技术能力,然后他的教育水平大概也不是很高。当然更重要的是有一些老人家,那个工作不是要赚钱,而是心理的寄托,而是平常生活环境的习惯,你不让他辟一块地让他种做,他身体马上就老化了,等等的这样子的一个因素。



所以其实不管是台湾政府政策的释放、土地的释放,当然更重要的就是有一些金钱上的支援,我想台湾主任这边或者是大陆同胞,仅仅能够帮助的就是金钱上的支援,还有心灵上的支援,所以这块是他们能做的。那另外要做的政策的土地的,那当然就是属于台湾政府当局该做的事情,所以王毅主任他只好给了我这个两千万。



阮次山:其实王毅他们的原用意,我相信因为您是常年以来为原住民的权益位,我们可以说在台湾为一批几乎被遗忘的人群的权益来谋福利,所以王毅他们把这个专款专用交给你,他也是一种善意的关怀,是吧?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他给谁呢?你给政府,政府统一运用,不如给你,你去做对原住民的救灾行动,台湾人没有想到这一点吗?



高金素梅:对,其实事实上我知道的是在大陆这方面已经有另外一个体系是给政府的,也就是政府指定的红十字会,像我昨天参加的那个跨六个省份的,那个3.1个亿就是要给红十字会的。我也还清楚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管道,包括组合屋等等的,好像还有一个1.7亿也都已经交给了台湾的政府单位。这一块儿我想是因为王毅主任清楚的知道,台湾的原住民族其实在台湾的整个社群来说,它算是最底层的,最没有声音的,当然因为这次的受灾层面,原住民的村落是最广的。



那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整个什么都会区里面的淹水,其实那个相对的影响比较少,就是水退了之后,大概他清理家庭就好了,比较严重的有一个小林村,它是平埔的,一下子埋了这么多人。在台湾方面政府的认证,平埔族还不真正属于我们所谓的原住民族,虽然它是平埔族。但是除了小林之外,原住民的村庄虽然死亡的人数不是算很多,但是土地的流失、财产的流失、房子的流失,其实是非常非常严重的,道路断了、桥梁断了,其实将来重建的路它还是非常的长。所以我想王毅主任他会特别想到原住民族,给我们特别这样的关怀,我想应该也是看到这一块了。

45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