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皇后 第一部 风雨飘摇 第八节 白马翩翩来

19111212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


“二十四桥明月夜,波心荡,冷月无声。”

窗外几只闲鹦争暖树,墙角数丛新苔掩旧痕。飘渺山中坐,卧听八方音。不闻世间苦,也离人间乐。恍惚仙宫乐,若在耳边闻。丝竹并管弦,舞衣动裙袂。白练若瀑亚霓虹,湘裙横拖八江水。

这样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书房外面的圆场里,皇后娘娘正带着一群宫女嘻嘻闹闹的扮戏玩,一片娇声俏语,可他细细的听了一阵子,却没有听出来她的声音。淡淡一笑,还是又回到书桌前自磨自书自得其乐。

虽然人回来了,可是心却飘忽忽的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耳边厢想起的总是昨晚她唱的那支小调,怎么也忘不掉。

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了,他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那个藕色衣服的妹妹就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跟前,挽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道:“二哥哥,大家都在外面玩嘛,干吗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多闷啊,快走快走。娘娘叫你出去呢。”

哎,魔星来了。现在筱尒和韩子非一样,心里面都把这个丫头当成了自己命中的魔星。韩子非大人是快活了,把亲妹子往这儿一甩就大五二五的不管了,还说什么风凉话“反正也到了出阁的年纪,要是皇后娘娘肯指个婚,那就是韩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没错,嫁出去的妹子泼出去的水,子非落了个清闲,却把筱尒给苦死了,整天的被这个捣蛋鬼缠着,还要看她怎么折腾那些可怜的田鸡和鳝鱼——一个女孩子喜欢这么不好,偏偏喜欢这个!皇后娘娘拉她去绣花,她却拿着绣花针把自己的手指头戳的全是血,然后再白绢上画《寒梅图》,把皇后娘娘吓得再也不敢让她碰针线剪刀了。

闷闷不乐的,筱尒被她拉了出来。在院子里,皇后娘娘正拿着团扇,跟一个十几岁的小旦学身段呢。娘娘真是好心情,真是举重若轻。筱尒一边腹诽着,一边来到娘娘面前问了个安就想躲到一边去,却被她给拦住了:“不要走,不要走,我们这正排戏呢,恰好缺个人,就二弟弟你最合适了。”

“什么啊?”筱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琴书那笑的贼兮兮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没什么好事情。

“来来来,给二弟弟扮上。”也不管筱尒是乐意不乐意,娘娘把他一推推到一群宫女中去。那些丫头们也不管筱公子是如何的不情不愿,七手八脚的把他按在一张石凳上,描眉的描眉,涂粉的涂粉,把他当成个新娘子一样的打扮。还拿出长长的一截黑绸缎给他包头,勒的他头晕眼花金星乱滚,稀里糊涂之间居然被换上了一套红裙。

“这下可好了,小红娘出来了。”娘娘用团扇掩着樱口笑道,而琴书已经在一边笑的成了一支小龙虾。

筱尒瞅瞅自己,红衫红袖红裙,连腰间的裙带都是红的,果然是红娘啊,他想自己的连也一定红扑扑的像这一身衣服一样。再摸摸头上,还给插了一只碧玉簪,娘娘真大方,连这个都拿出来了。

刚刚要走两步,琴书就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二哥哥,不行啊!哪有女孩子走路这么大步的。要小碎步,小碎步。”

筱尒差点儿没有气的晕过去,从来也没见你像个女孩子一样文静的呆在绣楼上,现在却跑来教我怎么做个女孩子,真是……胡扯八道。他那被勒的生疼的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了,只要稍稍一用脑筋就会疼的要死。

“是啊,筱尒没有做过女孩子。”连娘娘也不向着自己弟弟:“黛眉,带筱尒去那边学学怎么做女孩子吧——哦,对了,不能叫筱尒了,叫,叫……”娘娘眼珠一转,看到石桌上搁着的戏本,“就叫仲姬月吧!多好听啊!”

“琴书还是叫二哥二姐姐吧。”琴书躲在娘娘身后面笑嘻嘻的道,看见筱尒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连忙又缩了回去,“黛眉姐姐,你快把二姐姐带走吧,不然她要吃人了。”

吃人,吃人,筱尒现在真的很想吃人。不过圣命难违抗。唯有乖乖的踏着小碎步,跟着那个叫黛眉的小旦去了角落里好好学习怎么做个女孩子。

皇后娘娘看着自己弟弟这一副别扭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开心了,连着身段都轻快了很多,跟着那个小旦继续学完了一折戏。守在院门口的小太监小虫子也才敢上来禀报:“启禀娘娘,安王爷到了。”

“哦,老七来了啊。”娘娘轻轻地咬着团扇:“可把本宫给等坏了。走。去见见这位谱大的七爷。”

“是,娘娘。”小虫子引着皇后正要出去,她老人家却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月儿啊,可得在这儿好好的练着,黛眉,不练好不准放他出去!”

“是。”随着黛眉一声娇笑,筱尒整个人都僵化的和庙里的金刚菩萨一模一样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过,既然娘娘临走前丢下了这样话,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呆着,从走路学起,学行为举止,学语气语调,几个时辰折腾下来,不知道是黛眉教的不好,还是筱尒太笨,连个兰花指都没学会。还好对于这个,他心中庆幸不已,要是自己学的太快,说不定娘娘哪天劲头一上来就让他再扮花旦玩呢。

这是玩的东西吗?

虽然在戏台下看着台上的小生小旦唱戏是蛮有意思的,可是真正轮到自己,他才知道这其中的苦处。一招一式都有定科,哪里容得下他随心所欲。连个手指头怎么捏拿都有那么多规矩。比他练字的规矩还多。

正学着,这时候那琴书又蹦蹦跳跳的进来了:“二姐姐,娘娘让我来看看你练得怎么样。像不像个女孩子了。”

不像,不像,坚决不像。

不过这事情他说了不算,琴书拉着他看了半天,“还真有几分味道了,就是这眉还得再勾勾。”

去去去,小孩子捣什么乱。

“二姐姐还是那么凶,待会儿怎么和娘娘唱《西厢记》。娘娘说了,可是要你做小红娘呢。”

有这样凶鼻子恶煞的红娘吗。筱尒腹诽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我笨着呢,才做不好红娘。”

“娘娘要你做 ,你就得做。”琴书那洋洋得意的样子,筱尒真想扑上去狠狠地咬她一口才快活。

这时,院门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什么红娘啊白娘啊。在说些什么呢?”

一听到这个声音,筱尒刷的一下子脸都白了,平日里唯恐见她不够多,今日可是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她,而她却偏偏来了。

那被勒的生疼的脑袋还没有想出来该怎么办,黄侍郎的夫人已经走到了院中看见这三人了:“琴书,娘娘呢?你们在这里说笑些什么呢?”

“没什么。”韩琴书嘻嘻一笑:“黄夫人,您看这位姐姐俊不俊?”说着就把筱尒往前一推。吕梅拉起筱尒那双“小手”,端详了一阵子:“好个标致的人儿啊,我怎么没见过?是新来的小旦?”

琴书已经笑的都快要趴到地上去了。吕梅莫名其妙的又将面前这俊俏的小娘子看了又看,眼神中渐渐流露出一种疑惑、不解、转而又惊讶的神情。筱尒知道自己被看穿了,垂头丧气的道:“没错,夫人啊,就是我。娘娘说她唱戏缺个丫鬟叫我来顶缸充军。”

“呀,这可怎么使得。”吕梅连忙放开他的手,后退了两步:“娘娘的这玩笑也开的忒大了。”

“可是娘娘喜欢啊。”琴书还在一边笑的嘴都合不拢,真是个没良心的丫头:“娘娘说,原本想要夫人来的,可是左等右等夫人就是不来,所以就叫我拉了二哥出来。”

“哎呀,谁说我不来的,我这不是来了吗。筱公子你赶快把这身衣服换掉吧,我去给娘娘当丫鬟去。”

看着吕梅这么为他着急,筱尒心里着实一阵激动。韩琴书却遥遥头:“唉唉,娘娘说了,今晚啊,非要二姐姐登台唱戏不可,黛眉你可得好好的教一教他。不然到了晚上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丑,可别埋怨人没有给他机会。夫人啊,娘娘还有话带给您呢。”

“什么话?”

韩琴书故意顿了顿:“娘娘说,她想烧香,让你晚上陪她到花园里烧香去。”

“烧香,烧什么香?”吕梅有些不解,琴书笑嘻嘻的摇摇手,表示自己不知道,又说自己还要去前面看安王爷呢,这位王爷长的正是粉雕玉琢的人物,好像是哪吒三太子下凡,又好象是观音娘娘身边的金童,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当然要赶着回去看呢。现在皇后正带着他四处随喜,走过卧波桥,行过放生池,一路走一路看,不知道现在都转到那儿去了呢。

小琴书蹦蹦跳跳的走了,筱尒还苦着脸在这儿学戏,心思儿,却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娘娘身上?那个未曾谋面的安王爷身上,还是近在咫尺,却又让他觉得远在天涯的人身上。哎,真是痛苦,还让我做红娘呢,做红娘……也不知道娘娘到底要我牵的是哪一条红线啊?

姻缘误,红丝错,剪不断,理还乱,是情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好吧,一百出戏都搁到一块儿唱了。

筱尒现在才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有一点点当演员的天赋,看来自己最擅长的还是鬼鬼祟祟的躲在帷幔后面,摇着羽毛扇,去做一个狗头军师。

出谋划策才是他的所长,把黑的说成是白的,活的说成是死的,也是他的看家功夫,但是让他在红氍毹上载歌载舞,把一切行动都展露的淋漓尽致,恨不能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他心里面的想法是怎样,这样的活儿还真不太适合他。

好吧,晚上求告一下娘娘,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安王爷来了,他仿佛已经听见好戏开锣的声音呢。

只是他自己也要上去当演员,是他的剧本里没有的。

看来,是皇后娘娘临时改了剧本,只为了告诉他,最终决定剧本是什么样子的人,有且仅有一个,那就是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