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情爱 正文 第十三章

yp89yp89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size][/URL] 唐金发和李秀莲把乔智科接到富源煤矿后,晚上唐金发把乔智科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乔智科和两个大舅子打架的事情经过。当然,乔智科没有把自己和汪玲玲的关系告诉唐金发,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和妻子赵丽娟实在是感情不和,没法在一起过日子了。唐金发听了乔智科的解释,感觉也没有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2.html


唐金发和李秀莲把乔智科接到富源煤矿后,晚上唐金发把乔智科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乔智科和两个大舅子打架的事情经过。当然,乔智科没有把自己和汪玲玲的关系告诉唐金发,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和妻子赵丽娟实在是感情不和,没法在一起过日子了。唐金发听了乔智科的解释,感觉也没有个啥,只是隐约感到有点担心,毕竟小伙子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立下的汗马功劳也是历历在目,自己帮助乔智科也是人之常情。既然他吞吞吐吐地不愿说,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多问,就语重心长地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又给乔智科交代了几句到汾阴市找孟清源办理贷款要注意的事项。他告诉乔智科不要舍不得花钱,现在技改项目正等着这笔资金上马呢,赶快把贷款办下来这才是目前富源煤矿的当务之急。为了使事情的进展能够更快一点,唐金发还特意交代让乔智科把李秀莲带上,两个人遇到事情也好商量,如果碰到不能解决和决定的问题,要及时地向他请示。另外,钱如果不够用了,也要及时地告诉他,他好指示财务科给乔智科办理。说完这些,唐金发告诉乔智科他明天要飞到深圳看看酒店的业务如何,叮嘱乔智科晚上要早早休息,以利明天到汾阴市工商银行办理技改项目贷款事宜。

第二天清早一上班,乔智科带着李秀莲在富源煤矿的财务科借了三万元的现金,他把钱装进随身携带的金利来公文皮包里,从矿上小车班里借了一辆帕萨特轿车,就和李秀莲直奔汾阴市而去。

汾阴市是一个煤炭资源比较丰富的地级市,在所辖的十三个县市里,黎川县的煤炭资源最丰富,煤炭质量也最好。一般来说,汾阴市的干部都愿意到黎川县工作,在这个地方容易出政绩,对于官员的升迁具有很大的帮助,汾阴市的好几位副书记和副市长都是从黎川县一把手的岗位上上来的,所以,黎川县也是汾阴市出大官的明星县。

坐在帕萨特副驾驶位置上的李秀莲,开始的时候一直不说话,因为有了上一次在阳光海岸的特殊经历,乔智科也刻意地在寻找着不冷不热的话题,讨着李秀莲的开心,说了一会,乔智科见李秀莲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就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妹子,这次去汾阴市找孟行长办理贷款,老板让你跟着我,是不是让你监督我呀?是不是害怕我干坏事情呀?”

想不到最后这句话,倒勾起了李秀莲的话虫,李秀莲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轻蔑地对乔智科说:“乔哥,不是我说你,你干的坏事情还少呀?”

李秀莲的话音刚落,乔智科哈哈一笑,不怀好意地对李秀莲说:“哎呀,妹子,咱们说清楚,在阳光海岸可是你勾引的我噢?”

李秀莲扭过头白了一眼正在开车的乔智科,嘲笑地开了一句玩笑:“哎呀!我的乔哥,忘记那天我临走的时候,给你说过的话了?”

乔智科爽朗地一笑,接着李秀莲的话茬,继续调侃道:“妹妹,哥怎么能忘记了你说的话?只要你不把哥忘记了,哥怎么能把你忘了呢?以后,只要妹妹有什么难缠事,招呼一声,哥哥绝对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秀莲一边听着乔智科发誓赌咒的话,一边嘱咐乔智科道:“乔哥,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不要言不由衷地说一些违心话,小心在风地里闪了你自己的舌头,到时候我可不管。”

乔智科听着李秀莲的话,感觉今天怪怪的,有点不对劲,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李秀莲也没有说出什么令自己办不了的难缠事,自己怎么会闪了舌头呢?

说话间,汾阴市工商银行就到了,乔智科把车子停到银行的地下停车场。本来,银行的地下停车场是对外单位不开放的,但乔智科多年来老为富源煤矿在这里办贷款手续,银行大院里的门房保安都和他很熟悉。这些人平时也吃了他不少的好处,所以只要他来,基本上都是一路绿灯,门房和保安连问都不问。“妈的!都是老板的钱,还不兴老子花两个小钱赚点面子?”每次来这里,乔智科都会在心里不平衡地悄悄这样骂道。

汾阴市工商银行办公大楼是一座高十二层的三角形大楼,外面用深蓝色玻璃幕墙装饰一新,看上去很有一番现代气息。楼前宽阔的场地中央,一座漂亮的瓷砖粘贴的三层旗杆基座,基座上面有一排黄色铜墩连成的护栏,高大的旗杆上面,一面国旗在微风中猎猎飘扬。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一盏直径七米,流光溢彩的大吊灯耀人眼目,显示出银行财大气粗,凌人之上的气势。

乔智科和李秀莲在银行大厅的东侧坐上电梯,来到十楼的1088孟清源办公室前。乔智科回头望了一眼清秀的李秀莲,定了定神,伸起右手轻轻地在装饰豪华的门上敲了敲,顿时里面传出来一声熟悉的粗粗的声音:“谁?进来!”

进了门,乔智科一眼就看见了目瞪口呆的孟清源藏在一张硕大的深黑色老板桌子后面,棕色皮质的老板椅太大了,与孟清源瘦小的身躯很不相称,他几乎就是被一张皮裹在椅子里的。孟清源见他们进来又是喜悦又是惊讶地说道:“哎呀,你们两位来也不打个招呼。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你们唐总呢?今天来了吗?”

这时候,已经坐对面沙发上的乔智科站起来走到办公桌面前,掏出口袋里的软中华香烟,递给孟清源一支,然后又掏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殷勤地给孟清源点着。乔智科站在办公桌前也点了一支,然后坐回原来的沙发里温和地回答道:“孟行长,我们唐总去深圳谈个项目,今天还没有回来。这次特意叫我们过来,就是催催上次说好了的贷款,现在矿上等着这笔贷款进行设备的技术改造。还请孟行长多多予以关照呀,老板说他从深圳一回来,一定专门来拜访和感谢你呢!”

孟清源听乔智科说完,心里笑了笑想道:“少糊弄我,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和你的老板耍得什么花样?现在办事该讲的规矩还是要讲的,光吃吃喝喝就能把事情办好了?你们办贷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该是放大血的时候了。哼,你们不着急,我更不着急。”想到这,孟清源严肃地对乔智科说道:“小乔,你们富源煤矿的情况我们下去调查评估过了,所要进行的技改项目我们也认真地听了你们的介绍,回来后行里也进行了认真研究,认为是可行的。你们这次贷款数额比较大,需要向省总行进行请示报批,估计很快就能下来。你看,你们这次来也没有进行预约,我今天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是这,你们先回去,弄好了我给你们打电话,你们过来办手续即可,好不好?”

乔智科听孟清源这样说,心里明白贷款已经批下来了,只是这个老乌龟还要让富源煤矿再放一点血而已。于是,乔智科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示意和他坐在一起的李秀莲一起往外走,他不紧不慢地对孟清源说道:“孟行长,今天你很忙,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是这,我们回去等你电话就行了。”孟清源从办公桌子后面走出来,紧紧握住乔智科的手,不停地道着歉:“哎呀,小乔,你看看我一天都忙成啥了!你们来了也不能陪你们吃个饭,等哪天有空了,咱们再一起好好坐坐。”三推两推就把乔智科和李秀莲撵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出了孟清源的办公室,紧跟在乔智科后面的李秀莲,悄悄地问道:“乔哥,孟清源就是这毬样子?咱们的贷款到底行不行?咱们真回黎川县呀!”

乔智科听完李秀莲幼稚的问话,扭过头对李秀莲说道:“哎呀,你不懂就少问,咱们到市里面找个差不多的宾馆先住下,完了我再给你详细说。”

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出了银行的办公楼,走到地下停车场把帕萨特一开,一溜烟就跑到了汾阴市著名的五星级通宝国际大酒店,登记好了两个标间后,乔智科对李秀莲说:“妹妹,你看现在也到吃饭时间了,咱们出去吃点饭?”

李秀莲感到莫名其妙,试探着问乔智科道:“乔哥,你看咱们是不是和孟清源联系一下,中午请他吃个饭也好把煤矿贷款事情给确定一下,回去咱们给老板也好有个交代呀!”

乔智科听完,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见李秀莲没有出去吃饭的意思,就把李秀莲领到酒店三楼餐厅胡乱吃了一点,两个人拿着房卡就来到登记好的房间。进了房间后,乔智科立即给老板唐金发打电话,详细汇报了一下和孟清源见面的情况,请示唐金发今天晚上能否给孟清源下一点老鼠药。唐金发在电话那边说,他已经在飞机场马上要登机了,他马上给财务科打电话,安排财务科立即给乔智科的信用卡里打三十万,他叮嘱乔智科这两天不要操心煤矿上的事情,专心致志地把钱送到孟清源的手上,然后把贷款办好后直接汇到富源煤矿的账户上。听完唐金发的安排,乔智科舒心地笑了,他和唐金发之间早就有了一种默契,他心里想,自己和唐金发真他妈的是一对狼狈为奸的好拍档。

李秀莲知道乔智科在电话里说下老鼠药,就是要给孟清源行贿的意思。但她还是不明白,乔智科为什么能在孟清源明确贷款还没有批下来的回答中,知道款已经批下来的真实情况呢?她感到乔智科真是聪明透顶的一个人。

打完电话,乔智科把房间里的饮水机打开,从进门右边墙上的橱柜里取出煮咖啡的虹吸壶,同时又从橱柜上面的格子里取出已经磨好的两袋咖啡,把虹吸壶上下支玻璃盏分开,将冷水注入下面的玻璃盏中,在上支玻璃盏中安好过滤器,放入磨好的咖啡粉,点燃灯芯,过了一会儿乔智科将泡好的咖啡流回壶内并倒出两杯。这套娴熟的煮咖啡动作,真是幽雅极了,连李秀莲看着都是满身的愉悦。当乔智科满心欢喜地把加了方糖的,飘溢着浓香气息的咖啡端到李秀莲面前时,李秀莲感动得有点轻飘飘的醉了。

李秀莲好久都没有享受到这种惬意的美味了,以前都是和唐金发在一起的时候,唐金发笨手笨脚地给她煮咖啡,他的那套煮咖啡的动作怎能和面前的乔智科相比呢,味道和乔智科煮的咖啡差远了,想着这些,坐在靠近窗边柔软圈椅上的李秀莲轻轻地抽泣开了。

乔智科殷勤地煮了半天咖啡,想不到惹得李秀莲哭了,他不知所措地问道:“妹妹,怎么了?我煮的咖啡不好吗?”

李秀莲好久没有回答,抽泣了一会,才慢慢地说道:“没有,你煮的咖啡真是一流的。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咖啡,你是什么时候学的?”

乔智科笑了笑:“我也是跟了老板以后,慢慢照着书本学的。以前,经常和老板在一起,他喜欢喝,只好为他服务了。老板也会煮咖啡,难道你没有跟他学过吗?”

听完乔智科的话,李秀莲轻轻地骂道:“唐金发?这个该死的老东西,整天只知道玩弄我。你以为他真去深圳引外资去了?他是跑到深圳会二奶去了,钱多了没处花,就越学越坏了,简直就是乌龟王八蛋一个。”

乔智科听了李秀莲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李秀莲好像有点映射自己的意思。可回头一想,自己和汪玲玲的事情李秀莲是不会知道的,也不可能知道,心里便回过味来,默许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这么嘻嘻嘘嘘地喝着咖啡,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就在乔智科感到两个人坐在一起十分沉闷的时候,李秀莲突然从窗边的软圈椅里走过来,一屁股紧挨着乔智科坐了下来,悄悄地对他说道:“乔哥,妹子给你说件事情,麻烦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乔智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他知道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帮忙,绝不是自己能够轻松办得到的,但一种男人特有的气势,马上从他心底里升腾起来,他从容地对李秀莲说:“妹妹,你说,只要你乔哥能办到的,一定帮忙帮到底!”

李秀莲想了想,严肃地对乔智科说道:“这件事情,我给老板也说过,但他哼哼唧唧还没有完全答应。我大哥准备和别人合伙开一家洗煤厂,目前什么都办好了,就缺点流动资金。这次贷款办下来,你看能不能先不要往咱们富源煤矿的账户上汇,先放几天等我和老板说好了,你再汇钱。你知道,钱要是进了矿上的账户,技改项目一上马,我想从老板手里弄出来这么一大笔钱,难度是相当大的。我哥的洗煤厂急需要流动资金来解决燃眉之急,否则他们的投资会全泡汤的!乔哥,现在只要你帮我一把,我就会和老板说好的,行吗?”

乔智科听完李秀莲的话,就像三九天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感到冷飕飕的。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敢当家作主,要是老板知道了,还不把他给杀了才怪呢!这下他才意识到,李秀莲为什么要在阳光海岸对他那样,看来免费的午餐不是好吃的。但乔智科同时想到,如果马上拒绝这个女人的要求,就会立刻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走一步看一步,自己还是先胡应付着慢慢再说吧。

想到这,乔智科紧紧地搂住李秀莲瘦俏的肩膀,低下头悄悄地吻着她凝如肤脂的脸,慢慢地说道:“这个事情,不要着急,我们需要好好地想想,看看怎么去做更好一点。”然后两个人又像在阳光海岸那样滚到了床上,肆无忌惮地互相揉搓着对方,房间里顿时洋溢着猪圈里母猪发情时才有的哼哼声。

下午一上班,乔智科撇开睡在床上叫都叫不醒的李秀莲,一个人开着车到了汾阴市工商银行营业大厅,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个活期存款账户,同时办理了一张个人借记卡。然后再从自己的信用卡里往刚开户的借记卡上倒了二十万,办完这一切乔智科很快就回到了通宝大酒店,继续钻进李秀莲的被窝,搂着迷迷糊糊的李秀莲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乔智科给孟清源打了个电话,说他早上来的时候,富源煤矿有个贷款手续忘交给银行信贷科了,回到黎川县才想起来,他现在刚从黎川县赶过来,需要马上交到孟行长手里,然后就要立刻返回富源煤矿,因为明天矿上还有重大的事情等着他来处理。孟清源接到乔智科的电话,立刻就明白乔智科是什么意思了,他装模作样地批评了乔智科的粗心大意,埋怨他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打扰自己休息,要不是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他绝对不会违反原则单独在家见他小乔的。

乔智科和李秀莲开着车,很快就找到了孟清源所住的汾阴市工商银行家属院了。乔智科让李秀莲不要下车,李秀莲知道送礼的事情不宜两个人去,只好坐在车上看着乔智科按了门铃,进了孟清源的家,院里的那点灯光顿时在黑暗中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二分五大的小院落,连着大门的是一排小平房,乔智科估摸着这应该是孟清源家里的厨房,迎面是一幅虎啸山林瓷砖贴画的照壁。进了院子,西边靠墙跟种着十几竿竹子,竹子的周围是一圈各样的名贵花草,院子是用青石铺就的地面。踏上低低的台阶,乔智科就跟随孟清源进了客厅,客厅正中靠墙放着一台市场上刚刚出现的五十二寸液晶壁挂电视。乔智科坐在临门的真皮沙发上没有说话,他掏出随身装着的一个牛皮纸信封,信封里面就装着下午刚刚办好的借记卡,他把信封反过来,指着背面用黑色签字笔写着的六个零,然后伸出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特意地在空中慢慢地挥舞了几下,孟清源站着看着乔智科会意地点了点头,乔智科站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出客厅,出了大门。

在回通宝大酒店的半道上,孟清源给乔智科回了个电话,让他三天后到汾阴市工商银行直接办理汇款手续,听到这话,乔智科如释重负地长长叹了口气,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李秀莲见他这样,就担心地问道:“乔哥,怎么样,还不行吗?”

乔智科神采飞扬地对着李秀莲挤了挤眼睛,伸出右手在李秀莲的大腿根里轻轻地捏了几下,奉承地对李秀莲说道:“妹子,放心吧,你一出面就立马彻底搞定了。”

四天后,唐金发从深圳的酒店回来了。富源煤矿所需的技改项目贷款资金,也在同一天汇进了专用资金账户。

唐金发太高兴了,他在脑海里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秘书乔智科,小伙子一米八零的个头,浓眉大眼,两腿修长,白净的皮肤,经常身着高级深蓝色的进口西服,给人一种帅气利落的感觉。而且小伙子的脑子简直就是化学脑子——反应快,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执行命令那从来都是恰如其分,难能可贵的是,乔智科从来不在客人面前多说一句话,镇静的神态令人感到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这样的人,凭唐金发多年在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他就知道乔智科是个难得的人才,同时小伙子对自己那绝对是忠心耿耿,所以唐金发经常在公众场合向朋友们吹嘘,乔智科不仅是他个人的秘书,更是富源煤矿董事长的特别助理。

这天清早,李秀莲抱着一摞要处理的文件走进了唐金发的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上了锁,唐金发正趴在桌子上不知给什么人低声下气地打着电话,见李秀莲进来了,唐金发急忙对着电话说了一句:“你稍等一会,我处理一下文件,一会给你打过去。”

他接过李秀莲手里的文件胡乱翻了翻,见李秀莲没有走的意思,就故意问道:“小莲,你还有什么事情?”

李秀莲听到这话,脸马上就通红通红的了,鼻子里发出令人心酸的抽泣声,她低下头埋怨唐金发道:“怎么?现在人家就这样令你讨厌吗?”说完扭着屁股转身就假装往外走。

唐金发见状起身一把拉住李秀莲的手,顺势把她抱在了怀里,他看见李秀莲羊脂玉一般的脸上已经挂着数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仿佛雨后荷叶上残留的雨滴,在微风的摇摆下,显得那样楚楚动人。唐金发好久对李秀莲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他迅速地抱起雨后的残荷进了办公室的套间,很快从套间里就传出了那种只有木床扭动时才能发出得吱扭吱扭地响声。犀利的声音使靠近墙边鱼缸里的小金鱼猛地惊了一下,然后又悠然自在地游动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