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四章

yp89yp89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关于摸清乔智科有无情人和存款真实情况的重担,历史性地落到了赵怀义的身上。赵怀义也乐于承担此种责任,一方面赵怀义从小就对赵丽娟有好感,欣赏她动人的美丽和文雅的气质,另一方面他对乔智科的婚姻观产生了强烈地不满,他觉得作为男人来讲,无非就是金钱、地位、美女,这三样乔智科现在都已经拥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关于摸清乔智科有无情人和存款真实情况的重担,历史性地落到了赵怀义的身上。赵怀义也乐于承担此种责任,一方面赵怀义从小就对赵丽娟有好感,欣赏她动人的美丽和文雅的气质,另一方面他对乔智科的婚姻观产生了强烈地不满,他觉得作为男人来讲,无非就是金钱、地位、美女,这三样乔智科现在都已经拥入怀中,他不理解乔智科到底想要干什么?他认为乔智科已经陷入了人生的怪圈,如果他再不出手援助赵丽娟,那赵丽娟吃亏就更大了,更何况,他和赵丽娟还是一个宗族,他不帮她,谁又能帮得了她呢?

赵怀义在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不能给人说的私心,那就是通过帮助赵丽娟,和温秀芳搞好关系,搭上梁俊喜这辆快车,谋求自己以后更快地发展。

就在赵怀义对这份志愿工作感到无从下手的时候,李秀莲找到了他。

赵怀义和李秀莲是通过乔智科认识的,几年前,李秀莲刚到富源煤矿,唐金发让她临时管一下矿上磅房的工作,赵怀义通过乔智科在矿上经常批条子拉煤,每次拉煤的时候都能在磅房遇见过磅开票的李秀莲,久而久之,赵怀义觉得在过磅的时候也能捞到好处,就通过乔智科把李秀莲叫到外面吃了几顿饭,李秀莲也明白赵怀义的良苦用心,彼此心照不宣。这以后,每次赵怀义过磅的时候,李秀莲都能手下留情,给赵怀义少算上几吨,过上一段时间赵怀义也能知恩图报地给李秀莲塞上一把花花绿绿的票子,两个人是各有所需,各有所取,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与人方便己方便,慢慢地赵怀义和李秀莲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次富源煤矿的技改项目贷款,本来李秀莲是想通过唐金发拆借一点资金,好给大哥开洗煤厂提供一点燃眉之急的流动资金,想不到唐金发以资金比较紧张,技改项目马上就要上马为由,婉言拒绝了她的要求。后来,她想通过乔智科缓慢办理贷款手续来抻抻唐金发,用其他手段迫使唐金发同意她拆借资金的要求,这样,她才用色相勾引了乔智科,到时候使乔智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终会同意自己迟滞贷款的计划。但事与愿违,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乔智科表面答应,私下里竟然不给她打一声招呼,就把技改贷款及时地划到了富源煤矿的专用账户上。对于这件事情,李秀莲感到非常恼火,仿佛自己被乔智科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衣服美美地羞辱了一番。她决定要报复乔智科一下,要他知道她李秀莲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玩弄的,于是她联想到乔智科因为离婚的问题,在赵怀义的家里被赵丽娟的两个哥哥狠狠揍了一顿的事情,她要利用这件事情好好教训乔智科一次。

于是,李秀莲在富源煤矿唐金发的办公室,趁着唐金发和她发生那种事情之后的缠绵中,及时地向唐金发报告了乔智科给孟清源只送了二十万元,贪污了十万元的巨大秘密。唐金发听了李秀莲的小报告后,目瞪口呆般地伸出长而肥硕的舌头大大地吃惊了一次。唐金发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秘书乔智科,竟然背着他干出了这样鬼事,他决定过一会一定要问问乔智科,看看乔智科如何给他来解释这件事情。

给唐金发告完密后,李秀莲迅速走出富源煤矿的大门,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她给赵怀义打了个手机,让赵怀义到黎川大酒店开个房子等着她,她有重大情报给赵怀义提供。赵怀义接到李秀莲的电话,顿时口张得像烧砖窑一样的大,他不知道李秀莲要给自己提供什么重要情报,因为李秀莲从来没有向他提供过任何情报,在这方面两个人从来没有过来往。但赵怀义无法拒绝李秀莲的命令,只好马上赶到黎川大酒店开好了房子等待着李秀莲的到来。

门铃响了,赵怀义把门打开,把李秀莲让到了房间里的沙发上,泡了一杯茶放在了李秀莲身边的茶几上,然后坐在靠近卫生间的席梦思床上,脸挺得平平地等着李秀莲向他提供重要情报。

李秀莲端起茶杯,掀开杯盖在茶杯口上轻轻地吹了吹,慢慢地吸溜了几口,思索了一下放下茶杯,神色凝重地对赵怀义说道:“怀义,你是不是和乔智科老婆是一个村的,而且还是一家子。”

“是呀,我和赵丽娟都是疙瘩村的,我们是没出五服的一家子,我们三个还在黎川县中学同过学呢,你问这干什么呢?”赵怀义见李秀莲莫名其妙地在认真地问着自己,所以也就认真地回答道。

“那他们最近是不是在闹离婚呀?”李秀莲又问道。

“是呀,他们最近是在闹离婚,而且赵丽娟的两个哥哥在我家把乔智科美美地揍了一顿,因此还被黎川镇派出所拘留了几天,今天可能就出来了。”赵怀义愤愤不平地对李秀莲说道。毕竟拘留的赵福军兄弟俩也是他自己的本家兄弟嘛,提起这件事情来也是一脸地不高兴,一肚子地不满。

“那他们的官司最近打到什么地方了?”李秀莲脸上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见李秀莲一个劲地问乔智科和赵丽娟离婚的事情,赵怀义意识到李秀莲要提供的情报与这件事情肯定有关。于是,赵怀义满腹狐疑地给李秀莲回答道:“在乔智科感情背叛和共同存款上的证据,赵丽娟的律师目前还没有收集到,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想帮帮赵丽娟,我知道这方面的确切线索,但是我需要你们获得这些线索后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李秀莲继续漫不经心地说道。

“代价好说,但你为什么一定要帮助赵丽娟呢?”赵怀义不解地问李秀莲。

“因为乔智科得罪了我,我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我帮赵丽娟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恶气!我和赵丽娟本人在这件事情是同一个目标,但是我和她不沾亲带故,我帮她也不能白帮。”李秀莲咬牙切齿地对赵怀义说道。

“那你提供这些线索要获得的代价是多少?”赵怀义太满意李秀莲对乔智科斩钉截铁地的恨了,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能判断出李秀莲此时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刻骨地恨,会把乔智科扔到沟里打倒在地然后再在背上踏上一脚,绝对是致命的。

“我需要十万块钱,而且我保证我所提供的线索价值,绝对不低于这个数。”李秀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又对赵怀义说道:“你不能暴露这些线索是我提供的,这一点儿你必须做到,否则,就当我今天什么也没有说。”

“你放心,只要你提供的线索对丽娟的离婚案件有巨大的帮助,你要的十万元好处费,我会一分不差地马上汇到你的账户上,而且我用自己的人格绝对向你保证,对外永远不会出卖你这个情报员的。”赵怀义站起来激动地向李秀莲发誓道。

精明的乔智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栽倒在李秀莲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而且李秀莲会把自己出卖的如此淋漓尽致。乔智科自以为伪装得很巧妙,但在心计深藏的李秀莲面前绝对是幼稚的小儿游戏。就在乔智科到汾阴市工商银行营业大厅办理借记卡回来的时候,李秀莲躺在床上看似累得睡着了一般,其实清醒得都能听得到他再次脱衣服的窸窸窣窣声,就在乔智科搂着李秀莲像死猪一样睡着了的时候,李秀莲翻遍了乔智科所有的口袋和公文包,找到了银行开办借记卡和从信用卡倒资金的有关手续,然后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下了楼,到楼下的商务中心复制了一份,又返回房间把银行手续放到原来的地方,将复制件藏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女士坤包里,最后自己再次脱光了衣服,重新钻进乔智科暖好的臭气熏天的被窝里。这一切做得真是天衣无缝,浑浑噩噩的乔智科怎么会料想得到李秀莲还对他留了一手呢?

第三天,乔智科和李秀莲再次来到汾阴市工商银行。乔智科在办理完技改项目所需的贷款手续后,就把李秀莲送到了再次开了房间的通宝大酒店,自己找了个借口再次返回银行的营业大厅,迅速地把技改项目贷款如数汇入富源煤矿的专用账户上。高兴之余的他怎么会想到,就在他出了酒店大门的时候,李秀莲同时也打了个出租车尾随他来到了银行营业大厅,偷偷地目睹他完成了汇款的全过程,就在乔智科满心欢喜地认为,自己这招瞒天过海的计策,已经实施得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回到酒店房间里的时候,李秀莲正在房间里的卫生间哼着小曲洗开了澡。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乔智科接到了汪玲玲的招魂电话,他以为说几句不经心的话,就可以把李秀莲扔在房间里,让她一个人寂寞地度过漫漫长夜。那个时候的李秀莲,心里就像打碎了的五味瓶,报复的心理可能就是在那一刻突然产生了。就在乔智科开车到汪玲玲的住处,再次干他们认为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的时候,尾随其后的李秀莲不仅记住了汪玲玲的住处,同时,也用自己的五百万像素的手机照相机,记录下了汪玲玲亲自下楼迎接乔智科的暧昧画面。

赵怀义很快就把电话打给了温秀芳,温秀芳知道后激动地在手机那边都吼叫出了声音,赵怀义感到温秀芳的叫声是那样的性感和诱人,与她与生俱来的丽质绝对般配。温秀芳让赵怀义就在房间里等着她,她马上联系水利局的法律顾问石东平,同时把赵丽娟接上立即赶过去。

临近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温秀芳、石东平、赵丽娟三个人日急慌忙地跑进了黎川大酒店赵怀义开得房间里,当赵怀义把李秀莲通过蓝牙传过来的乔智科和汪玲玲暧昧的照片出示给大家看了后。一直站着的赵丽娟躺在席梦思床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喉咙里像猛然吐出了什么一样放声地大哭起来,如泣如诉的哭声使每个听到了的人,都感到了阵阵的心酸和痛楚。汪玲玲是赵丽娟、乔智科、赵怀义三个人的同班同学,原来在学校上学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汪玲玲是那么地通情达理和善解人意,现在她和乔智科是什么时候勾挂上的谁都不知道,乔智科竟然把这个不知廉耻的事情瞒得死死的,分明就是要让赵丽娟大吃一次哑巴亏还不知所以然。赵怀义看着伤心透顶的赵丽娟,嘴里不由自主地骂了一句:“乔智科羞先人哩!简直是无耻之极,混蛋透顶!”

温秀芳看着伤心地不停哭泣的外甥女,厉声地说道:“娟娟!你不要再伤心了!事情现在都很明白了,是乔智科这坏怂把事情先做绝了。咱们现在也要给他一些颜色看看,你不要哭了,要坚强地面对现实。”然后对一直在看手机照片和贷款复制资料的石东平说:“石律师,你看看现在的这些证据对咱们的案子有没有帮助呢?”

“有帮助,而且帮助很大,咱们马上起草一份财产保全申请书把乔智科信用卡上的钱全部冻结了,但是咱们在申请冻结的同时必须提出相应的担保。”石东平很认真地对水利局长美丽的夫人说道。

“卡上的钱就是乔智科的,为什么咱们冻结的时候,还要提供相应的担保呢?”温秀芳不解地问道。

“从法理上讲,咱们这场离婚官司在没有审判终结前,还不能说明哪一方当事人要胜诉,不能说明冻结的这些钱就都是你的,所以你现在要冻结人家卡上的款项,就必须提供担保,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

“据提供线索的人讲,这个信用卡上估计要有一百三十万,人家要咱们在冻结完后,给拿十万块钱的报酬。”赵怀义急忙把李秀莲的要求,补充地给温秀芳讲了一下。

“那好说,只要冻住了钱,报酬还是应该给人家的,咱们不会让人家白忙活一回的,现在的关键是从哪里找这份担保呢?”温秀芳不急不忙地回答道。

“这还不好说?丽娟两个哥哥不是注册了一家工程公司吗?他们在工商局注册的资金是多少呢?”石东平接着温秀芳的问话说道。

“八百万,他们在工商局的注册手续,还是我自己亲自给他们跑的呢,所以记得比较清楚,他们的公司可以担保吗?”温秀芳急忙问道。

“当然,剩下的你就不要管了,法院里我有很多熟人。顺利的话,咱们今天下午就能把信用卡上的钱冻结了。”石东平满怀信心地回答道。

“那现在手机上的照片能不能证明乔智科背叛了婚姻,我们能不能在财产上多分和全分并且向他索赔呢?”温秀芳又急忙问道。

“不能,光凭这几张照片还不能足以证明乔智科具有这方面的的事行为,还需要通过其他的证明材料来佐证。”石东平继续回答道。

“我知道该怎样去做了,石律师你现在马上起草有关法律文书,福军的公司手续和公章就在疙瘩村他家里放着呢,咱们争取下午一上班就把冻结的事情办完,好吗?”温秀芳催促着石东平。

石东平见温秀芳这样说,从西服上衣的口袋里拔出钢笔,又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摞诉讼用纸,摊在桌子上马上就起草了一份财产保全申请书。

财产保全申请书

申请人:赵丽娟,女,汉族,1973年6月29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现暂住黎川县高川乡疙瘩村第二居民组,联系电话:***********。

被申请人:乔智科,男,汉族,1970年5月14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住该村第三居民组,联系电话:***********;

请求事项:依法冻结被申请人信用卡上的存款一百三十万元。

事实及理由: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离婚一案已由贵院受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申请人特申请贵院对被申请人的信用卡账户予以冻结,如因采取保全措施不当,造成被告财产损失,申请人愿意承担相应地法律责任。

此致

黎川县人民法院

申请人:赵丽娟

2004年10月20日

写完后,石东平又起草了一份担保书。

担 保 书

担保人:黎川县美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地址:黎川县红河大道108号,法定代表人:赵福军

被担保人:赵丽娟,女,汉族,1973年6月29日出生,黎川县高川乡十里堡村人,现暂住黎川县高川乡疙瘩村第二居民组,联系电话:***********。

担保人就被担保人与乔智科离婚纠纷一案,对被担保人所提财产保全申请提供担保

担保内容如下:

担保人愿以担保人银行帐户内一百四十万元人民币为被担保人所提诉讼财产保全申请提供经济担保,并保证,如被担保人诉讼财产保全申请错误,担保人愿赔偿被申请人因财产保全遭受的全部损失,并承担采取诉讼财产保全措施所需全部费用。

此致

黎川县人民法院

担保人:黎川县美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2004年10月20日


起草完这两份法律文书,石东平立即带着温秀芳、赵怀义、赵丽娟三个人退了房,到街上的打字复印店里打印好后,就一起坐着车赶到高川人民法庭,找庭长罗国军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