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八月,“被全勤”似乎成了最红的网络流行语,大有星星燎原之势。某网站针对“被全勤”现象做了调查,结果竟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网友没有享受过带薪年休假。


没享受过带薪年休假,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典型的“被全勤”,即单位或明或暗的剥夺带薪年休假;二是网友主动放弃带薪年休假,主动放弃带薪年休假一般来说要麽是取悦老板或上司,要麽是担心位置不保,所以属于非典型“被全勤”。


从生存竞争的角度来看,每个生命个体都会最大限度的争取自己的生存资源,从而使自己的生活更有品位、更有情趣。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职场人士愿意(甚至包括精英分子)“被全勤”、被剥夺了带薪年休假呢?

其实,就我国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来看,“被全勤”更多的反映了劳资双方力量的博弈。企业(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由于其特殊性质不在本次讨论之列)基于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要求而在合同或制度中规定了带薪年休假,而资本的逐利性又决定其要最大限度的降低劳力成本。能否得到带薪年休假,往往要看劳资双方力量博弈的结果,即职场人士在企业的分量。当然,也有的企业为了严把关口,会一视同仁,一律不给带薪年休假,这个时候有能量的职场人士往往选择离开。所以,到企业去看,能得到带薪年休假的,往往是精英人士。至于普普通通的职工,要想得到“带薪年休假”,那可能真的只能是把枕头垫高一点了。


至于政府层面的监管,至少在未来三五年之内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因为在我们目前的社会阶段的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资本力量远远大于劳力力量,劳动者最基本的一些温饱权利都难以得到保障,政府相关部门还会有精力来管奢侈的几近满汉全席的“带薪年休假”吗?再说啦,提高就业率、提升GDP往往是政绩硬指标,而保障了多少人的“带薪年休假”能为他们带来多少政绩得分呢?


当然,如果我们的政府出台“带薪年休假”制度不仅仅是为了与国际接轨,不仅仅是为了在人权状况报告里添上好看的几行文字;对于带薪年休假,政府劳动保障部门还是应该分步骤来监督执行的。毕竟,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不仅仅是创造更多的数字价值,还需要更多的精神悠游空间,还需要去追逐已经几乎被我们遗忘的幸福感觉。所以,“带薪年休假”也是我们普普通通的职场人士在昏天黑地的工作中最愿意抬头望见的北斗星。

在普通职场人士保饭碗比加工资更难的前提下,任何怂恿或鼓励他们去大力争取“带薪年休假”都是不明智的。普通职场人士更需要的是分析自身实际情况,然后来决定是要保饭碗还是要“带薪年休假”。


那么,“带薪年休假”呢,难道就只能做为一纸空文或者是精英贵族的专利?不,做为国际社会劳动者的一项普通权利,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专门就此予以确定为劳动者的法定权利,“带薪年休假”就应该是一项惠及大众的权利。政府劳动保障部门应该根据企业的不同规模来分步骤、分批次的执行“带薪年休假”,逐步加大监管力度,使其最终成为企业与政府劳动保障部门之间的博弈,而不再是劳资双方力量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