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藤野瞪着绝望的眼睛看着天空,蓝天上白云悠悠,藤野仿佛又看见了自己的老母亲还有女儿,他们向他招着手,女儿欢快的喊着:“爸爸,爸爸回来了!”

藤野脸上露出笑容,向天空伸出手大声喊着:“妈妈!”

胜子来到藤野跟前弯下腰去,见藤野脸上挂着微笑死去,胜子不明白藤野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他看着藤野脸上的微笑和伸张的手臂,胜子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来,胜子索性坐在藤野的尸体旁,想着刚才大宝牺牲的刹那,胜子不由得抽泣起来,胜子把手里的机枪放在自己身边,手上拎着那把长枪,摆弄着枪上的刺刀嘴里嘟囔着:“大宝,我给你报了仇了,我本想把这家伙的脑袋砍下来回去祭你,可是,可是….我…我发现这小子……”胜子不知道如何再说下去,也许他猛地发现藤野脸上的笑容还有那伸张的手臂,让胜子心里有些于心不忍。

胜子在地上坐了一阵子,这时,他听见村里有鬼子跑动的脚步声,生子站起身来,扛着机枪背上长枪转身看了看村里,再看看地上藤野的尸体说:“狗日的,今天便宜你了!”胜子说完抬脚向村外跑去。

就在胜子离开不久,井村带着其余的鬼子跑了过来,当井村看见地上的三具尸体后大吃一惊,踏进跑两步来到藤野的尸体旁蹲下去,一把抱起藤野大声喊着:“藤野君,藤野君!”井村嚎啕大哭起来,自从来到中国作战以来,井村一直跟在藤野的身边,藤野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对井村还是照顾倍加的,没想到,会在这么一个小村子丢了性命,这让井村刹那间心灰意冷,他看着井村的尸体慢慢把他放在地上,井村脱下自己的上衣,盖在藤野的脸上,双腿跪倒冲着藤野拜了三拜,然后井村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大声喊道:“藤野君,我来啦!”随着话音,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子弹从井村的右太阳穴穿透了井村的脑袋,井村扑通一下栽倒在藤野的身上,血水混合着脑浆喷洒出来。

站在一边的十几个鬼子谁都没有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这十几个家伙一下子傻了,他们相互看看,半天没有反应,过了一会,一个鬼子上前弯腰把井村从藤野身上挪开,这时那十几个鬼子也过来帮着,十几人抬着藤野和井村黯然离开凉水村,此次追击八路军这一小股部队,让他们付出了巨大代价。

胜子一阵疾跑出了村子,直奔村后大凉山而来,李凌霄带着凉水村的村民就是撤进了大凉山,尚云飞和其他战士从村里撤出来后也直奔大凉山。胜子看看前面巍峨的大山,不知道凌霄尚云飞他们撤往哪里,只能先进到山里再去找他们。

生子回头看看,见鬼子没有跟着追上来,胜子长出了一口气,在山脚下的小路边上蹲下来,这一上午的折腾,加之这一阵的奔跑以及刚才和藤野几个鬼子的格斗,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胜子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胜子一边回头看村里,一边向山上望着,这茫茫大山钻进去几个人根本看不见,胜子开始有点迷茫,上哪里找连长和指导员他们呢?

胜子将身子靠在一棵小树上,解开胸前的的衣服扣子,一阵山风吹来,胜子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惬意和舒坦,胜子此时真想喝上一口清澈的山泉水,缓解一下周身的疲劳。胜子向四下望望,希望能找到有水的地方,可是这大山除了山风和密林根本看不见哪里有水,胜子摇摇头叹口气索性闭上眼睛,胜子这一闭眼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有多久,猛然间生子感觉有中潮湿的东西在自己脸上来回摩擦着,胜子一下子睁开眼睛,当胜子睁眼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胜子吓了一跳。一只灰狼,夹着瘦瘦的肚腹,耷拉着尾巴,正伸出舌头在舔舐他的脸,狼虽然瘦弱不堪,但是眼睛里还是透出一股凶狠的光芒来,灰狼瞪着眼睛后腿直立蹬地,前腿贴着地皮,呲着牙看着胜子,胜子一动不动用眼睛和灰狼对视着,灰狼看了一阵,猛地呲牙向胜子扑来,看来这是一只饥饿难忍的狼,面对着眼前的胜子,灰狼在极度惊恐和饥饿的状态下不得不做出如此反应,就在灰狼猛地向上一扑的瞬间,一声枪响,灰狼惨叫着摔倒在一边,胜子机械性的举起的手停在半空中,胜子喘着气看着眼前灰狼的尸体,这时,两个人从旁边的林子里走出来。

一个年纪在五十岁开外的老汉身背猎枪,身后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姑娘肩上也扛着一支猎枪,这一老一少走出林子直奔胜子而来。胜子扶着树站起身来看着二人,老汉看看胜子笑着问:“你一个人?”

胜子看看他点点头,那个姑娘上前一步说:“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你没看见这满山遍野的都是狼吗?”

胜子一笑说:“我迷了路在这就睡着了,呵呵,谢谢你们救命之恩!”

老汉看看胜子问:“看来你不是这凉水村的人,你是哪个队伍上的吧?看你这身衣服,就是当兵的,呵呵,怎么落了单了?”

胜子看看老汉说:“我和他们失散了,在这休息一会没成想睡着了,结果这畜生就来了,还真亏了你们啊,呵呵,谢谢了,敢问老人家尊姓大名?”

“什么尊姓大名?我世代在这山里打猎,我姓林,凉水村的百姓都叫我林老枪,呵呵,这是我的女儿的林梢儿!”老汉说着回头看看那个姑娘说:“梢儿,过来,呵呵!”那个姑娘向前走了一步看看胜子小声的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是哪个队伍上的?”

胜子看看笑着说:“我是八路军,刚从凉水村出来!呵呵!”

“凉水村?你从凉水村出来?那你有没有看见我青豆姐姐?还有梁爷爷?”姑娘看着胜子问。

胜子琢磨了一会说:“你是说凉水村的梁思汉老先生和他的孙女豆儿?”

“对对对!你看见他们了?”姑娘更加着急的问。

胜子看看她和老汉问道:“你们是?”

“我们也是凉水村的,呵呵,小伙子,你放心吧,我和梁老汉是老朋友了,这不我们爷俩正准备去进村去看他们呢,刚才我们听见一阵枪声,就没进村,在这躲了一会,我估计是那个什么小鬼子又来村里了?是不是?我那老哥哥和豆儿没事吧?”老汉看着胜子说。

胜子看看这父女二人说:“老人家一言难尽啊,现在村里没有人,小鬼子来了,他们都跟着我们连长还有指导员进山里了,现在你们去了也找不到他们,还是先回吧!”

“你是说日本人来了?那豆儿他们没事吧?”姑娘着急的问。

胜子叹了口气说:“我和他们走散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到底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只能找到他们才能知道!”

老汉看看胜子问:“那你打算去哪?”

“我要进山找他们,我也劝你们暂时不要进村子,可能小鬼子还在村里!”胜子看着二人说。

老汉笑了笑说:“你现在筋疲力尽的样子还要上山?呵呵,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这山上野狼成群,各种野兽在山上整天的折腾,你上山不是喂狼吗?我看你还是跟着我先回去,回我那小窝棚去,呵呵,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再和你一起去找你的队伍,怎么样?”

胜子看看老汉再看看那个姑娘,老汉一笑说:“怎么?你还怕我们父女俩吃了你吗?哈哈!”

当胜子跟着老**那个姑娘来到他们的住处,胜子惊呆了,眼前的景象简直太美了,一座由木板搭建的小房横卧在大山的山坳里,四周都是青山绿水,木房子前是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河水清澈透底,胜子跑过去弯下腰俯下身子,把头一下子扎到小河里痛痛快快的喝了一顿,那河水清爽甘甜,直透心脾,胜子喝完抬头看看父女二人,父女二人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老汉笑着说:“呵呵,这小河水好喝吧?这是凉水河的分支叫甜水河,这凉水村的百姓几乎都喝这河里的水,这河水养育了凉水村几代人了!”

胜子站起来憨厚的笑了笑说:“老人家,谢谢您,要不是您我刚才还不让狼给……”

“这你呀,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这丫头吧!”老汉说这回头指了指跟在子身边的那个姑娘,姑娘一笑说:“爹,瞧你,就爱显摆!”

胜子看看姑娘说:“姑娘真是好枪法,要不是姑娘枪法好,我早就成了狼的下酒菜了!”

姑娘一听扑哧一声笑了,转身进到屋里喊道:“爹,还不让人家进来坐?”

老汉笑着说:“呵呵,这丫头,知道了,我俩这就进去,哈哈!”老汉说着伸手拉着胜子说:“跟我进屋,进去好好歇歇,在这住上一个晚上,吃点东西,明天一早咱们一起上山找你的队伍!”

“上山?这不是已经在山上了吗?”胜子问。

“这只是半山腰的一个山坳里,我估计啊,这个老梁头准是带着你们队伍到了这大凉山的山顶那个鹰盘洞了,你不用急,我带你去,准能找到你的队伍!”老汉拍着胸脯说。