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39 一切都结束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事后很长的时间里,亲眼见证过刚刚那经典一仗的人,给康饶生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快、狠、准!”。

从何小明地一个被扫倒到何小明最后一个倒在地上起不来,中间还和李强过了几招有器械的套路,全过程加起来不过几分钟而已。

所以当就店的领导全部赶到的时候,只能是派人把地上的几个人给送到医院去检查。

不知道是哪个好事之徒打的报警电话,来了两辆警车,一辆拉康饶生,一辆拉了几个现场的目击者。

警察是认识康饶生的,新区派出所本来就不大,人也不是很多,康饶生和李所关系这么好,警察们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于是康饶生手铐也没戴,也没坐后面的“包厢”,而是坐在后座上,给车里的警察们发了一圈烟,然后自己也吞云吐雾起来。

康饶生坐在李所的办公室里等着录口供,半个小时后,李所把几份文件夹扔到桌上,笑着对康饶生说:“你自己先看看,哈哈哈,人缘不错啊,哈哈哈,等医院那边的结果出来,我们再做笔录!”

康饶生说了声谢谢,拿起文件夹翻了起来,几份供词基本上大同小异。

警察:“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同事:“打架了!”

警察:“把你看到的详细地说一下!”

同事:“几个人在那里…………然后……就……那个什么……”

警察:“好,下面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照实回答,第一个,是何小明先动的手?”

同事:“是的!”

警察:“是康饶生拿啤酒瓶砸的吴磊吗?”

同事:“不是!”

警察:“是谁拿啤酒瓶砸的吴磊?”

同事:“啤酒瓶一直在吴磊自己手上,不知道怎么的,就砸在他头上了!”

警察:“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同事:“还有件事,可能是这次打架的起因,何小明几个人殴打梁朝华……”

……

诸如此类,反正一切的证词都是有利于康饶生的,而有一半的同事都把华哥被殴打的事扯了进来。

康饶生也知道,其实并不是他的人缘好,而是何大明及他的亲信在酒店中很不得人心,加上今天晚上确实是何小明先动的手,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的,所以被传唤来的几个同事给的证此几乎都差不多。

医院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反馈到了派出所:张帅、何大明、何小明和胖子都没什么大伤,充其量就是一点点淤青什么的,康饶生是留了力量的,只打能使人倒地的地方,却不用尽全力,这样既可以放到对手,也不至于伤人。不过吴磊,也就是嚣张男就比较惨了一点,轻微的脑震荡。

当然何大明一帮人是很想把康饶生告倒的,但是派出所给他们看了部分的证词和另案处理的华哥案件的笔录后,他们就取消了这个打算,毕竟他们殴打华哥的事情比被康饶生殴打严重好多,于是只好忍气吞声地接受私下调解。

第二天,酒店也很快作出了此次事件的处理公告。

公告的内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涉及此次事件的人几乎都没有选择接受处分而是提出了辞职。何大明的职务暂空,还是由何茵暂时代理;何小明的职务由雨姐暂时代理;张帅的职务由许荔接替。

要说这人吧,利益面前还真的是没有永远的朋友,或者说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吧,何大明来的时候带着一大帮人过来,走的时候,只有可怜的五六个人跟着他走。所以餐饮部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而销售部张帅的离开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原来许荔也是一个程序方面的好手,老领导要被干掉了,她马上就展示出实力,一举将销售经理的位子拿下。

对康饶生的处理结果是,降为收银级别,并从即日起重新进入试用期,一切从头开始。

当康饶生把“财务003”的银色工牌还回人事部,别上“财务012”工牌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失落感,好象抬不起头来,好象别人看着的眼神也以前不一样了,好象周围都是鄙夷的嘴脸。

康饶生在公告出来的第三天,经过内心的无数次挣扎后,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个腐蚀了自己的地方,这个让自己几乎在半年时间里就尝遍了很多男人一辈子都尝不到的快乐的地方,这个让他有着不错的收入的地方,这个让他有着相当强大后台的地方。

康饶生个姑丈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出去就要靠自己了!”然后在部门负责人意见栏里签上了:“同意,并在一个月内交接完毕!”

不过叔叔和舅舅倒是专程赶了过来,简单地进行了一次交谈。

叔叔的意思是:“你小子居然可以在这里搞这么多外快,说明还是有生存能力的,你自己出去我们也就放心啦,不要求你做出什么成绩来,能养活自己和爸爸妈妈就行了!”

舅舅的意思更简单:“如果想自己做生意就开口,其他的自己多注意多小心就是!”

康饶生没想到可以这么简单地就获得辞职的批准,有解脱的感觉更有着一股失落,原以为大家会尽情挽留什么的,然后就来个借坡下驴,继续呆在这里享受人生,没想到如意算盘打空,不过失落过后,康饶生倒是有点期待着特区内的生活了。

叔叔他们回去的时候,康饶生让他们把自己的大部分行李给带回了家,只留下了一床被褥、足够换洗的衣服、一把民谣吉他、笔记本电脑。

手续基本办完后,康饶生开始做交接工作,接替自己岗位的是黄丽娟,没想到当初收银的徒弟现在变成了会计的徒弟。

阿娟中专学的就是会计专业,所以教起来还是比较快的,不过她的性格比较软弱,所以康饶生在教完专业上的东西后,没有马上把辞职单交到人事部做最后的程序,还是带着阿娟做满了姑丈要求的一个月,才放手。

离别前一晚,康饶生约了华哥、刘练在餐厅的阁楼上小聚。

康饶生见华哥的精神状态没什么大碍,于是给他倒了杯酒说:“华哥,能喝酒吧?”

华哥笑了笑说:“没有问题,都好利索了!”

刘练举起酒杯说:“来,哥几个喝一个!”

一杯酒下肚,康饶生边吃菜边说:“我走了你们要注意点,有事多和雨姐什么的沟通下!”

刘练苦笑着说:“我们又不是你,大情种,床上床下都搞得定!况且我还是何大明带来的人!”

康饶生说:“昨天和她们聚会我都交代了,你管是谁带来的,好好干就是,没事的啊,放心呵!”

华哥点了点头说:“也是,阿练你就放心吧,雨姐不是小心眼的人!”

刘练淫笑着问康饶生:“你搞了几个了?”

康饶生坏笑道:“你是问处女呢还是非处女,你是问良家呢还是出来做的?”

华哥翻了下白眼说:“总数!”

康饶生故意掰着指头算了算说:“也得有个一两百了!”

两人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良久刘练才说:“你就吹吧,你来酒店才多久啊,七个月而已,就算你七个月时间也不过210天,你一天一个啊,吹牛不打草稿!”

康饶生笑着说:“靠,我说一两百也没说两百多啊,晕了,不许人家玩NP的啊?笨死了!”

刘练说:“听说你这个月里,疯狂地勾引酒店的女孩子呀?”

康饶生说:“都要走了,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刘练羡慕地说:“听说财务的几个小姑娘都落入你的虎口了吧?更不用说其他部门的了。”

康饶生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说:“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哈哈哈……”

华哥摇了摇头说:“不可想象,刚来的时候你多纯洁啊,现在完全不一样了,酒店这个地方真的是大染缸,你离开是对的!”

刘练说:“深圳特区内还不是一样,说不定小康的战绩还要往上走!”

华哥说:“起码也比这里好,这里天天泡在里面,和特区内不太一样,反正小康离开是对的,我支持!”

康饶生点了点头说:“是的,即使出去还是有这样那样诱惑,起码比这里成天包围着你强!”

刘练坏笑道:“有道理,不过你有没想过,目标是几个?”

康饶生笑笑说:“1000吧,哈哈哈……”

“噗……”华哥和刘练同时喷出口里的酒,咳嗽了一阵,华哥说:“你小子小心得爱滋!”

刘练也接上话道:“就是,小心烂掉!”

康饶生大笑:“开个玩笑啦,哈哈哈……来,喝酒,以后我可能就不回来这里了,兄弟几个要见我就来市内吧!”

……

黄丽萍和于翠儿,这两个在康饶生心里有着极其重要地位的姐姐,也没有来送,只是在离开的前几天,分别和康饶生长谈了一次,无非就是交代自己单独在市区的注意事项,还有就是有困难要记得找姐姐,没困难也要记得和姐姐汇报下近况。

……

康饶生选择在中午的时候离开,这个时候熟悉的人们上班的上班,休息的休息,他谁都没告诉,自己提着行李到了酒店门口的公车站台上。

离别是很简单的,只需要背上背包,提上你的东西,然后踏上公车,卖了车票,一切就会消失在你的身后。

一个编制袋装的是被褥,一个行李箱装的是衣服,一个背包装的是书籍及笔记本,两个水桶装的是日常用品……

康饶生坐在公车的最后面,当车开始远去的时候,康饶生见到那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

康饶生心里想:“再见了,我的朋友们,或许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或许以后我们不再见面,但是我会记得你的!特区,这次我真的来了!”


第二卷结束后记:

就连康饶生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此后的五年时间里,居然真的没有再回到这个地方,很多当年熟悉的人们也失去了联络。五年后已经开始成熟的他,已经开始学会思考和反省的他,也才明白自己不回去的原因,是为了忘记,是为了远离,是为了躲避。

不管怎么样都好,一切的风起云涌,都成过眼云烟,心里害怕的报复、秋后算帐以及留的情种,都在此后几年康饶生自己可以地躲避中,渐渐远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学坏只用了那么点的时间,再慢慢把坏习惯去掉,却足足用了五年!

这是后话,先不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