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传令兵,二十年后成为一台战争机器的操作者;一个贫家子,三十五岁后,踏上了权力的巅峰;一个想着成为画家的青年,最后‘恶魔’成了他的盖棺定论。他吼叫着要让世界记住的一千年,不要他是如何做的!结果是他做到了。他就是有着传奇色彩,而又被认定是人类文明反面教材的‘阿道夫·希特勒’。

这个生在贫困家族,老子是个酒鬼,和母亲的关系又有些复杂,老爹迫于生计,时常耍酒疯,而他便是倾泄的对象,他确实是个苦孩儿。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他的心理极易被扭曲,这是人们对日后他犯下罪刑,一种心理因素上的推测。然而对于一心想要把地球当玻璃珠,装进自己口袋的人兽,他想要得到什么?是人就知道,‘财富’。试问,是谁给了他这个机会!在维也纳的街头,一个又被学院拒之门外的青年,谁去理会他的心境。也许,他真的想成为艺术家,谁去管他呢!或许我们只能在他的‘我的奋斗’一书中读到‘在那段困苦的日子里只有饥饿和那件旧皮大衣与我为伴。’这时他知道‘马克’的重要。战争救了他了,在军队中他不至于饿死;追求财富昏了头的,把他推到权力之上,临架与权力之上的他,得到了应该享有的‘马克’。他叫嚣着“德国的剑,要为德国的犁赢得耕作的土地。”德国需要生存空间,希特勒需要钱。唯有钱才能开动他的战车,战车可以换取一切。在欲望的驱使下,兽性占领了人的思想。

六百万犹太死灵,成了这场灾难的代言人。而战争中,去了天堂的,或是下了地狱的,又何止这六百万。战争与文明孪生一样,‘想要与得到’在人类词汇中一出现,战争就没有停止过。

在英法申讨纳粹罪刑时,却忘了自己就是老牌的殖民主义者,自己的上手也怎么干净。而这对有这深厚历史渊源的难兄难弟,几百年前,为了一块领地打了几百年。为了保住海洋文明,英国豁出血本,打了七次,硬是把拿破仑的欧洲大陆击下拳台。战争没有撇下欧罗巴,上帝无力收回此处的欲望,贪婪浸泡了灵魂

美国,立国不足三百年,一边打着人道主义大旗,一边发动非人道的战争。为牟取利益,在日本,朝鲜,越南,投下了原子弹,扔下了燃烧弹,撒了除林剂。最后经过两百年的战争,打出了一个超级大国的招牌,为了这块牌子他还会打下去。

古老的东方,我们的历史有五千年,而诸侯争霸,割据称雄,王朝更替,可谓分久战繁。三千年的历史用去记述了战争,战国时的长平,秦坑杀四十万赵军,日后灭赵如囊中取物。一代天骄挥鞭天下,攻城掠地稍遇抵抗,破城之日就是屠城之时。要的就是威慑。为满足私欲而使对手屈服。‘占有’得胜者丧失人性,失败者,生灵涂炭。这是最古老的游戏规则,人类最原始的自然属性‘兽’,不分地域,种族。

或许,是文明的滞后,让那些拿着大刀抢地盘的古人。没能成为战犯,逃过了历史的审判。而阿道夫·希特勒就没那么幸运,生在了文明判他有罪的时代,他必须被钉在‘恶魔’的牌位上,而够得上这牌位的又何止此人一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