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三章 血染淞沪(上)

水晶之蓝 收藏 1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八月底,日军增援部队在上海杨树浦附近登陆,直接威胁到中国军队侧后方的安全,国军被迫转攻为守,结束对日本租界的进攻作战,实施局部退却,而日军逐步从守势转为攻势,淞沪会战形态开始出现逆转。 在前期的战斗中,中国军队利用以德械师为主的精锐力量持续对日军阵地发动进攻作战,运用当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八月底,日军增援部队在上海杨树浦附近登陆,直接威胁到中国军队侧后方的安全,国军被迫转攻为守,结束了对日本租界的进攻作战,实施局部退却,而日军逐步从守势转为攻势,淞沪会战形态开始出现逆转。

在前期的战斗中,中国军队利用以德械师为主的精锐力量持续对日军阵地发动进攻作战,运用当时中国军事装备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德械师精锐部队进行海陆空协同、步坦协同、步炮协同作战,一度取得了初战的胜利。

中国德械师的风采,令战场上的日本军人赞叹不已,也是导致日本抗议德国,迫使德国中断中德军事合作的重要原因,在此后的南京保卫战中,日军更是不惜动用空军偷袭轰炸中国在南京仅存的一支德械师驻扎营地,以避免同这支军队直接交手,这支德械师受袭兵力丧失殆尽,自那以后中国德械师的辉煌才终于划上了历史的句号。

陆云川所率领的合编营奉命转往郊区防御阻敌进攻,同日军展开阵地战。刚从战场上下来依然浑身血污的士兵来不及休整就匆匆进入新构置的阵地,陆云川马上视察部队,刚刚大战进攻未得手的士兵们有些失落,有些人看起来垂头丧气。

陆云川很不满,他走到阵地中间,集合部队,大声说,“弟兄们,你们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打仗?!真正能打的部队,应是取得胜果不骄喜,作战失利不颓丧,我们虽没能打胜,可我们也没给中国军人丢脸。我们已经战死了那么多的兄弟,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就这么一副样子吗?那我们还不如去直接战死在沙场上,身后还留有一个奋死卫国杀敌好名声!仗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打,来日方长,眼下又要有一场恶仗,可我的部队尚未开战人就士气低落,真是我之不幸啊!你们是怕战败身死,还是担心不能苟活余生呢?!”

士兵们不敢作声,陆云川继续说,

“那好!待会儿日本人冲上来,我带你们第一个冲上去!让你们看我是怎么死的!你们中有谁怯战怕死,我不给你讲为国为民的道理,你现在就可以退出去,有没有?!”

没人敢说话,等了一会儿,陆云川说:“我陆某说话算话,这会儿你脱了身上这套烂军装走人我不怪你,你尽可以放心!”

周围的士兵都受过军人培训,又大多上过学堂,民族尊严感还是有的,他们更知道军人的耻辱。

又等了一会儿,

“好!既然没人退下,一会儿日本人来了大家就跟着我上,到时如果有人避战退缩就不要怪我不认兄弟!日本人也没有两条命,他们身上也只长着一个脑袋,我们就砍下他们的这一个脑袋!敢跟我往上冲吗?!”陆云川豪气干云。

“敢!敢!敢!”士兵们高声呐喊,一阵高过一阵,“杀!杀!杀!”

“马上构筑阵地!查备枪支弹药!”陆云川命令。

“是!”士兵们立即分散行动。

陆云川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心事重重,原副营长郜忠良过来,

“怎么了,营长?”

他现在对这位刚被授予一个副团长虚职的营长已经是心口皆为叹服了。

陆云川示意郜忠良坐下,

“忠良,你说日本人下一步会怎么做?”

郜忠良说:

“营长,我不知道,我们师现在打得只有不到五千的兵力,我想我们应该做好防备日本强攻的准备。”

陆云川语气平和,

“忠良,以后对我讲话你尽可直言,不必有什么忌讳,我们打仗的时候能生死相依,难道从战场上下来连说话也不能彼此坦诚开来吗?!”

郜忠良一怔,“谢营长!”

德械师的军官全部是军校出身,尤以黄埔生居多,同样黄埔军校优秀毕业生的郜忠良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接着说道,

“我担心日军仿效这次登陆偷袭我们,从其它地方再次计俩重施,合围国军,可面前依我们国军的状况,几十万军队拥挤不堪,只摆开战线正面决战,还未做好防范侧翼的准备,局势让人堪忧啊……”

“不错,说的很好。我是担心两点,一是日军再次侧翼登陆,不过目前暂时还不会,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正面来,可一旦正面局势对他们有利,承受的攻击压力略有减轻,不多久他们就会抽调兵力实施侧后的海上登陆突袭;二是日军的攻击战术,这点才是最让我忧心的,我担心我们部队会遭受更大的伤亡。”陆云川说。

“营长,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呢?!”郜忠良问到。

陆云川就说,“我有一个兄弟,他对日本人的战术打法早就惯熟于心。让我看,一旦日军在正面战场取得主动,它接下来会选一个关键的对整体国军布置能够致命一击的部位,集中火力强攻,不计代价的从那里撕开一个缺口,然后再把后续源源不断的日军灌进来,造成我们整体防线的溃败,从而一举定胜局,再接下来,对他们来说就是肆意追击、围剿的问题了。”

“无论他们选哪儿,我们师我们营都会血战到底,不成功,便成仁!决不让这些日本人跨进我们的防线一步!”郜忠良站立,豪气冲天地立下誓言。

陆云川起身拍拍他的肩,“好!记住!只要我等尚存一员之兵力,就要抱定必死之心与敌决死高下!以不负国民之期望!去准备吧!”

下午时分,一支气势汹汹刚从日本本土调来的增援旅团朝阵地方向开过来,整个战线立马紧张起来,陆云川亲自操持着一架马克沁重机枪,战壕里静悄悄的,死一般的寂静,全营战士一声不吭,严阵以待。

日军开始使用远程火炮对国军阵地进行轰击,战壕里的人被炸得抬不起头来,前后左右都是炮弹爆炸的声音,然后弹片纷飞,掀起一团团尘土,陆云川身边的一名供弹手被炸死为国捐躯,尸首随后又被炸飞了出去,留给陆云川一身的泥血。

整支部队还未跟日军交火就让炮火杀伤了不少力量,陆云川拉过来通信兵,“马上通报后方炮兵,我阵地遭敌大炮轰击,请求炮火支援!快!有多少算多少!”可通信兵耳朵被炸鸣了,硬是什么都听不清,陆云川就扒在他的耳朵边吼了一通,通信兵才赶紧呼叫后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